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摘器官 » 中共活摘器官报告公布 国际主流媒体关注(图)
中共活摘器官报告公布 国际主流媒体关注(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六月二十二日,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联合发布了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数量惊人。报告发布后,很快引发国际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


法轮功学员在香港购物区模拟中共活摘器官

CNN:中共仍然在大规模摘取器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六月二十三日发表长篇报道,表示中共仍然在大规模摘取被关押者的器官。

报道说,一份新的报告指,中共系统性的广泛从被关押者身上摘取器官,那些与中共观点不一致的人被摘取器官而死亡。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从中国各地的医院收集到的数字显示,中共官方公布的器官移植的数量与实际数量之间存在巨大的出入。

他们指责中共及其政权、医疗系统、医生和医院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实施摘取器官的罪行。麦塔斯说:“中共说每年器官移植的数量是一万例。但是,只看二、三家大医院的移植数量,就远超过中共官方公布的数字。”

调查报告估计,每年在中国医院进行的器官移植数量为六万例到十万例。

根据该调查报告,二者的数量之差是由良心犯、死刑犯填补的,许多囚犯是因他们的宗教或政治信仰而被关押。中共没有报告被处决的犯人的总数,它将这一数字视为“机密”。

秘密器官移植

根据此报告,成千上万的人在中国遭到秘密杀戮,他们的器官用于移植。那么,是谁在被杀害?报告作者说,主要是遭到关押的宗教人士和少数族裔,包括维吾尔族人、藏族人、地下基督徒和法轮功学员。

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大多是保密性的。中共官方数字显示,在二零一五年有二千七百六十六名志愿者捐赠了器官,获得七千七百八十五个大器官。每年移植的数量在一万例左右。调查报告认为这些数字不对。

报告的作者指出,中国各地医院公开发布的声明和记录声称,他们每年各自进行了几千例移植手术,并且对医生的采访和医生个人的官方简介都声称,他们各自都在其职业生涯中做了数千例器官移植手术。“只是简单汇总报告中调查的几家医院的数字,就轻易超出了每年一万例器官移植的数量。”作者写道。

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中国有超过一百家医院获准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但调查报告指出,作者们已经“核查和确认有七百一十二家医院在从事肝脏和肾脏移植”,并申明,实际移植数量可能比中共数字多出几十万例。

残忍、不人道的行径

调查报告说,实际移植数量与中共官方数字的明显差距,是由良心犯的器官填补了。

据国际大赦组织,自从中共当局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任意拘留”。

人权观察中国研究员王麻亚(Maya Wang)说,中共当局拘留、监禁和折磨法轮功学员。

调查报告说,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进行验血和体检。这些体检化验报告的结果被输入到活体器官供体数据库,这样可以立即进行器官匹配。

这种大规模的器官供源使医院和医生获利丰厚,促使移植行业火爆。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定于周四听取报告作者的证词。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前主席罗斯-雷婷恩在网上发表的声明说,“中共一直在持续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犯下恐怖滔天的罪行,然而,中共并没有因这些罪行而受到任何谴责,更别说是制裁了。”

雷婷恩议员说:“中共政权惨无人道的剥夺了这些人的自由,把他们投入劳教所或监狱,将他们杀害、摘取他们的器官做移植,这些行径超越了可以理解的范畴,必须受到人们的一致反对,必须无条件地停止。”

加拿大《环球邮报》关注中共强摘器官报告

这份报告也引起了加拿大最具权威、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的关注。

《环球邮报》六月二十二日报道说,根据这份报告,中国医院正在进行比中共官方承认的更大规模的器官移植。报告提出了器官来源这一令人不安的疑问。

包括两位著名的人权活动家组成的研究人员,收集分析了大量的医院记录、医生叙述、媒体剪报和公开的讯息等,计算出中国有多少器官移植手术。

他们认为,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六万至十万例;仅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就每年可能做超过六千个器官移植手术。

调查报告的作者麦塔斯、乔高和葛特曼在过去的十年中发表了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他们公布的长达七百九十八页的新报告,指控中共掠夺良心犯的器官,以满足移植器官的需求。

工业级规模反人类罪正在中国发生

乔高说:“我们希望做的,是让在北京的政权停止摘取人们的器官并将他们杀死。一个工业级规模的反人类罪行正在中国发生。”

在中国,人全身各部位都被出售,令人震惊:肝、肾、心脏、脾、手、胸、胳膊、眼角膜、肠子、胰腺、甲状腺、干细胞、毛发以及骨髓。

“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滥用器官移植的国家。有对器官巨大的需求,有大量的钱可赚,”麦塔斯说。“中国所不同的是,这种移植是制度化的,国家操纵的,受党指挥的。不是小巷子里的几个罪犯试图赚快钱。”

逃离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也讲述了自己曾经常无故接受体检。他们相信,这是中共当局为器官移植做准备。

去年到达美国的难民徐孟兰(Xu Menglan)表示,在中国被监禁期间,她被迫接受“无数次”验血。她在受访中表示,二零零二年,北京一名高级警官直接威胁她说,如果她拒绝放弃法轮功,就“摘取你的器官”。第二年,黑龙江省哈尔滨一个劳教所负责人也对她说:“如果你继续炼(法轮功),我就摘了你的器官。”

她说,在监狱,人们可以轻易消失。“基于我的观察和分析,他们都是被摘取器官而死。一些人在很多年后,依然下落不明。”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6/6/27/157576.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