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酷刑虐杀手段(中共酷刑百种) » 中共酷刑:饿刑(下)
中共酷刑:饿刑(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接上文)

禁闭期间的饿刑

监狱里边的禁闭室也被称为狱中狱。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士江曾被强行关押在牡丹江监狱里的禁闭室中。他这样自述:“禁闭室一天只给两顿饭,象拳头那么大的馒头分成两份,一顿只给一份,其它什么也没有,只能用一瓶水将那一小点馒头将就吃下去。晚上九点三十分才让睡觉休息。说是睡觉休息,什么也不给,只穿单薄的禁闭服躺在冰凉的水泥铺上,被冻得全身发抖,胃里没有食物,饿得心里发慌。就这样在饥饿和寒冷中我度过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三十个日日夜夜,身体一圈一圈明显的消瘦。徐慧君看我实在不行了,担心我被饿死在禁闭室,经请示恶警刘明华(监区长)后,才将我解除禁闭。禁闭室的水泥铺面把我冰得几乎瘫痪已经无法走路,饥饿已经把我瘦得完全脱相了。”

病危期间的饿刑

谁都知道,病人是非常需要营养的,特别是在病危期间,这是再普通不过的常识。可是中共恶徒却偏偏在法轮功学员病危期间使用饿刑折磨他们。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五日晚,被劫持在重庆市酉阳看守所的石油钻探公司女职工王爱华突发疾病,右肋、胃、腹部全都疼痛难忍,非常严重。十六日上午她被送酉阳县医院看病,医院叫住院,看守所以无人照看为由拒绝。看守所的陈医生叫只能吃点稀饭和米汤。十七日早上查房时,王爱华向赵伦德副教导员提出,要求吃稀饭。赵奸笑着说:法轮功不吃饭。其实王爱华是因疼痛几天都未吃饭。十八日一天也未做稀饭。十九日王爱华又向冉国庆副所长反映要吃稀饭,冉回答:等研究了再说。到了二十日才决定:做一周稀饭。但是到了二十三日教导员樊平上班后就取消了决定, 说什么我们干部都没享受这么高级特殊的待遇,单独熬稀饭。

南方人可能不太清楚稀饭的做法,就是将水烧开,然后将面勾成面糊和在开水中,再煮一会儿就可以了,做法非常简单。而酉阳看守所做的稀饭更简单,就是将放在铁碗中的剩饭加上水再在锅里蒸一下。这算什么高级待遇?看守所的这个樊平教导员分明是在刁难法轮功学员。

于是七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都无稀饭。王爱华连续九天水米未进,生病期间共被饿食十四天零二顿,造成人身体完全虚脱,头重脚轻,瘦得只剩骨架,生活不能自理。

饭中下毒

中共为了达到利用饥饿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可以说是机关算尽。例如,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逼法轮功学员长期坐着,时间长了,法轮功学员的腿和脚就肿了。利康所的医生一检查,就说是糖尿病。于是,恶警有了进一步迫害的借口,就说:医生说了,糖尿病不能多吃,对你负责。怎么负责呢?如果你以前吃一个馒头,现在就吃半个馒头。平时还不让法轮功学员买东西吃,用这个办法饿她们。

还不仅如此,这个劳教所的恶警们还在饭菜中给法轮功学员下毒。有时,饭盒边都是药面,粥都是苦的。警察怕法轮功学员揭露他们的罪恶,就伪善的告诉法轮功学员,说这顿有药,别吃了。可下顿,还接着下药,法轮功学员发现了,恶警还是说别吃饭了,用这种形式饿法轮功学员。

逼人绝食

灌食是恶徒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一。可是法轮功学员不绝食就无法实施这种酷刑。有些恶警为了达到使用灌食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就有意逼迫法轮功学员绝食,然后再以此为借口进行灌食。

在河南郑州监狱九监区,狱警指使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在达不到目的时,就以“不认罪不能吃犯人的饭”为由,强行减少法轮功学员的饮食。有时两、三天给一个凉馒头,有意逼迫法轮功学员绝食,以达到利用灌食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二零零九年,一个岳姓法轮功学员被迫这样绝食,恶犯朱铁蛋从厕所挖出大便和一个姓苗的犯人逼着这位法轮功学员吃,不吃就将大便抹在他的身上。二零一零年初,有个姓刘的法轮功学员被逼绝食后,恶人利用插管灌食的机会肆意折磨。有个姓田的法轮功学员是辉县人,二零一零年底在九监区被饿的骨瘦如柴,犯人李志军、朱铁蛋逼其吃大便。

被绝食

什么是“被绝食”?就是你没有绝食我也说你绝食了,然后就以你绝食为借口不让你吃饭。中共恶徒不流氓到一定程度是做不到这一步的。

河北邯郸市邯山区法轮功学员王志武,靠修理自行车维持生活,于二零零五年三月被劫持到邯郸劳教所。他自述:“有的大法学员绝食抗议邪恶非法迫害,专管队便给他们强行灌食。我没有绝食,我吃饭,可是邢延生(恶警)就是不让我吃饭,他让别人吃饭,让我看别人吃。”

绝食中的饿刑

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以绝食的方式来捍卫心中的信仰。然而,恶徒们并不因法轮功学员的绝食而放弃对他们的摧残,相反,他们却能在法轮功学员绝食时使用饿刑,真叫人不可思议。

家住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县进涛镇林海街,原阿木尔林业局教委书记里玉书,曾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十二年的迫害。她这样自述:“从二零零五年到二零零六年两年时间,几乎是两、三天,甚至更长时间灌食一点,商晓梅(犯人)有时似乎很担心的问我能不能挺住。王新华(犯人)一直想饿死我,她对我能活下来,是非常的不可思议,怀疑我偷喝水了。那时我的体重也就五、六十斤,身体很弱。一次,商晓梅测我血压,50~60,抽血化验,血管里没血,商晓梅说:‘老里,这回你可完了。’她们看我身体虚弱,反而更加的迫害我。

“二零一二年,因为我经常喊‘法轮大法好!’包夹向警察献‘计’说:‘两天灌一遍,看她还有劲喊不喊?!’结果有一个月时间,两天灌一点点。”

对于利用绝食捍卫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恶徒们不是心生敬畏,或检点自己的罪错,而是以挽救他们的生命为由强行灌食。灌食为什么不按正常量,却只灌那么一点点?而且两天一次,中共恶徒的邪恶与无耻毫无底线。

被饿死的人

人是靠食物来维持生命的,中共恶徒如此使用饿刑摧残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饿死就成为一个必然现象。

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高蓉蓉,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点,受到连续七个小时的电击,被严重毁容。她的情况被报道到海外后引起极大的轰动。法轮功学员将她从医院中营救出来后,又遭绑架。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她被送到中国医科大学。

高蓉蓉在“医大”的十天内,很多不明来历的人把医大所有的门都把守得严严的,还有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每天在医大急诊室高声问:“什么时候死?”与此同时,高蓉蓉家大门口也有人蹲坑把守,并向周围的邻居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显然,中共在为谋杀高蓉蓉提前放风。

据知情人讲:高蓉蓉被马三家恶警送到沈阳医大急诊室时,当时神智清醒,瘦的只剩皮包骨,能够坐起。有七、八个便衣轮流看守,不许讲话。看守不给饭吃,但却在记录时都记上吃了这个、那个。其实什么也不给吃!便衣说不给饭吃就因为她炼法轮功而没吃,称记上是“领导让这么干的,回去好交差。”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对病危中的高蓉蓉不进行实质性的抢救,并不给她饭吃,而且还在观察她的记录上写上吃了东西,就是为了饿死她,并将谋杀的责任洗刷干净。高蓉蓉被劫持到医大十天后,被饿死,年仅三十七岁。

原玉溪市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沈跃平,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被劫持到云南第二女子监狱。她曾被关禁闭,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十五、六个小时,保持一个姿势不准动,只要一挪动,就被监视她的犯人殴打、辱骂、掐、用针扎。每天只让上三次厕所。还强迫沈跃平吃不知名的药,沈跃平不吃,狱警就把药磨碎了拌在饭里,沈跃平只要吃了这样的饭,就整天不停的咳嗽,肺都咳疼了。这样被折磨了八个月,活生生的把肺给咳烂了。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她的丈夫接到沈跃平病危通知的电话。她丈夫这样自述:“五月十五日我们家属给沈跃平转到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传染科,科主任说沈跃平的肺部已经烂完了,就像一床烂棉絮,已经晚了。此时的沈跃平才告诉我们家属,之前在工人医院附属医院和劳改医院,二监的狱警根本就没有让沈跃平吃什么东西,每天就只给一碗稀饭或者一碗米线,就这么饿着,正常人都受不了,何况当时的沈跃平已经下了病危。我们家属送去的营养品、水果什么都没有给沈跃平吃,姓张的狱警还骗我们说给沈跃平吃了东西。此后沈跃平一直在昆明第三人民医院治疗,但是情况却一天比一天差,直到两个月后的七月十六日晚上她含冤离世。

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被饿死了,可是我们一时还得不到完整的资料,例如下面的两例:

法轮功学员张志军,四川省南充市电信局职工。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三日,饱受雅安监狱两年酷刑折磨后,张志军被害死在监狱第五监区。家人见他遗体面部肿胀,惨不忍睹, 脖子上有勒痕呈现青紫色,解剖时发现腹中肠子都是干的。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加拿大《渥太华公民报》发表了一篇报道:“我妈妈是被饿死的”。说的是二零零零年五月,没有任何精神问题的富阳市法轮功学员史蓓,被劫持到杭州市第七医院,这是专门为精神病人而设的精神病院。她的儿子后来来到加拿大,向外界披露了母亲被摧残致死的消息。他自述道:“医院的工作人员,在警方的压力下,用巨大的注射器给妈妈注射镇静剂。当我离开医院时,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妈妈。我爸爸也被拘留了。我不敢回家。我只能呆在学校的办公室里。我希望我父母能被释放,但我爸爸后来被送到了东岳监狱。最后,我妈妈被警察饿死。为了不让她为她的信仰说话,他们一周不让她吃东西。”

还有一种饿死法轮功学员的方法,就是绑架相依为命的两人中的一人,让另一个人活活饿死。居住在大巴山深处的四川省巴中市恩阳区九镇乡二村三组的李月英老大娘和赵刚先老大爷,两个女儿早已出嫁,老俩口节俭度日,相依为命。二零一三年九月的一天,李月英老大娘在回家途中被毒蛇咬伤后全身肿痛,照顾自己非常困难。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巴中市公安局恩阳区分局局长兼“610” 办主任蒲江荣、区国保大队长徐文、副队长辛蓉、教导员周红兵、区政法委书记戴远荣等恶人,在明知李月英大娘无人护理就会被饿死的情况下,仍将赵刚先绑架到看守所,李月英老人整整在床上饿了十八天,到十月二十六日早上含冤离世。

中共曾把中国人的人权状况歪解成解决温饱,而把人的信仰权利、思想自由,人格独立,政治权利等等的保障排除在外。人的最基本权利被剥夺后,吃饭问题就很自然的成了中共要挟中国人民的手段,所以才会出现在监狱中利用饥饿来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现象。一个在监狱中如此大范围的利用饥饿折磨好人的政权,却在全世界面前标榜自己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真是无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