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新闻网 » 周晓辉:共产党“五大导师”之列宁(下)
周晓辉:共产党“五大导师”之列宁(下)

【共产党百年真相之“五大导师”】

【大纪元2017年01月16日讯】除了出卖俄罗斯利益,扼杀民主,抢掠地主,镇压暴动,列宁还做了哪些令人发指的事情呢?

镇压宗教

十月政变后,激进的苏联共产党与俄罗斯东正教之间的冲突开始了。此时俄国有4万座教堂和14.5万神职人员。1919年春天,列宁和另一个领导人加里甯签署了一道命令,下令必须“尽快清除神父和宗教”,提议关闭教堂并改成仓库,要“毫不留情”的枪毙神父。

不过,这道命令并未得到完全执行。国内战争以及出现的饥荒延缓了执行。当时伏尔加河流域的严重饥荒夺走了数百万人生命。1921年,吉洪大牧首(注:东正教的首脑)建议捐出教堂器具中的“非神圣”物品以拯救灾民,但“圣物”仍留在教堂。建议被拒绝。以无神论协会主席托洛茨基为首的政治局委员会展开了一场诋毁教会并没收教会所有贵重物品的运动。

对此,吉洪大牧首向教徒们表示,将祭祀圣物交给世俗的政府是亵渎神明,并警告信徒,如果执行政府法令将被逐出教会。他为此遭到软禁,并被冠以“人民公敌”的罪名。

而在政府此后的没收行动中,不少信徒试图阻拦但被打死。列宁在3月19日给政治局委员们发出的密信中如此说道:“正当饥荒地区在人吃人、路上横着数以百计的饿殍的时候,我们可以(因此也应该)用最猛烈的、最无情的强力去没收教会的贵重物品,不能停止对任何对抗的镇压。”“无论如何,我们务必以最坚决、最迅速的方式去没收教会的珍宝,这样我们才能保障自己获得几亿金卢布的储备金。”“我们据此能够枪决的反动神职人员和反动资产阶级的代表,人数越多越好。”

收到这封密信后,托洛茨基的行动更加猛烈了。据统计,1921年反教会运动中有近8000名神职人员罹难,很多人被折磨而死。没收来的珍宝价值400万到800万美元。教会根本没有什么“上十亿”的资产。而多年后,在对德战争中,苏共又变了一副嘴脸,斯大林向教会寻求帮助。

迫害知识份子

“对革命而言,保证成功的可靠是消灭统治阶层和文化阶层”。列宁夺权后,也是这样做的,1917年他亲自建立了秘密警察组织——契卡,并授予其全权逮捕、侦查、判决和执行的绝对权力,推行红色恐怖政治。

他亲自发起并由政治局集体决定,将一大批具有很高文化水准的知识份子驱逐出境,还镇压了要求实行自由选举、自由贸易等的客琅施塔得水兵。

列宁还下令关闭歌剧院和芭蕾舞剧院。到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都被认为是“致人死命的药”和“自杀”的行为。

1922年,列宁还在党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开宣传孟什维克主义者,我们的法庭应一律予以枪决。”同年8月苏共通过了《关于行政驱逐》法令,至当年年底,有二百多万人被驱逐或被迫逃亡国外。

关于迫害知识份子这段历史,可以从2003年俄罗斯举办的一个展览中一窥究竟。该展览展出了当年列宁的指示、亲笔信函、会议记录和决议等。在这些资料公布之前,人们在公开的出版刊物里,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篇记叙此类事件的文章。

劳改营始建

在列宁掌权后的1918年,苏俄建立了其第一个劳改营,此后劳改营的数量在苏维埃俄国和后来的苏联大幅度增长。1930年建立了“古拉格”,即苏联“劳改营管理总局”。苏联劳改营后来成为各社会主义国家劳改营的典范。

从列宁时代开始,深处红色恐怖下的苏联人,毕生积累的财富可以在“国有化”名义下被剥夺,一句玩笑或对领导人的抱怨即可能被告密后逮捕,喝酒之后的醉话可能引来入狱之灾……也就是说,轻微的犯罪或者是讲关于苏联领导人的笑话的人也会被关入古拉格。

据统计,在斯大林时期的1930年至1940年间,由于饥饿、劳动强度过大、遭受非人待遇等,古拉格里面有50多万劳改犯在饥饿、寒冷和病痛中死亡,其中包括许多诗人、作家、学者、科学家和艺术家,而作为肇事者的列宁同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十月政变后的成果

抢劫、屠杀、私刑、暴力,这就是“十月革命”后的成果。当时俄罗斯著名的作家高尔基深为震惊,他撰文批评十月政变,称其是对文化的摧残,它的赌注是群众的兽性本能和惨无人道的经验。(见《不合时宜的思想》)

可以说,十月政变后,俄国的其它党派都想要阻止国家的毁灭,但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却利用大众的破坏心理,继续进行摧毁旧国家的毁灭性行动,而这与几十年后的中共何其相似。

施宾格勒在2003年出版的《西方的衰落》一书中据此对布尔什维克有了个本质的认识:“布尔什维克不是人民,甚至不是人民的一部分。他们是‘社会’的最底层,是一个异己的、西方的阶层。他们如同他们所在的那个社会,是不被承认的,因此充满着卑微的仇恨。正是人民赋予了这场革命一种气概。人民出于治愈疾病的愿望,用这群败类之手摧毁了西方世界,然后又使自己重蹈覆辙。”

写下这段话的施宾格勒同时预言了日后的斯大林大清洗。

私生活及死于梅毒

与共产党其他党魁一样,教育大众要忠贞不二,不能搞“杯水主义”爱情的列宁,私生活同样糜烂。他与伊内莎有十年的婚外情,此外,还与一名法国女人有染。

而根据苏联1991年解体后开放的档案、验尸报告以及治疗过列宁但被要求永保沉默的医师所做的解释,医师们推定列宁死于梅毒,而不是公开资料中所言的中风。

史料记载,列宁在革命之前,开始觉得无法忍受噪音。另据其同事在回忆录中透露,列宁变得暴躁易怒,有时甚至失控。三位医师中的神经学专家芬科史丹说,这正是梅毒侵入的症状。另外一个有力证据是,治疗列宁的医师团包括梅毒专家,一位知名的梅毒专家在被问及列宁的病情时回答说,“大家都知道我是治疗哪一种脑部疾病的”。据说,列宁死之前仍大剂量使用碘化钾和沙尔凡森这两种在当时专治梅毒的药物。

为维护列宁的光辉形象,当年的验尸报告说列宁死于遗留于体内的子弹和脑动脉硬化,但列宁医疗团的27名医生中,只有8人签名,另外19人不同意上述结论,拒绝签名,包括两名列宁的私人医生。

众所周知,患上梅毒的人都是因为纵欲过度、乱交等,而共产主义信仰中的“共妻”思想,列宁应当并不陌生。

苏联的史料也表明,布尔什维克凭证可以“公有化”十个姑娘。1990年第十期俄国《祖国》杂志上曾有全面揭露:在布尔什维克控制的地区,有“公有化”资产阶级妇女的行为。1918年3月,叶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妇女的行为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当地布尔什维克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命令并在大街上张贴:“16至25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力,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

掌握大权的列宁“公有化”了多少个姑娘,包括其在国外流亡期间与多少人有染,可想而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列宁28岁就与克鲁普斯卡娅结婚,但却终身没有子嗣。

无疑,在这一点上,列宁与马克思、恩格斯有着共通之处,而其后共产党的另外两个导师斯大林、毛泽东也没有例外。

列宁的梦魇

列宁13岁时,曾写了一首堪称预言的诗,预示其生命将以彻底失败告终。他曾决定为人类服务,但却不要神明。他写道:“为他人奉献你的生命吧,可怜的是,你有着悲惨的命运,你的奉献将毫无成果。”

1924年,列宁死之前,如此说道:“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感到,我在无数受害者的血海中迷失了——这就是我的梦魇。太迟了,我们已不能回头,不能救我们的国家:俄国。我们需要像Assisi的Francis那样的人。如果有十个那样的人,我们就能救俄国。”

看透列宁的人

毫无疑问,列宁制定的专制路线为以后的斯大林独裁治国铺平了道路。列宁死后的苏联完全按照其设计的蓝图行事:极权国家、官僚社会、单一的意识形态、无神论、军事化、计划经济、剥削劳工、制造新的敌人,等等。但这样的列宁,也曾被人看透。

曾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俄国思想家普列汉诺夫就看出了列宁残忍狂暴的面目,他曾说过,“1917年列宁的政策是精神错乱的产物”。临终时他口授了一份《政治遗嘱》,预言了俄国社会的基本走向。在遗嘱中,他认为“列宁为了达到既定目标什么都干得出来,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结盟。”“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竟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

苏联后来的历史发展也证明了普列汉诺夫的预言,而这样的专制社会,苏联人再也无法忍受了,也丝毫不留恋,1991年苏联的解体就是最好的注脚。而近些年来,随着历史真相被还原,遍布前苏联的越来越多的列宁塑像被推倒或是毁坏,而这正是民心所向。

2016年1月21日,是列宁死去92周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当天召开的科学教育委员会会议结束时表示,列宁的思想最终导致了苏联解体,它像是被安放在“俄罗斯”大厦下的核弹,后来这枚核弹爆炸了。

列宁主义的破灭

按照后来斯大林的阐述,列宁主义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其革命的部分,其核心是:帝国主义理论、无产阶级革命理论、民族殖民地问题理论、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新型无产阶级政党的理论。而这些理论在苏联其后的实践中,尤其是随着苏联的垮台,已经一个个破灭了。

比如除了两次世界大战,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在20世纪并没有爆发周期性的帝国主义战争,而是随着内部民主制度的优越性,不断更新、完善,经济等各方面发展都有了巨大的进步。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列宁所言的“在帝国主义条件下,社会主义可能在个别的资本主义国家内获得胜利”,伴随着东欧、苏联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垮台,出现的是资本主义民主在社会主义国家内获得了胜利,昭示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失败。

不过,列宁以及其继任者斯大林提供的残忍的专政模式却成为中共统治中国人的范式,迄今仍在戕害中国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