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酷刑虐杀手段 » 中共酷刑:捆绑刑(图)
中共酷刑:捆绑刑(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一提到捆绑,人们认为最为残酷的捆绑就是“五花大绑”,是指用绳子先套住脖子,又绕到背后反剪两臂的绑入方式。而中共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捆绑迫害,将这种捆绑刑对人身体的迫害发挥到了极致。花样繁多,什么捆绑虐待,什么全身捆绑、盘腿捆绑、球形捆绑……中共邪党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将集古今中外之邪恶发挥的淋漓尽致。

本文所涉及的捆绑刑,是指中共恶徒利用绳索、布带、胶带纸带对受害人的身体施行各种固定的约束和残害。而中共的绳刑、约束衣酷刑迫害虽然与捆绑有一定的关联,但迫害的目的和后果有其自己的特点,故不在本文范围之内。

一、借助于器物的捆绑

1、梯子捆绑(“抻筋”)


酷刑演示:梯子捆绑

这是北京团河劳教所使用的酷刑方法: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两腿被固定在梯子上,上图酷刑演示由于材料所限,用木板代替了梯子。口被封条封住是怕学员叫喊,手也被捆住,然后把脑袋强行压向腿面用胶带固定住。

梯子就是在劳教所劳教人员所居住的上下铺那种铁床的梯子。就是由地面上到二层铺所用的那个梯子。是两根长铁条中间加了几个短铁条组成(圆铁条)。请看下面梯子示意图。

法轮功学员魏如潭就被这样迫害过。魏如潭,中国铁道部设计院工作,是受团河劳教所迫害时间最长的一名学员,他于1999年12月上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被劳教1年,后于2000年12月和2001年5月两次被非法延期,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谈,饱受邪恶的欺凌。多名恶人在恶警的指使下,将他的双腿用绳子捆住,两臂反捆在身后,然后身体前压,脖子和小腿再用绳子捆住,用恶人们的话说,这种酷刑也叫“抻筋”。

2、捆绑后塞进椅子下虐待


酷刑演示:五花大绑塞到椅子底下

在北京女子监狱老女监禁闭室的狱警休息室 ,北京平谷县龚瑞平就这样被捆绑后塞进椅子下受虐待,凳子上还要坐上人压住,导致她双腿一度残疾,走路一瘸一拐。后来把她身体头窝着脚,捆上后塞到圆凳子底下,凳子挺低的,就被拱起来了,她们就坐上面压,压了一阵之后,龚瑞平还不屈服,她们就把她拽出来打,七八个犯人打她一个人,疯狂殴打她,她的脸变形了,整个眼窝、眼皮全部呈紫黑色瘀血,腿也瘸了,

3、木板压头加捆绑


酷刑演示:木板压头加捆绑

恶警把法轮功学员手脚捆在一起,警察再在法轮功学员头上、身上压上木板,警察再坐在木板上、坐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山东潍坊昌乐劳教所)。

二、多种残酷的捆绑方式

1、全身捆绑


酷刑演示:全身捆绑

上图为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全身捆绑:此种酷刑即是使法轮功学员身体直立,用绳子捆绑全身,不许低头,24小时不许睡觉,稍一打瞌睡,就会遭受电棍电击脖子、下颌等敏感部位。

大连市教养院, 把法轮功学员先戴上手铐和脚镣,再浑身缠上塑料,包括头,只留两眼和鼻孔几处窟窿。头上缠完塑料后又用棉帽戴上,捂得很紧。在膝盖下方用绳子缠上,后面缠在小笼子上,勒的很痛。小笼子是用白钢做成的。

身后已没有空隙,然后再放一块上面有很多刺的木板。人经过这样一折腾,站在木板前只能踮着脚尖,难受程度可想而知。脚上也戴着手铐,勒上一宿,脚和腿便肿得很厉害,只有脚踝骨处很细,踝骨看的很清楚,因是被手铐勒的。见下图。


被绑在小笼子外面示意图


被绑在小笼子外面演示照片

2、两手反绑在背后捆绑双盘腿

这种酷刑是中共各劳教所、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较为普遍的一种酷刑方式。就是用绳子把两腿双盘勒紧,然后绳子通过两肩把两手反绑在背后,半小时后脚就被捆肿了,还要勒出血,手、腿的难受滋味难以言表。有时两恶警踩在两膝上,可痛晕死,非常残忍。脚失去知觉,伤口会流脓,脚、腿上长鸡蛋大的脓包。


酷刑:两手反绑在背后捆绑双盘腿

四川楠木寺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有:黎云、付利琼、何玉梅、钟水蓉、王红霞、耿小俊、郑才先、苏世辉等受过此刑。

这也是在北京女子监狱的很普遍的一种肉刑,法轮功学员刘秀芹、龚瑞平、毛秀丽、吴岚岚、许那、赵荣敏、董翠、岳昌志等都受到这种肉刑折磨。

石景山法轮功学员刘秀琴在北京女子监狱老女监三区监区长田凤清的办公室里被骗盘腿,盘上后被捆住不放,被强制双盘折磨了一夜,疼得她死去活来,之后都走不了路;法轮功学员赵玉敏本来不能双盘,竟被强制捆绑,捆上就不再解下来;董翠被群殴前也被用此方法虐待。说想修炼就要接受考验,把腿盘上,再强制把腿、手捆上,同时狡猾地欺骗董翠说,这不是体罚虐待,是帮助她修炼,“考验”她的盘腿能力,哄骗董翠配合“考验”,如果董翠不配合,她们就说她不“忍”,董翠的善良与忍耐竟被利用来残害她。

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也利用盘腿这种姿势来折磨法轮功学员。五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肖顺秀被罚站后,恶警贺玉莲、袁佳、唐璐云伙同劳教人员用高压电棒击打她,然后诱骗她盘腿打坐,按盘腿姿势强行用绳子,将她捆绑五、六个小时进行折磨和摧残。法轮功学员熊瑞莲因炼功被犹大们强行双盘腿后用绳子捆住数小时,痛得眼泪直流 。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八日,湖南省法轮功学员紫云(化名)炼功时,被大队长袁利华指使吸毒人员将其双盘的腿绑住,双手绑在背后,平时双盘一个小时左右的紫云被她们折磨十六–十七个小时。

本溪咸宁营教养院恶名昭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极为恶毒,恶警利用心狠手辣的普犯昼夜轮流值班,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反复的从精神和肉体摧残,逼迫放弃信仰。一次恶警大队长刘少石让几个恶警糊纸高帽逼邵忠业戴,邵忠业不配合,将纸高帽揉成一团扔到刘少石脸上,刘恼羞成怒,派几人折磨了邵忠业一夜,看没达到目的,又用绳子将邵忠业捆成双盘,三天三夜不能动,人失去知觉,导致双腿一度瘫痪。

3、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绑腿加背铐


酷刑演示:绑腿加背铐

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的双腿双盘,用细绳勒紧捆实,双臂扳向背后,铐上双手。铐手的姿势分两种,如图17、18.被绑者几小时或十几小时不被放开,还经常被逼闻臭鞋、脏物,有的干脆被封口。此种酷刑是邪恶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时惯用的卑鄙伎俩。2002年12月,在队长值班室,锦州法轮功学员王芳(40岁左右),被恶警董淑霞指使恶人施以此刑长达四个多小时,放开后致使左腿不能走路,失去知觉,左臂不能正常活动,耷拉着,手铐勒进皮肉里,至今仍留有疤痕。

4、广州洗脑班捆绑吊胳膊


酷刑演示:捆绑吊胳膊

广州洗脑班的野蛮酷刑,把法轮功学员腿双盘绑起,再把胳膊反绑、手腕用布条、绳子吊起,臀部刚接触地面,非常痛苦。

5、“球”型捆绑:头颈和双盘着的脚捆在一起数十个小时


酷刑演示:“球”型捆绑

此种酷刑即是将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反扣或用粗绳绑上,将腿双盘踩实、绑紧,再用绳将学员的头部与腿绑在一起,整个人呈“球” 型。让你上身直不起来,头也抬不起来,就这样蜷曲趴着,异常痛苦难忍。遭受此酷刑者开始是剧痛,后来腿就没有知觉了,由于血不循环,腿肿胀得很粗,放开时,几个月内不能走路,两条腿发软,几年内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严重者双腿致残。为了加重法轮功学员的痛苦,有的恶警还毫无人性地坐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法轮功学员痛苦的呻吟声他们是充耳不闻。在马三家集中营,锦州法轮功学员王文君(现已被迫害致死)在2003年12月受过此刑长达9小时。最长受刑者被绑了五天五夜,放开时,双腿致残。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脱下,双手反绑,并把头颈和双盘着的脚捆在一起,人体完全成了一个360度的球形,而且腿还是双盘着的。就这样一会儿人就受不了。而恶警将法轮功学员这样捆住,一连几十个小时。

6、沈阳市张士教养院的酷刑:“烧鸡大窝脖”

郑守君,男,45岁,辽宁省沈阳市辽中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被沈阳市东陵监狱迫害致死。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郑守君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做好人的权利,却屡遭中共迫害。2000年底,郑守君到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沈阳市张士教养院为逼迫郑守君放弃信仰,对他长期用各种手段酷刑洗脑。其中有一种酷刑叫“烧鸡大窝脖”。


郑守君生前照片


郑守君生前亲身演示所遭受的中共酷刑:“烧鸡大窝脖”

请看郑守君自述酷刑经过:

……我被按到了铁桌下,他们先把我的腿水平固定在地面上,大约四个人勉强按住我的脚(双腿成30度角),使我不能动。剩下的几个人把我的脖子绑在两个小腿肚上,然后开始往下压我后背。我是个大块头,身材又高又胖,当时体重有90公斤,肚子大。平时坐着最多也只能保持上身与下身成90度角。而此时却把我的上身压平与下身成0度角,肚子被压错位挤到两侧,脖子与脚踝骨成一条直线。然后用床单把我的脖子和脚一起固定住,这使我上身不能抬起一点。这时我的面部和腹部同时触到地面,而后又把我双手反绑。

……当时我感觉全身的筋骨都抻断了,痛苦到了极点,如万刀刺身一般,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透,在地上留下一滩水……

这一姿势持续了三个半至四个小时,直到12点吃午饭时间到了,因为没地方吃饭,才给我松绑。当时我已失去活动能力,即使松了绑身体依然保持酷刑的姿势无法动弹,稍被人一碰立即万分痛苦。但他们还是又踢又掐又打的把我的上半身硬掰起来。这掰的过程中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几近昏厥,痛苦无法形容。之后三个半月我无法正常行走,脚和腿错位,变得脚心朝上、脚踝骨着地。“走路”时,必须有人搀扶才勉强能动。

7、广州第一(花都赤坭)劳教所酷刑:用布条捆成球状悬吊在铁钩上施暴

广州第一(花都赤坭)劳教所最令人发指的酷刑,就是把法轮功学员用布条捆成球状悬吊在铁钩上施暴。不法歹徒通常选在夜深人静或在密封的地下室(谈话室)进行这种惨绝人寰的酷刑,但受刑学员的惨叫声仍时不时被在押人员听到。往往学员受刑后,脚踝至小腿部位会有被深勒陷入肉的沟。多天后,仍会有淤黑色的布条沟口子,学员走路都一拐一瘸的,颤抖不止,钻心的疼痛。遭受过这种酷刑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有:王德华、鲍殿生、李鹤冲(音)、谈伟昌、钟颖航、陈瑞昌、罗小文、杨贵远、林天赐、钟素敏、李建忠、赖繁荣、吴志平等。


酷刑演示:捆成球状悬吊在铁钩上施暴

用刑材料:2~3米长的麻花绳,破棉被撕成的布条,破袜子,铁钩,抹布等。

酷刑步骤:先按住学员,绑死手、脚腕部位,用绳环绕式捆住两手臂,向后背反绑使劲上拉;把脚拉成盘腿状(在膝盖,不是在大腿根,更痛苦),绑死;然后,从后背双手处穿绳子从脖子上下来绑接在双腿上,弯曲成球状;口塞烂布或臭袜子,再用绳子横绑着嘴,喊不了;最后,从后背反绑的双手处吊一绳子,吊在架子上的铁钩上,20分钟至1个多钟不等。

据其他劳教人员称,这种酷刑一般人十分钟就承受不了,甚至成瘫痪,其残暴程度可见一斑。


双手臂被反绑在后背,用绳向上拉

双臂反绑在后背向上拉。上图中由于力度不够不能再现真实的绑法,前臂(红色箭头位)应被绑拉至与后背相贴(从上向下),即图中蓝色箭头位,同时往上推,捆绑成此(蓝色箭头位)时,肌肉已被拉死拉伤。

上图红色箭头代表双手前手臂,蓝色箭头为双前手臂最终被绑成的位置(双前手臂并成“11”字形,并排,如平行的蓝色箭头)。

大腿捆绑:双腿盘腿状,绑在膝盖处,见下图。


最终捆绑成球状,弯腰,双手反绑上吊,见下图。

由于篇幅的关系,本文所涉及的捆绑刑的方式和类型,只是发生在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学员捆绑刑的一部份。中共邪党恶人就是这样将一个普普通通的绳索、布带、胶带纸带变成了残害、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凶器。同时也将中共邪恶反人类的丑恶嘴脸展现于世人面前。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那些玩绳子捆绑善良的恶人,最终将被上天正义之绳捆绑在反人类的耻辱柱前,接受上天的审判,偿还他们的罪恶。君不见,在2015年的神韵节目中,江泽民最终的命运就是被天上降下的一根绳子捆绑在空中被神佛发出的万道霹雳销毁成黑烟,而那些追随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们也都被销毁的无影无踪。

那些对法轮功学员还在迫害的人们,赶快停住你罪恶的手,悬崖勒马,悔过自新吧,否则江泽民及其追随者的可怕结局也是你们将来的结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