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法办江泽民 » 北京六名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北京六名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李淑兰、宋若彤、王建新、辛荣兰、骆金根和黄涛于五月十八日分别向最高检察院提起控告,要求依法追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控告书都已在五月底之前送达,快递单号查询显示,都已经成功送达。

被告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一手挑起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十六年来,无数法轮功学员受到非法的、残酷的迫害,这些控告人与家属也深受其害:

控告人李淑兰:女,六十七岁,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体弱多病,患有心脏病、气管炎、风湿病、右肺叶不张、吐血、浑身疼痛……修炼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松,火爆脾气也改好了,在家里面所有的活儿她都包了,家庭和睦;在社会上遇事总是为着别人着想。她曾经六次被送进看守所,三次被送洗脑班。在洗脑班期间共遭受四十五天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五~六月份,被强行送往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克扣了一年半的工资,两年没涨工资,被非法抄家,大法书被抄走。在看守所期间,每天被要求洗凉水澡;绝食期间吸毒的人灌盐水,把她折磨得眼睛通红、上吐下泻。在劳教所里面,恶警为“转化”她,长时间不让睡觉,还找吸毒的犯人做打手迫害她。在劳教所被强制长时间劳动,经常是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九点。

控告人宋若彤:女,六十八岁,一九九六年夏天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神经衰弱、焦虑症得到缓解,颈椎病、慢性鼻炎、静脉炎不治而愈,而且不会轻易的感冒生病,工作中再也没有请过病假。修炼以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心胸变得宽广了,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去天安门和平请愿,仅仅因为在被询问时回答是炼法轮功的,就被拘留大约十八天,回来之后单位也不让上班。二零零二年九月,居委会又以计划生育为名,诱骗她过去答一份关于法轮功问题的答卷,不按照他们的要求答不行,并且给强制办了四~五天的洗脑班。最后,强迫按照他们的意思又答了一遍卷子,并且上交大法书才算了事。这件事情带给她精神上很大的伤害,因为内心难过,导致额头上起了一堆小红疙瘩,一碰就痛,耳朵后面也起了两个筋包。二零零八年元宵节前一天,一伙警察突然闯入家里,将她绑架并抄家,最后劳教两年。在劳教所超强的劳动导致她经常腰痛、腿痛,行走不便,右腿肌肉萎缩。在针对她个人的历次迫害中,家人都跟着担惊受怕,精神上、生活上遭受到很大的干扰,老伴两次住院,患高血压、心脏病。

控告人王建新:男,六十四岁,修炼之后身体健康完全改善了,消除了疾病,拥有了健康的身体。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在上班路上,被非法绑架、抄家、拘留,并最终被劳教两年,家人都跟着担惊受怕,精神上、生活上遭受到很大的干扰。

控告人辛荣兰:女,七十一岁,一九九六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患有美尼尔氏症,一犯病就天旋地转、睁不开眼,躺在床上动不了,管不了孩子又做不了家务,痛苦不堪;修炼以后,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善,无病一身轻,心情愉快,精神头十足,家庭和睦,什么活儿都能干了。她受益于法轮功,打心眼里感谢师父和法轮功。自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后,却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当地派出所居委会轮番到家里看着,都不准出门买菜!后来一出门就会被人盯梢。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晚上,到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朝阳看守所拘留十七天。二零零一年被从家里非法劫持到洗脑班,勒索单位五千元钱,给单位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二零零九年七月,家再次被抄,还被非法劳教二年(监外执行)。当地居委会主任扬言要把她赶出我们小区。在监管解除之后,随家人到北戴河休假,当地居委会主任还对她进行监视,阻止她去旅游。

控告人骆金根,男,七十三岁,退休技术员。一九九三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萎缩性胃炎(A型)、十二指肠溃疡、胃窦炎,喝一口水都腹胀,不能进食,求医无果,整天无精打采、十分痛苦,开始修炼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就出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至今一直身体健康、没有吃过药,给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用。二零零一年一月的一天,他正在往回家的路上,就被意外的劫持到朝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到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我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从劳教所回来以后,当地社区街道、610还经常骚扰,严重干扰了其正常生活。

控告人黄涛,四十四岁,车场管理员。一九九三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后,健康状况改善明显,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的做人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在所在单位和邻里之间都受到好评。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去天安门和平请愿的路上,被警察劫持,后在朝阳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来之后,当地社区街道、派出所多次对我进行干扰,严重影响了其个人生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下班后刚在家休息,当地派出所警察闯家进行非法搜查,并把他非法关押至朝阳区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二年。从劳教所回来以后,当地社区街道、610还经常进行骚扰,严重干扰了一家人的正常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