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罪恶黑窝 » 监狱 » 从病危不放人看中共监狱险恶居心
从病危不放人看中共监狱险恶居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中共在迫害法轮功群体的灭绝运动中,把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判刑,投入各地劳教所与监狱施展百种酷刑残害,致使大量的善良民众被摧残的奄奄一息,偶尔狱方装样子的“抢救”,许多人仍处命危状态。按照中国的有关法律法规,那些被迫害致命危的人员,完全具备充分的条件和理由依法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回家得到正常疗养,能尽快恢复。但中共狱方常常久拖不办或刁难,就是不放人回家治疗,致使许多人死于监狱或者出狱不久离世。中共狱方为何如此冷酷恶毒?这背后有其许多险恶居心。

掩盖真相

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投进劳教所监狱前,精神和身体健康状况是比较正常的,被投狱后,遭到酷刑摧残,表面身体伤痕累累,甚至体内器官骨骼等被恶徒迫害的损毁致残,精神状况当然很差,生命奄奄一息,中共狱方知道,若此时将人放出去,肯定引起国内外民众关注和谴责,甚至会被登上恶人榜,受到国际社会谴责,为了掩盖罪恶,所以不会立即放人回家,一般情况是把人放在监狱医院作所谓的“抢救”,实际上是在等被害人的状况更加恶化,回家后不可能说出真相才放人。

金宥峰,男,时四十岁左右,朝鲜族,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五日,金宥峰被绑架到牡丹江刑警二队受到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关押在牡丹江监狱迫害。后被转到七监区一中队迫害。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被大队长朱在良指派的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所谓“转化工作”,遭到多次毒打、野蛮灌食等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晚期,伤痕累累,监狱一方面以金宥峰不放弃信仰为由拒不放人。一方面想掩盖迫害真相,拖延十个月后,于二零零八年端午节前才办理保外就医。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晚九点,金宥峰经抢救无效含冤离世。

要挟转化

是凡被中共狱警迫害致命危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坚定信仰,不妥协不转化不背叛的,狱警会邪恶的认为影响了监狱的转化率,影响了他们的政绩和晋级奖金,所以,那些毫无人性的恶徒,即使被害人在生命垂危时,也不放人,或借此要挟转化。

罗来阳,江西省南昌市麻纺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七年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到南昌监狱。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晚八点十分于江西省监狱医院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三岁。在非法关押期间,罗来阳绝食抵制迫害,出现病状时,狱方以他不写“悔过书”为借口,拒绝家属提出的“保外就医”。

山东蒙阴县实验中学优秀教师伊淑玲,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囚禁洗脑班摧残,被关到精神病院折磨,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综合性酷刑折磨,历经九死一生,并被剥夺工作,家庭离散。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伊淑玲又被常路镇“610”人员与常路派出所的十多个 警察强行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秘密投进山东女子监狱加害摧残致生命垂危,狱警慌忙把她拉到山东省女子监狱警官医院抢救,只能靠灌食和打针维持生命,最后向其家人下了病危通知。通知其家人去济南签字领人回家救治,当家人到达济南办完手续时,狱警以伊淑玲没有转化等为由,拒不放人,并派出包夹,长时间对伊淑玲严管迫害至今。

勒索家人

敲诈勒索、权钱交易、渔利受害者家人,这已经是中共监狱狱警发财的一个主要手段,狱警抓住受害人家人担心亲人生命安危的迫切心理,把受害人当作人质,会在办理保外手续时,提出许多条件,监狱非法收取的是保证金、鉴定费等,狱警趁机索贿要钱,中饱私囊,否则不放人,这使得受害者及家人的经济也遭到损失。

姚玉莲,黑龙江省依兰县人,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鹤岗市看守所,当时不到四十岁,一次发高烧达到39度,连续烧好几天,她的手上身上到处都象皮肤病似的,咳嗽的嗓子都破了,有一天她被烧的抽了,咬的牙咯咯响,病危当时,吓得大家都喊起来。狱警吴燕飞每天押着她上医院急救,打完针再押回来,还侮辱说她的皮肤病是梅毒。恶警让姚玉莲家人来付医药费。姚玉莲丈夫去世了,哥哥来交的钱,见妹妹这个样子,痛心不已,花了很多钱才把妹妹办了保外就医。

徐伏芝,女 ,时五十六岁,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晚,徐在家做饭时,被牡丹江北安派出所民警绑架到牡丹江市爱民分局国保大队。二零零三年三月徐伏芝被爱民法院判刑三年半,在牡丹江市看守所期间,徐伏芝被迫害得浑身长满疥疮、血压高、心脏病,因此被哈市女子监狱拒收,送回牡丹江市看守所,本应保外就医放人,而牡丹江市“六一零”、看守所拒不放人、不医治,家属要办理保外就医,他们就层层设卡。徐伏芝的丈夫变卖自家住房也没办成保外就医,病危的徐伏芝得不到及时治疗,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在牡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推托罪责

狱警把受害人摧残致命危,是作案者,是犯罪者,是被法办的对象,但狡诈的狱警,为了推脱罪责,一般是逼迫家人签订协议,协议内容除了勒索金钱外,全是推脱罪责的内容,家人不签就不办保外,监狱拒不放人,竟然把推脱罪责与放不放人当作交换条件,欺人太甚。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赵海军,因起诉江泽民遭报复,二零一六年被非法判刑八年,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在短短的几个月中,赵海军被迫害致肺结核,肺器官损伤三分之二,身体极度虚弱,脸浮肿,他自己对家人说:呼吸相当困难,伴随着尿血,不知道还能活几天。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呼兰监狱通知赵海军家属拿证件办理保外就医。赵海军家属二十七日准备好所需资料去呼兰监狱申请保外就医,呼兰监狱六监区教导员裴德林带家属去刑罚科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刑罚科的负责人提出条件,签署保外就医后及期间赵海军出现的所有问题狱方概不负责,并提出要交一定费用(七千元以上)等不平等条款。家属担心签署保外就医期间狱方作出不利于赵海军不仁道的行为,不答应签署协议书。刑罚科负责人说不签协议书不能办理保外就医。家属无奈,实在担心赵海军的身体状况签了协议。签字的一刻家属手抖的都已拿不住笔,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孔秋阁女士,家住新疆乌鲁木齐市新市区苏州花园,原来是石河子八一棉纺织厂医院儿科医生。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孔秋阁被闯入家中的二十几个警察绑架。她绝食抵制迫害。乌鲁木齐公安厅的人放狠话:“绝食,你就绝吧,绝食也不放人,死也让你死在监狱里。”之后在不到二十天时间,孔秋阁被摧残的瘦骨嶙峋,生命垂危,在医院救治,家属多次向李晓鹏、白玉城二人要求转院或取保候审,被拒绝,十月二十二日下半夜一点半,警察打电话称孔秋阁不行了,要求家属尽快到医院,当家属一点五十分赶到医院时,医生告诉没有呼吸。两点五十分,警察李晓鹏、韩圣远逼着孔秋阁的大女儿签署《取保候审通知书》,以此想推脱他们的责任。孔秋阁的大女儿拒绝签字,警察韩圣远又打电话诱骗二女儿来签字。六点五十五分,医生通知家属孔秋阁已死亡。警察又要求家属在死亡证书上签字,家属拒签。

活摘器官

二零零零年,中共当局举行了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上曾秘密提出了发展“器官移植经济”,并尽快付诸实施,这个可怕的举动就是在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作政策铺垫,时值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之际,大量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当作阶级敌人惨遭中共活摘器官杀害。中共为什么突然要发展这样一种冷门产业?一个是此前东西方移植器官极其稀少而造成价格昂贵,有暴利可图,一个是中共常把被杀害的阶级敌人当作国有原料或产品处理买卖,特别是当发现法轮功学员没有吸烟喝酒等不良习气且身体健康,就把这种罪恶盯在了这个群体身上。所以一旦某个法轮功学员被确定为活摘对象,即使被迫害致命危,监狱也不办外医,拒不放人。

彭敏,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约于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和制作真相资料被绑架,在武昌青菱看守所被迫害致脊椎第五块骨头 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并因此导致全身瘫痪。后被关在医院里,他母亲李莹秀照顾他,有段时间,彭敏曾被接回家照顾,情况好转,能吃能喝,能说话。是恶人强行把彭敏带回医院的,彭敏一回医院就进了手术室,从手术室出来腰部就有一个大洞了;彭母说:在这里,并没有好好治疗,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彭敏于 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晚六时左右被迫害致死,遗体被强行秘密火化,不久彭母李莹秀突然离奇死亡。彭敏腰部为什么会有一个大洞(在医学治疗上并无必要)?彭敏会不会被活摘了肾脏?当时彭敏全身瘫痪,身上被摘取了什么器官自己是 不会感觉到的;他母亲并没有相关医学知识;而当时一般人也很难想象到中共会邪恶的活体摘取器官。

谋杀善良

其实,中共对病危者拒不放行,最主要和最终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谋杀善良,在中共历次运动中,杀掉对立面,实现群体灭绝是中共的终极专政目标,这就是中共所谓的险恶的讲政治,在邪恶的形势下,中共恶徒只会整人害人杀人嫁祸抹黑,变得毫无人性,很多时候死不放人。

法轮功学员郭兴国修炼法轮功前,因病只剩下一个肺叶,修炼后像好人一样。也是大搜捕迫害,被枉判15年,哈尔滨监狱两次拒收,返看守所,看守所所长向上级打报告都被驳回。但兴安区“610”头目孔令艳百般阻挠郭兴国保外就医,她扬言:“死也得让他死在监狱里。”结果郭兴国再次被劫持到呼兰监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回家没几天就含冤离世!

蒙潇,女,被迫害致死时33岁,四川省成都市成都钢铁厂职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蒙潇被关押在金堂县看守所,看守所警察多次将她送到201医院强迫输 液,所用的全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品。每次打针回来都昏睡两、三天后才有所清醒。后来蒙潇对医生讲真相,医生就拒绝再给她注射有毒药物,劳教所于是将蒙潇改 送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继续输液摧残。家属请求公安局放人外医,成都市“610办公室”答复说:宁可让她死在医院或看守所,也不释放。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蒙潇 再次被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回到看守所,遗体在不通知家属情况下被强行火化。

中共监狱是司法部门辖下的一个监管执法单位,中共喉舌经常宣传说监狱怎么文明执法、人性化管理,即所谓“春风化雨”,为什么对那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甚至受害人在病危命危时,还私设关卡,徇私枉法,拒不放人,故意制造冤案命案?是因为有中共黑恶暴政的支撑,是因为它们在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灭绝迫害政策。

当一九九九年元凶江泽民利用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后,劳教所、监狱等都成了秘密虐杀善良人的法西斯集中营,并从特务组织610接到了死亡指标,而这个死亡指标不是硬性的小指标,而是具有弹性的大指标,也就是人不转化,随时会被谋杀或按需杀掉,许许多多坚定的大法徒被狱警、军医和包夹犯人打死、毒死、电死、灌死、淹死、活摘致死的案例,比比皆是,而那些被迫害病危命危的法轮功学员,只不过是被虐杀致死前的惨烈症状而已,只不过被虐杀致死过程中的一点黑幕而已。

病危不放人,包藏中共何等居心?是杀人的心,是图财害命的心,是群体灭绝的险恶之心。所以,当我们的亲朋陷于中共冤狱时,为了他们的生命安危,请同胞们一定持续不断的设法营救,绝不能掉以轻心!

(注:文中案例来自明慧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