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劳教所 »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 北京女子劳教所和图牧吉劳教所的罪恶
北京女子劳教所和图牧吉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法轮功学员身陷囹圄、遭受迫害,仍不忘给行恶者讲真相,告诉他们天灭中共,退党保命。北京女子劳教所有恶警不管不顾的说:“共产党早晚要倒台,可我现在得吃饭,至少现在倒不了。”

而当二零一三年宣布北京劳教所要解体时,恶警们惶惶不可终日,没想到这一切报应来得太快。有恶警找到法轮功学员问:她回家后是否要举报自己的恶行?如果举报,自己就要脱下警服回家种田了。

法轮功学员一再劝善、曝光迫害,就是要让行恶者及时悬崖勒马,给自己留条后路。在这末法时期,若不是主佛慈悲,至今仍然一再留机会给众生听闻真相而不再仇视佛法,别说行恶者本人,恐怕还要祸及其家人都要随之下无生之门,哪还有机会让你回家种田?!

据悉,北京女子劳教所改挂牌成戒毒所了,似乎还想换汤不换药的继续进行迫害。在此告诫那些狱警,不要一再把神佛的慈悲当作侥幸,把上苍的警示当作过眼烟云,再不停止作恶,一切都将晚矣。

以下是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女劳教所和图牧吉劳教所见证的部份恶警恶行。

北京女劳教所的罪恶

北京昌平区法轮功学员邢丽民,六十五岁左右,刚被绑架到劳教所时,满面红光,行动敏捷。狱警赵国新因她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将她关小号迫害,狱警杨洁在她的饭里下毒,导致邢丽民反应迟钝、耳背,后来竟不会走路,从一个人搀扶,到两个人架着,最后生命垂危,被送进医院。

北京怀柔法轮功学员孙桂清,被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致几近失明,对面都看不见人。每天被平谷区法轮功学员温玉红拉着。温玉红在北京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期间,腿被迫害致残。

北京密云县法轮功学员任慧琴,被关小号迫害,狱警赵金凤逼她放弃信仰,不让睡觉、不让洗澡、不让放风、不让活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晚七点左右,从小号中传出任慧琴凄惨的叫声,大厅值班狱警马上把电视声放的很大,那也没压住任慧琴的哭喊声。

北京怀柔法轮功学员李凤淑要上厕所,代姓狱警推诿,不让她去,厕所没人时也不让她去,当时李凤淑正在被关小号,她与狱警讲理,狱警赵金凤、孙树银等四、五个警察气势汹汹跑出办公室,把李凤淑推搡着拽进图书室。

演示:关小号

狱警于欣悦逼法轮功学员早晨到外面拔草,因露水很重,草中有淤水,鞋都被浸湿,大家要求换鞋,于欣悦不许,造成东北沈阳法轮功学员李淑萍腿部着凉关节痛,背部剧痛弯不下腰,疼痛难忍,回家时还一瘸一拐。

北京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宋美英,四十三岁,法律专业硕士研究生。被恶警关小号近八个月。

实习狱警张野,二十多岁,逼法轮功学员吃药,怕不吃含在嘴里吐掉,要求吃完药张开嘴,还不放心,把手伸进法轮功学员的嘴里,把舌头扒拉开检查。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狱警张熠逼北京石景山区法轮功学员高朝辉写总结,高朝辉说:“从此以后我什么也不写,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狱警赵国新下令把高朝辉关押在七大队空楼层,每天只让睡两、三个小时,狱警轮番给她洗脑迫害,家属探视时看到高朝辉脱相,问其因由,遭到狱警赵国新的威胁、恐吓。

狱警郭凯阳,一次让犯人拿被子包住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薛建梅(薛艳梅)的头暴打,逼其“转化”,

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王云华曾被长期关押在集训队迫害,导致出现幻觉,经常不敢吃菜,不敢睡觉。

北京海淀区法轮功学员李云英,被关小号两年半,狱警韩秀英等要找她“谈心”,李云英坚决不谈,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北京海淀法轮功学员孙红丽,三十多岁,大学文化,曾被关小号迫害。狱警杨洁逼她到大田拉大粪,没发酵的大粪有毒,狱警自己穿戴严实,戴着口罩。孙红丽自己装自己卸,拉个手推车,一上午拉了三十多车,后被关押在提前解体的原七大队空楼层迫害。

北京丰台区法轮功学员赵汉荣被逼迫装大粪,没有任何保护,皮肤被熏过敏。

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黄荣华,五十八岁,被逼到大田干超重体力活,被迫害致腰部疴疾,上厕所要人架着搀扶,就是这样也是艰难行走,腿部没有着力点,狱警赵国新还说她装病。

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刘淑贤,刚被劫持到一大队时,狱警逼她面壁罚坐,还逼她打报告词求坐。这种刑罚一天坐十八个多小时,一动不能动。凡是被绑架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例外的都受过这样的迫害,有的臀部化脓、出血、磨破,留下两个被迫害的烙印与见证。

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王淑辉,个体老板,四十七岁,在每月所谓问卷调查时,都写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事时,被狱警关小号迫害,不让放风,不许洗澡,不许买食品,这是能看见的外在的迫害。当再看到她时,她骨瘦如柴,眼窝深陷,腰身微驼,揭示着那些没有被看到的残酷折磨……

这仅仅是北京女劳教所罪恶的冰山一角。

图牧吉劳教所的罪恶

二零一二年二月份,法轮功学员唐桂林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三月份,劳教所将她转到二大队进行“转化”迫害,狱警将唐桂林关入小号,轮番对她进行长时间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六月份,唐桂林被转至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再次经历强行“转化”的折磨,单独被关小房间,几个恶人监控。唐桂林遭受过电刑,暴力殴打,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因中共非法劳教制度解体,唐桂林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结束非法劳教,出狱前还被狱警迎桂娟以丢失一件劳教服为由,强行扣除两百元。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北京法轮功学员卢琳,在图牧吉劳教所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恶警恶人的命令指使,多次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嘴被电肿,脸部、下巴多处被电出水泡,还被恶警恶人打耳光,拳脚相加,几次被恶人用屁股坐于胸部,用手掐脖子,几次差点死过去,肋骨被压断,头部被恶人用金属器砸出一道深深的口子。最后恶警还给卢琳穿束缚衣,即将一双手裹在衣袖里,把衣袖一对拉将两手牢牢绑在胸前成交叉形状,将腿用手铐铐在床头,大冷天(十一、二月)身体躺在冰冷的光板木床上,(没有床垫和背子)从早到晚,卢琳多次尿在裤裆里,也不能换洗,就这样一次一次用自身的体温将裤烘干。恶警迎桂娟甚至还用拖地的拖布往卢琳的嘴上抹,指使恶人用针扎卢琳,干的事情邪恶至极,完全没有人性。

被迫害的还有王树平,被单独关禁闭数日,为了完成“转化”名额,恶警指使恶人按住王树平的手在“转化书”上签字,还有对法轮功学员张秀丽罚站,用电棍逼法轮功学员王少华在“三书”上签字,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强迫劳动等等。

以上这些迫害事件主要参与的是恶警李子平与迎桂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