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法轮功要闻 » 北京昌平区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北京昌平区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近期,北京市昌平区南邵镇警察和村干部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叫他们在诽谤法轮功的东西上签字。以下是部分案例。二零一七年三月底,北京市昌平区南邵镇辛庄村法轮功学员曹淑芹被骚扰,骚扰她的是本村大队副书记徐玉红。当时曹淑芹正在吃饭,大队副书记徐玉红到曹淑芹家,把她写好的一篇诽谤法轮大法的东西拿来让曹淑芹签字,曹淑芹不签,说我在学做好人没有错,我不签。可是曹淑芹的丈夫却助纣为虐,也逼曹淑芹签字,还把饭碗摔了,并打电话叫来了儿子。可曹淑芹的儿子是支持他妈的。曹淑芹不管他们说什么也不签,他们只得做罢。

第二天,徐玉红又带着镇里的一个女的来曹淑芹家,也是拿着一篇写好的诽谤法轮大法的东西让曹淑芹签字,她还是不签。曹淑芹说我一身的病是炼大法炼好的,是我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曹淑芹的丈夫也说她的病是炼功炼好的,说她以前只能走一里路,现在能走五里路。看到丈夫这样说,曹淑芹感到很欣慰,原来丈夫也有明白的一面,使她更增加了正念。曹淑芹说我不能不炼功。他们还问曹淑芹听说诉江没有,有没有人找她签字。曹淑芹说听说了,而且还参与了。他们就说为了过好晚年生活,你不要炼法轮大法了,不要散发资料,不要粘贴标语等等,曹淑芹没有理他们。她们还让曹淑芹签字,她没签,曹淑芹的丈夫给签了,他们才走。

第三次是清明节过后,两个派出所的人又到曹淑芹家骚扰,还拿着照相机,也不知道她丈夫和他们说了什么,他们到曹淑芹跟前就问了一句有多大岁数了,曹淑芹说七十三岁了,然后她丈夫带着他们到屋里屋外照了相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昌平南邵镇法轮功学员张桂华在同修家刚学完法轮功书籍,她丈夫就大呼小叫的来找她,说派出所的人找你呢。张桂华就对她丈夫说“你先躲开,我就回家,不然我不回去。”她把她丈夫支走的意思就是怕他干扰她给派出所的人讲真相,丈夫还帮着他们说话。她看他没有躲开的意思,就以为派出所的人在家等着,她也就没有当时回去,等她转了一圈回去后,他们已经走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张桂华正在做饭,听到有人叫门,她还以为是邻居,就开了门,一看是派出所的民警,就问他们有事吗?他们说:“想跟您了解点情况,您还炼法轮功吗?”张桂华说:“炼呀,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道德也就回升了,要你们这些警察都没用了。”他们说能让我们进去吗?张桂华说:真的不行,你们没看我正在做饭吗?孩子该回来吃饭了。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就把门插好,继续做饭。

五月十二日晚,昌平区南邵镇法轮功学员于秀玲,五十八岁,在张营小区广场看外孙女儿,大队的康季亭看见她说:“沈力杰叫你星期一上午到大队去一趟”,她说没有时间,康季亭说反正我告诉你了。十三日八点多于秀玲来到了大队,沈力杰给南邵镇派出所打电话,告诉他们于秀玲在大队这儿,一会儿就来了两个派出所民警。

于秀玲说有什么事吗?他们说是上级的命令,让我们必须见面,其他的人全都见了,就剩您了。于秀玲说那你们就好好见见我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吧。

那两个警察说:“您身体挺好吧?”于秀玲说挺好啊。那两个警察又问:“您与法轮功没关系了吧?”于秀玲说:“怎么没关系,你们知道我怎么炼的法轮功吗?”那个大队干部沈力杰说别说那么多了,那两个警察却说让她说。于秀玲就说:“我过去脾气不好,经常与丈夫打架,没有三天好日子过,结果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得了严重的心脏病,做饭都做不了了,经常借钱住院。自从我炼了法轮功,半个月就好了,不用吃药不用受罪了,再也没犯过病。学大法使我身心健康,跟着丈夫搞运输,挣了好几十万元钱呢。”

于秀玲还告诉他们真善忍的道理,并讲述自己这么多年就是按大法的标准去做的,以后还要按着这个原则去做。那两个警察说:“您平常还跟谁接触?”于秀玲说:“我上午在地里干活下午看孩子能和谁接触呀,我在地里干活能威胁到你们吗?”那两个警察说:您赶快干活去吧,不耽误您了,就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