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时报 »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10)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10)

罪恶黑手操纵公立医院私化改革
梁木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大纪元制图)

【大纪元2017年05月23日讯】 随着80年代“公有制”经济被瓜分,2009年,江泽民开始了从农村到城市以私化公立医院为主体的所谓“新医改”,延续至今。

江泽民的所谓“新医改”,就是用执政党手中的权力操纵、左右政府行为,取消了当今世界各国人民都享有的非商业性的、国家给予公民的医疗福利待遇。将公立医院私有化(市场化),是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犯罪的一个组成部分。

(一)江泽民操纵的新医改被世界卫生组织否定了

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世界卫生组织,近日发表研究报告说: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基本不成功”。官方的这份报告指出:医疗卫生体制商业化、市场化是违背医疗卫生事业基本规律的。

1、公立医院私有化,摧毁了中国大陆的国家医疗保障体系

据新浪2016年3月21日发布中国大陆医疗卫生机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9月底,全国有公立医院13,304个,民营医院13,600个。与2014年同期比较,公立医院减少37个。

我们知道,在江泽民策动公立私化的医疗改革之前,大陆民营医院为零,随着公立医院私化改革的深入,私营医院己经毫无悬念地超过公立医院,开始起著主导市场的作用。可以说,在今天中国大陆的城市里,尚未被私化的三级公立医院中,几乎找不到几家原汁原味的。其中,相当数量已被私营企业注资、或混制;而农村县医院、乡(镇)卫生院、行政村医疗点,则100%全部被私有。

公立医院私有化到今天,中国大陆的国家医疗保障体系被摧毁,民众怨声载道。

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对成员国卫生筹资与分配公平性评估排队,中国在191个成员国中,倒数第四。有数据显示,今天中国大陆,每年有近五成人有病没钱看医生、三成人患重病没钱住院。

2、江泽民搞医改,就是国家财政不出钱给老百姓看病

今年3月的中共“两会”期间,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呼吁:“政府需要掏腰包为公立医院医护人员提供合理的薪酬”。他批评大陆医疗投入比率远远低于国际水平,甚至低于世界上医疗保障水平最差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钟南山说,国际上的医生靠技术吃饭,国内医生靠卖药、使用设备等维生。在国内医生总收入中,财政支持不到1/4,公益性没有很好体现。

钟南山在出席2015中国医院竞争力论坛时,批评公立医院像超市,互相攀比营业额。钟南山认为,现有大医院基本是国有民营制,市场导向的这条路线为医德沉沦创造了土壤,追求收入。

可以说,江泽民集团操纵的国家财政对医疗投资过缺,是逼迫公立医院搞歪门邪道敛财的罪恶之源。公立医院被私有化、市场化、商业化,是整个国家医疗体系医德沉沦的土壤

3、医改把对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福利保障性质的医院变成为了屠宰场

公立医院私化,使政府对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保障性义务化为乌有。今天中国大陆,医院己不分公立私有,在个体业主带动下,身处商业化大潮旋涡中的所有医院,都丧失了医疗道德,统统把医院当成了屠宰场,向患者身上敛财。

(1)医疗机构追求收入损害群众利益

2005年8月5日,中国卫生部长高强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为了盈利,医院收费过高及滥开昂贵药物。高强说:“医疗机构以经济挂帅﹐忘记了其它功能。不少医疗机构由于管理不善,造成了老百姓就医难。”他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运行机制过于商业化倾斜,出现了主要依靠向群众收取就诊费来维持医院运行和发展的状况。有些医疗机构盲目追求高收入﹐损害群众利益。”

中国卫生部的数据显示,与2000年相比,2003年去卫生部门下属医院就诊的人数下降了4.7%,但医院平均收入却增长了69.9%。

高强说:“患者花的医疗费不仅要负担医药成本,还要负担医务人员的工资、补贴,甚至还包括购买医疗设备和医院扩建的费用。”

(2)医院不看病,过钱

通过扩大病体范围的办法,掠取患者钱财。如一个小感冒进医院,又要验血,又要透视,又开补药,名目繁多的检查,让患者花多很钱,结果烧却不退。

今天中国大陆,不分公立私有,只要是医院就市场化,就推行医生的个人收入与医疗服务收入挂勾,因此,医生只能“开大处方、多做检查”, “医药合谋”向患者出售药品牟利,才能保证饭碗,令病者花很多冤枉钱。据国家审计局对卫生部及北京市所属10家大型医院抽查46种药品﹐其中有34种药品成本申报不实﹐平均虚报一倍多。江泽民的医改把医院变成了掠夺患者钱财的地方,有病没病,医院都忽悠你去,且要付出很多钱去看“病”,市场化、商业化的医院让老百姓血流满地、怨气冲天。

4、医院市场化以来,政府医保投入是“管官不管民”

(1)在医疗福利待遇问题上,中共江泽民集团的官员和13亿老百姓冰火两重天。

据中国大陆官媒统计,国家财政每年拨款的医疗支出85%是官员用。国家财政拨款的医疗支出,每年高达700亿元。这项支出的85%,花费在有病的850万中共党政干部身上;剩下15%的大部分为公务员提供医疗,到老百姓身上就是毛毛雨了。据中共监察部、人事部透露,在国家财政拨款的医疗支出中,仅党政干部(县团级以上),每年医疗支出(一项)的花销就高达500亿。全国党政部门干部身患重病的,有200万长年病假,其中40万长期占据干部病房、度假村、疗养院。

(2)江泽民集团操纵财政对老百姓(城镇医院、农村医保)的象征性投入,事实上等于不投入。

在江泽民公立医院私有化的改制中,切断了国家财政对医疗支出的投入,就是说国家财政收入不能投向为老百姓看病的医院。事实上,从江泽民操纵公立医院私有化改革以来,国家财政一直按江泽民要求的在做。所谓有一点投资,那就是象征性。

首先,对城市三亿人的投入,最多覆盖约一亿人,不足城市从业人员总数的一半,(中共搞的城市医疗保障是将少年儿童、非就业人口及农民工都被排斥在外的);

其次,九亿农民,其投资覆盖面,尚达不到一成。卫生部负责人透露,全国县以下公共卫生机构仅30%勉力维持运作,30%正处在瓦解边缘,还有30%已瘫痪。卫生部统计,2000年农村卫生费用占全国卫生费用约23%,城镇卫生费用占75%,就是说,三亿城市居民被覆盖了一亿,而占全国13亿总人口三分之二的农村,其卫生费用尚不足城市三分之一,其福利保障就可想而知了。

“公有制”医院私化以来,由于中共采取基本不投资政策,农村医疗卫生状况急剧恶化,在传统合作医疗制度被打烂的今天,中共政府不作为,任由私有业主利用医院敛财,使国家丧失了对医院应有的宏观调控能力,尤其整体抗御灾害能力。可以说,今天中国大陆一旦发生大面积疫情,老百姓就惨了。如2002年底至2003年春天的萨斯爆发、最近四川人类感染猪链球菌疫情蔓延,就暴露了公共卫生危机以及医疗体制存在的弊端,已充分显示出问题的严重性。

被江泽民私有化、市场化、商业化了的中国医疗卫生事业,正在与13亿中国人民的健康背道而驰。

(二)帮陈至立发财,江泽民操纵了公立医院私改

1、大陆公立医院私有化改革是江泽民搞的。江泽民搞公立医院私有化改革有两个动机:

一是,将政府必须向国民提供的医疗保障当作中共获得国家利益的累赘,以改制为名,将这一义务丢给了社会。

这是个违背国家管理者义务的决定,它意味着江泽民集团公开拿13亿中国人民不当人了。这也是江泽民集团祸害国有大企业的潜规则:即凡是能往国库(党的)钱袋里搂钱、让官员捞钱的大企业,一律更名央企,归党有;凡需要从国库里向外掏钱的国家项目,江泽民集团则借口改制,一概推手不管。正如医疗改革,江泽民因不愿意将国库再拿出来用以承担中国人民的医疗费,便打着市场化医疗改革的幌子,将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都需要由政府履行的医疗保障义务以改制名义推给私人经营,这也是江泽民集团对13亿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之一。

二是,私化公立医院,为自己身边人敛财。

笔者分析:从江泽民操纵医疗改革的受益对象看,不排除江泽民当年搞医改有为陈至立淘金的因素在里面。

事实上,从陈至立用13亿中国人民的身心健康作代价,为江泽民打造在医院市场化改革中疯狂敛财的莆田系,可见江泽民、陈至立等仅通过医疗改革一项,个个谋取的私利都应当过百亿、千亿。

2、公立医院私化改革,是江泽民对陈至立投桃报李

中国人知道:江泽民毁掉国家对公立医院的所谓改革,是通过时任国务委员,主管教育、分管卫生的陈至立做的。但中国人却很少知道陈至立是江泽民的情妇。

陈至立女人男相,人面兽心,其阴毒、凶狠、残暴的秉性特合江泽民胃口;《江泽民其人》形容说:江与陈是搞政治阴谋的一对生死恋人,凡江泽民作恶的,陈都会变本加厉。1988年,陈被江提拔上海市委宣传部长;1989年六四发生前夕,力挺江泽民武力镇压上海学生运动;江泽民做了中共总书记后,1997年,将陈至立提拔去了国家教育委员会;1999年7.20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陈至立利用主管教育口的工作,帮江泽民煽阴风点鬼火,陈至立将教育当作是巩固江泽民统治的重要手段,从小学开始对学生进行洗脑。

为了报答陈至立,江泽民一方面,给陈升官,先提拔为国家教育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后仼命为改组后的教育部长,2003年竟直接提拔作了主管科教文体的国务委员,成了中共的国家领导人,终极官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另一方面,江泽民让替他迫害法轮功出力的陈至立发财,就是本文提到的安排陈至立负责国家医改。即由陈至立操纵公立医院私有化、市场化改革。

江泽民提拔从未搞过教育的陈至立作主管科教文体的国务委员,就是给她更大的权力,让她在更多的领域里制造对法轮功的迫害,搞乱全国及全军的教育。事实上,从陈做管教育的国务委员开始,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就不断扩大领域,从学校教育、职工业余教育、到军队教育都变成了迫害法轮功;而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骇人听闻,恰恰也是发生在陈至立分管医疗卫生工作的这一期间。说明公立医院私化过程中发生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骇人听闻,陈至立绝脱不了干系。

3、蒲田系是陈至立为江泽民打造的一支引导公立医院市场化的犯罪工具

(1)从蒲田系杀魏则西说开去。

2016年4月12日发生了西安的大学生魏则西因患恶性滑膜肉瘤,武警北京第二医院用生物免疫疗法治疗却将其治死的医疗丑闻,这就是江泽民集团医改的悲剧。

据大陆知情人介绍:魏则西所患疾病,武警总队北京第二医院是没有能力治疗的。按医德,医院应告知患者到别处就医。但武警总队北京第二医院却为了从患者身上榨钱,忽悠患者父母,称它们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生物免疫疗法,能治好魏则西的病(只是需要高额医疗费);为救儿子的命,魏则西父母听信了谎言,将此疗法视为拯救儿子生命的稻草,不惜将一生积蓄投给医院;结果,医院在为魏则西作了四次生物免疫疗法的治疗后,魏则西去世。魏死后,魏父母被有良知医学专家告知,武警北京第二医院对他儿子使用的生物免疫疗法根本不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生物免疫疗法,而是被国外淘汰的临床技术。这种临床技术对治疗魏则西的病根本没有作用。于是,发生了魏则西父母向医院要儿子的一幕。

那么,武警北京第二医院凭什么敢用治不了病的生物免疫疗法,忽悠魏则西父母掏出一生积蓄为儿子治病呢?因为他们有后台。

(2)武警北京第二医院是莆田系承包经营的,莆田系后台就是陈至立。

经查,治疗魏则西的武警总队北京第二医院的个体老板是上海康新医院管理投资公司私营企业老板陈新贤,网络域名注册单位系蒲田陈新喜、陈新贤俩兄弟。

业内都知道:莆田系是由詹氏家族、林氏家族、陈氏家族和黄氏家族四个家族组成的一个民营医药体系,是福建莆田民营医疗从业者的总称,其资本和人员背景主要来自福建省莆田市东庄镇。莆田系掌握著中国大陆80%以上的民营医疗份额,基本控制了中国大陆市场化以后医疗系统的走势。在莆田系四大家族中,最显赫的是陈新喜、陈新贤俩兄弟,这俩兄弟仅在全国各地注资整体收买国有医院就达到了138家,且承包全国近百家武警部队医院可经营科室获利。

莆田系凭什么能如此任性?

据中共官媒报导:蒲田系的诸多个体业主,于2014年成立了一个叫“蒲田(中国)健康总会”的联盟,当时,己升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陈至立以官方身份公然向这个利用医院谋财害命的个体组织发贺信,并匪夷所思地担任该联盟总顾问至今。

(3)莆田系的由来

据维基自由的百科全书介绍:1980年代,东庄镇的陈德良通过自己研制的偏方,在本地成为皮肤病(疥疮)游医,之后他招收门徒,并将当地几个游医纠集在一起开始向全国进军。最初通过电线杆上张贴性病、皮肤病等小广告宣传,赚到“第一桶金”,后来改作利用电视报纸刊登广告,主要治疗项目性病、鼻炎、狐臭、肝炎、风湿、皮肤病等。这些游医,在当初个个都没有取得合法行医资格,甚至连一间地面建筑的诊室都没有,却凭什么几乎是在同时期,一夜之间就能够取得中共政府颁发的合法医疗手续,并被中共赋予合法手段,将全国许多城市地区医院和武警部队所有医院的盈利科室全部承包下来搞个体经营?且暴富到每年掏120个亿发广告?

笔者认为:这是研究分析莆田系、揪出莆田系总后台不可忽略的细节。

首先,要知道,这一伙由不法行医的农村氓流构成的莆田系,在介入武警部队医院之前正在遭受双重打击:一方面,被外界称为“中国打假第一人”的王海,1998对备受社会诟病的性病游医展开调查,掀起了打击性病游医风波,对莆田系当时的扩张造成打击,但由于莆田系突然发亮,一夜之间莫名其妙的披上了合法转型升级的医疗外衣,不仅使王海打假落空,莆田系从此获得了无限发展空间,更为猖狂;另一方面,官方在2000年注意到此现象,国务院曾发布指导意见,政府的非营利医疗机构不得与其它组织合作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2004年,承包科室被卫生部列入严打之列,但莆田系却依然我行我素,直到魏则西死亡的2016年居然还在承包被卫生部列入严打之列的科室。究竟凭什么?

其次,莆田系在医疗系统无恶不作。

可以说,江泽民集团搞的医改造就了莆田系。莆田系成了大陆市场化医疗卫生体系的主体、主干、主导。是中国大陆整个医疗卫生系统丧失道德良知,坠入市场化、商业化的腐蚀剂。王海打假发现莆田系医院有三大特点:一是利用虚假广告宣传包装假医生为患者看病。如莆田系医院在线客服的“医生”均没有接受过专业医学教育,他们以百度百科为培训教材通过自学,自封“医生”。二是向轻症患者夸大或虚构病情,将无病的忽悠成有病、小病忽然悠成大病,以不必要的医疗行为敛财。三是重金收买公立医院大夫。

2000年,王海揭露了莆田系搞假医生看病的真相,当时正值莆田系傍上陈至立,因此迅速摆脱王海(改变经营模式,扩大了经营范围),重金聘请职业道德观念缺乏的公立医院医生当作掩护,并通过兼并公立医院私有逐渐形成主流。四是看外病、卖假药。今天的莆田系,一般来说不受诊常见重大疾病、不进行正规医疗,专治旁门左症;通过疯狂的广告宣传和现金输出,获取接触大量慢性病患的入口,推销贩卖偏方医药品(包括莆田系自制的,用食盐水、安慰剂等冒充的假药);莆田系还向医疗产业的上游发展,通过生产低质医药、医疗仪器,在莆田系医院内部捆绑倾销,以远高于市场均价的价格售卖给患者获取收益。五是通过网络发展医疗产业赚钱。比如百度贴吧出卖“病友吧”、“血友病吧”给莆田系,获取大量佣金。在百度2013年260亿元人民币的广告收入中,有120亿来自莆田系医院。

今天中国大陆一息尚存的公立医院,原本以救人为主的正当医疗因莆田系的渗透、腐蚀而发生质变,甚至因为接受贿赂而受到莆田系的控制。魏则西事件,印证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此外,莆田系医院还打着公益基金会的幌子公开敛财。其中北京首大耳鼻喉医院曾假借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名义,开展面向听障儿童的所谓“大型免费公益项目”。但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表示,从未与北京首大耳鼻喉医院有过合作。今天中国大陆医疗卫生系统发生的一切癌变都始于莆田系。

莆田系原本就是一伙非法行医、卖假药的刑事诈骗犯罪分子,是谁给莆田系的胆,让它们敢如此胡作非为?

笔者认为是江泽民。因为,莆田系在被王海打假搞的焦头烂额之际,能突然华丽转身去承包了全国几乎所有的武警部队医院可获利科室,说明是当时主管政法、主管武警部队的周永康参与了这件事情,且亲自通过武警总队落实了莆田系的承包要求。

从莆田陈氏兄弟每年豪掷120亿给百度发虚假广告,可以推见:莆田系这伙刑事犯罪分子能给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及操纵公立医院私改的陈至立多少个亿。不得而知。

做江泽民的情妇,陈至立发了大财。笔者推测,莆田系回报陈至立的靠山费至少在100个亿以上。但这里有个问题需要提示看官:公开给莆田系作靠山,陈至立是要承担风险的,她为什么不惧?因为,除了敛财,陈至立还要对江泽民报恩,这就是为江打造一支公立医院私有化、市场化后能担纲、取代国家医疗卫生系统的团队。实际上,从莆田这伙人能将他们操纵国家医疗卫生事业的私家据点由莆田挪到上海滩,设在江泽民家,可见一斑。

4、江泽民实施公立医院私改的替罪羊

为江挡罪,文化五毛故意忽悠中国人民说,医疗系统市场化改革是1990年代初,前总理李鹏主政时提出的。其实,五毛是拿李鹏替江泽民挡大陆医改的罪,这套伎俩和打着邓小平的幌子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一样,都是江泽民一手操纵的。是江泽民为使自己消灭“公有制”的罪恶阴谋合法化,在政治局提出后,责成国务院落实,实际上是江泽民干的。

(三)公立医院市场化、商业化给人民带来的灾难

众所周知,中国大陆现有的富翁,99.9%都是藉中共企业改制邪恶政策滋阴,跟着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国家经济搞歪门邪道发财的。他们当中凡能从中共手里盘下医院,被允许商业化经营的,大都是江泽民集团身边的人。中共将攸关人民生命安全的医院私化给它们,实质上,等于是放弃了国家对公民生死攸关的医疗卫生事业的经营管理,仼由市场化的结果是:医院、药厂、医疗设施的制造,成了官员和个体业主、大夫联手向患者放血的屠宰场。据官网曝料:口腔科一颗售价2500元的纯钛烤瓷牙,出厂价只有16元;一个国产心脏支架,出厂价不到300元,医院卖2.7万;而进口心脏支架到岸价不过760元,却被医院卖到3.8万元天价,暴利超过毒贩。

2016年12月24日央视就“药品回扣泛滥”问题报导说,大型医院医生的回扣占药价30%~60%;被集中采购的药品,如上海市药品标价,一般都是市场批发价的5倍、最高超过10倍。就是说原本只值5元的东西通过集中采购部门就得花50元买进,这样一来,既使实行零差价,患者可以报销80%,那患者也要负担10元,等于是既全额承担了医药费,又同时承担了一份全保缴费。今天中国大陆,江泽民操纵的公立医院私有化改革,其实就是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公立医院的犯罪,过程中,中共政府对医疗、医院管理表现出来的不作为,之荒唐、荒谬、荒诞、荒淫,见所未见。

1、医生失德。

大纪元2016年07月01日讯:近日网传一位大陆乡村医生发布视频公开披露中共治下的医疗乱象并下跪忏悔:

“在这里,我向全国人民下跪了,我亲手葬送了儿子25岁的生命,今天我要说出藏在自己心中的惊天秘密……”。这位乡村医生在一段4分钟左右的视频中表示,“我这一跪,可能得罪很多医生和医院,但是,为了广大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跪的值”,“作为乡村医生,为了赚钱养家,多年来,我为成千上万的患者随意的输液,而且输的是可怕的抗生素”。

这位医生说:“老百姓更不知道,输抗生素根本就不管用,还严重伤害身体。最让我懊悔的是,为了让那些质疑我的人相信输抗生素管用,连儿子感冒时我也给他输抗生素,多年来抗生素的积累、侵蚀,让儿子患上了癌症”。他最后呼吁,“请求全国的医生和医院,别再昧著良心,草菅人命,赚取老百姓的血汗钱了,这是在犯罪”。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经济学教授李玲透露,中国的人均抗生素消费量是138克,是美国的10倍,排名世界第一。住院病患的抗生素使用率达80%,使用广谱抗生素和联合使用的则高达58%,远高于30%的国际水平。上海复旦大学的一项最新研究发现,江苏、浙江、上海地区的儿童体内普遍含有兽用抗生素,兽用抗生素即牛、马、羊等动物类的抗生素。同时,课题组采用体质指数和腰围判断儿童超重或肥胖,进一步分析尿液后发现,兽用抗生素或主要用于动物的抗生素暴露,与儿童超重或肥胖有明显的联系。研究人员认为,兽用抗生素的环境来源,主要通过污染水及食物进入人体。研究课题组表示,2013年中国抗生素使用一年达16.2万吨,约占世界用量的一半,其中52%为兽用,48%为人用,超过5万吨抗生素被排放进入水土环境中。中国大陆滥用抗生素现象非常严重。

2、医院失控。

今天大陆医院,在江操纵下,尽管形式上尚有些许公立医院,但实际上,医疗卫生系统整体走势的运筹帷幄权己经落入莆田手中。笔者认为:在江泽民集团将公立医院私有的今天,如果我们单纯在这里讨论医院性质公有私有熟优熟劣己失去意义,因为,今天中国大陆的公有制医院,除了牌子是“公有制”,其内脏全部都被江腐掉了,蜕变成了利益驱动下的市场化、商业化经济体。都丧失了国家福利的性质。

3、患者遭殃。

据2005年8月8日﹐一名癌症病人周一下午在福州闹市一辆公共客车上引爆炸药自杀丧生,事件中还有31人受伤。制造爆炸的是莆田市名叫黄茂金的农民,42岁,患肺癌晚期。爆炸物为土制炸药。究其原因是因为没钱看病。

今天中国大陆的医院(无论己被私有化的、还是正在被私有化的),受江泽民集团医疗市场化歪理邪说导引,恶果是一切向钱看。可以说,13亿中国大陆民众中的绝大多数依工资收入,不要说买房买车穿衣吃饭,甚至连病都看不起。江泽民集团这种祸害公立医院、破坏国家医疗保障体系建设的犯罪行为,完全丧失了一个正常管理国家的政府的职能。

解决国家医疗卫生保障体系的建设问题,是个复杂工程,首先,要解决江泽民集团瓜分“公有制”经济的问题,其次,依法没收它们的犯罪所得。第三,按普世价值道德标准规范人的行为、去邪归正。第四,重新设立国家机关,包括重建真正属于人民自己的医院。#

责任编辑:李沐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