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北京法制培训中心 » 清华大学博士生俞平自述遭受的迫害
清华大学博士生俞平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一日】我叫俞平,今年42岁。1999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是清华大学的在读博士研究生。修炼法轮功之后,我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道德回升,身心康健,不仅发表了多篇国际水平的学术论文,还成为学校的学生干部、学生管理骨干,获得了 “西门子奖学金”、“12.9奖学金”、“光华奖学金”等荣誉。

然而不久,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实施其罪恶的“三大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在全国范围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上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判刑、劳教,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或被撤职、开除公职、开除学籍、停发工资、奖金、抄家、罚款、敲诈勒索,或流离失所、或家庭破碎。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7月至2013年5月,有3686名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经确证的)。大量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精神折磨、酷刑折磨、药物迫害、人体试验,更令人发指的是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人体器官出售牟利。2013年6月27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推出“281号决议案”,要求美国国务院立即“阻止中共活摘器官”。

本人作为亲身见证,被中共非法判刑4年(2000年10月18日~2004年10月17日),非法劳教2年(2008年4月19日-2010年4月18日)。在前后长达6年的迫害中,我经历了个人财富被中共洗劫一空、家庭破碎、孩子失去照料、酷刑折磨等种种迫害。2000年10月18日,我和妻子赵玉敏(也是法轮功修炼者)同时在家中被抓,家中现金、电视机、录像机、电脑、打印机、复印机、随身听、手机、西服、皮鞋、被褥、象牙手镯、羊绒大衣等都被洗劫一空,甚至连大米、和桶装油也不放过。当时我们的儿子年仅8岁,父母都被抓,孩子在家无人照料。后来我被非法判刑入狱4年。在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遭受“大劈叉”等酷刑。


酷刑演示:“大劈叉”,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在监狱中,因为不放弃信仰,被中共残酷的进行精神和肉体折磨,每天进行强制“洗脑”,并被连续“熬鹰”(晚上不让睡觉)12天,还遭受约束衣(用帆布做的约束衣,从头套到脚只露出嘴巴和鼻子,头上加上头盔,穿上不能动弹)及野蛮灌食折磨。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2008年,中共为了阻止“奥运会”期间法轮功学员上访,揭露其向国际社会粉饰太平的伪装,大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我和妻子、岳母、小姨子(都是法轮功学员)于2008年4月19日在北京同时被抓。在非法抓捕时,恶警大打出手,打得我眼睛内出血,同时鼻子、嘴、衬衫上全是血。当时我和妻子的鞋都被打飞了,我们都是赤脚被抓到北京市东城区东华门派出所,后来我和妻子分别被非法劳教。

家中16岁的儿子以及1岁多的女儿以及年迈的岳父无人照料。家庭破碎,风雨飘摇,孩子们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尤其是1岁5个月大的女儿心灵受到极大创伤,正当女儿需要爸爸妈妈及姥姥的爱时,我们却被中共非法抓捕。抓我们时那天正是星期六下午,女儿正在睡觉,从警察踹门声及殴打声中惊醒,眼睁睁看着爸爸妈妈被打、被抓走,吓得直哭。女儿从生下来,就一直是她妈妈带着她,她最离不开的就是妈妈。因为眼见妈妈被抓被打,并从此消失,使她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的刺激,曾经很长时间,女儿在夜里惊恐的哭闹,要找妈妈,还经常在夜里不睡觉,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花板……周围的人们都当着女儿的面,不敢提“爸爸妈妈”这几个字。刚被抓走后的几个月,因为惊恐又想爸爸妈妈,女儿瘦得都脱相了。

我和妻子在劳教所被残酷迫害。在北京市劳教调遣处,我因为不放弃信仰,被6个警察分别用6根15万伏高压电棍持续同时电击1个小时左右。他们把我的衣服扒掉,先把我仰面压在地上进行电击,然后把我趴着压在地上进行电击,用他们的话来说,这叫“烙饼子”。当电击时,我剧痛难忍,到最后感觉好像快要死了,他们才住手。当时充满电的电棍被电得没有电了,又换一批电棍,都电没了,又从别的大队调了一批电棍过来。满屋子都是皮肉烧焦的味道,电得我腰部、背部、胸部身上都是拳头大的血泡,最大的一个血泡有碗口大,溃破之后就化脓。直到电了一个小时左右,那帮警察累了才住手。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我后被非法关押于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在劳教所,被“坐小凳”,强迫长时间面壁站立,强制下蹲,超长时间拔军姿走正步等。“坐小凳”要求坐在小凳子上动也不能动,也不许靠在任何地方,背部、大腿、小腿成90度,两腿之间夹紧一张纸,要求纸不能掉下来,一坐就是一整天。在北京市监狱管理局下属的前进监狱以及北京市团河劳教所期间,被强制奴工劳役,制作外销出口的邮票纪念册及其它产品等。

我的妻子赵玉敏,她是1999年1月开始修炼的。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迫害法轮功信仰团体,妻子多次到天安门上访请愿,在被非法判刑前曾经被先后被绑架到看守所3次,被殴打、洗劫财物。2000年10月18日和我一起被抓后,设法逃脱,后流离失所。2001年1月又被绑架,在患葡萄胎身体大出血随时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邪恶当局仍然不放人,后被判非法监视居住。2002年7月19日,又被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派出所非法抓捕(2002年7月19日同时被抓的还有妻子的姐姐赵荣敏及妹妹赵京敏,她们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替我妻子当场辩护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妻子在被非法抓捕时,遭到暴力殴打,门牙被打掉半颗(现在嘴里是补上的牙齿,仍然可以看到打掉的痕迹),后劫持到位于北京大兴的所谓“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进行强制“洗脑”。当时的朝阳区管庄地区610办公室负责人是赵宗宝、陈杰,他们也参与了迫害。 在“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我妻子被施以“铁椅子”酷刑,整整被绑在铁椅子上两宿。


酷刑演示:坐铁椅子

还被上“死人床”,身体呈“大字”形被铐在铁床上一个多月,恶警还故意放进蚊子咬她,而她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奇痒无比,难受至极。后到9月中旬,北京夜里天气渐渐变冷,他们不让我妻子穿上秋天的衣服,晚上睡觉不让盖被子。在近两个月的时间,我妻子一直穿着半袖T恤和白短裤,就这么铐着,也不让洗漱。在铐在“死人床”期间,还被野蛮灌食,当连续被铐“死人床”50多天以后,解除铐子的时候,连坐都坐不起来了。


酷刑演示:死人床

后来因为警察没有搜出所谓的“证据”,法院竟然以所谓的“妨碍公务罪”对我妻子赵玉敏非法判刑2年半,在北京市罪犯遣送处遭到恶警电棍电击,在女子监狱遭受奴工劳役,每天劳役时间最长的长达14小时之多。被强制捆绑盘腿,和“熬鹰”折磨(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捆绑强制双盘

2008年4月19日,因为修炼法轮功,我和妻子、以及我的岳母秦秀娥、小姨子赵京敏同时被抓。我妻子后被非法劳教,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被姓付的女大队长和四个吸毒犯强制大量野蛮灌水,而且灌完水后不让随便大小便。后被转送湖北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强制洗脑、辱骂恐吓、精神折磨、“熬鹰”、罚站等。

以上是我们两人被迫害的经历。我们的遭遇仅仅是千千万万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案例之一。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大陆,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每天都在发生。自1999年以来,中共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四年。十四年的残酷迫害还在继续。希望国际社会制止中共反社会、反人类、反人性的群体灭绝罪恶行径,制止中共对基本人权普遍准则的践踏,曝光邪恶,窒息邪恶,昭彰正义,支持良善,共同迎接全面清算审判江泽民犯罪集团及中共暴政罪行的那一天的到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