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明慧报告:中共经济截断和肉体消灭
明慧报告:中共经济截断和肉体消灭

2016年逾千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5)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接上文

八、经济上截断 中共以各种形式敲诈勒索

中共江氏一伙迫害法轮功的灭绝政策之一“经济上截断”非常阴毒,把法轮功学员抓起来,非法判刑、开除公职,还要高额勒索罚金,叫你倾家荡产,一无所有。中共的公检法人员为了多拿奖金,共同犯罪,政法委、610人员、派出所、国保警察甚至直接抢劫法轮功学员钱财,不择手段。

据对明慧网报道信息的统计:二零一六年有二十四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中共法庭在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同时非法勒索罚金高达1,463,400元。

中共以各种形式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企图用经济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例一:朝阳市当局敲诈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多则二十多万,少则七、八万元

依法控告元凶江泽民,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姜伟被枉判重刑十二年,李国俊十一年,吴金萍七年,建平县尹秀芝被枉判七年、勒索二万元,林江梅七年、罚金二万元,陈素英九年,王志国(小儿麻痹坐轮椅的残疾人)四年。在朝阳市政法委书记刘朝震、610头目盖永武和双塔区政法委书记王辰相互勾结下,有的释放回家的法轮功学员被敲诈巨额钱财,多则二十多万,少则七、八万元不等。

例二:河北沧州李丽等十位法轮功学员遭判刑并处以重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报道,河北省沧州市李丽等十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被绑架,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刑,李丽被非法判刑六年,常寿轩、唐建英被非法判一年零八个月,徐凯一年零六个月,刘立新、赵翔、康兰英、赵俊茹、侯东亮、曹延香一年零五个月,九人被处罚金三千至一万元。

九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时遭到各种迫害,如被逼迫写“保证书”、“悔过书”、污蔑抹黑的假材料;被逼迫穿囚服、做奴工,遭狱警怂恿的在押人员殴打、辱骂,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遭野蛮灌食等等。

例三:中共法庭诬判敲诈五千 警匪抢走八万

四川遂宁市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陈凤均女士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被诬判三年,还罚五千元;次日十几个人闯进她家的面馆,其中一位被介绍说是市长的说:“现在你这面馆不许开业了!”他们声称:“卫生检查不合格。”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这一天,对于遂宁市机场小区“快乐面庄”的主人来说遭遇灭顶之灾:易辉自己和妻子陈凤均被绑架,家被抄,八万装修费(有六万是借来的)、电脑、照相机、还有很多私人物品被抄,至今石沉大海。

绑架陈凤均夫妻俩的是遂宁市经济技术开发分局国保大队、富源路派出所、机场小区委员会十几个人。


酷刑演示:老虎凳

富源路派出所把陈凤均反铐在老虎凳上,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他们根本不象政府官员,象黑社会的老大,对陈凤均进行人身攻击,人格侮辱,特别是所长周洪波更恶,他扬言自己是四大恶人之一,给他上“恶人榜”他也不怕。之后,就把陈凤均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强行送医院检查身体,送往遂宁市永兴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陈凤均被非法开庭,律师为陈凤均在庭上作了无罪辩护。陈凤均也为自己辩护,问修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何罪之有?法官廖勇及法警无法回答,就宣布休庭。

遂宁市四月十四日,船山区法院在没有辩护律师参与的情况下,对陈凤均又进行第二次开庭,庭上不准家属和其他人发言,由审判长廖勇说了算,他污蔑贴粘大法标语为扰乱社会秩序罪,判三年,人民币不退,还罚五千元。

赖以养家的面馆被停业逼迫搬走

四月十五日来了十几个人闯进易辉面馆,各职能部门的都有,还有几个警察,其中一位被介绍给易辉说是市长。市长说:“现在你这面馆不许开业了!”易辉问:“为什么?”他们答:“卫生检查不合格,你马上关门。”有个警察说上楼看看,有没有法轮功资料,易辉说:“你们敢,我要和你们拼了”。那个所谓的“市长”污蔑法轮功。易辉反驳他,他不吱声了。

易辉说:“现在我还没炼法轮功,妻子炼功后,在她身上见证了法轮功的美好,自己也受益多多!法轮功学员心胸坦荡,在利益与正义面前,他们选择了正义,在良心与生死面前他们选择了良心。在我的妻子陈凤均被绑架前,我还没完全认清中共官员这样恶毒,简直没有一点人性,根本上分不清好与坏、善与恶,混淆是非,强加罪名,为了一点钱、权出卖自己的良知。”

例四:三十多万现金被警察抢走,广东揭阳市徐瑞萍被判重刑十年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广东省揭阳市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和揭东派出所等五、六十人,绑架了揭东县路篦村法轮功学员徐瑞萍夫妇及外地来做客的法轮功学员二十多人。警察还抢走徐瑞萍家的私人物品、现金三十多万。

九月二十一日,广东揭东法轮功学员杨壮楷、徐瑞萍的家属接到辩护律师的通知,杨壮楷被揭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徐瑞萍被非法判刑十年。两家家属都提出上诉。

例五:抢走现金十八万多 妻子被迫害命危 吉林梨树县张景全被秘判八年半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报道,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法轮功学员张景全、刘金茹夫妇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被当地国保大队非法入室绑架、抄家,抢走现金十八万多,刘金茹当天在公安局里就受伤严重,左腿跟腱折了四根,浑身是血,至今生命垂危。张景全十月份被秘密开庭,非法判八年半。

据悉,梨树县政法委、610在幕后操控当地公检法,秘密下令要求做成“大案”,把张景全、刘金茹非法判刑,编造的所谓“案子”九月二十六日就已经到法院了,却没有通知家属和律师,并操控所有部门不许出声,使律师不能办案,家属去了就抓。

张景全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梨树看守所和四平看守所,当地政法委操控国保阻止律师会见,国保一直阻断张景全和外界的所有联系。非法判刑后,家属申请二审,法院以各种方式阻挠。

例六:十多万所谓押金不还 郭玉芬老人再遭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报道,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辽宁省朝阳市七道泉子镇西三家村两名老年法轮功学员罗淑芝,现年七十一岁,郭玉芬,六十多岁,她们为了让警察们了解法轮功真相,去向阳派出所粘贴真相贴,向阳警察当时把两位好心的老人绑架到朝阳新华分局。

新华分局的警察不但没释放两位老人,却找到片警李贤中,由李贤中带路,去非法抄了两位老人的家,法轮大法书籍被全部抢走。把两位老人非法关押在朝阳市西大营子看守所。郭玉芬的家人托关系找人,用十多万做所谓押金,将郭玉芬放回,近日又将郭玉芬绑架,据说被龙城检察院伙同法院非法判二年。十多万做所谓押金也不给家人了。

现罗淑芝老人也被非法判刑,几次送往监狱因年龄大被拒收,但看守所仍没放人。

例七:家属被勒索现金七万元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十时左右,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沙锦堂(七十多岁)在家中被国保大队及万寿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沙锦堂家中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同时也遭绑架,这些法轮功学员有:王树友、闫海燕、韩朱英、郭浩。随后跟来的十多名警察进行非法抄家。沙锦堂的妻子田凤英突发病态吐血,当时没有被带走;王树友检查有病被取保候审、放回、并被勒索现金三千元;韩朱英测血压达到220被放回家;刘启云被绑架至红山派出所非法拘禁一天后放回;郭昊被绑架到叶柏寿派出所一天后移交红山派出所,后被劫持至建平县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而被取保候审;闫海燕当天被劫持到朝阳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沙锦堂当天被劫持到建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多月后,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在建平县法院刑事审判一厅被非法庭审,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五年,已回家,家属被勒索现金七万元。

例八:山东济宁杨晓琴被非法判刑七年,勒索三万元

山东济宁法轮功学员杨晓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被济宁任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并勒索罚金三万元。宣判后,家属表示强烈不满。杨晓琴质问:你们不是人民的法官,当庭表示不服判决,要求上诉。法院、检察院无视法律尊严,按照国保大队提供的所谓非法证据,无视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一意孤行的把国保当初叫嚣的试图做成大案要案,至少要判七年的说法付诸实施。

杨晓琴上诉至中级法院,维持原判。据悉,这个案子一直被当地政法委及610操纵。

例九:诬判五年 处罚金四万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永青上周遭到长春市高新区法院秘密非法开庭宣判。仅仅几分钟,庭审就草草收场,王永青被诬判五年,处罚金四万元。判决书(2016吉0193刑初90)签发日期是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判决书送达日期是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九、肉体上消灭 中共害死九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已经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为了向可贵的中国民众讲清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为了唤醒人们的良知善念,救度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中国人而被中共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六年,中国大陆又有九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他们中有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律师赵萍,深圳武警医院中医师马兴勇、天津大型企业厂长张德堂、湖北省省妇联处级干部雷银芝、山西省平定县中医师王继贵、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级教师孙世斌、退休警察、教师、医生、工程师等社会精英人士。

二零一六年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轮功学员的照片


吉林省延吉市王燕 吉林靖宇县周继安 河南省郸城县鲁秀荣


辽宁锦州市王玉泉 黑龙江伊春市王桂香 山东济南市陈秀梅


湖北省省妇联雷银芝 黑龙江牡丹江市高一喜 新疆克拉玛依市赵淑媛


山西省平定县王继贵 辽宁大连市程富华 河南省郑州市杨中省


河北省沧州市沧县许增亮


陕西省礼泉县七十六岁的陈淑贤女士遭迫害前 陈淑贤遭迫害后

江苏南京市儿童医院主管护师陈春美女士


陈春美女士二零零零年九日三十日在天安门广场高喊“法轮大法好!”被四个便衣警察追击的现场照片


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律师赵萍女士


黑龙江五常市吕志范

二零一六年被中共监狱迫害致死案例:

例一:冤判十年 四川宜宾市黄顺坤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报道,四川宜宾市兴文县法轮功学员黄顺坤(黄顺昆)被非法判刑十年,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被成都阿坝监狱迫害致死,次日遗体被强行火化,时年六十三岁。被绑架关押四年零七个月以来,黄家人只在法院非法开庭前见过黄顺昆的面,直到火化前才允许家属探望五分钟遗体。

例二:河南新乡市付金泉在郑州监狱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报道,河南新乡市法轮功学员付金泉,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晚七点十分左右,在郑州监狱九监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送往新密市某医院,当晚十时后去世,终年六十四岁。

当晚十二点九监区狱警侯指导等从家赶到监狱,第二天副大队长李广星布置有关事项,宣布不能说出付金泉死亡,只能说付金泉出监接受治疗。

付金泉去世前每日被强制服用大量的药物,每次一大把,由罪犯李昭监督服。李昭非常仇视法轮功学员,付金泉被迫害致死的整个过程李昭都在现场。

例三:工程师赵淑媛被新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六日报道,克拉玛依市钻井公司环评监理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赵淑媛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被新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赵淑媛的儿子要求赔偿被监狱拒绝。八月八日,赵淑媛的遗体被火化。

赵淑媛因帮助老年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被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公安局绑架,同年十二月初移送克拉玛依区检察院,十二月二十四日起诉到克拉玛依区法院。原定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的开庭被克拉玛依区法院取消后,赵淑媛的律师在多个部门控告法院阻挠律师复印案卷的诸多违法行为。之后,克拉玛依区法院予以报复,在没有给律师送达开庭通知书的情况下于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七日非法开庭,对赵淑媛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赵淑媛被送往新疆女子监狱,仅仅两个月零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家属要求将遗体运回克拉玛依市安葬,监狱方面不同意,强行送往乌鲁木齐市第二殡仪馆,不让家属设灵堂,冷藏遗体的手续不给家属,并限制亲戚吊唁。家属不同意火化,要求监狱给个说法。监狱方面不做答复,告知家属十天内若没有其它理由将强行火化。

八月七日,监狱委托司法鉴定所对赵淑媛的尸体进行检验,八月八日赵淑媛的遗体被火化。

例四:法轮功学员赵存贵被山西晋中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四日报道,近日,太原市法轮功学员赵存贵的家属接到晋中监狱通知,赵存贵在晋中监狱“突发疾病”,在太原一零九医院(新康监狱)死亡。家属提出要见尸体,监狱拒绝,只要家属签字,强行火化尸体。

赵存贵今年六十二岁,住太原市尖草平区,家属表示,赵存贵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非常好,双目有神,走路比年轻人都灵巧。家属怀疑赵存贵是被谋杀,而且涉及活摘人体器官。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山西省平定县中医师、法轮功学员王继贵被晋中监狱迫害致死。晋中监狱给王继贵的家属打电话,称王继贵于当天在太原一零九医院去世。家属连夜赶到新康监狱,得知王继贵遗体已于当天下午送往太原市永安殡仪馆,狱方称一切后续手续必须在晋中监狱相关人员陪同下方可办理。

赵存贵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被太原市尖草坪刑警队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据明慧网八月二日发表的大陆消息报道,赵存贵在太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中,恶警曾在饭中投毒,致赵存贵双眼视力模糊,头上、腿上长了两个大脓包。

二零一六年五月,赵存贵被劫持到晋中监狱十五监区迫害。时隔仅两个多月,家属惊闻此噩耗,怎么也不相信,人好好的,怎么会“突发疾病”死亡?

晋中监狱是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恶警指使杀人犯用各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刘志斌、康治国、栾福生、郭菊庭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赵存贵被劫持到监狱仅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被迫害失去生命,而且家属连尸体都不能见。

例五:房庆昌被内蒙古保安沼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报道,内蒙古兴安盟科右前旗法轮功学员房庆昌,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被保安沼监狱迫害致死。狱方阻挡着不让家属看死者的遗体全身。据内部可靠消息,房庆昌是被警察和犯人包夹电击和殴打致死。

六月二十六日,保安沼监狱通知房庆昌家属,声称房庆昌二十五日晚六点钟死于“心脏病”。房庆昌的家人接到通知就急忙去了监狱,狱方说放在了殡仪馆。家人又去 了殡仪馆,看到房庆昌鼻子里都是血、后脑下都是血,从脖子往下不让看,腿只能看到膝盖以下,无论房的家人怎么说都不让看。房庆昌的家人问为什么有血,狱方 谎称:因天太热腹部胀起就把血挤出来,是“正常现象”。

房庆昌家人请了律师、请了法医验尸,一切准备好了,当法医要开始工作时,发现检察院 开的证明不符合法律程序,法医就和狱方争吵起来。人死快一个月了各项调查进展很慢处处受阻。房的家人一直找死因,监狱方一直撒谎和造假,设法阻挡,还找了 三个律师和顾问。监狱放风要把房庆昌的尸体强行火化、想销毁证据。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房庆昌的被迫害致死激起了有良知的犯人和警察的共鸣。房庆昌被关押在保安沼监狱第三监区。据悉,从六月二十一日监区长李长江逼迫房庆昌多干活,一天内用电棍 电击他两次,又指使犯人包夹:李彦龙、张洪玉、包好力保殴打他两次,专往胸部、腹部打,当时打的口里流血,是在摄像头底下打的,躲开了摄像头。当天咽不下 去饭;第二天走路打晃;第三天送二院(离监狱二十里路),医院声称无病;第四天晚上十点多,房庆昌昏迷,抬到七监区,第五天晚上六点输着液去世。

现在狱方想私了,房庆昌的亲人们提出不交代明白,就依法上告保安沼监狱。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法轮功学员房庆昌、宗廷选、赵晓荣、丛兰杰、胡延磊被非法开庭判刑,房庆昌、宗廷选分别被判四到六年,赵晓荣、丛兰杰、胡延磊分别被判三年。房庆昌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份送进臭名昭著的保安沼监狱。

例六:河北秦皇岛李凯遭迫害离世

河北秦皇岛卢龙县法轮功学员李凯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家中看电视,被卢龙县陈官屯派出所和司法所七~八个警察强行绑架劫持,被偷偷判刑,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初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被迫害致脑出血,在唐山工人医院抢救,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下午离世。李凯二零零九年开始修炼大法,由于讲真相,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被绑架、劳教。

例七:四川泸州陈世康女士含冤离世

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陈世康女士,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晚上在家门口被绑架,而后被龙马潭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在成都龙泉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六年过年前秘密送回家。回家二十天左右,陈世康于正月十六左右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九岁。

例八:重庆市武隆县冯志兰含冤离世

重庆市武隆县医务人员、法轮功学员冯志兰女士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被劫持到重庆市女子监狱,遭残酷的迫害,被恶徒拉着头发往墙上撞,直至出血,用脚随意踹肚子,不许上厕所等,被折磨致病危、保外就医,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例九:黑龙江哈尔滨市杨瑞芹含冤离世

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法轮功学员杨瑞芹,两次遭劳教迫害,二零一四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保外就医,于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一岁。

例十:山西老中医王继贵被迫害致死

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老中医王继贵,因散发真相光盘,于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山西晋中监狱,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在太原一零九医院(山西新康监狱)去世。家属要求查看并复印王继贵住院期间病历,但遭到狱警的拒绝。王继贵的遗体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在太原永安殡仪馆火化。王继贵的儿子王慧明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晋中监狱,不被允许参加其葬礼。

例十一:出狱前强迫吃下不明药物

辽宁阜新市法轮功学员高连珍女士于二零一零年被610推翻法院的判三年缓五年的判决、直接判刑三年,被绑架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在出狱前一个月,高连珍被强迫吃下不明药物,出狱后身体溃烂、大小便失禁、高度腹胀等不良症状,于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七岁。遗体火化后,股骨头呈黑色且内有一浅绿色糊状不明物。

十、中共法庭恶行录

《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中共迫害法轮功完全是违法的。因此,中共对律师声援法轮功做无罪辩护非常恐惧,千方百计的打压、阻止律师和亲属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例一:大连西岗司法局胁迫律师不许代理法轮功冤案

二零一六年,辽宁省大连市司法局及律师协会长期压制律师群体,不许大连地区的律师代理法轮功案件。

大连市岭岩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王立盛、吕楠、杨华近期去看守所会见法轮功学员盛杰、王闯、王弘。结果岭岩律师事务所被当局罚款一万元,西岗司法局并胁迫律师王立盛、吕楠、杨华写不代理法轮功案件的保证书。

例二:法官威胁:不许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如做无罪辩护,越辩判得越重。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辽宁省丹东市元宝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宋桂香非法判刑三年半,宋桂香已依法提出上诉。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下午,宋桂香走在街上被元宝区八道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多名警察到宋桂香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两本《转法轮》及炼功用的MP3一台,家中墙上挂的挂历、字画都被抄走。后被非法送入丹东看守所至今。

宋桂香被非法关押期间,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及家人曾多次到八道派出所、检察院、法院要求放人,告诉他们法轮功不是×教,绑架、关押是违法的,要求检察院、法院秉公执法、依法办案。

宋桂香代理律师到法院阅卷时,法官马述和告诉宋桂香的代理律师:一、不许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如做无罪辩护,越辩判得越重。二、不能对法轮功的定性问题进行辩护。如果律师非要辩,他就要敲法锤,辩一次敲一次,敲三次后就要将律师赶出法庭。”

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元宝区法院对宋桂香进行非法庭审。律师没有畏惧法官的无理阻挠,依然在法庭为宋桂香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例三:政法委叫嚣:律师见当事人需到中央开介绍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报道,二零一五年六月间,辽宁省新宾县的邓玉清等七人到通化县三棵榆镇邮寄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被三棵榆树派出所绑架,后被通化县国保队长王义冠等人送到通化市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国现政府推行了司法新政,要求各级法院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立案登记制度。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根据这规定:向中国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投递控告江泽民的诉状。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遭中共严厉打压。

邓玉清、张富春、张国友、闫广玲被非法判刑,其他三人被非法取保候审。

二零一六年六月间,邓玉清的家人到通化县政法委,去为自己的亲人邓玉清被判刑的事讨个说法。而邓玉清家找的律师要到看守所见当事人,通化县政法委不让见。

邓玉清的家人给通化县政法委打电话说:“上次律师要见邓玉清,看守所不让见,说是因为你们政法委不让见的。”接电话的人又说:“就是不让见,中央下命令不让见的,要想见到中央开介绍信去。”

例四:吉林省政法委610决定,不允许北京律师介入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敦化市法院在延吉龙景法院对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邓丽娟进行了非法庭审,参与非法庭审的有审判长周济民,审判员王翠玲,公诉人梁二胜等。

当邓丽娟问:“我的律师来了吗?”王翠玲谎称:“律师不给你辩护了。”之前为此事家属曾找法官理论,“我们花那么多钱请的律师,为何不允许辩护?”法官说:“这是610的决定,我们也没办法。”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家属找到敦化市610的人,他们说“这是吉林省政法委610的决定,不允许北京律师介入。”邓丽娟被非法关押近一年,绑架时遭到敦化巡警大队警察酷刑迫害,不让睡觉,坐老虎凳,往身上浇凉水,薅掉很多头发。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下午,吉林市丰满区法院,在没通知律师、也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偷偷庭审二十八岁的女青年刘圣操,非法量刑五至七年。刘圣操在法庭抗议说:我有律师,所有的指证就是不属实。


刘圣操

整个庭审时间就三十分钟。结束后,刘圣操听到陪审人员私下议论说:“人家有律师,为什么不通知律师?”所谓“法官”郭芮说:“是北京律师,不能通知”,满不在乎的践踏法律。

第二天(二十三日),北京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刘圣操得知,刘圣操已被非法开庭。

期间丰满检察院撒谎,阻止律师阅卷、公安局做假证诬陷。

例五:法官“就是不叫你们知道”

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山东省高密市法轮功学员徐孝兰被非法判刑一年半,李淑梅被非法判刑两年,张秀花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单纪花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四人已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高密市610办公室勾结高密市法院,暗箱操作式非法判决,在不通知当事人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诬陷审判,当法轮功学员单既花、张秀花的家属为其家人聘请律师之后,他们又以“已开过庭了”为由阻止律师介入,当家属质问高密市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宗明海“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就偷着开庭”时,宗明海竟然说“就是不叫你们知道”,如此公然藐视法律,侮辱当事人。

例六:淮南市公安:必须交十五万元赎金,否则就不放人,关五年

安徽省淮南市谢家集区法轮功学员赵淑女因诉江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淮南市。淮南市公安局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就对赵淑女非法判刑和非法关押,恶警还勒索赵淑女的儿子,声称要想让公安局放人,必须交十五万元赎金,否则就不放人,关五年。赵淑女的儿子目前已准备聘请律师。

例七:河北邯郸市肥乡区法院法警两次殴打董前勇律师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河北邯郸市肥乡区法院非法庭审被绑架关押了近九个月的法轮功学员栗从春、李明涛、申有亮、王英茹、万梅花、罗金玉六人。开庭前和整个庭审过程中,肥乡区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局等人员,执法犯法,明目张胆地在法庭内外践踏法律,在法院内殴打辩护律师,在法院外绑架民众,在法庭上阻挠律师辩护,不让当事人说话。

法庭里面,审判长柳延峰和公诉人栗文英(女)狼狈为奸,俩人象失了控一样,滥用职权、我行我素,殴打、谩骂、侮辱、恐吓、哄、骗、压、拖、拽、不让律师喝水等手段都用上了。法庭里没有法律、没有真理与正义、没有人的道德与良知。

董前勇律师费了很多周折到法庭,法警不让董律师带包,并说必须检查背包,董前勇律师向主审法官柳延峰申请说:随身背包里都是案卷材料,可以打开包检查(法律规定,律师是不能被检查的)。

董律师被法官带到办公室开包检查。办公室有一便衣男子对董前勇律师态度恶劣,出口伤人。董前勇律师询问该人是谁,有人回答说:是邯郸市中级法院的。董律师随后问到:中院的人来此干嘛?这时一个法警上前就扇了董律师两个耳光,将董律师的眼镜打落在地上后再故意摔坏。董律师再次质问法警为何打人?法警回答说:打人是强制手段的一种。

董前勇律师要求庭长柳延峰处理打人的法警,并提出向检察院控告。庭长柳延峰恶狠狠的说:你去呀!董前勇律师随后掏出手机准备联系开庭事情,法警以防止录音为由将董律师两部手机抢走。

董前勇律师又遭到法警队长郭志强强制检查手机,并将手机扣留。法警将董律师强行反扭双臂搜查全身,进行人身攻击。并将董律师公文包的锁扣撕坏,把案卷等材料全倒在地上,法警还大喊着:“把东西全给他倒地上!”当时办公室门开着,楼道里的其他法官和法警都目睹了整个事件的过程,有一个警号132201的法警手持司法记录仪全程记录。

董前勇律师被搜包检查完后,法警仍不让董律师进法庭辩护,反而又被强行逐出法院。

结语

踏着“六四”鲜血上台的江泽民,荒淫无能、邪恶胆小,但是在曾庆红等人的阴谋策划下,玩弄权术整掉了一个个政敌。在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七月掀起的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江氏一伙用放纵贪腐与“有罪才上位”的用人原则,在中共内部从上到下罗织了一个能跟随它迫害善良的庞大利益集团,被称为“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

在中国大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党羽遍布中共军队、武警、政法、公检法司及重要的国有企业等各个部门,他们上下串通,关系网盘根错节,积极实施江泽民的迫害指令,甚至系统地利用国家机器犯下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

“谁给我钱,我就给谁干”是很多中共官员的口头禅,这些人在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时,确实得到过“好处”:官位、金钱……然而伤天害理之后得到的利益,怎能长久呢?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灾祸和痛苦。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一是违法犯罪,二是会遭受天理报应。

据中共网站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报道,中共十八大以来已公开有124名副部级以上中共高官落马,56人已获刑入狱,17人被行政降级、撤销职务,病死2人,结案61%,63%已进入司法程序,另10人被提起公诉。这些人大部份都是江氏人马,各个都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得到重用的。如今这些人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是最大受害者 而不是受益者。

中国现政权与江泽民集团切割的意图也非常明显。如今,现政权仍在抓捕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各级官员。近年来,现政权在江氏集团的阻挠中废除了劳教制度,实行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司法制度,明令停止了军队的一切有偿服务(涉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台了“司法错案终身追责规定”等等。

江泽民被押上审判庭只是个时间问题。这些落马高官,江泽民曾经的死党,江泽民一个都保不了,那些妄想以死保江泽民不被起诉,拼命迫害诉江法轮功学员来保全自己的人,你的下场和这些落马高官的下场是一样的。

停止迫害才是保全你的唯一的选择!

(全文完,信息采集时间: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8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