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北京地区恶人恶报 » 北京地区助中共为虐者遭恶报案例——发生在北京地区的恶报(5)
北京地区助中共为虐者遭恶报案例——发生在北京地区的恶报(5)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接上文)

七、助中共为虐的市民、村民遭恶报

(一)市民

▼李秀珍,女,朝阳区京阳公寓A楼居民,二零零四年七月初,李秀珍伙同丈夫袁某举报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李秀珍在拿到200元“奖金”后突然发病,成了植物人,二零零五年四月火化。为了200元钱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实在可悲!而制定实施“奖励”规定的人也似乎与杀人凶手无异。

▼伏田有(音),家住石景山区八角北里,退休后主动要求到610办公室,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二零零六年初,他在上班后四十天左右,就死在工作岗位──石景山区鲁谷派出所。据说死的很奇怪,坐那儿好好的就死了。

▼王琪瑛,女,平谷区南独乐河中学教师。在被征调至北京洗脑班期间,对女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地折磨和摧残,受到“现世现报”。她三次强行抬女大法弟子上车送大兴团河劳教所,头三次被汽车撞,似有所悟。但仍不思悔改。一次当它用输液针头将大法弟子的手扎破,并大声诽谤大法时,突然晕倒在地,手、脚、胳膊、腿都不能动了,不停地抽搐,经医生急救才脱离危险。她对别人说:“这都是因为对法轮功不好造成的。”

(二)村民

▼靳学成,房山区大石窝镇惠南庄村村民,二零零六年初被房山区国保、住地派出所物色为协管员,月薪四百五十元,举报大法弟子还有奖金。在邪党金钱的收买下,靳学成完全失去了良知,上任后向610举报五名大法弟子,其中一人关进洗脑班。他还诱惑别人出假证明栽赃学员。不久靳学成感觉不适,舌头肿大、变圆,呼吸越来越困难,住进北京武警总院,不见好转。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七窍流血而死,时年四十二岁。

▼周景芳,顺义区后沙峪镇后沙峪村人,七十岁左右。一直追随江氏集团咒骂大法。二零零一年三月大法弟子讲真相、发光盘,被他举报到派出所,致使一名大法弟子被抓,一名被迫流离失所。事隔几天周某患病去了医院;没隔多久,他二十六岁的孙子突然神志不清,送到精神病院暴死;没到两个月周某大儿子又突然死亡;周某老伴糖尿病加半身不遂,又眼见家人一个个死去,没几天也离开人世;他四儿子又得了淋巴癌,已到晚期。周某本人于二零一五年皇历新年后,几种病症加身而亡。村里人都说周某说话办事不留德,迫害大法弟子遭了报应。

▼朱光俊,密云县河南寨镇东鱼家台村村民,被邪恶收买充当洗脑班酷刑迫害大法学员的打手,朱光俊对大法弟子最为凶狠、残暴。其人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被车撞死,肇事车主也没找到。

▼陈立,平谷区峪口镇西凡各庄村村民,陈受邪恶谎言毒害,善恶不分,看到大法弟子就嘲笑,给大法弟子起绰号污蔑,二零零五年正月初六,陈立在峪口东大道撞车而死。

▼刘少华,平谷区东高村镇埝头村人,五十九岁,曾在当地国土局工作,其妻子李文英,五十六岁,是进修学校的英语教师。他们夫妻站在邪恶一边,仇视法轮功以及修炼法轮功的亲人。二零一四年,李文英死于癌症,二零一五年,刘少华也得癌症死亡。

▼刘金英,女,延庆县城关镇东五里营村人,二零零二年十一前后,延庆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农技校强迫洗脑,刘等人被选来做“帮教”,大法弟子给她讲真相她不听,还辱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唆使恶人迫害大法学员。结果她当天晚上头痛、难受得喘不过气来,吃药也不管用,喊爹喊妈的闹了一夜,第二天就不敢去了。事后不到三个月,刘在街上买米,让卖米人把米送回家,她就栽倒在卖米人身上再也没醒来,死时刚五十多岁。

▼陈润生,怀柔区杨宋庄镇太平庄村人,他受邪恶宣传蒙蔽,善恶不辨,接受指使,专门监视法轮功学员。他原本身体很强壮,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突然昏迷死亡。

▼王建林,平谷区西高村人,曾在村里任职,其弟弟、弟媳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王建林不仅不同情,还仇视他们。当弟弟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后,他却说:“早该逮进去了,应该全逮进去!”。二零一四年,王建林开车撞人,赔了十八万,二零一五年又酒驾撞死一人。其二儿子王瑞(音),曾在平谷马昌营派出所任职,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后来被单位开除。

▼泰占如,密云县东鱼家台村人,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九日,流离失所半年之久的大法弟子李佛元刚回到家就被恶人举报,被县国保绑架。五月二十日全体村民签名想把李佛元保回来,只有泰占如一家不签名,而且还说一些伤害大法的话。泰占如本人患带状疱疹,又把腿摔伤;他的妻子又得了大脑出血、糖尿病、子宫瘤出血,不断去北大医院医治,钱花了不少。

▼杨文燕,海淀区四季青镇常青园地区东冉村人,长期受雇于常青园地区610与四季青派出所,参与对大法弟子监视迫害;伙同其他恶人对大法弟子进行网络式的跟踪、监控、举报,实施迫害,恶行愈加猖獗。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杨左脚脚趾骨摔断,卧床架拐。但是杨文燕不思悔过,继续仇视和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又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六日在卧床上突发心血管堵塞,不得已住院做手术。

▼孙淑英,女,密云县穆家峪镇人。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在村上看道口,向派出所举报了一名同村的法轮功学员。傍晚回家的路上,孙突然遇到一大群迎面而来的马蜂,一直追着蜇她,她吓得躲闪,慌乱中,被脚下一块石头绊倒,头撞到离她家房子很近拐弯处的墙角上,满脸是血,晕了过去。醒来后,她自己说,这是举报大法弟子受到老天的报应了。

▼郭保华,北京市平谷区东高村镇东高村人。他反对妻子修炼,在妻子第一次被迫害时,就与现在的媳妇勾搭上了。当妻子第二次被劳教时,与妻子离了婚,使得他现在没有房子住,住在蔬菜大棚里。

(三)其他

▼陈玉松,大兴区看守所当时在押人员,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李洪山被非法关押在大兴区看守所。期间李洪山向警察及在押人员讲真相,其中同一监室的陈玉松,不听真相并辱骂师父和大法,李洪山劝告他不要这样,破坏佛法会有恶报,陈不听劝,结果陈玉松第二天早上猝死在看守所监室内,此事震惊了整个看守所。

▼郭志贵,房山区洗脑班的主要头目,是610聘用的骨干,几年来一直恶毒攻击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郭志贵恶行殃及家人,他妻子得乳腺癌,生活不能自理。

▼孙保艳,女、六十多岁,房山区洗脑班的主要帮凶,二零一四年十月中旬得脑出血,从良乡医院转到北亚康复中心,生活不能自理。

▼王强,东北人,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关押期间一度走向邪悟。二零零一年,为了讨取劳教所恶警的欢心,不惜出卖良知,画了一幅一只脚踩在法轮上的画,投稿给劳教系统的某小报刊物。结果不但画没被采用,反而他的一只脚痛得厉害,走路一瘸一拐,到医院也没查出是什么病。二零零二年二月底,王强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团河劳教所。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