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劳教所 »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 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
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手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时至今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罄竹难书,在此仅从表面状况上揭露其冰山一角。
1、奴役

黄赌毒盗们苦笑着说:我们在外边干就违法,在劳教所全变得合法了,谁还都不敢进来查来。劳动有大田、车间、院内环境拔草等。参加劳动的除大田队之外,绝大多数都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劳教所90﹪是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黄赌毒盗们要做法轮功学员的包夹,就更没有几人出来干活,出来的也是带着任务监视法轮功学员间说了什么话的。

①大田队大多数是卖淫在押人员,并负责食堂一日三餐,警察们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也有分送到大田队强迫劳动、做苦力的,每个人都日渐变得肤色土黑。冬天有塑料大棚,四季不会闲着。警察们的严酷管理,造成自杀事件时有发生。卖淫盗窃在押人员承受不了,用鞋带子自杀,劳教所的防范管理措施仅仅是不再卖有鞋带的鞋子;用暖壶开水自杀,措施是全劳教所不准许在押人员使用暖壶,每日喝的开水由警察看管控制,冬日洗漱每人只给一口杯热水,还得看警察的心情好坏。最恐怖的是要求每天都要不断的说感谢警察们的话写赞扬警察们的认识和文章,扭曲着人性。

在押人员辛辛苦苦种地收割回来的蔬菜瓜果,被要求挑出最好的,发给警察们每人一份,其余的送入劳教食堂给在押人员。夏季发一两块西瓜,劳教所一定要拍照留念,要求抱着西瓜笑的甜蜜。

②装粮食。给黑龙江(包装盒上有地址,似双河农场?)基地的粮食,各种豆类粮食小包称重后装入礼盒。不知用途,是否送入市场。都是载客的大轿子车进入劳教所来拉走。

③装茶叶。为铁路上单位装礼品盒茶叶,好坏茶叶相混以次充好,要求3口袋好的加一口袋差的搅拌,称重、封袋、装盒、装箱。外边进来的膀大腰圆的工人们来劳教所指挥在押人员干活。酷暑天,让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们抱着电视机大小的纸箱卸车,一车又一车。20几岁的警察在边上指手画脚的喊着指挥、站在阴凉地端着水杯,与厂家工人彼此间聊着笑着。负责劳动的劳教所副所长(短发,40几岁),嫌干得慢不满的在一边:你们的劳教怎么管的?回去好好说说。

④为诺基亚、肯德基、邮票公司、学生公交车票卡、公交公司上海世博会纪念票、洪恩少幼儿书籍、英语托福考试练习试卷等等折页、粘贴、分拣等。那种黄色的胶粘度大、味道刺鼻令人头晕恶心,粘得手上很难洗掉。

各队之间警察们拼抢活,这与他们经济利益挂钩,他们自己说只提30﹪留队里,也就更苦了干活的法轮功学员,抢活时而要7:30就走,中午回队吃饭、洗餐具、打扫日常卫生不到一小时,又出工,17:30回队。晚间,要求笔挺的端坐小椅子上看新闻,岁数大的法轮功学员累得打盹的,会被警察斥责或被罚站着看,警察们声称“要正确对待学习”。在押的黄赌毒盗们如果为劳教所介绍外来加工活,会获得减期好处。

⑤搓棉签。用一米多高的编织袋装的棉签灰灰土土的,在桌子上用手搓整齐分装入精致的塑料袋子、方圆小盒子里,放入写着已消毒、卫字多少号的说明签供应外边超市。掉在地上的,会被警察说:别浪费,捡起来掸掸灰土放进去。这就是坑害人的“消毒棉签”。产地厂家有石景山和大兴的。放入的标签蓝色、粉色等不一,棉签杆红蓝白粉、塑料木棍不同,售价不等,却都是这一堆棉签一个货源。厂家说:你们千万不可把厂家标签装错,让超市发现一盒罚500块。想让我们同情他,却让我们更看到了这点:在外边小心干的违法事,在劳教所可以堂而皇之的干。黄赌毒盗们苦笑着说:我们在外边干就违法,在劳教所全变得合法了,谁还都不敢进来查来。

⑥车间。1、2、3大概是四个车间,除主要一个车间是制衣车间外,其它都干些随时揽来的零活。车间是由活动房充当的(类似工棚),冬冷夏热,在大田边建起的。在车间劳动,警察来回巡视着,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可以同黄赌毒盗们随便说话他们放心不管,并且不断催促着“快点、你们那儿怎么那么慢、干不完别走……”。黄赌毒盗们感慨的说:开劳教所真赚钱!

⑦夏秋拔草、冬春捡树叶种草。多时几乎每天早饭前晚饭前后出去拔草、白天出工。尤其是伏天,回来又不能洗,布鞋一次就湿脏了,不可能总丢掉,湿塌塌的糊在脚上。更过分的是,每周一次洗衣洗澡后让出去拔草,这样一周都要穿着汗腻腻的衣服。尤其是周六日的上午10点多钟或下午2、3点钟,日头正毒,警察们穿着长衣、立起领子、带着宽边帽子,押着大家去拔草、为大田打垅等。20-30岁的警察们站在树阴等处喝着水,周围还有20多岁的劳教所护卫队男女警察们,共同看着大多60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们穿着不透气的半截袖劳教服干活,还不时的品头论足、说三道四:“你会不会干活呀,尽指着你老公养着呢,……身后边还有…什么态度呀…。”指责声不绝于耳,说这些似乎成了他们泄愤、消遣的方式了。

2、采买

劳教所公布每位在押人员,国家拨款人均每月188元。不可理解的是报表上还每月亏损。

看看在押人员每日的饭菜,早晚基本是稀稀的粥、馒头和一点点咸菜条,咸菜每个班都不够吃。午饭是水炖的菜和馒头(一周有两顿米饭,饭量同样不够),声称两菜,却菜量很小基本靠菜汤充数。这就不难理解方便面、咸菜是大家所需的商品。所以采买成为劳教所又一项创收并借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伎俩。采买从每月4次到3次,现在是每月2次,采买额度不变。所谓的不写三书不能采买(全部是法轮功学员),红牌每月可以买100元食品(绝大多数还是法轮功学员),黄牌每月可买250元食品外加可订小炒。这样一来,即可缓解表面菜量不够引起的不满,又可增加警察们的黑色收入。还可作为政绩考核的一项,对外宣称人性化管理的招牌其中之一:拥有现代化超市可供劳教人员采买。

所谓超市的商品是市场价的小作坊商品。例如,打着小陈花生米的价钱卖的却是北京市大兴区当地包装的商品,在外面从来没见过的厂家,很多是超市自家包装的,一些小食品、饼干等。即便能见到几种外边下架、降价的商品,也被超市称原价出售,快过保质期了。还要将赠品分开来单独再卖谋取额外利润。甚至有那种坐飞机赠与的小食品拿来这里兜售,没有保质期可言。这里的单独包装鸡蛋,时而会吃到两层鸡蛋皮儿的假鸡蛋,卖1.3元一个,还要不断更换外包装以掩人耳目。

维维豆奶,一起买来的,里面小包装袋质地颜色不同、甜度不一样。龙江(?)牌豆浆也是如此。30块多点的核桃,买来就是哈喇、有虫卵,货假价实替他们消化掉劣质商品。

在押人员所用商品没有选择性,不买就没得用。象包装“维达”品牌的卫生纸要卖2.6-2.7元一卷26-27元一提,质量确是北京早市的货品。有法轮功学员向超市直言:你们这个一看就是假的,连印花都没有不说纸浆还不好。(在劳教所是不许有任何微词的,否则整你思想改造不好。)可笑的是,随后再卖的“维达”纸歪歪斜斜的加上了印花。20几块的棉鞋,一周就断裂了,还得再买,这时他们会告诉你买哪款好些。签字笔卖3元,笔芯要1.5元,不易出水是常事。疑似白沟产品,但人家上百只也就几块钱。

可笑的是,每到3.15打假日劳教所内报纸所谓“塑新报”居然还要登出,什么记者来劳教所看到所内超市与外边一样,甚至有些商品还要低于外边,外边下架的双汇火腿这里也下架了(实际上是满架都是,看了此报道才知道双汇火腿肠出事件,外边已经下架。)。

每周运货的集装箱车牌号:(冀)Th-8723.(其中一辆)

这家超市被允许供应北京市所有的监狱劳教所,许多警察拥有其中股份。年节时超市为劳教所警察们为每人奉上一份日用品,这是我们可见的。超市的员工几年来固定就是那几个人来往于监狱-劳教所,恐怕也是它们的亲戚。

3、洗澡

基本是每周可洗一次澡,说是每次半小时,警察说穿衣时间算在内的,没有表警察的话成了时间。有时是10天一次。水温时好时坏,不排除警察背后捣乱,因人而异。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般来说半年洗不上一次澡,洗脸时甚至不让擦洗脸部以外的地方,不让换洗衣服,被子还要常常在地上叠,不让洗还要说真味真难闻。

洗澡也是在警察们严密监视下的。几个警察穿着警服站在旁边看着,喊着“快点、一个班一边不许说话、时间到了、某某某快点出去了、再不出去下次别洗了……”。警察们想整治的法轮功学员,洗澡时警察会与劳教所生活卫生科的矮胖、圆眼睛女科长耳语一番,将热水阀关掉一个、过会再关掉一个,让你无法洗成,大冬天由不得你不走,表面却说没热水了。

洗澡出来站队喊着一二一,不断重复着集合整队,严冬里头发冻成冰块,规定头上不许围毛巾,50-60岁的法轮功学员们有心脏、血压不正常的,就被这样来回折腾着。

4、报告词

劳教人员调遣处,随着国际社会关注和外界压力指责于2009年6月份解体,转入劳教所内。劳教所四大队就是它的原身,现称入所队,所谓的教规矩队。那里说话全部被要求喊和吼,离开后再路过那里听到那种喊叫声时,似地域般的体验依然会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太反人性了。

所谓的教规矩,就是每天不断的被迫重复着尊重警察们的言辞。警察发给新来的人有固定的说话语句,要求每天练习不许说错,碰到警察要象看见黑社会大佬一样顺从的站立,问好并请求指示。警察叫你,出进门都要再报告请求,说错一句就会被警察罚大声的喊50-100遍类似:“……劳教人员某某某请求……”。悲苦的声音在阴湿的通道里显得格外恐怖。点名强迫蹲下抱膝喊到。整天不许抬头,只许看警察的鞋问话回话。一些普教(黄赌毒盗)说:呆了几个月不知警察长什么样,尽看鞋尖了。

这一切反人性的规矩法轮功学员基本都在抵制、包括不写保证书。恶警们对待这样的法轮功学员就加倍迫害,拖打拽骂、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给吃饭还说你绝食,并将你拉出去灌食……。由于过度紧张恐惧,有些黄赌毒盗犯人还出现自杀现象。在2010年11-12月间,内外因素下劳教所取消了蹲下抱膝喊到、出门不许抬头、不许看警察脸的邪恶规矩。

5、吃饭

每顿饭都吃的不易。一日三餐,饭前要全体站在通道唱歌、背劳教所的23号令(侮辱性的规矩,第一条就要你热爱××党)。不怎么背的,会被警察定为找茬的目标。警察会来回巡视观察谁的嘴巴没动。

这个时间,也是警察们所谓名正言顺变态、发泄的机会。“嗯,挺好听的,在唱一遍 。”“不行,再来一首!”“声音不够洪亮,重唱,什么时候唱好什么时候回去!”“看你们站得什么呀!站好了重唱。”……。又不然就是唱完了,警察就是不吭声,大家就那样站着,过几分钟后轻描淡写的来一句:“回去吧”。或者再让回来,从新站在通道:“就那么小的声音谢队长啊!重来”,有时要喊几遍谢队长。

分完饭了,各班还要报饭班,就是各班出一人站在门口向警察报告几班分饭完毕请求吃饭(2011年始请求吃饭不用说了,迫于外界压力表面变换了一些)。之后警察允许了,才可以吃饭,冬天,分在铁盘里稀稀的粥也就都凉的差不多了。饭后还有一套程序,出出进进的被折腾。警察认为表现不好、不转化的都在小班(2-3人,有包夹看管着,都是法轮功学员)。她们的饭菜会额外关照,或极少、或下药,因为是单独在大厅最先分好端过来的,所以冰凉。

所里开在押人员所谓的民管会(每个队警察找比较放心的人去),让提意见建议。真有提意见的,诸如菜太咸、粥太稀之类,会被警察说:“你是哪个队的?不知道你该说什么是吧!”会看眼色夸伙食挺好的,被警察说为:“看人家改造的多好,学着点!”

6、洗漱、睡觉、如厕

早晚洗漱都由警察们看着,洗漱时间长短由警察自说着掌控。规定晚洗漱10分钟,可是被催得洗不了几分钟,因为早完事警察可以早闲着。黄赌毒盗们做的值班员(小哨),讨好警察也跟着催,有时会说:“报班走了,今天洗这只脚,明天再洗那只脚吧!”。

起床睡觉都要站好点名。睡下后,警察们还要不时的进班来,挑你这个那个毛病:鞋没摆好、睡姿不对、衣服放的不对等等。冬天寒冷,被子薄冷得把全部可盖的衣服全都搭在被子上、甚至袜子。后来,劳教所规定不许搭任何东西。冷得睡不着觉,警察们说:你们可以把棉袄等搭在被窝里边。压得是被角,这压啥呀,无奈。

小班的法轮功学员无论洗漱、放茅(如厕)、睡觉时间上都要更紧张,并再缩短时间和次数。长年累月,其苦痛是常人无法承受的。

放茅(如厕)时间,小哨的话:“快点!蹲、擦、起。”“没办法,我不催你们,警察呲我。”为此,许多法轮功学员选择晚上睡眠时间上大茅。黄赌毒盗们可以随便如厕。因为劳教所主要就是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开的。(见明慧网文章:北京理工大学硕士生淦立平遭劳教所迫害)因而在押人员无论年龄大小,90﹪都会出现闭经,80﹪出现便秘。

7、搜监

搜监更是警察们疯狂发作,侮辱人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项措施方略。对他们要利用的黄赌毒盗们只是应景走个形式,真正要搜的是法轮功学员。搜查是否藏有经文、字条,从全身裸查到被褥用品全部彻翻。

表现最邪恶的要数劳教所护卫队的1.8米高30多岁的女恶警张丽,2011年下半年调到三大队。搜身时,此人极其苛刻阴损,甚至要求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裸身转圈检查……。护卫队大队长张伟,发飙时对法轮功学员大喊大叫,带领着护卫队挥舞着电棍行恶迫害法轮功学员。

应了劳教所各队警察们的那句话:你们劳教几年回家了,我们可是终身劳教!变态的地方造就了变态的它们。

劳教所的所长:朱晓丽,副所长陈莉、付文齐(主管学习)、霍言(主管生活卫生)、(还有不详)。

一、二、三、四、五大队,护卫队大队长:郭凯洋、李梓平、白莲娜、杜敬彬、李彦、张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