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北京地区恶人曝光 » 北京地区宣传、文化、教育等部门的恶报实例——发生在北京地区的恶报(3)
北京地区宣传、文化、教育等部门的恶报实例——发生在北京地区的恶报(3)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接上文)

三、宣传、文化、教育、科研、卫生部门的恶报案例

(一)新闻媒体

▼罗京,众所周知的中共喉舌央视新闻主播,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前几年,中央台攻击污蔑、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谎言多数出自他口,导致众多不明真相的世人受谎言欺骗而被误导,造下了诽谤佛法的口舌罪业。二零零八年罗京被查出患淋巴癌,口腔咽喉部位病变,舌头溃烂,不能说话,连喝水都疼痛难忍。患病过程中经全力救治一度基本康复,最终病情恶化,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罗京死于北京肿瘤医院,终年四十八岁。

▼陈虻,原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央视《东方时空》创办者之一,“天安门自焚”伪案的主要制片人。天安门自焚,是中共栽赃法轮功的最大最恶毒的谎言,对世人的欺骗毒害最为严重。二零零八年初,助恶为虐的陈虻患上胃癌,在经历长时间痛苦的折磨后,痛不欲生的他要求放弃抢救治疗,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北京肿瘤医院死亡,死时四十七岁。二十三日这一天恰好和七年前的“天安门自焚”同天。

▼方静,女,前中共央视《东方时空》、《焦点访谈》等栏目主持人。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因癌症医治无效在台湾死亡,年四十四岁。公开资料显示,方静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中,重复播报已经被国际舆论广泛谴责的“天安门自焚”谎言,并称去河南做了所谓“追踪采访”,通过所谓采访当事人和策划人,再次诋毁法轮功,继续以谎言欺骗大陆民众,煽动仇恨。

▼崔永元,原央视《实话实说》主持人,这个节目曾一度知名,他也称自己是有良心的主持人。可是在邪恶铺天盖地攻击污蔑法轮功之际,他也没有坚守住自己的良心,或者被谎言欺骗主持了一期诬蔑大法的《实话实说》特别节目,还主持了一些影射攻击法轮功的气功表演等节目。

于是《实话实说》开始走下坡路。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一开始觉得,我能抑制这种下滑的趋势,我能让它继续往上走,后来我发现我抑制不了,就彻底绝望了。”二零零二年,崔永元离开了《实话实说》。这时崔永元的抑郁症已经很严重,住进了医院,需要二十四小时陪护。

(二)文化、文艺

▼范伟,演员,某电影制作单位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日到内蒙古多伦县拍电影《左伟与杜叶的婚姻生活》,共二十二集。范伟是主要演员之一。该电影剧本中有诬陷大法的内容。十月八日剧组在多伦南线拍摄过程中,范伟骑三轮摩托翻下路沟受伤,身体不能动,送多伦县县医院拍片,肋骨第二、第四根骨折,颈椎有弯曲,后连夜转到北京三零一医院。十月十一日下午,剧组在由蓝旗至多伦县路上发生车祸,三人受伤住进县医院。

(三)教育界

▼苏志武,中国传媒大学校长,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免职。十几年来,中国传媒大学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郭智、马红云等被判刑、学校开除;黄玲等被劳教,二零一五年三月,黄玲再次被绑架关押在通州看守所三十七天,遭不让去厕所、强制灌食、抽血、戴手铐脚镣等折磨。期间的学校领导人负有直接责任。

▼陈文申,中国传媒大学党委书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通报批评。陈曾任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公使衔教育参赞(正局级),期间,他策划了二零一零年六月胡锦涛访加期间,召集并煽动中国留学生以及访问学者辱骂、攻击和平抗议人士,并多次出现在辱骂、攻击和平抗议人士的现场。在中国传媒大学任职期间,对学校发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负有直接领导责任。

▼吕志胜,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免职。吕志胜作为副校长,对学校发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负有相应的责任。另外还有五名学校中层干部被分别撤职、免职和调岗。

▼周教兴,房山区长沟中学副书记,近五十岁,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底早上刚上班突感身体不适,随即死亡。周任房山区南尚乐中学副书记期间,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大法弟子进行监视,送洗脑班迫害,一刘姓学员在他的反复高压转化迫害下精神失常,一张姓学员死亡也与其有直接关系。周教兴还对全校师生采取如写汇报、答试卷、写保证等形式,欺骗引导世人犯罪,罪业深重。

▼曹二京,北京市农业职业学院北区前保卫处处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积极追随江泽民集团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致使多名大法弟子被跟踪、送洗脑班、进看守所、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底,曹二京得了胰腺癌,手术后,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死亡,时年五十八岁。

(四)科研单位

▼郭传杰,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三日下午,美国纽约法轮功学员在哥伦比亚大学举行新闻发布会,律师韩淑慧女士宣布已经以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向美国联邦纽约地方法院起诉郭传杰,并由专业递状人在曼哈顿的炮台公园向正在美国访问的郭传杰递交了传票和控诉状。

中科院是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一批国家级科研精英因坚守信仰遭受严重迫害。包括:强行辞退、剥夺工资、强行收回住房、不给退休金、断绝生活来源;对研究生不予注册、勒令退学或长期休学;绑架至洗脑班强制转化或在本单位强行关押封闭洗脑;绑架送进拘留所、劳教所甚至判刑;禁止单位所有被记录的法轮功学员出境等。所有这一切,郭传杰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于久涛,北京社科联人员,曾任北京市警察学校(原北京市公安学校)政治理论教研室主任,后参加北京市双高人才选拔考试进入北京社科联。在法轮功被迫害之前,他在医院治疗颈椎病期间,曾有大法弟子向他洪法。一九九九年后,他承接了北京市宗教研究所关于法轮功的课题,并撰写了《妇女修炼法轮功的特征》的所谓研究报告,为迫害法轮功进一步提供“理论依据”。二零零三年六月,于久涛突然消化系统出血,当时送天坛医院医生找不到出血的地方和原因,很快不治身亡,年仅四十五岁。留下未上中学的幼子和悲痛欲绝的年轻的妻子。

(五)医院

▼高晓兰,女,天坛医院书记,积极执行邪党指令,迫害本院法轮功学员,除在本院办洗脑班强制学员洗脑外,还动用医院大量资金分批将朱俊和,张迎萍,郝桂芳等十六学员去团河洗脑班;非法开除王露瑞,牛海霞等人。高本人一日出门腿被摔折;参与迫害的副书记任玉良调离本院;保卫处长王某某,在全处人员的强烈要求下,也被迫调离本处,到本院离退办作一般干部。

▼张平,石景山区某医院医生,张平受谎言蒙蔽,仇视法轮功,大法弟子向其讲明真相,他却因一己私利,向单位领导举报大法弟子。单位领导明白真相,看到了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认为他们都是好人,不愿迫害,并劝其不要这样做。他不但不听,反而威胁领导:“你们不管,我就告诉610去。”没过几天其父病逝,张平在送父骨灰回东北途中车祸丧命。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