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主流菁英迫害事实 » 清华学子血与泪 » 清华学子柳志梅被注射毒针致疯(图)
清华学子柳志梅被注射毒针致疯(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柳志梅,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九七级学生。二零零一年三月,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而遭学校开除;随后在北京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山东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曾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临出狱前,遭到狱方注射毒针;回家的第三天时,药力开始发作,柳志梅突然精神失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语无伦次,失去了记忆。目前柳志梅已出狱一年多,仍未好转。

一位清华校友说,当年的柳志梅是“一个非常纯真善良的小姑娘”,活泼、开朗。一位在九九年七月以后与她相识的功友说,柳志梅为人谦虚,从不显耀自己,纯真却又很有主见。

被迫害前的柳志梅

据明慧资料,九九年对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柳志梅和许多清华学生中的大法学员一样被休学,被送回家乡山东、施加种种压力,要求写“悔过书”,要求写所谓的“揭批”材料。柳志梅顶住了学校和家里的压力,坚持自己的思想自由和信仰。二零零零年年初,她回到北京,和几位清华大学的大法学员一起开始了向世人讲真相的工作。当时北京大兴县非法关押了许多法轮功弟子,柳志梅便和许多功友一起冒着自己被关押的危险去要求释放这些无辜的人们。


2010年图片:被迫害致疯的柳志梅,当有人试图接近,她就攥着双手躲向自家墙角

村外的瓦窑

据知情者透露,柳志梅初到监狱时,眉清目秀,高挑的身材,苗条美丽。七年的监狱折磨和非人的虐待,使她面容憔悴,走路蹒跚,两腿分不开。以前的苗条不再有,反而象生过孩子的女人一般体态臃肿。她的月经也极不正常,三五天一次,发黑发臭,染在衣裤上不易洗掉。她的臀部以下到脚腕的皮肤全是一片紫黑色。亲友们担心柳志梅在监狱曾遭受性伤害。

柳志梅的母亲在得知女儿被判刑十二年时,备受刺激,于二零零七年瘫痪(曾有消息称柳母也疯了,属误传)。这位可怜的母亲终于盼到了女儿出狱,却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数日间变成了疯傻。柳母再也无法承受这巨大的打击,于三个多月后凄惨离世,年仅六十二岁。

“草窝里飞出的金凤凰”

柳志梅,出生在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一户普通的农家。她自幼聪明过人,学习成绩十分优异。亲友回忆道,柳志梅从小学到高中,只是平时看看书,成绩却很好。一九九七年,在一次选拔测试后,十七岁的柳志梅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读书。

来到美丽的清华园,柳志梅不仅跻身中国一流的高等学府,更接触到了能使生命返本归真的修炼方法——法轮大法“真、善、忍”。

法轮大法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传出,不仅显著改善了学炼者的健康,更因其博大精深的法理带动人们道德的升华而迅速传遍神州大地,短短七年间吸引了上亿人修炼。至一九九九年七月,仅清华大学已有近千人习炼法轮大法。对于不愿随着物欲横流的浊世共同道德下滑的人来说,能得到法轮大法的洗涤无疑是惊喜和幸运。

柳志梅分外珍惜这双重的幸运,她一面努力读书,一面勤奋修炼,在清华大学的小树林炼功点上,她总是一早就来炼功。当时炼功点上学功的人很多,她总是认真细致地帮助新学的人纠正炼功动作。她平时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人,一位清华校友回忆当时的柳志梅是“一个非常纯真善良的小姑娘”。一位功友说,柳志梅为人谦虚,从不显耀自己,纯真却又很有主见。

休学 开除 酷刑 羞辱

到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这时的柳志梅还未读完大二,学校强逼柳家父母来北京将她带回家。九月,校方对她不予注册,之后强令休学并且不出示任何书面证明。在历经数次被抓被打及短暂关押后,柳志梅坚持信仰不妥协,二零零一年三月被学校开除。在此前后,为了生计,柳志梅一度回到家乡,在一个游戏厅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零年初,柳志梅回到北京,和几个清华大学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二零零一年五月,柳志梅在北京海淀区的租住屋内被绑架,辗转被劫持到几个看守所,后来被非法拘禁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柳志梅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伤,多个指甲被摧残掉。

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期间,柳志梅经受了残忍的酷刑。恶警把椅子的一个腿放在柳志梅脚面上,然后坐上去用力捻,用物品打她的腿,致使柳志梅两个月后仍一瘸一拐的。

更令人发指的是,几个彪形大汉把柳志梅吊起来折磨,一个恶警说:“你再不说(指出卖同修),我就把你衣服扒光。”柳志梅当时年仅二十,她哭着对恶警说:“论年纪你们和我父亲差不多,我应该叫你们叔叔,求你们千万别这样……”

柳志梅被转到北京七处看守所后,在一次提审时,被恶警蒙住双眼押到一个秘密地点,关进一个长两米、宽一米的牢房,开始了长达两个月的折磨。可以试想,一个女孩子在一个狭小、封闭的空间长时间与世隔绝会是什么感觉,一般人可能会发疯的,而柳志梅才二十岁。

在一年多的辗转关押期间,柳志梅乐观而坚强。她教牢房里的其他人背《洪吟》,讲做人的道理。在自己的日用品非常少的情况下,看到其他人缺少日用品,毫不犹豫的拿出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她的坚强、善良象冬日里的阳光,给同在黑牢中的人们传送着丝丝温暖。

复学的渴望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岁的柳志梅被扣上十几项罪名,经北京海淀区中共伪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山东女子监狱(位于济南)继续迫害。柳志梅长期不配合洗脑“转化”。清华大学的恶徒,包括她的大学教师,来到监狱,以“复学”为诱饵,欺骗她说,只要她“转化”(放弃信仰)就可以保留她的学籍,并在监狱饭店请柳志梅吃了一顿饭。在巨大压力下,柳志梅违心“转化”,并充当了为虎作伥的“帮教”。之后,柳志梅就一门心思复习功课,然而三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她复学的消息,柳志梅知道上当受骗了,精神受到很大刺激,沉默寡言。

大约二零零三年时,柳志梅的精神出现异常,从监狱教育科里经常传出柳志梅的哭喊声:“我没有病!我不打针!我不吃药!”

山东省女子监狱的狱警邓济霞,女,四十多岁,副科级。从二零零二年底直到二零零八年柳志梅出狱前,邓济霞常带着柳志梅去监狱里小医院由犯人给打针,几乎天天打,理由是精神病,每天打三针,约50ml。

柳志梅曾自述,所注射的部份药物有:氯氮平、舒必利 、丙戊酸钠、沙丁丙醇、氟丁乙醇、氟沙丙醇、沙丁乙醇等。柳志梅曾告诉人打针后嗓子发干、大脑难受、视觉模糊、出现幻觉、大小便解不下来。

有目击者称,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柳志梅在监狱接见室里两手搭在她哥嫂的肩上,脑袋耷拉着,头歪向一边,有气无力,站立不稳。

二零零五年的十月到十一月间,狱方给柳家打电话,说柳志梅病了,就象脑神经损伤的那种,但不要家人去探望。第二天,柳志梅的父亲前去监狱要求保外就医,被狱方以“政治犯”为由拒绝。

打毒针

二零零八年十月,山东省女子监狱打电话通知柳父说,十一月十三日去接柳志梅回家。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两点多,柳父把柳志梅接出监狱。在火车上,柳志梅告诉父亲,临出来前三天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说她后牙上有个洞,要去打针,说一个洞眼打一针,花了近六百元,后来没要钱,免费给打了针。

刚到家的头两天,柳志梅看起来还算正常。到第三天,柳志梅突然出现精神异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柳志梅显得躁动不安,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势不停的来回抽动,整夜不睡觉,有时一天只睡两个小时。

柳志梅很快就失去了记忆,甚至说不清自己的年龄,说话语无伦次,一句话往往重复三遍。而且大量饮水,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小便尿在被褥上也不知道,睡在尿湿的被褥上也无知无觉。亲友们一致认为是临出狱前所打的毒针药力发作的缘故。据亲友称,经观察柳志梅牙齿上并没有洞,亲友们认为监狱所称的“洞”只是为了注射毒针找的借口而已。


2010年图片:柳志梅的左手中指已残疾,骨节粗大,严重弯曲变形,无法伸直

柳志梅左手中指已残疾,骨节粗大,严重弯曲变形,无法伸直(上图)。据业内人士分析,可能是柳志梅遭受长期注射毒针所致。

一天,已不记得自己年龄的柳志梅在墙上写下了四个字——清华大学(下图)。

图:柳志梅在自家破旧的瓦窑墙上,写下“清华大学”四个字

结语

柳志梅,这个天资聪颖、美丽善良的女孩子,当初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从山东农村被保送到北京的清华大学,她曾令多少人羡慕!在对外声称自由开放的现代中国,从被赶出校园到被恶警绑架,她为坚持信仰顶住了多大的压力!从北京看守所的毒打酷刑到山东女子监狱的洗脑转化,她承受了多少非人的折磨!从对母校的留恋和对继续读书的渴望,被“复学”许诺所欺骗而违心放弃信仰,到幻想破灭,她又经历了多少挣扎和绝望!山东女子监狱的恶徒出狱前给她注射毒针以封口,究竟想掩盖多少罪恶与血污?!

她究竟在狱中遭受了什么?如今失去记忆的柳志梅已无法陈述,这可能正是注射毒针者所要的——封住柳志梅的口——他们不敢面对罪行的曝光,不敢担当这样的罪责。

柳志梅的遭遇惨绝人寰,令人发指!不能再让这场迫害继续下去了!请把柳志梅的故事告诉你的朋友,告诉你身边的人们,让所有善良的人都认识这场邪恶,让良知苏醒,共同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