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新闻网 » 【慎入】薄案真相在庭外正被国际聚焦 超越心理底线
【慎入】薄案真相在庭外正被国际聚焦 超越心理底线

近日,大纪元获悉:自从大连开展人体标本塑化技术作为专业在全国传播以后,全国各医科大学特别是地方的二级医学院,特别是与解剖专业有关的教研室为表现其学术发展的先进性,纷纷效法大连经验,开展人体塑化技术,尸源不名的标本比例也因此上升。(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3年09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综合报导)随着具有中共纯正红色血统的太子党薄熙来庭审的结束,对他的宣判也指日可待,中共刻意在庭审中隐瞒的核心使此次“公审”以荒诞情色剧结尾,国际不寄中共对薄的最后审判结果,目前,薄案真相在庭外正被国际媒体聚焦。

近期,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深度参与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及制作人体标本的罪恶,已受到国际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谴责,这是超越了人类所有底线的这个地球上从未发生过的邪恶。

大陆各医学院开展人体塑化罪恶产业

近日,大纪元获悉:自从大连开展人体标本塑化技术作为专业在全国传播以后,全国各医科大学特别是地方的二级医学院,特别是与解剖专业有关的教研室为表现其学术发展的先进性,纷纷效法大连经验,开展人体塑化技术,尸源不名的标本比例也因此上升。

地处偏远,国际旅游岛的海南的医学院就是为了标榜人体标本塑化技术,投入公有资金大肆建立所谓人体科学馆,其中主要的支撑技术就是所谓的人体器官塑化,该科学馆的人体标本均来自于地方司法系统,尸源不明。

这些工作都是由湖南人把持,以易姓馆长为首,使用报废救护车及皮卡将不明尸源运入科学馆,塑化,应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应开展仔细调查。等等这些现象都是大连经验的延伸,对中国社会的影响,特别是专业领域的影响是广泛的,深远的。对于这一方面的影响面更广的情况,国际媒体尚未报导,应加紧在这一方面的调查。

中共利用人类尸体塑化成标本牟取暴利这一罪恶行业,是世界上唯一由政府部门主导“孵化”出来的产业。该产业兴起于2000年以后,正是中共对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迫害与虐杀的高峰期。

人体塑化是以硅橡胶、环氧树脂等混合物(多聚物)置换人体内的液体,制成所谓的“人体塑化标本”,在塑化技术解决后,该产业唯一的制约瓶颈是“尸源”,该行业要求“人体塑化标本要用完整未固过(没有任何防腐处理过)的新鲜成人尸体制作”。据法医学解释人类死后2天以内为新鲜期。

此前,追查国际的调查已证实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作为移植供体。追查国际经查证,中共中央政法委前后任书记罗干和周永康主管的中共公检法系统既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主要部门,也是“新鲜人尸体”的供给部门。

薄案涉中国大连——全球最大人体标本生产基地背后的黑幕

上文提到的大连经验就是薄熙来、谷开来、王立军当年所建立的活摘器官、尸体贩卖的产业一条线。谷开来是大连人体标本尸体买卖和“人体器官买卖”生意黑幕参与者。在金融财力管理上,海内外网络宣传上,在打通进出口尸体买卖,器官海外需求者付款管理上,谷开来都是主要策划、执行者和联络人。

薄熙来任职大连市长之际, 两家尸体塑化工厂在1999年悄然成立。德国商人哈根斯1999年8月在大连开办“冯哈根斯生物塑化有限公司”时,得到时任大连市长薄熙来的特批。当年9月,薄熙来还亲手授予哈根斯“星海友谊奖”奖状及奖章。并亲自授予哈根斯“荣誉大连市民”的称号。哈根斯的学生、大连医科大学教授隋鸿锦亦于2000年创办“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公司”。

2003年据《瞭望东方周刊》披露,中国大陆在2003年就成为人体标本的最大输出国,2002年底在香港举办的人体标本展览有很多标本都是在大陆制作,报导称辽宁省大连市建立的“哈根斯生物塑化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人体标本生产基地。

因为巨额的利润使得各方参与者丢弃了起码的道德底线。《新京报》的报导称,哈根斯的网店于2010年11月开张。在这里,一具完整的人体标本卖到了人民币70万元。

据互动百科称,哈根斯的尸体展在全球有超过二千万人次看过。据外界估计,他从中赚了超过十亿美元。

人体塑化公司承认展览的全身尸体来自中国警方

隋鸿锦的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塑化有限公司在美国展出的代理承办单位,是总部位于美国亚特兰大的第一展览公司。《纽约时报》2008年5月29日报导,第一展览公司在人体展的展出中向参观者发出警告:你将要看到的可能来自中国被迫害的和被执行死刑的监狱犯。直指尸体来源来自中国警方。

在“哈根斯人体标本展”中,最受争议的是一个怀孕的年轻中国妇女和她腹中8个月大的胎儿的真人标本。按照中国法律,怀孕的妇女不能处极刑,而且即使是车祸死亡,家属也绝不会允许用自己的两个亲人做人体标本。这具尸体的来源受到国际媒体的质疑。

美媒:尸体展隐藏大规模谋杀法轮功学员

在薄案开审前,薄参与、策划大规模的谋杀法轮功学员以盗取他们的器官这个星球最邪恶的罪行备受各界的关注。美国探索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生物伦理学和文化中心顾问、律师、作者卫斯理‧史密斯(Wesley J. Smith)撰文指出,冯‧哈根斯的尸体展的一些遗体可能是来自被谋杀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器官在塑化之前也可能被摘取。

7月27日,美国探索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史密斯(Wesley J. Smith)在《国家评论在线》(National Review online)发表了题为《谋杀法轮功(修炼者)作“艺术”?》的文章。

文章称,他从来没有把冯‧哈根斯的尸体展与法轮功学员联系起来;然而当他看到伊桑‧葛特曼发表在《旗帜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上的题为《Bodies at an Exhibition》(《展出中的遗体》)文章后,确实非常令人不安,冯‧哈根斯的尸体展中的一些遗体可能是来自被谋杀的法轮功学员,而他们被谋杀前,其器官可能被摘除,然后再塑化。

史密斯援引《展出中的遗体》一文说:“老年女性法轮功学员耐心地告诉我,哈根斯和隋鸿锦展览的遗体是法轮功学员的,令人发指的展出以博人们娱乐。我忽略了她们。我想,这太耸人听闻了。但是在维也纳,我注意到,从某些展出的塑化身体上,肝脏和肾脏似乎不见了。是否可以认为,他们把这些身体做了双重用途,器官在塑化之前被摘取?这些肾脏和肝脏是否可能仍然活在年老的中国人、日本人、欧洲人和美国人的身上?”

史密斯称,有一点无可置疑,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摘取了。但他们是否被塑化了?一个非常难过的可能是,冯‧哈根斯说,他焚烧了中国人的遗体。但葛特曼认为,此事仍值得追查,找出在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真相。

“哑巴证人”聚焦薄熙来王立军的秘密

王立军在2006年一个获奖仪式上有一个非同寻常的声明:“对于一个老警察而言,看到有人被执法并看到他的器官被移植到好几个人身上,我非常感动。”

辽宁省是薄熙来和王立军的大本营。当薄熙来从大连市市长升为辽宁省省长时,王立军是辽宁锦州的警力头子,并指挥“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学研究中心”。据中国官方2006年与上相同的颁奖典礼上,王和他的中心因率先使用一种注射毒针解决了一个在中国困扰了十年的摘取器官问题而获得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他们解决了如何从活着的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又不引发肌肉不自主的收缩或损害肾脏或肝脏。王和他的代理在器官移植现场监督了“几千例密集移植”。

伊桑‧葛特曼在文章《展出中的遗体》中列举了辽宁成为活摘震中的四大条件。

文章称:冯.哈根斯在大连的工厂在1999年出现了一个问题。正如冯.哈根斯当时抱怨的那样,中国人不捐自己的身体。也许一个尸体塑化厂可以使用无家可归的流浪者无人认领的尸体,但中国的尸检法规要求这类尸体需要在太平间停放30天。成功的塑化需要在死亡后不久先注射福尔马林,再注入硅胶。摘取器官的蔓延有可能挽救了尸体塑化业,并从2001年开始,在辽宁省存在四个“有利”条件实现这两个程序。

第一,大量新鲜尸体的供应:(1999年镇压后)关押大批法轮功学员的涌现(我估计在2000年和2001年,约有50万至100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拘押),我相信,发生了大量的秘密手术,令年龄介于25岁至40岁、没有外伤的尸体突然供应充足,正如冯.哈根斯在一个内部的通信中指出,这恰恰是他的人口需求。当薄熙来升任辽宁省长,他下令大规模扩张形形色色的拘留设施,尤其是在如锦州、大连,及在现在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附近的位置。维族人、某些基督教家庭教会人员和藏族可能成为被摘取器官的目标,但证人们一致报告说,辽宁变得臭名昭著,因为那里有大量的“无名的”年轻法轮功修炼者,他们为了避免让他们的家庭陷入(遭迫害的)困境而拒绝透露姓名。

第二,国际销售:随着器官摘取行业的增长,辽宁省制定了谨慎的程序,向来自欧洲、日本和北美的器官旅游者销售医疗用品,及全省拉拢外国医疗投资。在1999年,冯.哈根斯亲自在星海友谊奖仪式上接受了薄熙来颁发的获奖证书和奖章;后来,据隋鸿锦说,冯.哈根斯吹嘘他与薄熙来的密切关系。

第三,省级公安局协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一名调查员给隋鸿锦的电话中,隋鸿锦承认他所在的尸体塑化厂绝大多数尸体直接来自大连市公安局。搭著薄熙来的顺风车,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头子的王立军,其影响力远远超出那个职位。辽宁省公安局的其他官员似乎完全协同薄熙来所代表的集团:江泽民嫡系建立自己的职业生涯,一部分靠选择站队,一部分靠迫害。反法轮功的运动如火如荼。那些想要出人头地的人必须显示出他们是多么强硬。

第四,协同合作:像王立军的活摘中心需要有稳定的囚犯(供有钱的外国人进行组织匹配),及尸体塑化厂(来满足医学院和雄心勃勃的全球展览需求)。然而,王立军和其他像他一样的人,不必与冯.哈根斯和隋竞争获取尸体,通过维也纳展览来判断,他们可能是在共享。

德国明镜周刊报导了在2001年底截获的隋给冯.哈根斯的一封电子邮件:“今天早上,两具新鲜、最优质的尸体抵达工厂。几个小时前,才刚摘除肝脏。”这明显显示,那些尸体在抵达塑化厂前在另一个地方被摘取了器官。考虑到从器官摘取到后面的塑化,里面的巨大利润让一具尸体收获40万美元-在锦州摘取器官,然后开车四个小时送到大连。只要一具尸体在死亡24至48小时内抵达塑化厂,就可以被用作塑化。

虽说已有证据证明锦州公安局的心理学研究中心所进行的器官移植对像就是法轮功学员,可是尚无证据确认这些被摘取了器官后的遗体的走向。但是无论大连的这两家“生物塑化公司”所使用的尸源是否是法轮功学员,或是否全是法轮功学员,单就将人体制作成人体标本用以牟利的行为就足以说明参与者的血腥与残忍。

伊桑‧葛特曼在文章《展出中的遗体》的结尾说:这里担忧的原因是一直以来古老的道德困境:不是无可避免的死亡,而是无可避免的人类堕落到大规模谋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