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北京其它各地黑窝 » 画家许那身陷北京市局七处(图)
画家许那身陷北京市局七处(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今年四十岁。丈夫于宙,一名著名的民谣歌手,今年农历新年被邪党恶警迫害致死。许那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看守所。由于国际上对他们夫妇的关注,中共至今没敢对许那非法开庭。而许那虽然身陷囹圄,也克服重重困难,为自己含冤而死的丈夫上诉。
于宙和许那


许那生活照

许那夫妇只是千千万万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庭中的一个。

一、书香世家

许那生在吉林长春,全家都是搞美术的。许那的父亲是文联画家,母亲是吉林美院教师,老夫妇为人忠厚,注重品行修养。为了让女儿时时刻刻记住要少说多做,就取《论语•里仁》中的“欲讷(na)于言而敏于行”给女儿取名“许讷”。

中共破坏传统文化,中国人被中共“扫盲”后,文盲没少,很多受过教育的人也成了“白字先生”,常常把“讷”字读错,所以后来她把名字改成了“许那”。

1991年许那从中国传媒大学(北京广播学院)文艺编导专业毕业。家庭的熏陶让她还是走上了美术创作的道路。很快,她的作品就打开了知名度。1997年许那的作品作为得奖作品参加了文化部的中国艺术大展。1998年在中国青年油画展中获嘉奖。

许那的画在内地和香港都很有名,一张油画的售价达到几万元。美术界的行家们品评说,她的画笔法纯熟,色彩质朴。从画中淡雅的野花、青青的原野和宁静灯光下的书桌中能够感受到作者心中的那份美好和平静。

画如其人,那时候,许那已经修炼法轮功两、三年了。那画中的祥和宁静正是许那修炼法轮大法后淡泊心境的体现。

许那的丈夫于宙是她的东北老乡,也是法轮功学员。于宙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于宙很有艺术细胞,琴棋书画,多才多艺,当时在年轻人的艺术圈子里小有名气。后来于宙成了“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这个著名民谣乐队的鼓手。

同样多才多艺的于宙和许那琴瑟和谐,生活很美满。他们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用善心对待身边每一个人。

二、正道沧桑

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在中共长期对中国人的人性扭曲下,很多人被中共教育的习惯性“党叫干啥就干啥”,一些人放弃了让他们受益良多的法轮功修炼,一些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被中共的仇恨宣传影响,盲目的仇恨法轮功。许那和于宙夫妇和很多法轮功学员一样为坚持真理,为了让中国人不受中共仇恨宣传的影响而四处奔波。

很多外地的法轮功学员省吃俭用,来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一句公道话。于宙和许那夫妇看到他们来到北京生活很困难,就常常在家里接待外地来北京的功友们,为他们提供临时的食宿,2001年,因为许那将自己的住处借给外地来北京的功友居住,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

监狱里很残酷,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最常用的一种办法就是“熬鹰”,每天只让许那睡四个小时,白天还要奴役干重体力活儿。为了难为她,许那进监狱的第一天就给她分配了普通犯人训练一年才能完成的工作:一天做600双拖鞋的鞋帮子。

许那硬是挺了下来。2002年11月份,许那被转到三监区进行强行洗脑转化。这个北京女子监狱三分监区是北京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地方,中共各地的监狱常常组织到这里参观学习,上海女监等警察头子都曾来学习迫害的经验。三监区为了“转化”许那,完全不准她睡觉,把她捆绑起来强迫双盘很长时间,体罚,强制在别人写好的所谓“揭批材料”上按手印;在雪地里冻;不让洗漱达一个多月等等。

可是许那还是挺了下来!

许那对待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好,不管是谁,包括那些被派来迫害她的警察,包夹犯人。在劳累忙碌之余,她给那些派来包夹她的刑事犯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和自己修炼的感受。渐渐的,很多警察和犯人都被法轮大法的美好和许那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所表现出的善良所感动,纷纷私下里想办法帮助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甚至很多人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许那心灵手巧,加上她的艺术功底,做的手工艺品很精致,又富有艺术价值,监狱当然不会放过这点。不过监狱这帮警察都是空手套白狼的主儿,即便是逼着许那帮他们做东西,他们都不愿意花材料费,监区长田凤清逼迫许那的家人提供所需一切材料、费用,让许那制作手工艺作品,卖给在押人员和来探亲的家属,因为那些东西实在很精致可爱,所以总有人买。其它警察看着眼红,就把田凤清给告了。

许那一直是被包夹或是被单独关押,来“包夹”许那的不仅有普通的犯人,还有被迫害后洗脑“转化”的人。中共认为,可以利用这些被“转化”的人“转化”那些难以“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许那对这些昔日同修更是倍加珍惜,善意的向她们分析法轮大法的法理和中共所歪曲的到底有什么不同,结果被洗脑的法轮功学员们纷纷发表严正声明:“转化”作废,从新修炼。

监狱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伙食很差,犯人们不得不从监狱开的高价商店中买一些食品来补充营养,这被犯人们称作“采买”。对犯人们来讲,方便面都是营养美食。为了让许那“转化”,监狱对许那的看管尤其的严,甚至剥夺了她“采买”的权利。难友们冲方便面吃的时候,经常会背着警察分给许那一半。许那知道在这个艰苦的环境下,这些方便面来之不易,也理解难友们的深深的情意。她每次都挑起一、两根来,一边夸赞着好吃,一边把面条推还给同样也是面黄肌瘦的难友们。

许那在监狱里认识的人很多,这是因为北京女子监狱常常给她调换地方。监狱的警察头子们发现许那有改变别人的能力,能够让所有和她相处的人都越变越好,这令中共恶警的头子们很惊愕,同时也头痛不已。中共的监狱是“暴力机构”,如果那里面的警察和犯人都成了好人,不就没有办法维持“暴力”了吗?因此,监狱一再给许那调换监区。每次许那被调离一个监区,那个监区的犯人们都舍不得许那,为她洒泪送别。但每次当许那调到新的监区后,就有更多的人被许那的善心感化。

监狱的警察头子们为此很烦恼,田凤清公开说这些人不开眼,受了许那的小恩小惠被拉拢了。其实许那由于不放弃信仰根本不许买食品,哪有东西来拉拢人?

三、坚定

许那坚持真理,尽一切可能为自己和其他难友争取正当的权利。在一次列队集合时,监狱长经过,许那出其不意的从队列中跑出,拦住了监狱长,当面反映自己所受的种种摧残,要求停止迫害,给她一个合理的说法。

2002年底,监狱长看始终不能“转化”许那,许那反而影响了这么多人,决定把许那关押进单间,尽量使她不能接触其他人。可是在这里,许那却亲眼看到了一幕最恐怖的人间惨剧。

监狱的这些“单间”里关押的都是坚持信念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个叫董翠芳,又名董翠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在许那的隔壁。董翠芳是医学研究生,北京顺义区妇幼保健医院的医生,才29岁。是2003年3月11日上午被转到北京女子监狱三分监区。一天许那听到隔壁董翠的呻吟和她被打的声音。许那趁包夹人不注意,就冲到董翠的房间对打手喝道:“不许打人!”包夹许那的人马上跑来强行拽走许那。

3月18日,监狱分区长田凤清将折磨董翠的任务交给了恶警席学会,安排其到浴室教训董翠。席学会、董晓庆(原三分监区恶警)带领曾经学过法轮功,后来被洗脑转化的犹大李小兵、李小妹等五人,将董翠带带到楼下锅炉房旁边的平房浴室内,之后惨剧发生了。几个小时以后,许那在窗户边亲眼看到惨死的董翠被抬走……

人命关天,女监惧怕董翠事件曝光,队长和当事人李小兵等人乱作一团,忙着造假材料,却无法掩盖董翠身上的伤痕。那段时间,狱警对法轮功学员们也突然严加看管如临大敌。大家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也都知道肯定是有大事。

董翠的事情搞的监狱恶警筋疲力尽,没有精力继续对许那迫害,于是许那被送回了三班。一天,许那和大家一起吃午饭,看到大伙儿都在,她对李小妹说:“你是杀人犯!你们把董翠打死了!”大家都吃了一惊,李小妹吓坏了,把饭桌都掀了,拉着许那找狱警。李小妹的气急败坏证明了许那的话是真的。为了少找麻烦,狱警把这件事压了下来。

同修不能白白的含冤而死,许那继续为惨死的同修上告。紧接着北京SARS流行,许那给监狱长写信,在信中写到董翠的死,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希望监狱长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这封信把监狱长吓的够呛。董翠的死是他的心病,他就怕别人知道。所以许那被马上隔离,再次被关进了“小号”,许那不得不绝食抗争,被监狱长期灌食。监狱中的灌食绝不是防止绝食的人员出现生命危险的医疗手段,而是另一种酷刑。几个月后,许那回到监区,但被更加防范。

2005 年3、4月份,许那又一次被调队并被单独关押。这次监狱采用了所谓的“感化”策略。警察们不再找许那谈所谓的“转化问题”,并且严令被洗脑的法轮功学员也不得在许那面前谈所谓的 “转化”,谁谈惩罚谁。只是让几个犯人陪着她,也不干活,在号室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许那要洗漱,就把洗漱间的所有人都请出去让她单独洗漱;许那上厕所, 要把厕所的所有人都赶出去让她一个人去。许那提出想和哪个犯人聊天,就赶快安排这个犯人去。可是过了三个月,许那丝毫没有被“感化”,于是监狱派来三个警察昼夜不停的给她放洗脑的碟片,还让许那做笔记,看完后开始讨论,可中共的歪理邪说根本无法在真理面前立足,这些开始还振振有词的警察们一个个都败下阵来,最后这些警察不得不服,说“真拿她没办法”。

许那对所有的人一视同仁,对被中共洗脑甚至犯过错误的人也不歧视。一位参与打死董翠的人后来被派去“包夹”许那,在许那的帮助下,她痛悔自己助纣为虐的行为,为了赎罪,她曝光了那天董翠在浴室被活活打死的具体过程和中共监狱的残暴!

许那最后关押期间对警察公开表示她要向上告状,状告监区长田风清指使犯人残酷折磨她本人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以至把人打死的犯罪事实。田风清知道自己情况不妙,写了辞职报告,被调到监狱后勤部门工作,不再管犯人。

瘦弱的许那在那种恐怖的环境中用浩然正气勇敢的揭露邪恶,震慑了恶人,大家都说许那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

四、痛失丈夫

2006年,许那经过5年的非法关押和迫害后回到家里。夫妇团圆,对于宙和她的事业都有很大的促进。但他们常被警察骚扰,生活也被监控。许那多次向那些警察指出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

2007年,于宙所在的“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和著名音乐频道Channel[V]签约,他们的乐队被誉为2007年不能错过的民谣组合,他们的歌声被称为2007年最温暖的声音。

许那被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免试录取为研究生,并在2007年以优秀作品奖入选首届中国青年百人油画展。

许那说,能在专业院校中踏踏实实的学习,并在艺术上有所提高让她感到很高兴,她并不注重学位。尤其是在中共的统治下,艺术被中共当作“党的宣传工具”,甚至美术院校毕业时的学生作品和论文都要符合“党的要求”。如果那样她宁可继续自己的创作而得不到学位,也不愿符合中共恶党的“要求”去画没有人性的东西。

2008年是奥运年,这好象给中国本不发达的经济打了一针强心针,很多对中共抱有幻想的人都希望这个奥运能帮着回光返照的中共度过政治上和经济上的难关。中共自己也死死把住这个救命的稻草。他们打着奥运的幌子,对外到处坑蒙拐骗,对内也用保稳定办奥运的政治谎言加强迫害。

1月26日晚十点左右,于宙演出结束,与妻子许那下班开车回家,行驶到通州北苑的杨庄路段被警察拦截,进行“奥运搜查”。当警察发现于宙许那是法轮功学员,就将他们抓到通州区看守所。


抓捕于宙、许那的通州北苑派出所照片

27日上午9点多,通州北苑派出所、通州分局以及香山派出所,海淀分局4人首先抄了许那父母家,没抄到东西,又抄许那妹妹家,见没有电脑就把书桌上几张打印用的白纸拿走。

2月6日大年三十,年仅42岁的于宙被迫害致死。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于宙遗体做了解剖,结果却一直没有公布。于宙去世前没能和许那见上最后一面,看守所连许那参加于宙的丧事都没有允许。


于宙父母看到于宙遗体的地方:清河急救中心

许那现在被转押在臭名昭著的北京市看守所,即所谓的北京市局七处。那里专门关押政治犯和重刑事犯,文革中曾经处死过遇罗克,文革后迫害过魏京生,现在那里又关押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

通过父母请的律师,许那终于得知了丈夫于宙的死讯。目前许那正在为于宙被迫害致死向检察院申诉,要求必须追究法律责任,并要求为于宙办理后事的权利。

北京奥运将至,世界也越来越关心中国这个奥运会的东道主。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掩盖了近九年后,法轮功学员于宙之死正在逐渐被世界关注。在明慧网、大纪元、看中国、新唐人等多家中文媒体将此事曝光后,权威的英文媒体英国的《泰晤士报》也对此进行了报道,随后,世界各国媒体纷纷转载。国际社会上呼吁调查于宙死因和呼吁营救许那的呼声越来越高。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目前北京法院拖延了对许那的非法开庭。

我们再一次向各界朋友们呼吁,于宙的北大校友们,许那的中央美术学院的校友们,艺术界的朋友们,“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的歌迷们,东北老乡们,北京市民们,中国的老百姓,全世界的华人们,全世界的各界人士,请帮助营救许那,停止迫害!

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华人都希望中国崛起,都希望中国能受世界的尊重,也希望在中国能够举办一场令世界瞩目的真正的奥运会。可是当你们中有些人受到领馆的鼓动去“保卫奥运”的时候,您可曾想过,为什么前28届奥运会的举办国不用“保卫奥运”,如果中共不是这样的戕害人权,世人都会愿意这个古国举办奥运,又何需“保卫”呢?

要让中国和中国人受人尊重,就让每一个中国人从自己做起,从尊重人的基本权利做起,从营救许那做起,制止中共利用奥运名义对信仰和异议人士的血腥迫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