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劳教所 »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 北京新安劳教所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图)
北京新安劳教所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劳教系统对女性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从一九九九年十月开始的,那时迫害的场所位于大兴区黄村镇西庄路九号的北京市天堂河劳教所;随着迫害升级,天堂河劳教所已容纳不下非法抓来的女性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月迁址到位于大兴区天宫院东庆丰路六号的北京市新安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又迁址到位于大兴区天堂河魏永路十二号的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这是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为加大迫害力度耗巨资兴建的。下面是这三个劳教所的位置关系(见下图)。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零零二年三月,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北京女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主要集中在位于大兴天宫院东庆丰路六号的北京市新安劳教所,后改扩建为其他用途,但在卫星影像图(见下图)上仍可见原来建筑物的踪影,仔细辨认可发现两座主楼、集训队、接见楼、食堂、服装加工车间还都在那里。


㈠.当年北京市新安劳教所监区建筑和活动场地分布(见下图)

㈡.每座建筑物都可见证女法轮功学员们身心受到的伤害和摧残

①②劳教人员楼:

两座劳教楼(橘红色)都是四层楼,东楼是一、二、三大队、少教队(未成年男劳教人员,非法轮功学员),西楼是四、五、六、七大队。一至七队是普队,每层楼一个队(见下图),一百-一百四十人,只有一部楼梯可以通行,恶党狱警办公(一些体罚和酷刑也发生在这里)在楼梯东侧,学员在西侧,七——九个班分布在走道南北两侧,每班十六人左右,至少安排一个大烟(吸毒的)或其他罪错人员,目的是戒备女学员们有什么异动。

刚来这里的人必须剪齐耳短发、穿红色劳教人员服装、戴胸牌;在筒道里背所规所纪和司法部二十三号令,练习高声喊“报告、到、是”,再内向文静的女孩子也得如此,这是洗脑的开始,不知不觉中认同强加的罪犯身份,然后邪悟犹大开始灌输洗脑邪说,观看洗脑录像,犹大们轮番上阵,不许人睡觉、各种体罚(见下二图),直至你糊涂得同意写下放弃修炼的悔过书等“三书”,然后是在全队范围宣读“三书”,还要录像记录绝不反悔之意。这是一般的,而有些无惧任何体罚、挨打、灌食、电击等酷刑也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就会把她们送往集训队。


罚站


“飞”着

搜监,一般是突然袭击,所有人出班,脱光衣服检查,宿舍床铺和柜子等处由恶警全部狂翻一遍。

③集训队:

从影像图(见下图)中可以看到南部的“小院儿”,就是体罚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她们在那里被罚仰卧起坐、罚跑、罚蹲起、罚站等等;房子北部有八个怪怪的小格子,那是连接每个禁闭室的“风圈儿”也叫风场儿,墙很高,面积很小,直接通向室外,专门在寒冷的季节打开冷冻学员的。

房子的东墙根儿有那种海外真人秀展示的进去后站不起来也蹲不下的铁笼子。


集训队

对于长期反迫害、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送到这里了,这个队离其他队较远。一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叫重点人)就有两个或更多的大烟、犹大等包夹,这个队人数较少,三十人左右,所以迫害勾当不为更多人知道。每个“重点人”到这里以后,恶警们首先研究一番,然后安排犹大们有计划的迫害,然后经常开会讨论迫害方法,迫害方法包括各种花样翻新的体罚和酷刑(见下二图),那些酷刑一般是在无人知道的地方和方式进行的。对人精神和人格的侮辱无所不用其极。


严寒中长时间罚跑


暴力逼迫写所谓“三书”

 

④加工车间:

有两个队的部份学员来这里奴役劳动,主要是加工劳教人员穿的服装,只许干活,不许讲话。学员们早出晚归,经常加班,当然是无偿的。

⑤接见楼:

学员每月接见亲人的地方(不放弃信仰的学员这个权利也被剥夺了),一般持续一周,其它时间这里基本没人,空的,所以很多隐蔽的迫害发生在这里。一次在操场上听到楼里传出法轮功学员凄厉的惨叫,至今想起来还觉心寒。每月一次的接见前、后都要搜身,摸遍学员的衣服口袋,最后把鞋脱下来检查。

这里也曾是“外帮教”的场所。

⑥食堂:

进食堂前要大声唱红歌和洗脑歌曲,吃饭、刷碗时间都是限时的,催促声不绝于耳。

⑦洗澡堂:

夏季一周洗一次,平时两周才可以洗一次澡,而且全所七个队在半天之内全都要洗完。洗澡过程中经常被催促,没等洗干净就得匆匆结束。

⑧电脑教学及阅览室:

里面摆着很多电脑和书籍。是正常人被隔离在非正常环境后,很想去的一个地方,可从没见开放过,很明显是做秀用的。

⑨操场:

升血旗的地方,每周给法轮功学员洗脑一次。在操场经常搞所谓操练,长时间拔军姿、抬脚踢腿、走队列,许多老年学员体力不支,不得不退下来,甚至晕倒。也举办过打篮球、跳健美操活动,与其说活动不如说是做秀。二零零一年八月的一天有外国记者采访,院子里摆满了花,各队都停止了干活儿,很多人被安排来到操场上打篮球、跳绳、还有人比划经络操什么的,礼堂里还安排了诗歌朗诵,顿时新安劳教所里歌舞升平、一派祥和景象。外国人刚刚跨出大门,劳教所又重归原样,谁都明白一场大秀演完收场了。

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升血旗的时候,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见下图)的心声,恼羞成怒的恶警们把这位学员慌忙塞进了集训队。

 


喊出心声,震慑邪恶

 

⑩入口大门:

一般只进出此门两次,进去一次、出去一次。时间间隔已经从二零零零年的一年,二零零一年的一年半延长到现在的两年半,就是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时间长度。

⑪大礼堂:

是让每个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痛心疾首的地方,因为被迫写的所谓“决裂书”要在这里对着全队的人和录像机大声宣读,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恶魔。这里还曾经办过数批所谓“外帮教”即洗脑班,就是对北京市各区县及系统的盖世太保“六一零”机构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每批二十人左右。

“转化”的逻辑

㈢.作息时间以及没完没了的洗脑迫害和奴役劳动

即使是已经所谓转化的人,仍被不停顿的洗脑,每天的作息时间是这样的:小哨叫六点起床、快速穿衣按班放茅洗漱、排队到操场齐步走或跑步练队列、回楼、排队吃饭唱红歌进食堂、快速吃饭、排队回楼,奴役劳动、所谓学习、放录像——灌输诽谤诋毁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片子、给那些恶警认为转化不彻底的人洗脑(见下图)、排队唱红歌吃午饭、依然是奴役劳动、学习大黄本小黄本(灌输洗脑言论和思想)、做洗脑式帮教、排队唱红歌,吃完饭、看央视新闻、然后还是奴役劳动、帮教洗脑、催促式洗漱、十点至十一点睡觉甚至更晚,睡觉时监室门和灯都不许关,随时承受光的压力和楼道里传来的犹大洗脑的宣传声。

所谓学习还包括背二十三号令、写保证书、写三书、揭批、反复观看洗脑录像(早期取缔时的诽谤造假宣传、所谓名人演讲)、听所谓心理专家讲座、写心得体会、读已出所劳教人员的信。

普队里安排的各种奴役劳动是女法轮功学员遭遇的另类迫害,主要是在法轮功学员们起居的班里进行的,包筷子、织毛衣、做工艺品等。过去那种纸包的一次性筷子,很多是这里包装的,每人每天要包五千双左右,干不完的加班,有时干到夜里一点,早上五点多又起来接着干,中午不休息,连续一个月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有的人双手磨起大泡。

在北京市新安劳教所里没有中共舆论工具所宣传的春风化雨,有的只是对外界虚假的舆论宣传和对信奉“真善忍”的好人迫害的血雨腥风。从非法抓捕、限制人身自由、体罚到法西斯式的洗脑诛心和酷刑,这些铁的事实都一一铭刻在留在这里的一砖一瓦上;对善良人性的灭绝、良知的扼杀、信仰自由的践踏,这些非人性的阴谋也被这里的一草一木牢牢记住: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间,在新安劳教所充当中共恶党集团在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的迫害中践踏国法、摧残人性、助纣为虐的帮凶代表是:所长马捷(男)、一大队长陈莉、二大队长程翠娥、三大队长焦学先、四大队长李继荣、五大队长陈秀华、六大队长苏向荣、七大队长王兆凤、集训队长柴国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