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酷刑虐杀手段(中共酷刑百种) » 中共酷刑:披麻戴孝
中共酷刑:披麻戴孝

文: 掸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秦桧陷害岳飞,对他刑讯逼供时曾使用了一种十分残忍的酷刑叫“披麻问、剥皮拷”。就是先把衣服扒光,身上敷上鱼胶,将麻皮搭上,然后把麻皮猛然一扯,皮肉就被扯掉一块下来。还有一种实施方法,就是把人身上打得血肉模糊后,再沾上布条,等沾牢了,再往下撕。这种酷刑也被称为“披麻剥皮”或“扒皮问”。数百年过去了,如今这种异常残忍的酷刑又被用在了法轮功学员身上。我们看具体的实例:

辽宁省抚顺市科技进修学院高级工程师魏在鑫,主持过多次大型高难度爆破项目,被誉为中国的爆破专家。二零零二年六月,已经六十二岁的魏在鑫老人被劫持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被迫害得全身长满了疥疮,身上的伤口流脓流血。这期间,魏在鑫遭受了惨绝人寰的“披麻戴孝”的酷刑迫害——身上的伤口流脓流血不让清理,等到衣服和伤口的结痂全粘在一起时,牢头指使其他犯人上去突然用力把衣服揭开或将短裤扯下来,衣服、结痂、嫩肉和血一起被从伤口上撕下来,随后听到的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鲜血顺着腿流到地上。在押刑事犯看着在痛苦中挣扎的魏在鑫发出阵阵狂笑,他们以此酷刑迫害魏在鑫来取乐,然后再把他的短裤提上来,等短裤和伤口的结痂再粘在一起,就又一次猛的扯下来,血又流一地……

披麻戴孝是指长辈去世,子孙身披麻布服,头上戴白,表示哀悼的意思。恶徒将这一刑罚称为“披麻戴孝”,一方面是取“披麻剥皮”的意思,另一方面则是在嘲笑受刑者。还有些地方的恶徒在使用这一酷刑时,并没有具体的名字,但是酷刑实施的手法却是惊人的一致。我们看下面两个案例。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毕建红女士,二零零七年被枉法冤判十二年,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在残酷迫害中,她被在地上拖伤,血水直淌。她自述:“由于来时,后背磨得血肉模糊,天热一出汗,就发炎溃疡,流出的脓血水把衣服粘住了。刘新颖凶狠地把我的衣服使劲揭开,揭得我痛彻心骨,然后再用力拍我后背的溃疡面,使衣服再被脓血水粘住,衣服上沾了厚厚的脓血,干了后硬硬的,稍微一碰就钻心地疼。有的时候她俩还用脚使劲踢,边踢边恶狠狠地说:‘我就是要让你痛苦,让你活受罪,叫你死不了,活不成,生不如死……’她俩边打边骂,骂出的话不堪入耳,后来经过反复的揭衣服,再使劲沾上,于是溃疡面那部份衣服被沾上了厚厚的脓血痂。她俩还一个多星期不让我洗漱,再加上天热出汗和溃疡面腐烂,使衣服整天贴在身上,当我要换洗衣服时,她们立即抢去我沾满脓血的衣服,怕我拿回去当证据控告。”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高维喜,曾是国家高级冰球教练,执教过吉林省冰球队,曾带国家青年冰球队打过国际比赛。二零零八年八月,七十多岁的高维喜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监狱教育监区一区队。在监区区长尹首东、干事李波的指使下,韩景军等犯人多次把高维喜带到车间旁一空屋内毒打他。韩景军、陈闯等多名犯人对高维喜拳打脚踢,还让他脱光衣服,逼他趴在地上用木板、铁条、木棍、三角带等从后背排打至小腿,打得血肉模糊。穿上衣服后血就粘到衣服上,再脱衣服时血痂就被揭开,血就流了出来。这些犯人完全丧失人性,高维喜后背刚一结痂就又打他一遍,多次结痂多次打开。犯人陈闯有时从后边猛地打一下后背或突然扯一下衣服,血痂立时迸开,鲜血直流。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真是无以复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