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酷刑虐杀手段 » 中共酷刑:穿林海,跨雪原
中共酷刑:穿林海,跨雪原

文: 飞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辽宁省抚顺市公安一处(国保大队)有一个非常残酷的酷刑叫“穿林海、跨雪原”(常常被省略为“穿林海”),这是一种通过拉抻腿造成韧带受伤而使人疼痛难忍的酷刑,大多被用于刑讯逼供时。我们看具体的案例。


酷刑演示:穿林海

辽宁省铁岭市铁岭县大甸子镇法轮功学员董钦飞,流离失所在抚顺市期间,二零零二年四月,被抚顺市公安一处劫持到顺城派出所,遭到了这种“穿林海”的酷刑。以关勇为首的警察先让董钦飞坐在木头凳子上,一条腿用绳子牢牢绑住,然后至少三、四个警察把另一条腿使劲向上抬,腿韧带和筋拉的疼痛难忍,每次将要昏死过去的时候才把董钦飞的腿放下来。董钦飞实在忍受不了,咬住舌头,以至后来舌尖出现紫色大泡。

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早上,抚顺市顺城区将军街法轮功学员陈福英女士在家中被绑架,遭到刑讯逼供。她自述:“下午,来了三个年轻人,我听说是抚顺市公安一处的,其中一人说:‘上午拿你当人,下午就不拿你当人了。’于是就把我的双手铐在墙边的竹椅上,头套一个黑塑料袋,嘴用脏毛巾堵上。三个年轻警察:后面站一人,左腿边站一人,右腿边站一人。左边警察压住左腿,右边警察突然把我的右腿抬起向上往胸前靠,然后由后面的警察接过我的小腿向头后拉,直至撞墙。这时我感到腿上筋被强力抽动和后背的肌肉被拉伸,剧痛在腿上和背部延伸。就这样两条腿轮换着在胸前向上、向头后拉。直到把他们累得汗流满面,没力气时才停手,才把我头上戴的黑套和嘴里塞的毛巾拿出来。”

抚顺乙烯化工有限公司仪表车间的工程师张慧强,二零零二年五月在其所在公司的市中心办公楼地下室内,经受了八十四小时的“人间地狱”式的酷刑迫害。参与迫害的人员包括抚顺公安一处及抚顺石化公司保卫处的二十余人。他这样自述:“一进地下室,两人就将我按在椅子上,松开手铐的一头铐在扶手的立柱上,……然后用绳子把我的双小臂、腹部和腰、双小腿分别紧紧的绑在椅子的两扶手、椅子背和椅子的两前腿上。我几乎就是这一个姿势被束在这把椅子上坐了八十多个小时。……

“他们松开了我被绑在椅子上的一条腿,关勇坐在我没被松开的腿上,由另外的人将我被松开的腿抬起向上抬起向胸前靠,然后将小腿向头后拉,……这样的保持了一段时间,他们把腿放下来,在刚刚放下的一瞬猛然快速重复向上向头后拉,边拉边说:知道吗?这就是坐着“穿林海”,不行还有在地上穿的。同时还无耻下流的说:‘这要是把你媳妇弄来,扒光了衣服同样的给她一穿,我也脱了往她腿上一坐……’——这就是中共邪党的邪恶与下流。”

抚顺市公安一处的恶警关勇,有一个外号叫“德国的盖世太保”,极其凶残,几乎对法轮功学员的每次酷刑都少不了他。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原抚顺市清原县蔬菜公司职工孙洪昌,正在清原县兴隆小区室内干装修的活,被抚顺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清原县清原镇派出所。他自述:“尤其是关勇凶残无比。警察先将我暴打一个小时左右,再开始用电棍电击我的生殖器,接着用拳头猛力击打我的生殖器,痛的我几次昏死过去。关勇还觉得不够狠,就用双手狠狠的劈我的腿过头,用最残忍的劈胯酷刑折磨我。就是将我右腿扣在铁床上固定住,警察用双手死命劈我的左腿;一瞬间胯部象被撕裂了一样,剧痛使我昏死过去。

“醒来后听到四、五个警察还在想折磨我的手段,关勇说:‘你们去找两根木棍,再买宽的胶带。’不一会儿,他们就拿来了。将两根木棍分别放在我的两条腿的外侧,不让腿打弯,用宽胶带从上到下紧紧的将木棍缠在我的腿上,然后再把我的右腿扣在床上,恶警用双手劈我的左腿过头,每一次都长达一、两个小时,痛的我多次昏死过去。酷刑折磨的那三天夜里,派出所周围的居民都听到了我凄厉的惨叫声,这样的折磨每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五点钟。

“……三十日晚上,他们又对我疯狂的暴力殴打后,再一次用劈胯酷刑折磨我,还恶狠狠的说:‘给你回回勺。’然后猛踢我的左脚,疯狂的一点没有人性;一边折磨我还一边问我:痛不痛?前次酷刑折磨使我左腿全部青紫,腿肿的很粗,这一次酷刑更是痛入骨髓,致使我左腿伤残,无法站立和行走,只能躺着,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的左腿、左脚明显的萎缩,左腿、左脚明显比右腿、右脚细了很多,左脚趾头弯曲。是抚顺公安一处恶警关勇用酷刑折磨,造成了我左腿残疾的。”

“穿林海,跨雪原”,本是中共文革时的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塑造的所谓英雄人物的一句唱词。它本是包装中共伪造的英雄的,而如今却被拿来用作酷刑的名字摧残法轮功学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