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摘器官 » “薄谷案”背后的惊天黑幕
“薄谷案”背后的惊天黑幕

——摘自明慧期刊《“薄谷案”背后的惊天黑幕》

自2012年2月中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得力干将、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乔装出逃美领馆以来,先是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因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王立军以受贿罪、叛逃罪等被判有期徒刑15年;随后是薄熙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面临被审判……然而,事实上,这一切远没有像中共宣判谷开来和王立军时声称的那样简单。

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他交给美国的有关薄熙来、周永康等涉及中共高层的秘密材料,成为人们瞩目的焦点。为什么王立军突然与自己的后台老板薄熙来反目成仇?

就在王立军出逃后不久,大连市一家人体标本加工厂——哈根斯生物塑化工厂突然人去楼空。此前,哈根斯的“人体世界”展(Body Worlds)在世界各大城市巡回展览,牟得巨额利润。哈根斯生物塑化工厂为什么突然消失?它与王立军的出逃有什么关系?后续引爆的谷开来、薄熙来等一系列案件又是怎么回事?我们将为您揭开其中被掩盖的真相……

1、王、谷、薄案中有案 

中共的报道称:王立军因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受贿罪以及叛逃罪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12年8月20日,谷开来因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被判死缓,缓期两年执行。2012年9月28日,新华社公布了中共政治局开除薄熙来党籍、公职并移交司法审判的消息。

新华社在宣布薄熙来的错误和罪行时宣称:“调查中还发现了薄熙来其他涉嫌犯罪问题线索。”那么,这个其他犯罪问题是指什么呢?而且,我们看到,由王立军出逃引发的这三个案件并非各自独立、毫不相干,那么,这其中究竟有怎样的联系呢?

对此,加拿大著名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表示,中共把薄熙来事件与海伍德之死挂钩其实是想缩小事端,因为真相一旦败露,远远超过中共能够控制的范围。

那么,在王、薄、谷案中,中共极力回避和掩盖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2、尸体加工厂与人体标本

早在1999年,在大连担任市长和市委书记的薄熙来就批准成立了一家外资企业: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公司。德国人冯•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发明了生物塑化技术,即将人的遗体扒了皮,注入塑胶做成人体标本。哈根斯大连生物塑化厂(如下图)占地近三万平方米,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

哈根斯曾得意地告诉中外记者,之所以选在大连建厂,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政策优惠、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充足的尸体来源。

 

《新京报》的报导称,哈根斯的网店于2010年11月开张。在这里,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卖到了69615欧元(约合人民币70万元),人体躯干标价为5.8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8万元)起,脑部约2.3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3万元),这些价格不含邮资和包装费。对于预算较少的买家,网店还提供了121欧元(约合人民币1210元)一块的透明身体切片。

哈根斯除了贩卖尸体和人体器官标本之外,还另有生财之道。哈根斯和搭档隋鸿锦通过将尸体标本摆弄出千奇百怪的姿势,在全世界进行巡回展出,也赚到大笔钱财。哈根斯宣称已建立集尸体收购、加工、运输和展览的全球化网络,所制作的人体标本都用于商业性展出。其“人体世界”(Body Worlds)展在世界各大城市巡回,到2004年,累计观众逾一千四百万人次,牟得巨额利润。

2002年6月,哈根斯的原搭档、大连医科大学解剖教研室主任隋鸿锦另立炉灶,与人合股新建“大连医大生物塑化有限公司”。而隋鸿锦贩卖人体器官标本的价格也不菲。资料显示,如“肺胸膜体表投影(成尸)”要价21万多,“全身神经离体概观(童尸)”要价1万6千元,“男性泌尿生殖系统概观”要价10多万元……2005年11月,其公司以2500万美元的价钱卖给美国第一展览公司22具尸体和260多个真人器官。

2004年,隋鸿锦又注册“大连鸿峰生物有限公司”,主营尸体标本制作和展览。其“我们的躯体”(Our Body)人体展在美国、日本、法国展出,参观人次超过三千五百万。据外界估计,他从中赚了上亿元。凭借着展览、贩卖中国人的尸体,隋鸿锦从一个教师成为了一个拥有3家公司的亿万富商。

在媒体、网络广泛关注中国人体标本加工厂和尸体展后,与之相关的公安、监狱、医学院、医科大学、红十字会等参与部门也逐渐浮出水面。为此,网络中不断发出质疑声:如此多的尸体,健全的尸体,竟然还有一位年轻的母亲和肚子里的胎儿。(如下图所示)

 

由于尸体工厂的特殊性,尸体的来源被掩盖,尸体在海外展览不会引起中国大陆的关注,这种特殊行业的真相因为王立军事件才被推向前台。

3、巨量尸体源自何处?

对于这大量的尸体来源何处,在国际社会进一步调查的压力下,隋鸿锦的BODIES……The Exhibition(身体展览)合作伙伴美国第一展览公司(Premier Exhibitions)在“美国第一展览公司网站”发表了“免责声明”,申明:“本展览展出的完整尸体以及人体各部位、器官、胎儿和胚胎来自于中国公民或居民的尸体。”“本展览展出的中国公民或居民的遗骸来自中国警方。”2012年8月,隋鸿锦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我们的人体塑化标本没有一具来自捐献”(《南方都市报》2012年8月22日)。哈根斯也说过在中国收不到任何一件捐赠的遗体。

另外,2012年追查国际调查员对隋鸿锦及某610办公室主任的调查(录音)记录表明:薄熙来、谷开来与倒卖人体器官有直接关系。(更多详情请见《关于塑化人体标本尸体来源的调查报告》)

4、谷开来为何谋杀海伍德

薄、谷通过海伍德在英国开办公司,进行人体与器官国际交易。

谷开来因为熟悉国际贸易、法律运作的特点,联合英国人海伍德,在国际上利用黑道非法贩卖器官、尸体。

在金融财力管理上,海内外网络宣传上,在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

英国人海伍德卷入帮助薄家资金海内外运转,并知晓惊人内幕。在海伍德面临国际情报部门及薄熙来政敌暗中调查时,谷开来和薄熙来唯恐走漏风声,杀人灭口,将其杀死。而王立军害怕落到同样下场,今年2月出逃美国领馆,在其交给美国政府的各类中共机密文件中,除周永康与薄、谷策划政变、谋杀海伍德等内幕之外,还包括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

必须说明的是,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薄熙来作为大连市长,为迎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大量接收在北京上访而被非法扣押遭遣返的法轮功学员,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成为天然人体器官库。

谷开来与薄熙来勾结周永康等政法委高官,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的第三百四十八条关于执行死刑后尸体处理的漏洞进行犯罪性解释,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由于酷刑迫害致死后,家属拿不到遗体。而公安局、法院由此拿到的遗体,高价卖给尸体加工厂,做成塑化标本,在全世界展览,每年获得巨额盈利。

5、薄王狼狈为奸迫害法轮功

在1999年7月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之后,薄、王为迎合、讨好江泽民以捞取政治资本,而对法轮功学员不遗余力地执行灭绝政策,成为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

在1999年任职大连市长期间,薄熙来率先在大连扩建、新建大型监狱和劳教所,大量接收和迫害因进京上访而被捕的法轮功学员,构建了灭绝人性的活人器官库和尸体加工厂。2000年,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发生警察将多名女性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推入男牢被强奸的骇闻,震惊国际社会。薄熙来一路踩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进入辽宁省委,被提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这期间,他投资十亿元在全省进行监狱改造,新建大型监狱设施。

薄熙来自2007年任重庆市委书记后,耗资170亿安装50万个监控摄像头,建立世界上最大的监控系统。薄熙来还对中共保证,在两年之内对重庆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搜捕、洗脑等迫害。

1999年7月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之初,时任辽宁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的王立军就积极参与迫害。2003年调任锦州公安局长后,王立军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赶尽杀绝”。其间,锦州市至少有500多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关押,71人被迫害致死,30多人被迫害致残。王立军调到重庆市后,与薄熙来狼狈为奸,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步步升级。仅2009年,重庆市就有188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并被关押,6人被迫害致死,18人被非法判刑,76人被非法劳教,5人被投入精神病院迫害。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2011年重庆市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360多人。

6、匪夷所思的怪现象: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剧增

据统计,在1994年到1999年6年中,中国大陆约进行了18,500个大器官移植,从2000年至2005年6年中,则进行了67,000个大器官移植,增长率为394% 。1991年到1999年,9年间全国施行肝脏移植总数不足200例,而2000年1年就施行了254例,到2003年更飙升为3,000多例,2005年则超过4,000例。至2006年9月,中国从事肝移植的医院超过500家,从事肾移植手术的更是多得不计其数。

 

在辽宁多达5个海内外做广告宣传的网站上,人的器官被分类标价,眼角膜被标价3,000美元,一个心脏被标价180,000美元。其中最大的网站,就位于辽宁省的沈阳。

7、惨绝人寰的活摘器官

从哈根斯充足的尸体来源,以及每年的中国死刑犯人数,再到中国器官移植数量的飙升,时间都锁定在2000~2005年的6年间,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期间,有这样一个人群,他们在这期间被摘取了器官,被杀害,有的则被制成了人体标本。

众所周知,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残酷迫害。2000~2003年正是迫害最为严重的时期。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被失踪,被虐杀甚至被活体摘取了器官。

知情者指证

2006年3月9日,知情记者皮特首次向海外媒体揭露中共在沈阳苏家屯设有秘密集中营,关押着大量法轮功学员。3月19日,曾参与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的妻子安妮指证:在沈阳市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从2001年底至2003年10月,她丈夫亲手摘取了约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随后其他外科医生摘取了其余器官,这都是在受害者未死亡的状态下进行的。她确认苏家屯地下集中营关押过五六千名法轮功学员,到她2004年离开医院时只剩下约两千人。

苏家屯集中营惨案两名证人皮特和安妮

老军医投书

随后,沈阳军区后勤部的一位老军医也投书印证安妮的指证,并揭露:“全国类似苏家屯的秘密集中营至少有36个。”“中共中央已同意将法轮功学员作为‘阶级敌人’,他们不再被当作人类,被当作生产原料,成为商品。”他指出中共军方直接参与了器官盗卖勾当,仅他本人经手的伪造自愿捐献器官资料就超过六万份。2000年以后中国一直占世界活体器官移植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中共严重隐瞒了盗取器官规模,将11万说成3万。这些内容是上报军委资料的一部分。

由于江氏集团利用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并封锁着事实真相。相信随着大量证据被披露出来,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尸体被贩卖牟利的肮脏罪恶的冰山终会浮出水面,公之于众。

1、“追查国际”公布王立军参与活体摘取器官的调查报告

2009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简称“追查国际”)公布了一位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人的证词。证人在为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期间,参与了多起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刑讯逼供。在与追查国际特别调查员之间的近三十分钟的谈话录音中,他披露了自己目击的一起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极其惨烈的过程。

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辽宁省公安厅派来的两个军医对一位三十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其完全清醒、没有使用任何麻药的情况下,摘取了她的器官,将其活活害死。过程中证人一直在旁持枪担任警卫。他还揭露,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下令对法轮功学员“必须斩尽杀绝”。


图:王立军指示重庆警方加快无创伤解剖的实践应用

2012年2月16日,“追查国际”发布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追踪调查报告,指出完全没有相关学历的王立军到锦州公安局上任不到一年,就在该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兼任主任。2006年9月,王立军的研究中心以“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和“无创伤解剖”等研究,被属于共青团中央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获科研经费两百万元。王立军在颁奖大会上“感言”:“我们所从事的现场,我们的科技成果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是我们多少人的努力……”他“坦承”自己的“研究中心”为器官移植提供供体,在仅两年多的时间内已完成几千起器官移植和人体试验!

2、录音:“追查国际”对解放军205医院移植科主任陈荣山的调查

“追查国际”不久前公布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录音,内容包括对中共中央常委李长春、周永康的电话调查,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移植科主任陈荣山、北京市解放军307医院和法院等涉嫌参与犯罪者的调查录音,为揭露中共此一惨绝人寰的暴行提供了进一步的佐证。

“追查国际”调查员以王立军专案组的名义,对锦州解放军205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手机:13841666988)进行了电话调查,调查中陈荣山承认移植供体来自在押的法轮功人员,并且是经过法院的。

陈荣山:喂?

调查员:喂,是205医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陈荣山吗?

陈荣山:对,对,对,你哪里啊?

调查员:王立军跨部门专案组的。

陈荣山:啊,啊,啊

……

调查员:他有一个注射药物后器官移植课题组,他们的协作单位有205医院,这个事情请向我们介绍一下。

陈荣山:啊。

调查员:就是说,具体你们合作过吗?

陈荣山:合作的那当时还有中国医大啊,中国医大一院。

调查员:王立军跟我们提到过,你们这些移植供体里头有在押的法轮功人员,这个事情有没有啊?

陈荣山:那都是经过法院的。

调查员:是经过法院的,是吧?

陈荣山:对,对。

“追查国际”调查员也对锦州市中级法院刑一庭职员和庭长做了调查。

调查员问:“从2001年开始,我们一直都是跟法院看守所拿年轻且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的肾源供体,现在就是少啦,我们不知道你们这法院还能不能提供这样的供体?”

对方竟毫不避讳地回答道:“那得看你们那儿条件,得跟领导商量,你那儿条件好了,我们估计还能提供,我会把你这个情况向我们庭长汇报,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庭长自然会跟你联系。”

法院人员这种直截了当、似乎习以为常的答复,间接证实了活摘器官的作业流程已经行之有年。

3、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罄竹难书

自2006年以来,“追查国际”对中国大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实质运作进行了持续且深入的追踪调查,结果证实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真实存在的;上访被抓而未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是这场虐杀的主要对象;被作为供体的法轮功学员被隐去真实姓名,编上代号放入假档案内,作为医院器官移植的供体。这个罪行在2003年前后为高潮,且为半公开化,其后已转入秘密操作,但仍在继续进行。

“追查国际”此次公布的调查录音中,最值得注意的是确认了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活摘器官罪行中的主导角色。“追查国际”调查员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办公室张主任”的身份与李长春对话。当调查员问及,是否想用摘取关押中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移植手术这件事来给薄熙来等人定罪时,李长春明确地说:“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

中共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操控各级喉舌媒体对法轮功诽谤诬陷,斥巨资在全国成立洗脑班,操控公、检、法、司,肆意践踏法律,任意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视百姓的生命如草芥。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数万人被判刑、劳教,截至2012年11月,通过民间途径传出并得到国际社会证实的消息显示,已有 3620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绝大部分死于公检法的酷刑折磨:怀孕的法轮功学员遭强行堕胎;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注射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遭受高压电棒电击、钉竹签、老虎凳等上百种酷刑;尤其是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活摘器官、贩卖尸体做成标本牟取暴利,手段极为残忍,滔天罪恶,罄竹难书,被称为这个星球有史以来最怵目惊心的罪恶。

据《明慧网》2011年9月9日报导,一位家住广州市白云区,名叫郝润娟的女法轮功学员,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被警察非法绑架,在遭到残酷折磨二十二天后,郝含冤死去。然而郝死后,在家属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尸体被解剖(法律上解剖尸体要经家属签字同意)。当家属被通知去领取遗体时,郝的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被掏空,皮肤被剥,无一处完肤,眼睛竟被挖走,家属看到的只是一堆尸骨、肉,和带有鲜红的血迹。

据《明慧网》2006年6月17日报导,法轮功学员王斌,44岁,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站软件室工程师,于2000年9月24日被大庆男子劳教所恶警冯喜等毒打致死。被打死后内脏被野蛮摘取,遗体被放在大庆人民医院太平间里,心脏、大脑被剖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