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北京主流菁英迫害事实 » 清华学子血与泪 » 被迫害精神失常的清华学子柳志梅含冤离世
被迫害精神失常的清华学子柳志梅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柳志梅,这个曾经风华正茂、远近闻名的清华学子,因修炼法轮功,饱经中共各级人员的迫害,被非法判刑十二年,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摧残后精神失常,于二零一五年二月离开了人世。

二月十三日早上,柳志梅的邻村西中荆村的一位村民和孩子散步,走到一口井边,孩子看到井里有一具尸体,头朝下,脚朝上弯曲着漂在水面上。村民报警,找人打捞上来一看:面部呈紫色,头部有伤,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内衣和毛衫。柳志梅的堂兄是三青村的村长,竟然没认出来。到柳志梅家里一看人失踪了,才确认死者正是柳志梅。

精神失常的柳志梅到底是如何落井的,是自己不慎落井,还是他人杀人灭口?情况有待调查。


柳志梅

柳志梅一九九七年十七岁时,在一次选拔测试后,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时值法轮大法在中华大地广泛传播,其“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使人道德升华及其神奇的健身效果,柳志梅来到清华,很快成为其中一名认真的修炼者。那时的清华园有近千名师生学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政治流氓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这时的柳志梅还未读完大二,清华校方强逼柳家父母来北京将她带回家。九月,校方对她不予注册,之后强令休学并且不出示任何书面证明。在历经数次被抓被打及短暂关押后,柳志梅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于二零零一年三月被学校开除。

二零零一年五月,柳志梅在北京海淀区的租住屋内被绑架,辗转被劫持到几个看守所,后来被非法拘禁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柳志梅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伤,多个指甲被摧残掉。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期间,柳志梅经受了残忍的酷刑。恶警把椅子的一个腿放在柳志梅脚面上,然后坐上去用力捻,用物品打她的腿,致使柳志梅两个月后仍一瘸一拐的。更令人发指的是,几个彪形大汉把柳志梅吊起来折磨,一个恶警说:“你再不说(指出卖其他法轮功学员),我就把你衣服扒光。”柳志梅当时年仅二十一岁,她哭着对恶警说:“论年纪你们和我父亲差不多,我应该叫你们叔叔,求你们千万别这样……”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岁的柳志梅被扣上十几项罪名,经北京海淀区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山东女子监狱(位于济南)继续迫害。在柳志梅进监狱不久,清华大学就派来了几个人来到监狱,包括她的大学教师,以“复学”为诱饵,欺骗她说,只要她“转化”,就可保留她的学籍,并在监狱饭店请她吃了一顿饭。在巨大压力下,柳志梅违心“转化”,并充当了为虎作伥的“帮教”。在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拒绝转化时,恶警常逼她出主意想办法逼迫转化,招数越毒辣越夸赞,多次逼她动手打人。柳志梅偶尔痛苦地说:“……某某某的脖子不是我打断的……”然而三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她复学的消息,柳志梅知道上当受骗了,精神受到很大刺激,沉默寡言。

从二零零二年底直到二零零八年柳志梅出狱前,山东省女子监狱狱警邓济霞,四十多岁,副科级,常带着柳志梅去监狱里小医院由犯人给打针,几乎天天打,理由是“精神病”,每天打三针,约五十毫升。大约二零零三年时,柳志梅的精神出现异常,从监狱教育科里经常传出柳志梅的哭喊声:“我没有病!我不打针!我不吃药!”

二零零八年十月,山东省女子监狱打电话通知柳家人说,十一月十三日去接柳志梅回家。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两点多,柳家人把柳志梅接出监狱。在火车上,柳志梅告诉家人,临出来前三天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说她后牙上有个洞,要去打针,说一个洞眼打一针,花了近六百元,后来没要钱,免费给打了针。

刚到家的头两天,柳志梅看起来还算正常。到第三天,柳志梅突然出现精神异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柳志梅显得躁动不安,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势不停的来回抽动,整夜不睡觉,有时一天只睡两个小时。柳志梅很快就失去了记忆,甚至说不清自己的年龄,说话语无伦次,一句话往往重复三遍。而且大量饮水,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小便尿在被褥上也不知道,睡在尿湿的被褥上也无知无觉。亲友称,经观察柳志梅牙齿上并没有洞,亲友们认为监狱所称的“洞”只是为了注射毒针找的借口而已。

柳志梅的母亲在得知女儿被判刑时,深受刺激,很快瘫痪了。当她终于盼到女儿出狱,却看着好端端的女儿三天之后突然疯了。柳母再也无法承受这样无情的打击,于三个多月后凄惨离世。

当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们不忍看到柳志梅如此可怜,他们租了一间民房,把她接来细心照顾。大家凑了一点钱,给柳志梅买来新衣服和生活用品。几位大姐轮流陪伴她,给她念书讲故事聊天。柳志梅一天数次尿在被窝里,她们和柳志梅一起睡在满是尿味的炕上。一位近七十岁的大姨,像母亲一样照顾她,一次次给她擦去身上的屎尿,为她清洗沾了屎尿的衣服被褥,一次次把柳志梅摔碎的碗碟收拾起来再给她做新饭……有时被志梅疯打,被抓伤、从没有一句怨言。

在大家的辛苦付出和善意感怀下,柳志梅一天天平静下来,发病的次数越来越少,间隔越来越长,大家都满怀憧憬和期待。

不料,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莱阳公安局的一群警察突然野蛮的翻墙进屋,把柳志梅和陪伴她的四位大姐全部抓走,罪名竟然是“把柳志梅接出来照顾是非法拘禁”。为照顾柳志梅提供房屋的高春红被劳教,在臭名昭著的王村劳教所遭受了一年半的黑奴工劳役。

如果说,十多年前,将清华学子柳志梅这只金凤凰折断了翅膀的是山东女子监狱,那么,在她将要恢复健康,有望再振翅飞翔的时候,再次把她打入深渊,粉碎了她康复希望的,则是臭名昭著的莱阳“六一零”。

柳志梅被审讯后,当天下午被警察送回家。这次野蛮绑架使柳志梅的精神受到严重刺激,再次发病,又回复到以前的精神状态,甚至更糟。她不但在炕上、衣服上拉屎尿,更把大便抓在手里玩,往墙上抹。

附近的村民表示,“把精神病人接去照顾,是大好人才能这么做的,是应该发大奖状表彰、上电视宣传的,把这样的好人抓起来,把病孩子再吓疯,这是什么人干的事?这是个什么世道!可惜这个孩子本来病能好的,就这么毁了,再也没有希望了。”

二零一一年冬,亲友去探访志梅,她见人只问“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除此再无兴趣,看上去比以前更痴傻。屋内奇臭难闻,炕头的墙上肮脏不堪,斑斑驳驳都是她把大便抹上去而留下的痕迹。

正如乡亲们所料,柳志梅在这样的凄苦中煎熬了数年后,身体日渐消瘦,最终在寒冬里含冤离世。

假如没有这场迫害发生,柳志梅会像众多的清华学子一样为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柳志梅会像你我一样,有自己的工作、生活和家庭。在这邪恶的迫害中,多少柳志梅这样的人才含冤离世,多少这样的家庭支离破碎,这样的悲剧还在上演着,这场悲剧的制造者这是中共江泽民和追随他的爪牙们!

关于柳志梅遭受的迫害事实,请参考明慧网报道《永远的二十一岁(图)》、《神州浩劫(14):清华学子血与泪》、《折翅的凤凰(图)》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