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新闻网 »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45) 正邪大战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45) 正邪大战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

千古英雄人物蒋介石(大纪元)

二、正邪大战

与恶魔的战争

一九五五年,蒋介石指出:“宗教亦有善与恶、正与邪之分。”“所谓宗教战争,在一方面的宗教来讲,亦就是正与邪、善与恶、光明与黑暗的战争;换言之,就是‘上帝与恶魔的战争’。而且今日的马克斯主义,已成为一种邪恶的宗教了。”(《解决共产主义思想与方法的根本问题》)

他看到,全世界反共斗争,是宇宙正邪大战在人间的反映。“有人以为今日共产极权与自由世界的斗争,乃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斗争;又有人说是极权主义与民主主义的斗争。然我以为这种说法最多只道及其内容一部分,并没有谈到其整个问题的中心。而我则认定今日世界的斗争,不论其战争的形式或战争的名称为何,而其实质与精神所在,必为真理与罪恶的斗争,就是天理与人欲的斗争;换言之,亦就是有神思想与无神思想的斗争。这不仅是今日对邪恶共产战争的本质如此,而且自来战争,其本质亦都是有神思想与无神思想两者的战争;即使是过去的宗教战争,亦莫非如此。因为宗教亦有善与恶、正与邪之分,并不都是真理与神圣的宗教。故宗教的战争,并不能说就是神与神、真理与真理的战争。应知宇宙的真理只有一个,而主宰宇宙的神亦只有一个。”(同上)

蒋公为正邪大战指出成败的关键,他认为共产党最害怕的不是有形的东西,而是道德和精神,中国的传统哲学思想和民族文化就是反共的利器。


1957年蒋介石和宋美龄在台北参加双十国庆庆典(公有领域)

“我们今日所生活的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看不见’的因素,我们的身体是看得见的。而我们的人格、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意志是看不见的;但是人格、思想、意志所发挥的效果乃是看得见的,不过在这些效果的后面所创造和所推动的力量还是看不见的。有一位信教徒曾经说:‘一个人不能看见思想,但思想对于解决问题,却能供给推动的力量。’又说:‘真正的自我,其思想、记忆、希望、精神、质素,以及意志力量,像上帝一样,都是不可见的事物。在这个宇宙之中,如果真正有永恒不朽而给宇宙以意义东西,他们一定是属于“灵” 的范畴以内’。 ”

“因之,科学、物质都是看得见的东西,而道德、精神却是看不见的创造力和推动力。大家须知,今日共产匪徒所最惧怕的,亦是其所最仇恨的,乃不是看得见的科学物质,而是看不见的道德精神,它们的科学物质虽然现在还赶不上自由世界,但是它们还是可有,还是能赶的;只是道德精神力量,特别是宗教精神力量方面,可以说它们一无所有,而且它们永远亦不会有这样不可见而又无可限量的精神力量!于是它们只好利用物质的诱惑,暴力的胁制,来造成一种仇恨的心理;更要用其残酷的手段,对于道德精神、宗教信仰加以彻底的摧毁而后已。”(《耶稣受难节证道词》,一九六零)

“我们民族文化承认‘天’与‘神’的传统精神,乃是深信宇宙真理,必有其主宰为之统摄万物,而‘绝对’存在的。这亦就是黑格尔‘观念辩证法’所欲证明的道理。惟此并非只是黑格尔德国哲学家所要证明的问题,而亦是欧洲文艺复兴运动以来,各国对于其文化精神,及其根本思想,所要求彻底了悟解决的问题。我以为我们今日如要复兴民族,消灭共匪,亦就先要复兴我们民族的文化。”(《解决共产主义思想与方法的根本问题》,一九五五)

“认清这‘天’与‘神’的观念,以及其宗教的信仰,都是反共的精神武装中最精锐的基本武器。”(同上)

天人合一

蒋公在《解决共产主义思想与方法的根本问题》中指出,不管信仰如何,总要承认宇宙有神主宰,承认中国“天人合一”的哲理。“我总以为人生在世,特别是在此反共抗俄与唯物主义战争期间,无论你有否宗教信仰,亦无论你对于宗教的观念如何?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宇宙之中,是有一位神在冥冥中为之主宰的;并且他是无时不在每一个人的心中,而不待外求的。我可以说,这就是我们‘天人合一’的哲理。这哲理乃是我们中华民族历五千年而不变的传统精神。”


1955年大陈街道家家户户墙壁上画着各式反共漫画及标语。(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公认为中国讲的天人合一,天就是神:“ 我们要了解中国哲学的精神,以摧毁唯物论者的妄诞,那必先要了解‘天’与‘人’的关系。所谓天人关系就是‘天人合一’的观念……并说明哲学所指的天,并不是一般所指的头上天空之天,而乃是指天然、天理、自然之天。就是王阳明说:‘良知即天也’。黑格尔所说‘我与自然的共同泉源’之‘自然’,亦就是指这个‘天’。我又说明哲学所指的‘心’,亦不是指生理学上躯体内的心脏之心,而乃是指天理发生处,虚灵不昧,众理具而万事出的‘灵心’之‘心’。”(同上)

蒋公指出,神是天地万物的根本:“我们中国‘天人合一’哲学思想,乃是承认了‘天’的存在,亦就是承认了‘神’的存在。故‘天曰神’,又曰‘神者,天地之本,而为万物之始也’。这个观念,自然和共产匪徒无神论者唯物主义的观点是水火不能相容的。”(同上)

蒋公看出中国传统的思想是超脱于唯心论和唯物论之上的:“所以中国心物一体的传统思想,就很自然的超脱了‘唯心’、‘唯物’的圈子,而自成一体,崭然独立于世界。”“由此可知,凡是了悟我们‘天人合一’的先圣往哲,以及历代民族英雄,临大节而不变,当大难而不苟者,都是有得于中国传统哲学思想所致。这就是因为他内心有了主宰,所以能够生死以之,险夷一致,自不为任何威武所屈,外物所诱,更不为这些‘矛盾’‘否定’与‘质变’等邪说所动摇。” (同上)


蒋介石请孙中山先生挥毫书联,中山先生即书“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墨宝原迹上有一句“介石吾弟撰句嘱书”字样,以往中共当局通常把这几个字去掉, 变成不完整了。 (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公从个人见证回溯历史,中国传统思想和正统哲学中不存在无神论:“尤其是到了今日,还有些人畅谈其中国文化之特色为无宗教,中国传统思想为无神的论调。当然我国自周秦以来,各种学说如唯物论、无神论等杂说纷纭,所在多有;但其自认为正统哲学思想的人士,我从未闻有这样论调。我以为这种论调乃起自民国八、九年以后的事(当时究竟是否受苏俄共产国际间接宣传的影响,姑且不论),在我少年时代,即民国以前或民国初年,都没有听见这种说法,我对此乃不得不辞而辟之,因为这是民族文化的绝续与国民革命成败的关键,亦是我最大的责任所在。”(同上)

蒋公告诉世人,中国文化中包含道家哲学,中国的思想不是无神的:“现在先要对中国文化无宗教之说加以研讨。我以为此说是并无根据的。若是你只说中国儒家非宗教,就以为中国全无宗教了,那我以为是不可这样武断的。汉唐以下,外来的宗教如景教、释教、回教等,认为这些都不是我们本国的宗教,固可不计,但我们至少不能不承认道家是我们中国固有的宗教之一。当然我们中国学者多不信道教,但不能说因为你不信道教,它就不是宗教了,这显然是于理不合的;而且道家的哲学,我们亦不能不承认他是中国文化之一。所以说中国思想根本是无神的这句话,我可肯定的说至少我个人绝对不承认有这样思想。”(同上)

“我认为中国是有宗教的国家,亦是敬神的民族,不过中国没有指定某一宗教为其国教而已。这就是我国的‘信教自由’,亦就是我们国情的特色。乃是我们民族性崇尚自由和爱好自由的确证,但不能因为中国无国教的关系,就认为是中国无宗教了。希望我们反共志士,认清这‘天’与‘神’的观念,以及其宗教的信仰,都是反共的精神武装中最精锐的基本武器。”(同上)#

五千年辉煌神传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