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酷刑虐杀手段(中共酷刑百种) » 中共酷刑:罚站折磨(图)
中共酷刑:罚站折磨(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六日】金鸡独立,本是中国武术中的一个简单招式,可是中共人员在对法轮功学员摧残时,竟然据此发明出一种毒辣的酷刑来,而且中共恶徒在使用这种酷刑时,还变换出了许多花样。

鸟飞式金鸡独立

辽宁盘锦劳动教养院使用这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是这样的,就是将法轮功学员的一只脚悬空,两只手平伸开,象鸟飞的样子,站的时间相当长。二零零一年五月,法轮功学员苏莹遭受过这种酷刑的摧残。那时她每天只准睡两个小时,剩下的时间,不是被罚站“马步桩”,就是被罚站“金鸡独立”。

二零零零年底,四川广汉“610”办洗脑班,采用了许多酷刑,其中之一的就是这种“金鸡独立”,强制法轮功学员一只脚着地,其余手,脚分开贴墙而立,头朝下。肖洪模就遭此刑和毒打,从晩上七点折磨到深夜十二点。

手端水盆的金鸡独立

在河北省衡水市洗脑班,恶人王长新逼一位又高又壮的法轮功学员做金鸡独立。他逼这位法轮功学员做金鸡独立的同时,双手还得端着一盆水,站不住了便狠打、狠踢。

脚尖放砖头的金鸡独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山东省诸城市郝戈庄镇法轮功学员李文胜,被中共恶徒绑架到郝戈庄镇宋家庄村,后转移到郝戈庄镇西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在太阳底下暴晒,最恶毒的迫害手段是“金鸡独立”。这种金鸡独立就是呈正步走状态,一只脚着地,一只脚成45度角向前抬起,静止不能动,脚尖上还要放一块砖头,如果坚持不住脚放低了,恶人就对他拳打脚踢。有一次因坚持不住脚放低了, 被恶警王华用砖头猛砸他的脚,用木棍猛击他的腿,脚趾被砸破流出血,脚面肿得很高。

脚跟下放大头针的金鸡独立

湖北省琴断口监狱的金鸡独立是这样的:让你抬起一腿,落地的一脚还只能脚尖点地,后脚跟下放大头针。有时几个人并排着做金鸡独立,把一块厚木板放在另一只腿上,若木板落地,就拳脚相加或用木棒乱打。

站在水盆里的金鸡独立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曹召慧在被绑架到看守所期间,打手们对他进行了残酷迫害,逼他一只脚站在水盆里,四根电棍同时电他,用胶皮棍毒打他,还邪恶的狂笑说:这叫金鸡独立。

站在木凳上的金鸡独立

济南法轮功学员于宗平被绑架到王村劳教所,二零零一年三月到五月期间,恶警张凯把于宗平关到屋内,地上放一个窄木凳,单脚站上,双手举起面贴着墙,几个人看着不能动,直到累得摔倒。

捆绑着的金鸡独立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赵建设,二零零三年六月在江苏南京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无锡监狱。他这样自述:“每天将我手、脚捆绑,单腿站立呈金鸡独立状,一站就是十三至十五小时,晚上用八根布带紧紧绑到床上,五马分尸状(平躺不能翻身,双腿无法弯曲,痛苦程度无以言表。有次我抗议不上床,白天强行站立十几小时,夜间他们就强行将我绑在老虎椅上,度过了七个夜晚。恶警鲍俊斌看到我脸色苍白,吩咐犯人晚上将我抬到床上绑好),此手段持续两年多。

铐一只手和一只脚的金鸡独立

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法轮功学员苏德芬,在被绑架到双流县看守所期间,所长指使副所长,不但狠狠地打她耳光、谩骂她,还叫来四、五个警察和七、八个杂役犯,把她压在地上,带上死刑犯的手铐,就是把手铐一只戴在手上, 一只铐在脚上。这是双流县的金鸡独立酷刑,因手铐连着脚和手,人要想站立,就只得一只脚着地,一只脚离地。苏德芬戴上之后,不能睡、不能坐、更无法行走,就连上个厕所都上不了了,而且还痛得钻心。此酷刑被用了八天八夜。

铐住手和脚的金鸡独立

湖南省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使用金鸡独立这种酷刑时,是将法轮功学员的右腿和右手铐在窗户上的一边,左手被拉到窗户的上端铐住,左腿站立。

半飞式金鸡独立

山东省德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德善,曾遭到王村劳教所半飞迫害:两手被拉直铐在铁架床上,身体半架空,只能脚尖顶地,半飞着,一飞就是半月。这种半飞又被称为金鸡独立。

在辽宁女监,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八日,狱警利用杀人犯时修丽、诈骗犯刘岩对法轮功学员赵爱丽进行迫害。赵爱丽自述:“我被吊在三角架的梯子上,右脚尖落地,左腿和双臂一起吊起来(恶人说这种刑法叫金鸡独立)。六个小时后我被放下来,右胳膊已经失去知觉了,恶人刘岩说我是装的,坐在我胸脯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酷刑演示:半飞(也称“金鸡独立”)

铁笼子里的金鸡独立

辽宁省铁岭市六十二岁的刘淑媛女士,是原东北输油管理局干部,曾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被劫持进铁岭市看守所。她这样自述:“一个星期后,我被恶警俞洪海等人外提到铁岭市银州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刑讯逼供六个昼夜。这期间恶警俞洪海、高德、孙立忠、一个开发区的年轻科长等六、七个恶警轮番折磨我,不让我睡觉。前三天把我铐到政保科的椅子上三天三夜,第四天开始把我带到五楼铐到大小不一的铁笼子里,在大笼子里把我的手铐在固定墙上的手铐上,胳膊伸开向两边抻直吊在墙上。有一次俞洪海指使两名年轻恶警把我的一条腿绑上,也吊在墙上,让我‘金鸡独立’。”

一只脚被抬过头的金鸡独立

二零零一年三月,四川泸州市六一零将江阳区华阳镇法轮功学员吴厚玉劳教两年半,强行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在那里,她受到种种酷刑折磨。有一次,吴厚玉在地上被拖了两小时,她的下身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恶徒们又对吴厚玉施行金鸡独立的酷刑折磨。即一只脚被固定高抬过头,另一只脚独立站地不准动,不准抖,头不准往别处看,如要晃动,恶警、杂案犯就用脚踩,皮鞋踢,扭胳膊,暴打。吴厚玉支持不住跌倒在地,恶徒们就用脚在她全身乱踩,乱踢,有两次几乎被折磨致死。

抻刑中的金鸡独立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美国俄勒冈州一名妇女在购买的一套万圣节装饰品中发现了一封英文求救信,署名是中国辽宁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二所八大队的一位匿名法轮功人士。这封求救信在世界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中国知名摄影记者、纪录片制作人、作家杜斌先生,费尽周折找到了这位法轮功学员,并在他的新书《马三家咆哮——从东半球到西半球的墓志铭》中,再现了这位法轮功学员所经受的酷刑折磨。

书中以法轮功学员的口气这样自述:“抻刑,就是把一个上、下铺铁架子床的床板拆掉,就成为刑具了。……上刑最通常的方法:首先给受刑人戴上棉护套,以防止手铐擦伤腕部。将双手分别戴上一副手铐,强迫人站立在床头一侧,面冲床里。床腿前,早已固定好一块横木板,离地面有三十公分高。正好可以将人双腿前面紧紧靠在这块立板上。再用床单或绳索将双腿与木板捆绑在一起固定死。压弯受刑人的腰,以探进床身内。再将两手的手铐分开拽向床两端,铐在上铺的床栏上。这样人的双臂就被拉伸到极限。之后,再用力往下压人的腰部到最低。再用绳索或床单拦腰刹紧到极限,并捆绑于下铺的床梁上。这样受刑人身体就被固定在床上了。肢体丝毫不能动,都被拉伸到极限状态。十分钟后,受刑人全身的汗就会下来了。半个小时后,耳鸣昏厥,心脏跳到要衰竭,四肢开始僵硬麻木。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人可能就休克过去。


马三家抻刑图示

“经过几个小时后,如果仍不屈服,警察们就会把人放下来,让‘四防’给瘫在地上的受刑人‘松骨’。‘四防’用手、脚使劲抖动、踩踏受刑人的手、胳膊、腿,尽快让人恢复知觉。警察们会再一次上刑,直到屈服为止。

“一直这样上刑,警察们还嫌不够过瘾,就变换其它方式。他们想出个新的方法:把我的左腿捆绑在床的立柱上,右腿劈叉抬高绑在床上铺的床杆上。头向床下铺的中间扎下去。两臂则被一高一低张开,呈飞燕式,分别拉抻,并且铐在另一侧的床腿和右边床立柱上。头冲下,象一只俯冲的燕子。因为是一只脚着地,所以他们把这叫做‘金鸡独立’。”

武术中的一个简单招式,就能被中共人员变换出这么多形形色色的酷刑,还有多少酷刑没有被曝光出来?又有多么深重的痛苦没有表达出来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