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劳教所 »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 张亦洁:我是这场邪恶迫害的证人(图)
张亦洁:我是这场邪恶迫害的证人(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三日】(明慧记者采访报道)当看到清华才女柳志梅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被中共残害致疯的报道,原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办公厅官员张亦洁女士痛彻心肺。“她所经受的,我几乎都经受过,对她的苦难我感同身受。与之相比,幸运的是,我没有疯掉、死掉,还能清醒地活着,作为这场邪恶迫害的证人。”

张亦洁
八十年代中期,张亦洁与丈夫一同被派任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外交官;九十年代回国后,她在外经贸部办公厅任处长。张亦洁从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坚持信仰,在九九年七月后的七年间先后七次被中共非法关押,九死一生。经国际社会援救,张亦洁来到美国,现居纽约。

柳志梅的遭遇令张亦洁重新面对那段不忍回首的往事,说出自己当年曾受过的种种迫害。

“无法用人类语言描述的邪恶”

一九九九年七月,由中共前党魁江氏发动的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全面镇压,彻底打碎了张亦洁平静幸福的生活。因曾在外经贸部机关组织过义务教授功法活动、向部里和其他高层领导赠送过大法书籍,和为法轮功和平上访,她被定为部里重点“转化”对象。经过八个月的高压威逼,张亦洁仍然坚持信仰,拒绝“转化”(放弃信仰),被撤去一切党、政职务。

二零零一年六月,在“六一零”头子李岚清授意下,张亦洁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后又被加刑十个月。

“为逼我‘转化’,他们常年对我隔离封闭关押,以饥渴、药物、冷冻、曝晒、限制大小便、以及各种肉体酷刑与精神折磨摧残我。他们曾经连续四十二个昼夜不眠不休地对我‘熬鹰、攻坚’,曾把我踢打得遍体乌青,卧床十七天……。用他们的话讲,是‘软的、硬的、明的、暗的、能做的与不能做的’,他们都做了。”

“或许他们碍于我先生还是个在任的高官吧,他们有两样没敢做,一是没敢拿电棍电我,因为那样会留下明显的伤疤;二是他们没敢拿四把毛朝外绑在一起的牙刷对我进行性侵害──那是其她不‘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难以幸免的!那种前所未有的邪恶、那种让人难以启齿的肉体残害与精神污辱真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他们就是要用惨绝人寰的手段来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消蚀人的理性,把‘真善忍’从人心灵中活生生地剜去!”

亲历药物残害

“记得我上学时看过一部名为《追捕》的日本电影。那个议员被使用了精神药物后,意识完全被控制,在楼顶叫他往前走,这人就真的一直往前走,最后从高楼上摔下去……当时我觉得太恐怖了!可我怎么也想不到现实中,自称‘伟、光、正’的中共,竟用这种手段来残害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在北京公安局第十三处,我绝食抗议迫害,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被按在床上捆绑四肢强行注射不明针剂之后,我衰弱得跟虚脱了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据美国精神科学研究成果表明,人五到十天没有睡眠,大脑会丧失功能,变得不理性,可导致人否定自己的理想,并签署违背个人信念的声明。而在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里,张亦洁经历了一次连续十八昼夜和另一次连续四十二昼夜的“熬鹰”,其间还受到各种变着花样的折磨!

“在那次四十二昼夜‘攻坚’中,我被强迫昼夜站立,只要眼皮一打架,她们就用棍子朝头上猛抽,不让我片刻合眼。她们偷偷给我食物里下药,让我在丧失主意识的情况下大声读攻击法轮功的书。在这种极端卑鄙的迫害下,我虽然守住了‘决不做损害师父和大法的事’的一念,跳过了所有的诽谤词句,但我还是精神错乱地变着各种方言、笑闹着读那本书──这是在我清醒状态下,就是打死我也不读的!清醒过来之后,我悲愤不已!有时被下药后,我还会突然一反常态,模仿戏剧人物、耍笑打闹。后来我实在撑不住了,一打瞌睡,那个刚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女警就明目张胆地往我嘴里塞药片。”

“一天夜里,我突然满口牙齿全部松动,两颗门牙朝两边凹翘着,中间裂开一道大缝。当后来偶然照到镜子时,我惊呆了,我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老妇是我!如果没有信仰的支撑,我决不可能活着走出那魔窟。”

“更为恶毒的是,他们在提审我的时候,偷偷把师尊的像片夹在报纸里,铺在我的必经通道上,让我在不知觉的情况下踩过去,然后他们把师尊的像抖落出来,以此打击我,想让我精神崩溃……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灵摧残啊!”

“加在我身上的上百种精神和肉体折磨更令我认清谁正谁邪,我抱定一个决心,宁可失去一切,乃至生命,也决不放弃大法,向邪恶妥协。凭着这一念,我走了过来。”

当二零零三年七月从劳教所出来的时候,“我行动迟缓,言语和思维迟钝,记忆力几乎丧失,大脑经常处于空白状态。后来经过好长时间的炼功我才逐渐恢复过来。”

对良知的呼唤

在得到大法之前,张亦洁从未停止过对人生真谛的寻觅。“我相信,这世上总有一个永恒的真理。当得到法轮大法,当我全身心拥抱‘真善忍’,处在万丈红尘中挣扎求索的我被赋予一个全新的生命,我心中充满找到归宿后的幸福和安宁。”

“法轮大法自九二年传出,亿万人为‘真善忍’的法理所折服,摆脱了病魔和对人生无明的悲苦,走上返本归真之路。当时在北京,中央、国务院、外交部、文化部、教育部、公安部、中科院和各大学修炼法轮功的人非常多。当时的清华大学就有上千师生修炼法轮功;在外经贸部,我周围就有好些中、高层官员在修炼,在它国内外庞大的系统中修炼的人就更无计其数。”

“大家都在勤勤恳恳地工作,纯纯正正地做人,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整个社会都从大法中深深获益。当时全国人大通过大范围调查,作出了‘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这也映证了这个有目共睹的事实。”

“然而,中共却对这样一个修炼群体进行灭绝迫害,至今已持续十年多了,其间发生了多少象柳志梅这样的人间惨剧?!那么多善良无辜人的鲜血和生命,不正在拷问着每一个人的灵魂,唤醒人分清正邪,做出良心的选择?”

柳志梅事件背景

柳志梅,一个天资聪颖、美丽善良的农家女孩,一九九七年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进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二零零一年三月,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而遭学校开除;随后在北京被恶警绑架,在看守所受到酷刑毒打,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山东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承受了无数非人的折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临出狱前,遭到狱方注射毒针;回家后的第三天,药力开始发作,柳志梅突然精神失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语无伦次,失去了记忆。目前柳志梅已出狱一年多,情形至今仍未好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