当前位置首页 » 活摘器官 » 各界协力追查真相 » 医师组织要求中共提供器官移植数据(图)
医师组织要求中共提供器官移植数据(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明慧记者李慧容综合报导)由欧美亚专业医师所组织成立的“反对强制器官摘取医师组织”(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简称DAFOH),在其网站上刊登了一份给中国卫生部部长陈竺的请愿书,要求中国必须提供准确且透明的器官移植数据给世界卫生组织(WHO)、世界医学协会(WMA)、移植协会(TTS)。该组织强调,目前数据上的差距,让国际关注中共有系统地活摘“非自愿活人”的器官。

DAFOH发言人特雷•垂伊医师(Dr. Torsten Trey)希望全球各界的正义之士,尤其是医生、医护人员以及从事移植手术的专业人士本于医德都能上网连署请愿书。请愿书上强调,连署人皆是关心“活生生”的人,“特别是法轮功学员成了活体器官供应库,他们的器官一有需求便被强行摘取。这严重违反医学上的道德标准。”


特雷•垂伊医生呼吁来参加首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的同行关注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

这份要求解释中国器官移植数据的请愿书,除了要求准确的数字外,更要求中国卫生部提供一份准确和透明的档案文件解释器官的来源,包括有多少器官来自被处决的囚犯、多少器官源于自愿捐赠的非囚犯,以及关于被处决犯人的直系亲属是器官移植接受者的案例数据。

特雷•垂伊医师表示,世界各地医师越来越关注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他引用加拿大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报告汇编数据显示,在过去七年中,有超过四万个来源不明的器官。报告中也提到有十七通准确记录电话采访中国各地医院的医师,他们都承认器官来源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在他的报告中建议联合国:中国政府应公布国家统计的死刑人数,并要求“解释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间,器官移植的数量和可辨认来源的器官数量间的差异。”

请愿书公布于该组织网站(https://www.dafoh.org/Petition.php),同时副本给中国党魁胡锦涛、美国总统奥巴马、德国总理默克尔、欧盟议会主席耶日•布泽克、史蒂芬•斯皮尔伯格、米亚•法罗等。

特雷•垂伊医师表示,DAFOH是一个运作独立,不受任何利益团体影响的组织,成立的宗旨就是维护人类尊严,并推动医学界落实最高的伦理标准,是以希波克拉提斯誓言、日内瓦宣言、纽伦堡公约、赫尔辛基宣言以及伊斯坦堡宣言为典范。

该组织对任何不符合医学伦理和非法方式的器官摘取进行研究调查并提供客观结果。器官摘取系指器官捐赠者事先并未在自由意志状态下同意捐赠却遭到摘取;这不但被视为反人类罪,同时也危及医学的整体。

背景资料

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的研究调查指出,中共大规模从囚犯身上盗取器官的恶行可回溯至一九九三年。一九九四年,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提供了包括中共当局对此事件所下达的指示文件等极具说服力的证据。

一九九八年,德国洗肾医疗机构--费森尤斯医药股份有限公司(Fresenius Medical Care AG)自中国撤离,他们宣称中国军方官员迫使他们成为共犯,将死囚的器官销售给有钱的外国人士。同年,欧洲议会通过法案谴责销售中国死囚器官的恶行。中国军医王国齐(音译)二零零一年在美国国会的国际运作及人权委员会(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Subcommittee on Human Rights)举行的听证会上出庭作证,指出中共有关部门有组织摘取死囚器官的贩卖活摘器官非法活动。

二零零五年,英国泰晤士报(Times)报导,虽然中国多年来一直否认贩卖囚犯器官,但中共副卫生部长黄洁夫承认中国大陆移植界普遍用死囚器官,只是解释为何使用囚犯,“由于文化上的原因,中国人志愿捐献器官的人数少的可怜”。面对越来越多的证据和众多媒体的报导,使得英国器官移植协会(British Transplantation Society, BTS)在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九日公开谴责在未经取得同意情况下对死刑犯摘取器官的恶行,因为这是违反人权的不可接受的行为。

一九九八年,中共调查发现有七千万至一亿的人修炼法轮功,修炼者人数众多,带动社会人心向善,使江泽民极度妒嫉。一九九九年,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宣布全面打压法轮功并对法轮功学员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

这项指令使得中国境内数以千万计的人们无法得到法律保障、被拒绝入学、得不到社会支持、被迫离职、未经审判遭到关押、在劳教所遭到酷刑、在监狱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者很多被宣称是自杀。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被逮捕时,为了保护家人、朋友及同事,都拒绝说出姓名及个人详细资料。

如此一来,法轮功学员就特别容易成为活摘器官的受害者,因为中共政权可以在不需要负责的情况下摘取他们的器官,而受害者家属无从得知事实真相,而且时间一久,也难以提出控告。

根据中共官员的统计,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八年间,中国仅七十八例肝脏移植,但自从中共在一九九九年开始全面打压法轮功后,肝脏移植数量从一九九九年的一百一十八例急速上升到二零零三年的三千例,这急速上升的时间与中共迫害打压法轮功的时间吻合。

英国移植协会伦理委员会主席斯蒂芬•威格莫尔博士(The Chairman of the British Transplantation Society Ethics Committee, Dr. Stephen Wigmore),最近呼吁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中共活摘器官事件。

在中国进行独立调查的困难是众所周知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二零零六年五月时在北京与两名法轮功学员会面(其中一名在会面后随即被软禁、另一名则下落不明),他说:“我在北京见到的法轮功学员告诉我,他们及其妻子遭到监禁、以及受到严厉迫害的真相,包括被剥夺睡眠、羞辱性的惩罚及殴打。其中一人说,据他所知有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殴打致死。他们知道器官摘取的事,其中一人表示他看过同修的遗体,部份器官已被摘除。”

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组成的独立调查团,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向加拿大媒体公开了“关于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结论是:“中国政府及其分布在全国许多地区的执行机构,尤其是医院还有拘留所和法院,自从一九九九年以来,已把大量、但具体数字不详的法轮功良心犯处死。他们的生存器官,包括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几乎同时都被掠摘,非自愿地被摘取,然后被高价出售,有时被卖给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通常需要等候很久才能得到自愿的器官捐赠。”

发稿:2011年10月14日        更新:2011年10月19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