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北京地区恶人恶报 » 北京地区610、政法委、国保、公安部门的恶报案例——发生在北京地区的恶报(2)
北京地区610、政法委、国保、公安部门的恶报案例——发生在北京地区的恶报(2)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

二、610、政法委系统、国保、公安部门的恶报案例

(一)610、政法委系统的恶报案例

▼李东生,原中央防范和处理×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李东生被调查,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最高检察院公布李东生被提起公诉。十月十四日,李东生案在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后判刑十五年。

李东生曾是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的创办人之一,后升任中央电视台副台长、中宣部副部长、中央610办公室分管宣传的副主任。期间积极参与策划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编造与其节目的监制报道全过程;主抓《焦点访谈》播出了七十集造谣污蔑法轮功的节目;利用宣传舆论阵地积极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犯下大罪。其任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后,长期全面积极推行实施迫害,是邪党站在前台迫害法轮功罪恶的关键人物。

▼刘京,原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是江氏集团迫害初期、前期的骨干成员,积极执行江的邪恶指令,指挥实施全面的迫害罪行。二零零二年新年前夕,他到长春下达了对法轮功“可以开枪打死”的命令,随后该地区法轮功学员多人被活活打死;同年三月,长春有线电视网插播了法轮功真相,他赴长春落实江氏下达的“杀无赦”密令,指挥绑架了五千余名法轮功学员,在极短时间内打死八人;他还多次赴恶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督促“教育转化”法轮功学员;该院恶警酷刑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多人,还把十八名女学员脱光衣服强行扔进男牢……。刘京罪恶深重,已患癌症。

▼王建钟,海淀区610办公室主任,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因肺癌死亡,终年六十二岁。王建钟早年在空军指挥学院任正团职教研室主任,转业到海淀区委,后追随江泽民担任了610这一罪恶职务。海淀区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他负有直接责任。大概在二零零三年前后,曾有大法弟子对其劝善,但王建钟一意孤行,舍不得放下这个“死亡职位”。

▼龚伯青,平谷区610乐政务转化班头目。自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劝其弃恶从善,但其仍不悔悟,于二零零一年突得半身不遂,瘫痪在床。二零零五年腊月二十八日,其女龚圆圆(音)与同学聚会后驾车外出与一辆车相撞离奇死亡,而同车其他人均无大事,龚伯青害人害己又祸及女儿。

▼刘连山,延庆县610办公室主任,在农民科学技术学校办过多期“法制教育班”,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迫害,唆使保安殴打学员,在办洗脑班期间,刘连山突发心脏病,参与人员魏大军被车撞伤面部,很长时间不愈。

▼孙爱平,女,昌平区610办公室副主任,主管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她曾对法轮功学员扬言:“你们来一个抓一个,抓一个判一个,直到把法轮功学员都送进监狱。”曾经遭报,患子宫癌,切除子宫。孙爱平还经常给她的女儿洗脑,让她的女儿也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其女儿说她的妈妈是“天才妈,全世界都知道”(意指迫害法轮功学员很有招术,已经上恶人榜,全世界都出了名)。女儿结婚多年,想要孩子,长时间没有怀孕。

▼廉学玉,男,昌平区610科长,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一直参与洗脑班迫害,把学员王桂芬逼的上吊自杀;他利用权力敲诈勒索钱财,在昌平区国岭小区,用贪污敲诈的钱买了一百平米的房子,还给自己和儿子买两辆私家车。由于坏事做绝殃及家人,媳妇患病子宫摘除;儿子开车出车祸撞死一人,自己腿被撞折;廉学玉的父亲、大伯、婶子、岳母也在同年相继离世。

▼齐丙瑞,男,昌平区610,他打着办“学习班”的幌子贪污公款。找洗脑班场地时找到胡庄农家院,在谈房租时,农家院房主陈华要二十万,齐丙瑞说“三十万哪够啊,要五十万才行”,就这样开了五十万元的票,但陈华只得到二十万。陈华气得大骂“共产党的官没有一个好东西”。

▼李承斌,曾任石景山区政法委书记、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其任职期间一再扬言:我就听江××的!在他的指使下,石景山警察早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他们调用大辆警车骚扰炼功点,监视炼功人,并向炼功的人群喷水,充当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到二零零一年初,石景山区被抓、被打、被开除公职和被逼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多得无法计算,该区当时抓大法弟子之多,迫害手段之毒辣和动手之快居北京各区之首。李于二零零一年四月突然猝死。

(二)公安部、公安局、公安分局的恶报案例

▼马晓东,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副局长,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被陕西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逮捕,十二月九日在西安市中院开庭审理。马晓东的下场是因他长期追随江泽民打造所谓的“金盾工程”等,封锁法轮功真相信息、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监控迫害,阻止中国大陆民众了解真相的恶报。据报道,“金盾工程”,截至二零零二年底,初期工程就已花费六十四亿元人民币。二零一零年末在编的网警达三十万人以上。

▼陈德宝,原大兴区公安分局局长,前曾任西城区公安分局政委,在西城区、大兴区任职期间,追随江氏一伙迫害法轮功学员,两个分局都发生过大量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罪恶深重。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三月三十一日由吉林省辽源市公安局执行逮捕,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日,吉林省辽源市检察院以其涉嫌受贿、贪污移送审查起诉,法院认定陈德宝构成受贿罪和贪污罪并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十年,判决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生效。

▼耿飞,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原政委,二零一五年九月,北京二中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耿飞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五万元。表面上看,耿飞因受贿罪被判刑,实际上是他长期死心塌地的追随江泽民、周永康迫害法轮功遭到了恶报。

耿飞二零零五年九月开始担任丰台公安分局政委,其任职期间,丰台警方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严酷的迫害。利用在职人员和雇用大批社会闲散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监控、跟踪、举报、抓捕,《北京晚报》曾公开报道丰台区雇佣“四万眼线”,进行培训,建立奖惩制度,以迫害遵纪守法的法轮功学员;致使众多学员被抓进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甚至送进监狱;区看守所、太平桥等派出所对学员施暴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耿飞作为公安局主要领导应负重大责任。

▼王勇,海淀区公安分局局长(正副不详),密云县西田各庄乡卸家山村人。自从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他为了名、利,紧追江氏流氓集团,造成大批海淀区大法弟子遭受了各种各样的残酷迫害。他作恶祸及家人。

王勇的母亲,夏季里的一天,老人一人在家,她感觉心烦,就从卧室出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休息。突然房子坍塌,一根大柁正好砸在了王勇的母亲的身上,鲜血四溅,当场死亡。姐姐王凤英,得了乳腺癌,花了很多钱医治,还是危在旦夕;二弟王真,因打羽毛球抻断了一条腿筋,行走拄着双拐;妹妹王凤玲,原本好好的一个人,九九年以后得了精神病,到处疯跑,骂人骂街。她丈夫把她送到精神病院,经过治疗,反而成了一个残废人,不吃、不喝、不说话、不认人、大小便不知。

▼龚秀萍,女,通州区原国保大队一处处长,通州区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拘留、洗脑、劳教、判刑等迫害,她都有摆脱不了的干系,结果遭恶报,已确诊患肝癌晚期。

▼张大明,平谷区国保大队队长,长期以来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弟弟张大庆夫妇也在公安局助纣为虐。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三日,张大庆刚上调到北京不久便因“感冒”住进医院,第二天即十月十四日死亡。后电视上曾现周永康在张大庆追悼会上,报纸登消息说是“心脏病”突发而死。张大明卖力迫害大法弟子累及同样善恶不分与邪恶为伍的家人遭到报应。

▼徐文良,房山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长、原610骨干,徐追随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作恶多端,于二零一零年得肺癌死亡,年五十多岁。其严重伤天害理的恶行,不仅害了自己,还殃及家人,二零一二年前后,徐文良妻子身患胃癌,做了胃切除手术;二零一四年,其独生女儿也被检查出胃癌,承受一次次化疗带来的巨大痛苦。

▼李忠义,朝阳区公安分局巡查大队警察,二零零五年,朝阳区一名大法弟子向一位大娘讲真相,被该人的丈夫举报,李忠义带领一群无赖绑架了这名大法弟子,后该学员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严重迫害。事后不久,二零零五年五月三日,李忠义开着丰田车带着一家老小去山西兜风,期间被太原市尖草坪区刑警大队一中队民警纠集一群无赖打死。此事在社会各界和公安部门引起很大震动,各媒体都做了报道,老百姓更是纷纷谴责公安机关某些执法者,滥用手中权力,带头执法犯法,无视人的基本权利甚至生命,加速了社会风气败坏和社会治安恶化。

▼李柏山,密云县公安分局看守所警察,李柏山听从邪恶指令,在看守所积极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后因与其上司发生矛盾,被开除公职。

(三)派出所警察遭恶报案例

▼单立军,顺义区原光明派出所所长,后任区刑警大队长,任所长期间,对大法弟子非常凶狠。每逢敏感日要抓人时,他公开叫嚣,抓的人不够就用炼法轮功的人补,每次抓的大法弟子都比其它派出所抓的人多。后患直肠癌,动过三次大手术,刀口不能愈合流血。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前死亡。

▼侯志国,密云县不老屯镇派出所所长,侯任城关派出所副所长期间积极实施迫害大法弟子,因“有功”,升任不老屯镇派出所所长。二零零二年皇皇历新年前,为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主动请求留下看守,结果酒后遭遇车祸,侯受伤严重,左眼眼球被挤出眼眶当场死亡。

▼崔桂林,男,四十多岁,密云县河南寨镇派出所所长。河南寨派出所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对全镇大法弟子抓捕绑架、办洗脑班和劳教,并雇用社会流氓参与实施迫害,使用的招数、刑具惨无人道。下雪天让法轮功学员坐在雪地里;用电棍电击、坐铁椅子、用手铐把学员铐在暖气管上等。二零零零年初,崔桂林突感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出肝癌晚期,并快速恶化,二零零零年五月初死去。

▼王继稳,密云县城关派出所所长,密云县北庄镇杨家堡村人,曾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间调到天安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多年来,一直不听大法弟子讲给他的大法真相,执意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到时间执勤时,其他人都已经到位,只有王继稳未出现,其同事找到他时,发现他已经死在休息室内。年仅四十多岁。

▼翟明,海淀区恩济庄派出所副所长,其人对邪恶攻击污蔑法轮大法的谎言痴迷不疑,多次抓捕、辱骂大法弟子,攻击、谩骂法轮大法创始人,拒不听从大法弟子的善意奉劝和严正警告,一心想通过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捞取政治资本。翟于二零零四年夏季一天猝死在派出所,年龄四十多岁。

▼郎保满,五十岁,大兴区礼贤镇派出所指导员,二零零三年正月初十值班时,他酒后驾车,车祸身亡,同车同事却安然无恙。郎保满紧跟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初期对進京上访的大法学员疯狂抓捕,尤其对被抓的外地来京学员更为残酷,迫害多在晚上進行,采用的酷刑主要是:吊、打,还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等。郎保满的死对同行们震动很大,都私下议论这是迫害法轮功的报应,其他警员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有所收敛。

▼张天河,密云县城关派出所副所长,积极追随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因此受表彰并提拔为某所所长。当天即出车祸暴毙。

▼苏跃民,顺义区后沙峪地区派出所所长,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五月,因贪污公款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

▼孙勇,密云县城关派出所所长,其任职期间积极追随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抓捕、关押大批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元宵节,密云县发生彩虹桥严重群众踩踏伤亡惨案,事后孙勇被以事故主要责任者犯渎职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派出所指导员陈百年一并判刑。

▼李荣升,顺义区木林镇派出所所长,在职十年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绑架大法弟子,并非法抄家。利用手中的权力贪污受贿,干了很多坏事,结果东窗事发,被绳之以法。

▼董德顺,顺义区李遂镇派出所所长,曾带人深夜翻墙跳到大法弟子家中抓人,还有其它迫害恶行,后身患癌症,职务已免,妻子与其离婚。

▼李洪文,平谷区刘店乡派出所所长,在任平谷区看守所副所长期间,曾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摧残,法轮功学员龚宝华就是在他的命令下被恶人灌食而死的。因他作恶多端,遗祸家人,其妻子身患癌症。

▼宋万军,平谷区刘店乡派出所副所长,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七日,法轮功学员龚宝华、秦立英等进京反映法轮功事实,派出所警察接回后,宋万军对赵玉珍等学员辱骂并大打出手、严刑逼供。由于他心狠手辣,作恶多端,把灾祸带给家人,其妻子身患癌症。

▼张振海,朝阳区小关派出所片警,负责小关北里地区后,到大法弟子家走访摸底,从二零零一年四月开始,伙同小关办事处610成员田秀萍、社区居委会白秀娥等人迫害大法弟子;骗开大法弟子家门,非法抄家、绑架,还明目张胆的在大街上绑架大法弟子;一次夜晚醉酒闯入大法弟子家,致使该大法弟子家中八十多岁的老人受惊吓,瘫痪、失语在床四年半,直至去世。张振海于二零零六年因喝酒导致猝死,留下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儿。

▼张震雨,男,二十八岁,海淀区恩济庄派出所警察,自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绑架当地许多大法弟子,并非法抄家。正义人士跟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张震雨顽固不听。二零零一年七、八月间,张震雨突发心脏病死亡。死后派出所不敢透露实情,对外只说张震雨调走了。

▼朱希良,房山区公安分局河北派出所警察,房山区佛子庄乡陈家台村人,自从中共恶党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死心塌地的迫害大法学员。对许多大法弟子进行骚扰、抄家、路劫、非法抓捕。当大法弟子质问他为什么在深更半夜进行骚扰时,他却厚颜无耻的说:我来你这儿看看,怎么着?关心关心你不好吗?

二零零三年,朱希良被指派同分局刑警到四川出差办案,途中死去。因死的不光彩,分局草草处理了朱的后事,并对外保密,隐瞒实情。

▼王金波,朝阳区原小关派出所警察,任小关市运输四场及冶金医院管片警长,一九九九年起多次参与上门骚扰、非法抄家、参与绑架拘留法轮功学员或办洗脑班,给大法弟子及家属造成身体和精神上的严重伤害,二零零五年因帮其妻打架伤人,判刑三年被单位除名。

▼李广,丰台区岳各庄派出所警察,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对大法弟子行恶,并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逼写“三书”。大法学员对他说:“你这是侵犯人权!”李广大呼小叫说:“什么人权不人权!这是共产党的天下!”还多次挑动本片居民对大法弟子行恶:看守、跟踪、当面辱骂、造谣生事、孤立等。二零零一年李广遭车撞,二零零四年底摊上命案被拘捕审查。

▼杨佳,大兴区青云店派出所警察,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上午,杨佳、雷昆等与四、五名协警拿着法轮功学员郑艳秋的诉江状闯入她家中,非法抄家并以核实情况为由绑架她到派出所。九日凌晨,青云店派出所警察把郑艳秋送往北京市拘留所,途中警车与治安巡逻车相撞,警车翻入路边沟中。三个警察均受伤,其中一名伤势较重,当场遭到报应。

(四)国家安全局的恶报案例

▼刘海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刘海洋升任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侦察指挥中心副主任职务。二零零零年三月因迫害法轮功“成绩突出,荣立个人二等功”,二零零二年底确诊为骨淋巴癌,痛苦中煎熬了三年,于二零零五年九月死于北京,年仅五十岁。刘海洋的死状极惨,脑袋萎缩成小倭瓜大小,脸部完全变了型,失去人样。

(四)法院的恶报案例

▼杨连仲,原北京市平谷区法院副院长,二零一五年夏,因贪腐涉黑,被双开抓捕。杨被抓后,他在交通局上班的妻子李小玲得了脑出血,其岳父不久去世。

杨连仲在担任主管刑庭的副院长的几年间,平谷法院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其中,王自成三次被非法判刑,刑期共计十四年,妻子张爱平两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八年半;法轮功学员王建福曾被判刑八年,二零一五年,法轮功学员王建福又被诬判七年半;法轮功学员马占全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法轮功学员马占全又被诬判两年。

▼赵成玉,密云县法院副院长、审委会成员,密云县是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致法官遭报。赵成玉患癌症死亡;县法院刑庭年轻的审判员张桂华得癌症死亡。

▼杨颖,女,顺义区法院审判长,她追随江氏邪恶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后,法院曾先后将多名大法弟子判以重刑,其中经她非法判刑的大法学员最低刑期七年,最高达十二年。不久她被查出患有乳腺癌,瘫痪在家,饱受病痛折磨。

(五)监狱、劳教所系统的恶报案例

▼周凯东,北京市劳教局局长,二零零一年二月,周凯东因迫害法轮功劣迹显著,在人民大会堂“领功受奖”;三月,周主编的迫害法轮功的“经验交流材料”在司法系统内部出笼。大红大紫之时,其两千多万元的经济腐败案败露,于五月被捕,后传出“周凯东暴毙于北京”的消息。关于周的死因有自杀说和他杀说两种说法。

▼陈庆利,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局政治部主任,在劳教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岗位上“尽心尽力”,党叫干啥就干啥,从二零零一年一直到发病前,先后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五次“荣获”个人嘉奖奖励。二零一一年下半年,陈庆利被确诊为肺癌,二零一二年癌细胞转移,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命毙北京,终年五十六岁。

▼李京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北京市监狱管理局组织处长李京生升任市监狱局610头目,扬言:炼法轮功的只要到了我这儿,就算到头了,只要我一句话,就能让其进监狱。时隔不久,李之恶言恶行殃及父母,本来身体好好的老俩口,竟然在自己的家里被煤气活活熏死。

▼李爱民,曾任北京团河劳教所副所长。团河劳教所迫害法轮大法学员恶名远扬,不少警察因实施迫害遭报,但这方面的信息被严密控制,传出来的也欠完整。以下列举几例:二零零二年底,团河劳教所七大队警察在所内长期贩毒一事败露,虽然北京司法系统从上到下对此事包庇隐瞒,新闻媒体也装聋作哑,但毕竟案情严重,官方不得不处理。为此,副所长李爱民被去职调离,相关的正、副大队长被撤去大队长职务。

▼吴多智,原团河劳教所二大队警察,积极追随邪恶迫害大法学员,于二零零三年患白血病,在宣武区医院做化疗,共花去人民币30多万元,还要做骨髓移植;有一段时间发现他总是戴着墨镜,后来得知道是他在看病时,医生给他拿错了药,导致两眼眼球除眼珠外的部份都发黑。

▼秦福军,曾在团河劳教所二大队某班当所谓“班主任”,秦心狠手辣,他觉得谁不符合他的要求,就对当事人“三停”,即:停止接见、停止往家里打电话、停止每月一次日常生活用品的购买。和文化大革命时吃饭前都要先唱“东方红”等邪党歌曲一样,在劳教所吃饭前也要求唱“改造”歌曲或是邪党歌曲,当秦福军觉得谁没唱、或唱的不符合他的标准时,就要所有人重新唱。二零零

三年二月,秦福军利用普教强行给法轮功学员龚坤穿劳教服,随后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一个月。原来是秦福军因腰椎盘突出住院。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