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时报 » 林辉:还原中共“英雄模范”之彭湃
林辉:还原中共“英雄模范”之彭湃

【大纪元2016年03月17日讯】被毛泽东称为中国“农民运动大王”的彭湃,是中共早期的领导人之一,也是最早认识到土地和农民问题是当时中国社会最根本的问题的人中的一个,并成立了中国首个农会。然而,受中共暴力革命的影响,其在广东制造的“红色恐怖”让当地人为之色变,而杀人如麻的彭湃的暴行也殃及了后人。

走上“红色道路”

1896年10月出生在中国广东省海丰县的一个地主家庭的彭湃,年轻时曾前往日本留学,就读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因参加反对日本瓜分侵略中国的集会游行被日本警察殴伤并被列入黑名单。其后,放弃基督教,接受马列思想,成为了一名社会主义革命者。

25岁时,彭湃回国,在广东军阀陈炯明主政的海丰县任教育局局长。次年,因组织学生高举写有“赤化”的红旗参加“五一劳动节”游行而被免职。此后,开始专门从事农民运动,并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农会。彭湃还以身示范,将自家祖传田契烧毁,并将自家农田分给农民无偿耕作,还帮助佃农解决债务和土地纠纷等,由此得到了无地农民的支持。

为了更广泛的得到农民的支持,彭湃领导成立了海丰县总农会,并任会长。当时会员达2万户,人口有10万人,约占全县人口的四分之一。与此同时,彭湃还加入了中共。海丰农会发展迅速,并扩大至惠州地区及广东全省,同年5月广东省农会成立,彭湃被推选为广东省农会首席执行官。后因其越发明显的政治倾向,被陈炯明下令解散农会并禁止活动。

于是,彭湃到广州投奔已经与陈炯明反目的孙中山,并接受共产国际指示,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图谋发展。彭湃出任了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秘书,并在新成立的农民运动讲习所(农讲所)讲授课程,煽动农民革命,其演讲后汇成《海丰农民运动》。其演讲对后来的毛也产生了影响。

制造“红色恐怖”

中共“借壳”发展的策略被国民党内部有识之士识破,在蒋介石率领的国民党军队北伐取得胜利后,开始了“分共”和“清党”。在共产国际指示下,中共发动了武装叛乱。彭湃参与领导了1927年的南昌叛乱,失败后随军南下广东。10月,又领导发动海陆丰暴动,占领了海丰、陆丰两县。11月21日,成立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形成割据势力。彭湃具有绝对的权力。

在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存在的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彭湃给当地百姓带来的是“红色恐怖”。推崇中共鼻祖之一列宁“不讲法律、反动的就杀”思想的彭湃也是如此告诉手下的:“准群众自由杀人。杀人是暴动顶重要的工作,宁可杀错,不要使其漏网”、“将这批豪绅地主剖腹割头,无论任何反动分子,都毫不客气的就地杀戮,直无丝毫的情感”,他甚至提出要对“土豪劣绅”“大杀特杀,杀到他干干净净”,杀到海港的水“都成赤色各人的衫裤都给反动派的血溅的通红”,他要求参加海丰县工农兵代表大会的代表每人负责杀 20人。

有资料显示,在彭湃带来的“红色恐怖”中,40万人口的海陆丰地区有一万多人被残酷处死,“反动的乡村有些全乡被焚烧”。有超过5万名民众逃离到香港、广州避祸。而一些赤卫队员(大多是青年农民)从最初的胆怯变成了杀人连眼都不眨的恶徒,甚至还想出了杀人的新花样,比如将人大卸四块,再煮熟吃掉;将人关在板箱里慢慢锯成一块块。

彭湃之死

彭湃制造的红色恐怖在引起当地人恐惧、反感的同时,也引起了国民政府的注意。1928年2月,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被国民政府军击溃,彭湃率领残部逃至大南山地区。其后,彭湃离开广东,绕道香港转往上海。第二年8月,由于军委秘书白鑫的告密,彭湃等人被国民党逮捕,六天后即被枪决。

彭湃死后,其妻子、孩子等共有8人先后丧生。

祸及子孙

制造恐怖的彭湃虽然死了,但由于其罪孽深重,其后人在中共的历次运动中,都遭到了成千上万被虐杀之人的后代的复仇。

如文革刚开始的1966年6月19日,在几个中共海丰县委常委的支持下,华南农学院党委委员、水稻生态研究所副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彭湃之子彭洪,从华农校园被拉回海丰批斗,9月1日被活活打死。

再如1967年8月26日,5000多人携带机枪、冲锋枪、步枪进入海城镇,对彭湃的亲属、当年的战友及家属展开血腥镇压和长达半月的围剿,100多人被枪杀,800多人被打成残废或重伤,3000多人被打伤。8月29日下午,彭湃的侄儿彭科逃到郊外的将军帽山,一个姓洪的中年男人,听到彭科的名字,马上大声喊道:“我要报仇!”接着举起篾刀,将彭科的头颅砍下,挂在城东门的电线杆上,示众三天。彭湃的堂弟彭劲、彭湃的堂侄彭株等彭家亲属也相继被杀死。

简评

一心想解决中国农民问题的彭湃,放弃了基督徒的仁爱,而接受了崇尚暴力革命的马列思想,不能不说是其制造恐怖的根源,而这样的惨剧在中国大地从此就没有停止过。马列、共产党危害之烈可见一斑。

接受了马列,放弃了有神论的彭湃,或许也不会相信中国民间流传几百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善恶有报终有时,只争来早与来迟”、“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等俗语,但从其家人、后人的遭遇看,谁又能否认这报应的不存在呢?

责任编辑:莆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