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北京地区恶人曝光 » 北京团河劳教所恶警违法犯罪事实
北京团河劳教所恶警违法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8月3日】北京团河劳教所是国家塑造的典型标竿单位,是向国外来宾展示中国改革开放二十年来,司法行政事业辉煌进步了的“榜样”。这是国家投重资扶持的劳教所。但是国际传媒很难了解到它的真实情况,国外来宾参观和来访者都得国家行政机构层层批示,层层准备,经过伪装、掩饰,能看到的只是导演好了的假相。

原团河劳教所副所长李爱民,人称之其“害民”,是团河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现已遭恶报,连所院内都不敢进。他已没有了往日的张狂,身患重病,不能正常上班。2002年底,他曾带领各队副大队清监,在普教大队一、四、六、七大队发现注射毒品用的注射器,并当场抓获六大队的劳教犯人正在注射毒品。当时是12月6日星期五,巡逻队长刘明向它报告了情况,各副大队长都在场,它不但不处理,还给压下了,后来在一月份,七大队又因抢食毒品大打出手。有犯人被打伤,不得已上报局里,后因局调查,牵扯140多人吸食,还不算以前每月释放人员。犯人、警察联合做生意,毒品、烟、酒买卖最盈利。北京市委为了低调处理此事,维护团河劳教所在国际上树立的“文明劳教所”的形象,不敢公开处理,封闭里面的消息,把各大队的干警大调动,劳教人员全部分散到调遣处、天堂河、双合劳教所。没有任何一位警察得到刑事处理。当时北京劳教局下大力气,犯人个个审讯,个个挨电棍电,15万伏的电棍从2003年年前一直电到年后,包括刑事教养人员,恶警说让你们个个学鬼叫,局管理处长在集训队对恶警讲:你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一、 四、六、七大队无一幸免。此事现在还在掩盖。当时劳教局在各大队都拍了录像,每克海洛因黑市价格三百元。在劳教所每克高达1000元。注射一份100元。25元一条的烟,警察卖150元,酒价也很高。毒品是球形包装,每球三克,每个队每天得消费几个球。每队每天消费数条香烟。罪魁李爱民,一出事就拉关系。据悉,钱也没少花,弄了个降级留用。

此类事件在拉美国家曾出现过,但处理的是监狱长及主要责任人,劳教人员实际上行动是受到监视的被管理者,然而出了事首先受到处罚的,在中国却是劳教人员。

团河劳教所吸毒、贩毒的事情,99年曾经在北京劳改局下属茶淀监狱某分场出现过,当时先抓捕27名警察,处理一百多名犯人,没收大量赌资、毒品,而团河劳教所却把全部责任推卸给他们监管的劳教人员。

李爱民在任期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团河所在二、三、五大队安排流氓劳教人员和流氓警察一起“管理”学者和有知识的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对长期不转化的、强制转化不了的,它给予批示用电棍,嚣张的狠!在它指使下少则四根,多则十几根15万伏的高压电棍,对法轮功学员一切都是情绪化管理,想体罚学员时,就美其名曰“严管”,就可以大打出手。即使用电棍、关禁闭、伪造材料加期,对不转化的不能睡觉、大小便等。迫害是极其残忍的,直接造成死亡、精神失常、身体伤残的人很多。

团河劳教所说是培养所谓的多用人才,打着让劳教人员学厨师、电脑、管道工等幌子,然而,学厨师的没有拿过菜刀,学电脑的不会开机、学管道工的没有经过实践,只是向劳教人员收取了高额的学费,发了不知能否实用的毕业证。劳教人员的劳役是砸钉子,以前砸出的钉子,警察说劳改产品是不准出口的,北京一监以前曾经出口产品,后因东窗事发而查处了一名局长。

2002年初,中纪委驻司法部监察组长岳宣义、司法部长张福森,北京原政法书记强卫等一行四十多人到劳教局下属的调遣处,团河、天河、新安女子劳教所检查工作,只是走马观花,没有深入调查了解,听取劳教人员的真实反映。还对他们虚假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和肯定,这种浮夸举动对劳教所进一步败坏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恶警也是恶贯满盈,用的电棍15万伏连老牛都能击倒,更何况电人,而且一用就是数根。新投进去的人在大门口刚一进去就有两排恶警连男带女手拿电棍一顿威胁恐吓,女劳教人员动作稍有点慢,女恶警就抓住头,一顿拳打脚踢,进院双手抱头,低到档位蹲着,一蹲一天,有的人脚蹲麻了一起来脚腕造成骨折,每天早6点起床一直站到晚11点就寝,要站一周,然后开始超时间、超强度的劳动,包卫生筷子,定任务、完不成不让睡觉,有的人一周有时都洗不上一次脸。手脚很脏,脚痒了就用卫生筷子抠,根本不讲卫生,然后包上包装发往大红门批发市场。在此常常都有被打残、打伤的人,上告到纪检委,查处的却微乎其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