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酷刑虐杀手段 » 中共酷刑:坐飞机
中共酷刑:坐飞机

文: 飞宇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现代生活中,坐飞机是一种不错的出游方式。可是中共的坐飞机酷刑呢,很多人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坐飞机

中共的坐飞机酷刑有一种是这样的:就是将法轮功学员整个身体抬起来,平着身子,将头撞向墙。


酷刑演示:坐飞机,将法轮功学员整个身体抬起来,平着身子,将头撞向墙

辽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刘素环老人,二零零零年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被那里的警察实施的坐飞机酷刑却是这样的:把她的四肢绑上,再拉开腾空,脸部朝下。这种被腾空架起的酷刑有点象飞机飞行的样子,因此被恶徒们称为“坐飞机”。

坐土飞机

南京市溧水区法轮功学员刘女士,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关进溧水东芦办洗脑班。“六一零”恶徒将她吊在房梁上一天一夜,叫“坐土飞机”。

原在贵州省六盘水市水钢观矿工作的马天军,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六日在贵阳市,被兴关派出所绑架。在兴关派出所,恶警用铁椅子腿上的横条压在他的胸部肋骨上,坐在上面的人使劲往下压,四肢被恶警摁住不能动弹的情况下,被恶警用铁饼逐节将四肢砸断。砸断之后又被送贵阳市公安局刑侦二队给他实施坐土飞机的酷刑:将他的双手反吊,两脚同时被镣铐固定,反吊四天四夜。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形式多样的坐土飞机

坐土飞机,其实就是手铐悬吊的另一种叫法。在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也就是王村劳教所,被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大体有这样几种形式:

“直升机”:两手吊起挂在窗上,腰担在窗台上,脚尖沾地,一会儿就会使人腰疼腿酸,全身麻木,两手腕疼得无法忍受,长者吊十几小时,甚至几十个小时,吊得死去活来,嗷嗷直叫。为了怕惨叫声传出去,恶徒就用烂布塞住法轮功学员的嘴,再用宽胶带封紧。同时找来五、六个恶棍进行摧残:掏胸,抠肋骨,抠股沟处大筋,在腋窝处挠痒痒,重拳猛打大腿、大臂肌肉。有一法轮功学员讲:“那种心力交瘁的剧痛是常人根本无法承受的,我当时受刑时满口的牙齿全咬松了,至今不能吃硬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直升机”)

“喷气式”:这种方式是用手铐把一只手铐在上下床的顶部,另一只手铐在床的底部,身子只能歪斜着,弯腰扭背,拧着头。这种残害活象拧麻花一样,全身骨节都散了架,无法忍受,生不如死。


酷刑演示:抻铐(“喷气式”)

“斜吊式”:把两只手分别斜吊在上下床的上、下角上,两手斜挂,身子斜立,形成交叉状,腰胯处拧紧,时间一长,整个人腰疼腿酸,周身麻木,甚至身体都变成斜弓形。

弓背形吊挂:把腰担在上下床的横梁钢筋上,去掉下床,头朝下,把手铐在床腿底部,弓腰驼背向下,把人长期从腰部折叠起来。

还有其它吊法,如躺在床上,四肢吊在四个角上,就象五马分尸一样,然后一帮恶棍任意残害,手段极为下流残暴。


中共酷刑:五马分尸

在现实生活中,坐飞机本是一种交通方式。而中共恶徒借用坐飞机的名称发明的酷刑却是异常的凶残。中共恶徒对现代文明的践踏在它的酷刑方式上也体现了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