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新闻网 » 西安事变真相(1) 张学良实为中共特别党员
西安事变真相(1) 张学良实为中共特别党员

西安事变 中共毛周操控张学良杨虎城企图杀蒋内幕(一)
文:唐文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时任西北剿匪副总司令的张学良和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总指挥的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变叛乱,扣押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西北剿匪总司令蒋介石。历史证据表明,张学良和杨虎城的军队被中共深度渗透,张学良实为中共“特别党员”。图为张学良(左)与杨虎城(右)。(资料图片)

【大纪元2017年05月27日讯】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又称双十二事变)爆发。事变当天,时任西北剿匪副总司令的张学良和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七路总指挥的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变叛乱,扣押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西北剿匪总司令蒋介石。

历史证据表明,西安事变的台前人物是对蒋介石剿共令阳奉阴违的亲共将领张学良和杨虎城,而中共是西安事变的阴谋策动者,共产党方面处理事变的最高决策者却是苏俄的斯大林。

一、中共党员组成杨虎成的“智囊团”

1934年10月14日,在国民革命军发动的第五次剿共战争下,中国共产党遭受严重挫败,不得不撤离江西,于1935年10月逃窜至陕甘苏区。1935年9月20日,蒋介石在西安设立西北剿匪总司令部,自任总司令,任命张学良为副司令,调东北军入陕甘,会同杨虎城的西北军第十七军剿共。

其时,这两支剿共军队已被中共大力渗透。九十年代初,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中共共青团中央机关刊物《中华儿女》杂志曾专门发表吹捧王炳南是如何成为杨虎城幕僚,并如何胜利完成策反杨、张和参加策划西安事变的。

实际上,杨虎城的第三任妻子谢葆真就是中共党员,在杨军政治部工作,她是在1928年1月经中共党组织批准和杨虎城结婚的。而早在1927年冬杨虎城就曾要求加入中共,他的部队政工人员中即有中共党员16人。1928年10月杨虎城在日本东京期间,中共中央决定批准杨的入党要求,指示东京市委办理,但由于杨很快回国,未能办理相关手续。1934年,杨部警卫团有共产党员两百余人。

1935年11月,中共北方局南汉宸委托杨的驻北平代表申伯纯向杨传达中共的《八一宣言》。1935年12月,中共北方局也派王世英到西安和杨虎城会谈。1936年初,毛泽东再派张文彬携函见杨,达成互不侵犯、建立军事联络等三项口头协议,此后,张文彬即以十七路军政治处主任秘书名义长驻杨部。1936年4月中共专派回国的王炳南与杨一再地“深谈和合谋”。由是,中共终与杨结盟。1936年6月,杨部已用军用合作社的名义开设了中共的联络站,并将大批的无线电器材、医用药品等运往延安,而中共往返西安、延安,进入内地,回归陕北,路条均由杨的十七路军提供。

“西安事变”前,在杨虎城身边工作的共产党员除王炳南、张文彬等外,还有米暂沉、宋绮云、王菊人、申伯纯等人,他们当时20至30余岁,深得杨的信任,参与机密,俨然成为杨的“智囊团”。

二、张学良实为中共“特别党员”

1936年6月照蒋介石庐山训练团而建立的“西安南郊王曲镇军官训练团”,虽由张学良、杨虎城任正副团长,其实权却完全握在中共党员刘澜涛、应德田手中。中共党员应德田作为张学良的少将处长,更是张发动西安事变的秘密策划者之一。中共党员申伯纯即称:“王曲军官训练团训练时间虽然只有两个月,但对于改造思想,灌输联共抗日的主张却收效很大。”军官团学员就曾在西安事发前七天狂言:“不要让蒋介石站着走出去,而应该爬著滚出去。”

以张学良为首的“抗日同志会”,实际负责人亦为中共党员刘澜涛、应德田等人。其创立时的十五人,全部是中共党员和“左倾”分子。尤为重要的是,这个组织还掌管了张学良一切秘密活动,一切与共产党联系的技术工作,以及东北军全军的人事工作。

而张学良本人在1936年6月底通过中共中央联络员刘鼎,首次向中共中央提出加入中共。7月2日,中共向共产国际请示。前苏联公布的一份共产国际文件显示,共产国际于1936年8月15日覆电说:“使我们特别感到不安的,是你们关于一切愿意入党的人,不论其社会出身如何,均可接收入党和党不怕某些野心家钻进党内的决定,以及你们甚至打算接收张学良入党的通知。”

曾经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长的阎明复披露,叶剑英生前曾经对主持东北军党史整理的编辑宋黎(西安事变时曾在张学良身边工作的中共秘密党员)有过交待,肯定张学良就是中共党员。宋当时将叶剑英的这个谈话作了记录,并将记录稿封存在保险箱里,并交待“张学良还健在,我们一定要千方百计保护他,他的中共党员身份绝对不能外泄,等他去世后再把谈话记录拿出来报告中央”。

叶剑英的谈话并不是孤证,张学良东北军的老部下、后来历任共军冀中军区司令员、晋绥军区司令员、铁道部部长等职的吕正操,1991年在纽约与张学良曾数次晤谈,他也对人披露“张汉公是共产党员”(张学良字汉卿,被尊称为张汉公)。吕正操还多次对人说,周恩来生前不止一次地告诉他,张学良是中共党员。

原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室务委员、周恩来生平写作组组长高文谦认为,共产国际不同意张学良加入中国共产党,真正的原因是莫斯科视张学良为军阀、汉奸,不可信任。张学良在东北主政时曾经因为中东铁路问题同苏联发生冲突,甚至兵戎相见。

由此可见,张学良当时希望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中央也同意吸收他入党,并报告了共产国际,只是遭到共产国际的否决。叶剑英的“肯定答复”最大可能是,张学良被中共中央批准为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特别”党员。

台湾出版的《杂忆随感漫录——张学良自传体遗著》中,张学良坦诚地说:“一般人都不知道我的心理,我简单地说,我可以说我就是共产党。”#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孙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