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新闻网 » 苏共暴政下的群体灭绝(下)
苏共暴政下的群体灭绝(下)

作者:夏侯

 


1940年4月至5月间,在史达林领导的苏共批准下,苏联秘密员警在卡廷森林等地对包括战俘在内的波兰民众进行一场大屠杀,遇害人数约为22,000人。(视频截图)

【大纪元2017年03月30日讯】种族灭绝也称为群体灭绝,指人为的、系统的对某个群体或民族、宗教团体进行全部或局部的屠杀,最早于1944年由波兰籍犹太法律学者拉斐尔.莱姆金提出。二战结束后,国际法庭对德国纳粹战犯的罪名指控,包括群体灭绝。对于斯大林时代苏共的暴行,至今虽未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不过在俄罗斯制作的大型历史记录片《20世纪俄罗斯历史》以及拉脱维亚历史记录片《苏联故事》(The Soviet Story)里,采用翔实的史料、解密的原始文件为斯大林时代的罪行做出诠释。

有计划的大饥荒

1932年9月11日,斯大林向他忠实的支持者卡岗诺维奇(曾任乌克兰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下了一道指令:“现在乌克兰局势非常糟糕,如果我们再不采取进一步行动,我们将有失去乌克兰的危险。”斯大林多次召集他的亲信进行秘密会议,终于制定出一个全新的计划。这是一个恐怖的计划。

苏共将乌克兰大部分农民划为富农后,就把他们连带全家流放到偏远的地方,因此共有超过1,500万的农民被从自己的土地上赶走。剩下的人被强制驱赶到巨大的集体农场,进行集体劳动。当时整个国家圈起一个无法跨越的围栏,任何人都难以逃脱。1932年末~1933年初(冬天)乌克兰所有的粮食供应都被中断。

最初并没有大规模死亡,农民家里私藏的小麦和蔬菜勉强维持着他们的生命,使他们不至于饿死。斯大林命令秘密警察(时称搜粮队)搜查农民私藏的粮食,并且没收小麦和所有的食物。食物被夺走后,农民被禁止从其它地方寻找食物,包括禁止购买、交换或赚取食物。于是大饥荒开始了。

苏联实行战时共产主义,导致1921至1922年的大饥荒,一年半时间里超过500万人死于饥饿,在一些地区,这些死者的尸体马上成为充饥的食品。(公有领域)

苏联实行战时共产主义导致大饥荒,在一些地区,这些死者的尸体马上成为充饥的食品。(公有领域)
人们饥饿得濒临死亡,也被禁止进入城市,特别守卫队阻止这些快要饿死的人登上火车。很多人就饿死在铁轨上,或去哈尔科夫、基辅的铁路旁。有的小孩到克格勃守卫的领地上拣拾麦穗,结果被像野兔一样当场射杀。平民就慢慢地饿死在家里,大量的死亡开始后,克格勃的巡逻队突击搜查人们的住所,强行收集尸体,每收集运送一个尸体,他们可以获得200克的面包作为奖赏。

据大饥荒幸存者的目击证词说:“他们进了屋就问:‘你们家的死人在哪里?’床上有一个濒临垂死的妇人躺着。他们说:‘让我们带走她,反正她就快要死了,省得我们明天再来!’妇人哀求说:‘别带走我,我还没死。我还想活。’”他们把人扔进万人坑,覆盖的土都还在蠕动。许多人是在还活着的时候就被扔进坑里埋掉了。

就在乌克兰人活活饿死的时候,苏共正以“共产主义”的名义没收农民的小麦,出口到西方赚取钱财,总数达到数百万吨。在大饥荒最惨烈的年代,乌克兰出口的小麦上升到历史最高水平。1929年2.6吨,1930年48.4吨,1931年50吨左右,1932年51.8吨,1933年17.6吨,1934年8.4吨。仅仅一个年份(指1933年)就死了700多万乌克兰人,这是所谓建设共产主义社会的歪理邪说产生的直接恶果。

苏共对于乌克兰数百万人的死亡,只以共产理论宣传的“无产阶级要消灭社会上的一切寄生虫”来作为大饥荒群体灭绝的回应。毁灭人类,从肉体上消灭这正是马克思社会主义思想的根本所在。无论苏共,还是中共、柬共等,从马克思主义思想吸取到的逻辑都是一致的,共产假恶暴斗争的基因都是相同的,因此共产运动所到之处必会导致一片的惨烈红祸。

大规模铲除军队高官

事实上,处于斯大林时代的工人、农民“吃子弹”或被送进集中营的人数很多,就连体制内高阶党政官员也都遭到大清洗,“在所有的机关里进行着没完没了的清洗”。当时每个行政区都制定一块专用区域掩埋尸体。监狱的地下室专门设有行刑室,行刑室是用混凝土建造,并有专门排放血液的排水沟。受害人被押到走廊尽头的“红色角落”进行最后的身份确认。然后他走进行刑室,被人开枪从脑后射杀。

1937年11月7日,节日大游行后斯大林说:“我们不仅要消灭所有的敌人,而且要消灭他们的家庭成员、他们的整个家族……”当时受到斯大林宠信的叶诺夫、这个具有“血腥的侏儒”之称的人,在他当权的两年时间中,军事审判庭就判决了42,157人,其中36,514人被枪决,剩下的人则被投进监狱。当时审理任何一个案件都不会超过10~15分钟,这种惊人的办事效率却是大规模枪决的可怕信号。

那些被指控为有叛国罪的高级军事将领都在一座纺织公司的地下室被枪决。 列夫.拉兹贡说,这个公司四面都有围墙,便于行刑队进行枪决。枪决这些军官后,就用抓勾往上拉尸体,然后装到卡车上运到离城很远的布托沃公墓埋掉。由于枪决的尸体太多,这个地方后来成了万人坑,有专门的挖掘机原地待命。仅布托沃公墓就埋葬了5万多红军自己的人。


苏联斯大林时期大清洗中的行刑场面。(资料图片)

1937年,苏共当局以反革命罪逮捕了936,750人,枪决了其中1/3以上的人数,即35,3074人。1938年逮捕了638,509人,枪决了其中一半以上的人。而被投入监狱坐牢和劳教的人数高达130万人。1937年,内务人民委员部(克格勃前身)各地分支仅以从事间谍活动这一项就给9.3万人定下了罪名。如今看来,这更像是黑色的冷幽默,什么原因能使一个国家产生这么庞大的间谍呀?

1938年11月29日,苏共军事委员会会议上克利门特.伏罗希洛夫(Климент Ворошилов)汇报说,一年之间他们铲除了4万多人。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客观的数字。正因为苏共的无情镇压,所以才能保障苏联军队的武装力量。

苏共对军队的大规模枪决,直到1941年秋,也就是德军兵临莫斯科时还在继续。斯大林害怕自己人甚于害怕德军,他宁愿消灭前线极缺的苏联军官,也不肯放开手中的丝毫权力。斯大林对红军的大清洗,俄史学家认为这在历史上还不曾有过。苏联红军高级指挥员几乎全被杀害了,中层指挥员被杀了一半多。

叶诺夫这个“血腥的侏儒”因为执行苏共任务取得“出色的成绩”,竟还被授予国家最高勋章。不过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赋予他权力和带血的勋章的是苏共,最后结束他性命的依然是苏共。

秘密警察的酷刑

类似“古拉格群岛”的集中营遍布苏联,数千万人成为无名的囚犯,而狱卒则是来自克格勃系统的成员。前苏联“氢弹之父”、原子物理学家安德烈.萨哈罗夫(Andrei Sakharov)对这些狱卒的暴行非常困惑。他始终无法理解,这些人以非人性的方式对待自己同胞,他们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作家拉兹贡在经过漫长的牢狱之灾后,以他对狱卒的观察和了解,他说,这些狱卒和我们不是同类,和过去的我们也不是同类,和现在和将来的我们更不是同类。他们只是装扮成了人类。同这些人打交道不可能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他们只是披上了一层人的外衣,假装成人类。

斯大林经常向克格勃头子发出如下命令:“你们要拿到我希望得到的口供。”前克格勃头子贝利亚立即回答:“我们没有拿不到的口供。”于是上行下效,秘密警察的头子们创造出大量的酷刑手段,比如命令下属对所谓的犯人采取车轮战,被捕者一连数天、甚至数十天不准睡觉,不给吃饭和喝水,不许上厕所,将他们长时间暴露在强光下,或者投到冰天雪地里,命他们吃粪便,以崩溃他们的精神和肉体。


俄国人丹齐克‧巴尔丹夫根据亲身经历和采访所创作的《来自古拉格的图画》:苏联囚犯遭钉嘴。(网络图片)

秘密警察发明的酷刑中,包括将被捕者吊到拷问架上,把身体拉长,往嘴里灌热水;打断四肢;用橡胶皮带抽打犯人;挖掉犯人的眼睛,捅破耳膜;由数个身强力壮的行刑手连续不断地搧犯人的耳光;将四周都钉满锋利钉子的特制箱子扣在犯人身上,迫使犯人蜷缩在地上,只要一动就会被钉子刺得遍体鳞伤;将电线绑在男性犯人的生殖器上,长时间通电。而对集中营的女犯,则是剥光她们的衣服,将其投到男牢任人凌辱。事后很多受害者选择了自杀、上吊、割腕、吃土来结束屈辱又可怕的厄运。

而这些酷刑手段现在正被中共所采用,用来镇压迫害异议人士、人权律师以及法轮功信仰团体。

结语

苏共体制下的群体灭绝行为不仅针对平民百姓,也针对体制内党政高级官员。当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摆在他们的殿堂,高高供奉起来时,党的暴政机器在极速运转,以不停地杀人来维持它的权力时,群体灭绝罪行对于其治下的国家就是一个巨大的人权灾难。

从马克思、恩格斯公开宣传种族灭绝论那一刻起,这个世界就在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诱导下引爆了史上前所未有的灾难。共产红祸依然在中国大陆持续上演。

截窒马列思想,清除共产主义毒害,才能正本清源,恢复人杰地灵的神州神采,还中原一片大好河山。

参考资料:

1、列昂尼德.姆列钦,《克格勃 国家安全部门主席 解密的命运》(Млечин Леонид《КГБ. Председатели органов гос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е судьбы.》Часть вторая БОЛЬШОЙ ТЕРРОР),引文采用第二部分《大恐怖》,所引原文页码为第20页,第47~48页,第51~52页,

2、俄罗斯大型历史记录片《20世纪俄罗斯历史》第一季,第70集“索洛维基 古拉格”(《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 XX века》1 сезон,70 серия“Соловки. ГУЛАГ”,режиссер Николай Смирнов),导演尼古莱.斯米尔诺夫(Nikolay Smirnov)。索洛维基和古拉格群岛是前苏联大型集中营所在地。

3、拉脱维亚历史记录片《苏联故事》(The Soviet Story),导演埃德文斯‧斯诺尔(Edvins Snore)

4、英文历史记录片《Joseph Stalin Red Terror》,导演杰克.帕金斯 (Jack Perkins)

5、《史实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人民报,2010年11月7日@*#

责任编辑:谢秀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