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新闻网 » 周晓辉:“匈牙利斯大林”发动的大清洗
周晓辉:“匈牙利斯大林”发动的大清洗

“匈牙利斯大林”拉科西·马加什(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7年05月20日讯】“根据苏联贝尔金将军的命令,我们的保安军官把那些已被打成残废的、精神上受到摧残的囚犯拖到一般,并对他们说:‘党了解,你们是无辜的。党请你们理解国际局势的严重性。你们必须承担指控你们的罪行。你们必须公开承认你们是铁托的特务。然后你们将被判处死刑,你们当然不会被真的处决。苏联将接你们到克里米亚岛上的一个疗养院去疗养,作为对你们出力的报酬。在那里,你们可以和家属一起安度晚年……’”

“根据贝尔金将军的亲自指示,所有被捕者都遭到了严刑拷打。至少拉伊克是这样……”

“而事实是,贝尔金将军是在故意欺骗这些被告。根据他的亲自命令架起了绞刑架,运来了棺材,地下室里也储备了大量的生石灰。苏联人指示,不许主要被告活着通过诉讼……”

似曾相识的场景和结局,不过这次这样的场景、结局不是发生在苏共治下的苏联,中共治下的中国,而是出现在匈牙利共产党统治时的1949年。

1979年逃离匈牙利、曾做过布达佩斯警察局局长的山多尔·科帕奇在其所著的《匈牙利悲剧》一书中,透露了上述细节,而在这个场景之后是“匈牙利的斯大林”拉科西发动的一场大清洗,这样的清洗在苏联发生过,在中国发生过,在几乎所有的共产国家中都曾发生过。

确立一党专制和个人崇拜

二战后期,苏联进入并占领了匈牙利,扶植亲苏人士建立了共产党政权,曾任匈共国外中央委员会领导人的拉科西·马加什当选为匈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并先后任政府副总理、总理、部长会议主席等。1948年,在清除了其他政党和社会民主党中的右翼势力后,匈共与社民党合并为匈牙利劳动人民党,原社民党总书记阿尔帕德任党主席,拉科西为总书记,匈共的法尔卡什·米哈伊、卡达尔·亚诺什以及社民党的马罗山·捷尔吉为副总书记。匈牙利确立了一党专制,其他政党全部消失。

因为拉科西等高层唯苏联马首是瞻,因此不论是政治和经济等方面都效仿苏联,完全不考虑匈牙利的实际情况。

在确立一党专制的同时,匈牙利也开始逐步形成对拉科西的个人崇拜,即“拉科西主义”。1952年8月,拉科西兼任部长会议主席(总理),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

据大陆出版的《东欧剧变的根源与教训》一书,所谓“拉科西主义”就是斯大林主义在匈牙利的翻版,实质就是在在奉行个人迷信的条件下强行“全盘苏化”。拉科西被吹捧为“英明领袖”、“匈牙利伟大的儿子”、“人民的领袖”、“杰出的思想家”和“斯大林最好的学生”等等。党和政府的文件、新闻媒体及文艺作品对其歌颂达到肉麻的程度。这从为他歌功颂德的两句诗中可见一斑:“风儿停止了喧哗,好让人们听清拉科西的讲话”;“最好的父亲拉科西,劳动人民热爱你”。

类似的词语对于苏联人、中国人并不陌生,因为当年斯大林、毛泽东也是被如此吹捧的。

与斯大林、毛泽东一样,拉科西的指示在匈牙利就是圣旨。他与格罗·埃诺、雷瓦伊·约瑟夫和法尔卡什·米哈伊结成“四驾马车”,主宰著党内外一切事务的决定权,党的政治局、书记处形同虚设。国民议会则被当作党的补充,党组织往往把议会看作其执行机构。至于群众团体则变成了党的传声筒。

拉伊克被处决

1947年冷战爆发后,斯大林又在1948年与南斯拉夫的最高领导人铁托决裂,并于1949年通过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批判南斯拉夫并形成决议,指铁托“复辟资本主义,对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进行颠覆”,等等。

苏联与南斯拉夫的决裂也影响了东欧其他国家的一些领导人。为了防止其他国家出现类似的变化,斯大林决定清洗东欧各个国家土生土长的共产党领导人,剪除铁托的盟友。其目地就是确保苏联模式和思想不会遇到挑战。而东欧的清洗和公开审判是在苏联领导人的直接操纵下进行的,在匈牙利,具体负责的就是本篇开篇说到的那个化名“贝尔金”的将军。

在苏联的授意下,拉科西也对匈牙利国内的党的领导人实施了清洗,列在头一个的是拉伊克·拉斯罗,他也是拉科西最为嫉妒的领导人。拉伊克是匈共“国内派”领导人,长期在国内领导抗击纳粹,与拉科西等流亡苏联的“莫斯科派”相比,拉伊克在民众心目中更具有威信。

还有一个导致拉伊克要被清洗的重要原因是,他参加过西班牙内战,而苏联一直就不信任参加过西班牙战争的共产党人。“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共和国失败后曾作为德国人的俘虏留在法国或者在法国从事抵抗运动,曾受到较多的西方思想以及苏联称之为‘世界主义’的影响”。

1949年5月,曾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内务部长、外交部长的拉伊克以“托洛茨基”首要分子的罪名被捕,并遭到了酷刑折磨,被开除党籍,他还被诬陷要谋杀拉科西和推翻政府。同年9月,拉伊克被以“间谍罪”、“铁托代理人”、“托派”等罪名判处死刑,10月被绞死,尸体被扔进了生石灰中。拉伊克的夫人也被监禁,孩子被绑架。

然而,《匈牙利悲剧》一书告诉我们,就在当时,匈牙利政府内部就有人知道拉伊克完全是冤枉的。负责中央委员会驻地警卫的希拉基上校就对在那里做副官的山多尔·科帕奇说了如下一番话:“拉伊克是无罪的,这是苏联安全部门及其匈牙利同行的阴谋……我的情报是第一手材料,是从我的青年时代的朋友拉斯洛·安乔尔那里得来的,他是保安部的领导人之一。他负责拉伊克案的调查工作。根据苏联安全部门在这里的代表贝尔金将军的亲自指示,所有被捕者都遭到了严刑拷打,至少拉伊克是这样。”

而贝尔金将军的丑恶嘴脸在文章的开头,我们已经领教到了。至于以为拉科西是被苏联人欺骗的希拉基上校,在拉伊克被绞死后,也被贬到了外地。希拉基上校的朋友安乔尔选择了自杀,他临死前对好友说:“我们的理想,共产主义的理想是一个普通的纯粹的理想,谋杀和欺骗在其中没有位置。如果共产党是这样的党,那么生命还有什么价值呢?”显然,安乔尔看到了问题,但却没有认清共产党的真面目,痛苦中的他只好选择放弃生命。

无疑,拉伊克审判为所有东欧国家提供了示范。拉伊克案件也为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作出《南斯拉夫共产党掌握在杀人犯和间谍手中》的决议提供了主要依据,拉开了东欧各国大清洗的序幕,也为1956年匈牙利事件种下了祸根。

匈牙利大清洗

拉伊克被处死后,匈牙利的清洗迅速扩大化。1950年,一些前社民党领导人被捕,如时任匈牙利劳动党主席和国家元首的萨卡希奇·阿尔帕德、党的副总书记马罗山·捷尔吉和司法部长、党中央委员里埃什。1951年,匈共中也有一些人被捕,包括时任副总书记和内务部长的卡达尔·亚诺什和外交部长久洛。许多人被撤销职务,甚至开除出党。1951年46.4%的中央委员被撤换。

据《东欧剧变的根源与教训》一书披露,1949年3月,拉科西政府取消了工厂委员会,将其合并于工会。在1949至1953年间,共有470多人被清洗,受株连而被捕被杀者竟有20万人之多,近百万人成为怀疑对象。此外,天主教的工作人员也遭了秧,匈牙利总主教约瑟夫被判处无期徒刑,225名牧师被关进监狱。

《匈牙利悲剧》一书讲述了保安部去逮捕一些高官时的情景。一天,山多尔看到保安部别动队上楼去逮捕负责警卫的班盖上校。他们在门外大声命令:“法律!开门!”显然,“法律”在这里代表着说话人是以执法者的身份在说话。可是,里面没有声音。于是,门被踹开,房间里空无一人,但所有的奖章的都别在一件衣服上,上面居然还有一张纸条:“这一切还不能使你们满意吗?”据说,预料到厄运的班盖上校已在一天前借口去视察奥地利边界旁的哨卡,逃离了匈牙利,后来去了美国。

而内务部长泽尔德却没这么幸运了。他从拉伊克等领导人的身上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命运,于是,在某一天,他和夫人以及两个孩子,还有其岳母一起结束了生命。第二天去逮捕他们的保安部人员只看到了尸体。很快,泽尔德被宣布为法国秘密情报机构的间谍。

1953年6月之前,在这个共有950万人口的国家,竟有150万人受到过起诉。匈牙利进入了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拘留营中的无辜者

山多尔·科帕奇在《匈牙利悲剧》中还讲述了他短暂负责拘留营的一段经历。1949年拉伊克等人被捕后,25岁的科帕奇上尉被调到拘留营工作。所谓的拘留营,关押的是所有未遭判决,但又不能自由行动的人。尽管科帕奇并不赞同拘留营的存在,但他还是接受了任命。

在拘留营,科帕奇与保安部的上校德奇律师和波多尼律师共同决定人员的去留,他们主要的工作通常是延长囚犯的拘留期限,一般是6个月之后再延长。拘留营中关押的大多是工人和农民,然而他们头上都匪夷所思的有着“间谍”的罪名,且是查无实据。

在一次视察拘留营时,被拘留者纷纷向科帕奇讲述被关押的理由:“我是因为偷了30公斤玉米”,“我只偷了10公斤玉米”,“我是因为给书记的印象不好”,“我是波兰抵抗运动成员”,“我不知究竟为什么被关在这里”……科帕奇随即调出了150人的资料,证实了被拘留者所言属实。于是,科帕奇签署了一项命令,释放了150名申诉者中的95人。

几天后,科帕奇遭到了国务秘书的训斥,并被解除了拘留营的职务,被送到党校去培训两年,直到被任命为布达佩斯警察局局长。

拉科西结局

1953年3月斯大林死去,赫鲁晓夫继任总书记,与马林科夫、贝利亚、莫洛托夫等成为苏共新一届领导人。当时更具有实权、掌握秘密警察势力的贝利亚发动了一系列大胆的自由化改革:实施大赦,将劳改营中数百万被关押的政治犯释放并平反;终止对苏联内各加盟共和国的俄罗斯化政策,恢复本民族语言的地位;并酝酿使东德和西德合并为一个中立的德国。对外政策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据《匈牙利的悲剧》披露,彼时率代表团参加斯大林葬礼的拉科西,被带到了苏共新的领导人面前,并受到了冷遇和批评。“你们那里的情况很糟。你们享受的好事太多了。”“在工业化的过程中,您进行了极大的冒险。您没有一点点焦炭就建立了一座新型的钢铁工业城。您连人民的吃饭问题都不能给予足够的满足就疯狂的去建造代价昂贵的地下通道。被您强行集体化的农民们连种子都生产不出来。此外,他们大部分人正在集中营里受苦受难。”

拉科西脸色苍白,他根本没有料到苏联人会如此快速翻脸。在苏联人的建议下,拉科西同意将权力分配给另一个匈牙利领导人纳吉,让其做了总理。

就在拉科西与纳吉在匈牙利国内发生分歧时,苏联政局也发生了变化,贝利亚被抓并被处死,赫鲁晓夫最终掌握了实权。1954年,拉科西与纳吉再次访问苏联,前者希望获得莫斯科的支持,重获党内垄断地位。然而,赫鲁晓夫对拉科西大加训斥,批评其拖延释放被关押者。

在苏联的干预下,匈牙利党的前主席卡达尔被释放,他在狱中身体多次被打的皮开肉绽,门牙也被打掉,精神上也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一些在大清洗中被关押的高官们也相继被释放,当年迫害他们的保安部的一些残暴军官们被开除,但又被安插在陆军部队或行政机关。

1955年,苏联决定缔结华沙条约,甚至有谣传称其准备发动对西德的攻击。这使得拉科西重掌大权,并将纳吉开除出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罢免了其总理职务,将其开除出党等。

1956年1月,赫鲁晓夫发布了抨击斯大林的秘密报告。这一将斯大林视为“血腥的暴君”的报告震动了东欧各国。波兰国家领导人贝鲁特突发疾病而死,共产国际解散了,南斯拉夫的铁托被恢复了名誉。在匈牙利,拉伊克的遗孀被释放出狱,她还要求恢复丈夫的名誉。数以千计的人们要求解除拉科西的职务,为受害者平反,让纳吉重新执政。

拉科西不甘束手待毙,准备抓捕纳吉等反对派成员。苏联知晓后,命令拉科西立即辞去匈牙利党内的一切职务并离开匈牙利。仿效斯大林的拉科西就这样被解除了一切职务,并携全家去了苏联。

在苏联,拉科西被发配到了亚洲的几个集体农庄并死在了那里。匈牙利的独裁者在被斯大林利用完后,成为了丧家之犬,而此时匈牙利正在酝酿一场大风暴。

责任编辑:高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