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北京地区典型迫害案例 »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一)
北京女子监狱的反人性罪恶(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
目录

一 所谓“人性化”设施下的非人虐待与摧残
二 以不留痕迹的虐待法轮功学员作为研究课题
三 用做秀 迫害与造假掩盖迫害真相
四 颠倒黑白的奖罚机制及黑社会逻辑
五 以“习艺”为名的奴役
附1 北京女子监狱部份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附2 北京女子监狱的恶警名单

一 所谓“人性化”设施下的非人虐待与摧残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在中国北京南部的大兴区,布满了国家暴力机构,有北京女子监狱,北京女子劳教所,北京新安劳教所等臭名昭著的“人间地狱”,当地的地名却叫“天堂河”,“天宫院”。从空中俯瞰北京女子监狱,造型如同大写的字母“K”,据称是按照国际人道主义公约把监狱主体建筑设计成K字型,是与国际先进人权理念接轨的。北京女子监狱K字形的四幢大楼里都非法关押、酷刑折磨过众多的法轮功学员。

北京大兴区地图局部


北京女子监狱K字型楼卫星定位实图

北京市女子监狱于1998年建立,部份女犯由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代管,另一部份在大兴区天堂河,称为老女监,2004年,二部份合并,迁入中共在天堂河耗资5000多万元修建的北京女子监狱新区,建筑面积两万多平方米,于是这里成为向国内外展示所谓“人性化文明管理”的 “中国人权橱窗”。目前北京所有被判刑的成年女犯都关押在这里,总共关押女犯近千名,十一个监区,曾有四个监区关押过法轮功学员,剩下的空楼层是专门单独关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作为“攻坚”使用的。正面左翼一层现在是法轮功监区一区,四层现在是法轮功监区四区。左翼后面楼的五层曾是法轮功监区十区。右翼后面楼的五层是八区。

 


北京女子监狱正面实图右翼的二层三层四层都是空闲楼,曾单独关押过法轮功学员。

一、所谓“人性化”设施下的非人虐待与摧残

走进北京女子监狱,绿草如茵、鸟语花香,安详温馨的景象很难使外人想象到这里的暗无天日,任何一件丑行的曝光都足以震惊世界。披着警服的公职人员,十几年来,一直持续隐蔽地对北京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虐待。

监狱拆掉了监狱高墙,换用通透式金属铁艺做围墙,这在全国乃至亚洲都属首例,据说这种设计更加体现刑罚的人性化,打开了监狱内外的视觉屏障,突显其所谓公开透明的规范执法,这种“人文化管理”宣传的漂亮包装,与它严密的高压防控,全力封堵迫害真相的实质形成强烈对比。与其它赤裸裸的迫害黑窝不同的是,北京女子监狱打着现代化文明科学管理的幌子,迫害的手段却更隐蔽狡猾,不露痕迹。

 


北京女子监狱的通透式围墙实图

 

北京女子监狱的岗楼

自1999年7月以来,北京女子监狱的重要任务,就是积极贯彻中央政法委及“610”的反人类灭绝政策,以“教育挽救转化”为幌子,不择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洗脑,而国家机器的暴力武装保障了其制度性犯罪的野蛮实施。北京女子监狱有一个广场和操场,硬件设施齐全,设有接待室、接见室、医院、多功能厅等,到处都透着一种人文化的管理理念,但所有的人性化科学化的设施在这里都被充分利用来折磨并掩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让我们走进北京女子监狱,看看这个“人性化” 、“文明”的建筑里都发生过什么,都掩盖了什么。

掩盖真相的多功能大厅

北京女子监狱有一个豪华的多功能大厅,有天窗有地热,每有外人参观,监狱有专门的文艺队经常演出为中共政府及监狱歌功颂德的节目,营造虚假和谐的太平幻象,逢年过节或是中共的节日里,监狱还会规定所有人排练节目,举办晚会、联欢会,唱“红歌”比赛等等,在节目中宣传党如何英明伟大,国家如何繁荣富强,这里的狱警是多么的好,监狱生活多么好,在北京女子监狱多么的开心快乐。当然,参加节目演出会使犯人挣到分,分数挣的越多,就越能早点回家获得自由。

北京女子监狱的狱警对法轮功学员折磨洗脑后,就要求法轮功学员强颜欢笑,排练节目美化狱警,美化洗脑,演出为监狱的暴力洗脑涂脂抹粉的小品等节目。2004年,北京平谷区城关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龚瑞平,北京大学研究生院法轮功学员袁林在全监狱大会上公开揭露狱警打人的事实,全场大惊,监狱长李瑞华的脸都吓白了。2006年末,李桂平在会场站出来高喊“法轮大法好”,从此狱警就只挑选所谓积极靠拢政府的服刑人员去参加监狱活动了。

狱警坐在值班室,就可以在显示器上看到监区的每一角落,甚至能听到监室里非常小的声音。北京女子监狱一方面通过现代化的监控设备对服刑人员进行全方位无所不在的管控,另一方面,当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虐待时,就安排专门的狱警去看管监控做手脚。北京女子监狱几个空闲的楼层也成了避人耳目实施迫害的地方,那里经常隔离关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攻坚”。在老女监,法轮功学员会被带到狱警休息室,监区长办公室,库房的行李遮挡处或者远离监区的狱警浴室仓房等处被施以折磨,那里是没有监控设施的。

北京女子监狱监区监控室实图

“狱中狱”–心理咨询室

女监心理咨询室,布置得浪漫而温馨,有沙发茶几和假花等装饰,其外表和真正的实际功用形成极大的反差,对法轮功学员来说,心理咨询室就是女监隔离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狱中狱”、“牢中牢”,只不过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更加隐蔽狡猾。法轮功学员张国兰在七区的咨询室被“熬鹰”,不许睡觉长达40多天,从凳子上摔下,前额摔破;法轮功学员程春马在十区的心理咨询室被诈骗犯马维一脚踹了个仰面朝天,头磕在了砖地上,狱警还怂恿马维强制她盘腿,一百七八十斤的马维坐在她腿上;法轮功学员赵秀环、周孜也曾在新女监十区的咨询室被反复虐待折磨;在四区,法轮功学员刘兵、田玉华、杜鹃等长期被封闭隔离在咨询室,24小时被反复强迫听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同时被限制各种基本生理需求,甚至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

 


北京女子监狱的心理咨询室实图

北京女子监狱设置心理咨询室,自称实现了监狱心理咨询人员持证上岗。北京女子监狱的心理咨询室名义上是“注重加强心理健康教育”、“注重加强情感教育”,并配有心理咨询狱警。它利用所谓“治疗”、“心理矫正”的名义,不转化就说精神有问题,长期在此隔离关押法轮功学员,借“矫治”的之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摧残,八区的狱警“攻坚”李雪宾时,妄说李雪宾精神有问题,需要在心理咨询室里“矫治”,心理咨询室就日夜传出哭喊声、谩骂声、呵斥声。近几年女监的心理咨询更具欺骗性,不公开剥夺睡眠,狱警以“谈心”为借口,让狱警排班每天晚上把学员带到咨询室,一直“谈话”到后半夜,用变相不让人睡眠的方法,使人身心疲惫到极点。

2001-2003年,在老女监,没有监控器的心理咨询室就是“行刑室”。在“心理咨询室”什么都可能发生,很多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受非人虐待毒打,宫瑞平被折磨的精神失常,董翠芳也是在心理咨询室遭受捆绑等肉刑折磨,被拉出去暴打后在心理咨询室离世。

(一)“坐小凳”折磨


“坐小凳”模拟图

“坐小凳”是北京女子监狱最普遍的一种体罚虐待,用它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看似文明却能达到折磨人的效果,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长时间坐在小塑料方凳上,双手铐膝、双脚跟并拢、腰挺直、眼睁大,每天甚至二十多个小时保持一个姿势,稍微晃动就会打骂。因为凳子上有楞,时间长了,臀部就会破烂流脓。四区监区长刘迎春强制杜鹃长期坐小凳子,还怂恿普犯张萍等体罚虐待她,杜鹃的尾椎骨处被踢的都是青紫伤痕,溃烂流脓;一监区的赵学凤被长时间罚坐板凳从早晨至深夜,有时甚至完全不许睡觉;在八区,陈凤仙被强制一动不动的在凳子上整天罚坐,不许睡觉,一闭眼就会被打醒。

(二)拔军姿


拔军姿模拟图

要求身体笔直,双臂拢住绷紧,全身肌肉都必须绷紧,包夹或狱警会突然在后面猛踢小腿或者拽拉胳膊,随时检查是否肌肉绷紧,这种姿势被要求持续十几个小时,长时间拔军姿,身体会僵硬抽筋,人会虚脱,但狱警把这种折磨叫军训。


面壁模拟演示图

法轮功学员被带到没人的楼层里,或者是监控的盲区,被强制罚站。看似轻松,但这种罚站经常伴随着剥夺睡觉,一阖眼就会挨骂挨打。人会站的腿脚粗肿,手也控肿,浑身疼痛,最后头脑木胀,甚至虚脱倒地。在十区,中国航空航天部电子设备工程师兼画家、法轮功学员岳昌智被持续多天昼夜罚站,最后神志不清直说胡话,而且严重到不知道自己在哪里,龚瑞平被完全剥夺睡眠,每天都被强制这样站立长达一个多月,李莉被罚站折磨的双腿肿胀,痛的两个月了都不能正常睡觉;在老女监二区,周孜曾被连续罚站三天不许睡觉,几次要晕倒,两腿严重浮肿,一按一个坑,冬天还往她身上浇凉水,夏天太阳最毒的时候,周孜被拉到太阳下罚站曝晒,她被爆出一层皮。

(三)针扎


针扎模拟演示图

龚瑞平就曾在老女监的禁闭室被针扎。犯人用很长的缝衣针扎她的脸和身体,说考验她到底痛不痛,不痛就说她精神有问题,有附体,更需要加大力度整治。

(四)蒙头毒打


群体欺辱,用衣服或被子蒙头阻止喊叫

在老女监的库房,有法轮功学员多次被犯人这样群体欺辱,还用衣服蒙住她的头不许她喊叫。这是发生在女子监狱的很普遍的一种迫害。

(五)掐大腿里侧

用手掐大腿里侧,抹布堵嘴不许喊叫

在老女监,法轮功学员伍丹等就被一群下流的犯人不择手段的欺凌,晚上不让睡觉,用手掐大腿里侧,用布堵嘴不许她喊叫。

(六)捆绑虐待


酷刑模拟演示图:五花大绑塞到椅子底下

在老女监禁闭室的狱警休息室 ,龚瑞平就这样被捆绑后塞进椅子下受虐待,凳子上还要坐上人压住,导致她双腿一度残疾,走路一瘸一拐。

(七)“飞”


酷刑演示:“飞着”

这是发生在女子监狱的心理咨询室,库房,浴室里很普遍的一种肉刑,强迫弯腰弯到脸贴着腿,头和后背及双臂双手必须紧贴墙面,然后把人往墙上挤,全身都不能动。法轮功学员吴岚岚曾多次受此虐待,双腿肿痛血压升高,憋不过气来,很容易晕厥虚脱。

(八) 反复踩小腿腿骨


酷刑演示图:反复踩小腿腿骨

北京女子监狱老女监三区狱警田凤清,刘敬,习学慧等,把法轮功学员带到没有监控的狱警浴室,狱警刘敬手亲自反复踩踏学员的小腿骨。

(九)打耳光


扇耳光模拟演示图

在老女监三区,对拒绝转化认罪的法轮功学员,参与洗脑的包夹帮教每个人都必须扇她耳光,一边数数一边扇,一般每个人都要一次性扇100个,不肯动手扇耳光就说明立场有问题,也会受到整治。法轮功学员袁林的耳朵就是这样被打坏的,赵志升被打的口鼻流血。

(十)长期下蹲


强制下蹲模拟演示图

雷晓婷、伍丹、裴云彤等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逼在老女监库房里长期下蹲,腿部粗肿,穿不上鞋袜。雷晓婷的左小腿及左脚蹲的都失去了知觉,走路经常要摔倒,出狱很久后才完全恢复正常。李桂平由于不“转化”,被强迫长时间蹲着,小腿肿的和大腿一样粗。


强制马步蹲裆模拟演示图

马步蹲裆也成为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方法,号称让你锻炼身体,任何一种身体姿势的长期固定都可能会成为虐待轮功学员的方式,包括法轮功的炼功动作。在老女监的副监区长休息室,袁林就是被这样反复虐待折磨,期间而且不许洗漱,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

(十一)捆绑双盘


酷刑演示:捆绑双盘

这是发生在女子监狱的心理咨询室,库房,浴室很普遍的一种肉刑,刘秀芹,龚瑞平,毛秀丽,吴岚岚,许那,赵荣敏,董翠,岳昌志等都受到这种肉刑折磨,

(十二) “燕飞”


“燕飞” 模拟演示图

这也是经常在女子监狱的心理咨询室,库房,浴室里对法轮功学员的一种虐待方法,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长期保持这种姿势。

(十三)群殴暴打


拳打脚踢

这种虐待的目的并不是要致人死,而是让人达到肉身承受的极限,所以过程中施虐者会经常测试被虐待人的反应,并量测血压脉搏,但施虐者也经常失去理智,对法轮功学员疯狂施暴,董翠就是在这样的群殴暴打之后离世的。

“亲情”电话室的虐待

北京女子监狱号称“亲情电话”是女监人性化措施之一,但没有转化认罪的法轮功学员是没有权利打电话的。能打“亲情”电话的,也必须有狱警监听,不允许泄漏监管机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北京女子监狱就是监管机密,狱警也不能泄露这些监管机密,电话里只能说所谓“有利于认罪改造”的话,说狱警如何如何好的话,否则狱警就会掐断电话,谎言已成为监狱日常生活的常态,普通犯人甚至也发明了很多暗语让家人明白自己的处境。2001年,法轮功学员董延红因在电话中讲述自己被迫害的事实,遭到老女监三区残酷迫害。


电话室打亲情电话实图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亲情电话”室也是经常实施虐待的地方。

这就是2004年发生在北京女子监狱十区“亲情”电话室的酷刑虐待,年近70的法轮功学员岳昌智,被用这种方法反复折磨。狱警怂恿犯人把她的腿向左右分开,硬劈成一字形,然后抓住她的后领子猛力向前方的地上压去,拳头打,用脚踩,岳昌智脊椎骨当时即骨折,并一次次尿失禁,她遍体鳞伤,大面积的瘀血一个月不褪。后来由于得不到医治和休息,她的脊椎骨断处无法复位,造成了严重的脊椎侧弯和脊椎骨两处骨折,生活自理困难,长期腰背痛。岳昌智刚入监时的时候腰板挺直,几天后就被弯成90度。袁林经过这样的虐待后腿部受伤,走路一瘸一拐;这种折磨使龚瑞平近一年多走路不正常。赵秀环的腿被劈开后,还有两个人骑坐上去,有时后背还坐上一个人,反复压坐。

野蛮灌食虐待


强制灌食模拟演示图


插管模拟演示图


强制灌食模拟演示图

中国传媒大学的法轮功学员许那、周孜、袁林等曾以绝食抗议北京女监的非人虐待,要求控告北京女子监狱,她们的绝食触动了北京女监的黑幕,女监不但不依法解决问题,反而以人道主义救助为名,对她们进行野蛮灌食虐待,利用插管鼻饲的痛苦进一步加大迫害,北京女子监狱医院的医生护士也都不得不被强制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所谓“宽管”


北京女子监狱寬管监区的监室实图

这是北京女子监狱所谓的“宽管”监室,一切家具都是淡淡的粉色。外人觉得很温馨很“人性化”吧,但对法轮功学员,“宽管”监室绝不是宽松管理。由于可以完全与其他监室隔离,洗漱洗衣服、吃饭、上厕所都在一个屋子里进行,完全把法轮功学员控制在一间屋子里,吃喝拉撒都被严密控制,是更隐蔽的“严管”。这种待遇是一整套的,法轮功学员不准随便走动,也不许和任何人说话、做手势、打招呼等,每天都是坐在小凳上接受帮教,平时无特殊原因不得走出铁门。


北京女子监狱宽管监区的监室床铺实图

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安排在下铺中间的铺位上,那是正对电脑监控器的位置,两边是两包夹的铺位。包夹有时是两个,有时是四个,和法轮功学员形影不离,每天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要写情况汇报,晚上要值班,值班时要看睡姿,不论是否睡着两腿必须直的,(梦中都不许盘腿),不能盖住眼睛,包括说梦话都要记录、有时哪怕就是在睡觉时的一个翻身也要记录。不认罪转化有时是不被允许上床睡觉的,在四区路淑敏就不能睡在床上,被强迫睡在大厅的凳子上;李桂平要被熬夜“谈话”直到凌晨三、四点才被允许上床;李莉刚到女监时,也不让她睡床,而是睡在地上和桌子上。

被单独隔离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眼神也是被管控的,一个眼神也不会被包夹放过,微言微行都可能成为把柄被无限的放大,甚至不能看门口经过的其他犯人,甚至这样站在窗边看外面也是不允许的。没有机会与外人接触,不准盘腿坐着,有时连闭眼愣神都会受到呵斥,不准和包夹帮教以外的任何人说话。


北京女子监狱宽管监室卫生间实图

北京女子监狱自称为保护服刑人员的隐私,对宽管监室的卫生间门窗都采取磨砂处理,而且也不安装监控。然而,这些充分体现了“人性化”、“人情味”的设施,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生理虐待又形成了强烈对比,本来是人生活的一个基本生理权利,却变成要挟迫害的手段,这就是女监的“人性化”、“文明化”的管理。这样的环境里,法轮功学员却隐私尽失,人格受到极大的侮辱,她们只能在包夹的监视之下解手,限制甚至不被允许上厕所,这样的环境里,不让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洗漱洗澡,洗衣服,在夏天,这就成为折磨人的一种方法,身上会散发出一股臭味,反过来还被骂有精神病,身上脏;在八区,虞培玲因为不认罪狱警连手纸都不让买,屎尿拉在裤子里多日不许换洗;龚瑞平被经常限制上厕所,膀胱受伤,有时小便失禁;八区不让陈凤仙上厕所,逼她在自己的洗脸盆甚至饭盆里拉尿,正因为卫生间没有监控,陈凤仙夜里就被带到卫生间殴打。


北京女子监狱监室的铁门

监室铁门嵌铁艺栏杆的钢化玻璃,是电动门,狱警能在值班监控室控制铁门的开关。对法轮功学员“攻坚”时,铁门经常不开,送饭等都通过铁门下的小方洞。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监室,一班人就陪你所谓的“学习”,其实就利用“包夹”“帮教”大搞集体围攻、心理战、车轮战、苦肉计,每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侮辱、谩骂、人身攻击持续到深夜二、三点。狱警用连坐、肇事的方法,甚至处罚监室里面所有人不让睡觉,夏天不让洗澡等,煽动包夹犯仇恨法轮功学员,让全屋人恨你骂你,反正是一天不放弃真善忍,就一天没有好日子过,时时刻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法轮功学员在铁门里面被批斗、欺辱等等,同时承受信息闭塞、谎言、邪悟理论的冲击,铁门一关,外面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北京女子监狱监室

监室里的电视,是洗脑的必备工具,能看的电视频道都是被规定的,不许随意自己挑选频道,甚至严格封锁国内的其它新闻,只有中央新闻联播每天必看,它已经成为洗脑的一项重要内容。包夹犯还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揭批诬蔑法轮功的录像,从早放到晚。然后开始讨论,包夹犯在监控器下,也必须个个口诛笔伐的谩骂法轮功,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悔过书。在四区,早上刚起床,连普犯也被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片,边吃饭边看,让它侵占你所有的思维空间。在八区,通道里长期响彻中央电视台编造的自焚节目。电视和录像已不是简单的播放器材,变成了对人精神围攻摧残的犯罪工具。

图书室日日夜夜围攻与折磨


北京女子监狱监区的图书室实图

很多法轮功学员想起北京女子监狱的图书室,就会想起日日夜夜的围攻与折磨。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强制学习,其实就是洗脑迫害。在四区,和同鹃在图书室被逼坐小凳多日;李桂平在图书室被长期围攻,被强迫信佛教;张前利在八区被剥夺睡眠多日后,在图书室里被设圈套遭遇强烈的恐怖刺激。北京女子监狱的图书室里只能借到经过审查允许看的书刊,大部份是用来洗脑用的。女监把市场上卖不掉的盗版书卖给学员,还阻止家属送书。

库房也是牢中牢

看起来规范整洁的库房,也变成北京女子监狱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牢中牢。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里被群体围攻被肉刑折磨。2004年,张国兰在十区的库房被群殴,强制双盘捆绑劈叉;2005年许那曾被长期关押在四区库房,住在四周的铁柜子中间,与其他人完全隔离;老女监的库房更是阴暗的行刑室,很多监控盲区被利用来折磨雷晓婷,伍丹,袁林等法轮功学员。狱警还经常清监搜查库房,没收学员写的检举揭发信或所谓不符合改造内容的私人文字。


北京女子监狱库房实图

北京女子监狱所有的房间都能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因为有挂晾的衣服遮挡监控器,晾衣房居然也成为围攻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普管区的浴室也是牢中牢,周孜曾被单独关押在浴室内,吃住都只能在浴室内,不许离开。


北京女子监狱监区晾衣房实图

最顶头是晾衣房,最顶头左侧是库房,库房对面就是长期专门隔离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室,不许人接近,监室铁门可以长期不开,所以其他监室的人不会知道那里面发生什么。


北京女子监狱监区筒道实图

筒道里必须排队行走,不允许停留,不许交头接耳说话。

(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