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迫害综述 » 北京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北京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明慧网上报道了不少关于北京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在此将我们了解到的一些情况提炼成文,供人们了解、追查迫害所用。

前进监狱坐落在天津茶淀站附近,此地有一个监狱群,原为中共夺权建政后关押国民党战俘之地,在以后的历次运动中都是关押迫害中共政治犯的场所。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这里成为中共集中关押迫害北京籍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场所。2001年底至2002年初,中共把原来分散在北京市监狱和茶淀其它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转移到这里集中关押迫害,名为“集中关押、便于管理”,实则提升迫害的专业化、专门化成度。

前进老监狱是坐落在现在监狱北面的一个2米高的围墙围起来的区域,里面的平房条件很差,冬天没有暖气只能靠煤炉取暖,夏天蚊子多得要命,最早来到前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就被关押在这里。为了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提高所谓“转化率”,北京方面调来了迫害“得力”的指导员曹利华和中队长陈俊,来“管理”当时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第二中队。在这里最早入狱的法轮功学员如何立志、徐承早、李宝树等,都受到了残酷的迫害。何立志因为不放弃信仰,在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还被狱警强制“练队”,不停地跑、走正步,长时间在寒风中受冻等等。徐承早,这位快60岁的法轮功学员被狱警带到各个班级的罪犯中轮流批斗,长时间戴脚镣练队、被电棍电击等等,包夹罪犯们还在狱警的指使下对徐承早拳打脚踢,导致老人的大腿部位受伤。李宝树因为喊出“法轮大法好”,被曹利华和其它狱警用电棍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

2001年11月,新的前进监狱在老监狱外围建成,围墙高达7.5米,内部的犯人宿舍虽然改成了楼房,有暖气和自来水了,监狱方面也对外宣称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文明监狱”,要“依法、公开、文明管理”,可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本质一点都没有改变。

建成之初,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新监狱的第九分监区,负责监狱绿化。当时监狱要给长700米、宽400米的监狱内部整体垫土30厘米,就抽调法轮功学员所在的中队,把由海边运来的几千卡车土负责卸车、推平工作,整个工程持续了2周多,由于劳动强度大,伙食质量又跟不上,许多法轮功学员都累得直不起腰来,瘦了很多。后来由于发现海边运来的泥土碱性大,监狱又要求挖沟、埋设排碱管道,法轮功学员又被驱使着挖壕沟、背沙子等工作。

室外体力奴工劳动,只是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种手段,更残酷的迫害发生在监区内,那些阴暗的角落里。初期有法轮功学员被打伤后,为掩人耳目,监狱改变了策略,进行所谓的“文明”转化。对新入监的法轮功学员,首先会被狱警指派至少2名包夹贴身迫害。包夹都是从各个监狱挑选的没有任何信仰背景的刑事罪犯,调来之后要进行一个月的洗脑、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然后才能“上岗”。包夹新来的法轮功学员的人都是选暴力犯罪的,凶恶的,把法轮功学员关进单间进行迫害。法轮功学员被迫坐在只有10厘米高的小凳子上,双膝并拢,手放在膝盖上,腰板要挺直,一动也不许动,连眼睛都不准眨一眨,否则就会招来谩骂和殴打。每天这样近20个小时坐下来,人会感觉非常痛苦,狱警这时也会来进行谈话施压,如果态度有“松动”,就会减轻一点体罚的程度,否则会加重延长体罚时间,直至根本不让睡觉休息为止。对于曾经走了弯路又重新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狱警也是采用这种办法进行所谓的“严管”迫害。

2003年之后,被非法关押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增多,监狱又新增第十二分监区关押法轮功学员,在之后的几年中,先后又增加了第一、第八分监区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第八分监区,是“严管”分监区,目的是把各分监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调到这里加重迫害。曾经在这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为宇和林树森等人。其中王为宇在此分监区被迫害得腿部受伤,很长时间走路一瘸一拐。林树森在2001年时曾经在老前进监狱被迫害,被8根电棍同时电击,一度精神失常;获释后又因为坚持修炼大法,再次被捕送到八分监区。在这里邪恶的狱警找来恶徒做包夹对林树森残酷迫害,将林树森的一条腿踢断,在医院恢复得也不好,目前走路还不顺畅。林树森曾为此事起诉,为掩盖事实,狱警已经将林树森调到一分监区关押,参与迫害的恶徒有的也已经释放,事情不了了之。

肉体的折磨根本目的是制造精神的痛苦,达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正信的目的。对于从小号单独关押后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在精神上已经备受摧残,狱警会将他们放到所谓的“严管班”继续罚坐,只是时间上稍微短一些,每天能多睡一两个小时,其它时间就是进行洗脑,逼迫看污蔑大法的书和录像,每天看完写认识,如果认识不符合邪恶的要求,就会缩短睡眠时间,加大精神痛苦。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曾经经历过每天只能睡1~2小时,甚至连续多天被剥夺睡眠的痛苦。因为起诉江泽民被迫害的朱柯明,就曾经连续10天被戴上手铐脚镣不准睡眠进行迫害。纪烈武也曾经连续2周每天只能睡2个小时,晚上不停的被逼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白天还得出工去干体力活。时绍平因为坚持修炼,多年来不向邪恶低头,已经在严管班被罚“面壁”有5~6年了,每天的睡眠时间都很少。由于长时间坐着不动,他腿上的肌肉已经萎缩,有时还被包夹殴打,脸上留下瘀青的伤痕。种种肉体折磨、精神摧残难以尽述。

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至少有一个包夹随时跟随、监视。包夹每周或更短时间内必须向狱警写汇报报告法轮功学员的情况,揭发所谓的问题。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会被重用,当班长、组长等等,多挣分减刑,反之则会受到冷遇。在每日考核计分上,也体现出狱警给分多、受重用的都是那些积极配合邪恶的包夹。法轮功学员一般都是挣“分”最少或不挣“分”的。在中共的监狱里面,邪恶宁愿给那些杀人、放火、强奸、绑架的罪犯以好处,也要处处给法轮功学员制造痛苦。

为了给法轮功学员制造精神压力,邪恶可谓费尽心机。最早成立的九分监区,被公认为茶淀地区除集训队(整治违纪犯人的地方)外最为严厉的监区。邪恶有意在这里制造一种肃杀的氛围:平时在监舍内不许大声说话,楼道里面一片死寂之气,如果是来了新收押的法轮功学员,监区内就象戒严一样的,不许出监舍门,不许探头张望、不许说话,甚至上厕所都不许,而狱警们则把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包围起来,脱光衣服进行搜查,甚至连带来的卫生纸卷都要全部打开看一遍。直到法轮功学员被投入小号关押折磨,别人看不见了,才能解除戒严。

有时候有恶党的领导要来参观,或者监狱要来检查,狱警们都要提前做准备,要求法轮功学员和其他犯人们走路排成队、拐弯走直角、立正报告等等,完全要把人变成机器人一样来讨领导的欢心。每名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个所谓的“主管”警察,定期的对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进行所谓的“教育”。如果发现法轮功学员有一点正念的显露,就会迫害,调到严管班、剥夺睡眠时间、逼迫看污蔑法的录像直至关押到小号进行折磨等等。

在生活的其它方面,狱警也不许法轮功学员有自主权,每天几点起床、几点睡觉、几点吃饭、几点看“中殃台”,平时看什么书、杂志,年末能订什么书报杂志等等,一举一动,都在恶警和包夹的监视之下。每周能不能给家里的亲人打电话,打几分钟,每月能给家里写几封信,写什么内容等等,也在恶警的监视控制之下。

监狱后来成立的几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分监区,也在刻意模仿九分监区的做法,其中有的做得比九分监区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一分监区就是监狱后来的典型,无论在严厉程度、制造的肃杀氛围等方面都已经超过了九分监区。

在这样的邪恶迫害的事实下,为了达到欺骗世界、延续迫害的目的,监狱也在不断地粉饰门面,造假欺骗外界。比如为了给外界制造“监狱是人性化的学校”的假相,花钱为九分监区和十二分监区配购了几十台廉价电脑,放在图书室里面,供外界来参观时粉饰,实际上基本没有让犯人们用几次,后来长期不用都坏了。为了给外界看监狱如何重视犯人的健康,又在全监狱推广太极拳,甚至在九分监区成立了表演队,逼迫法轮功学员天天练拳。

前进监狱迫害大法的狱警,很多由于参与迫害积极得到了升迁,如原九分监区指导员曹利华,先后升为清河分局管教处处长、前进监狱副监狱长,还曾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恶党评为“先进个人”;原九分监区副指导员朱光华,因为迫害法轮功卖力,又是大学文凭,很快升迁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反X教处”处长。原九分监区小队长张云峰,升迁其它分监区指导员;原九分监区小队长刘光辉,升迁九分监区指导员等等。在狱警们的眼里,九分监区是最早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分监区,也是北京市迫害法轮功的样板,更是他们为恶党“立功”、升迁的好地方。

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还远远不止这些,还有许多尚未被揭露、曝光的罪恶,有待于法轮功学员们共同正念去揭露出来,让这场邪恶、阴暗的迫害彻底暴露在阳光之下,让世人看清邪恶的本来面目,解体、制止这场迫害,还世间以公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