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法办江泽民 » 丈夫被迫害致死 海口市赵真先控告江泽民
丈夫被迫害致死 海口市赵真先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海南省海口市的赵真先女士,现年五十九岁,从事会计工作。她的丈夫李四松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被“六一零”洗脑班迫害致死。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赵真先女士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上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
以下是赵真先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事实:

一九九七年九月,我有幸得大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使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家人们在我的影响下他们陆续走进大法中来了。

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因我一家五口人坚守信仰,经常被当地海口市振东区公安分局、白龙乡派出所、白沙街道办人员骚扰。

一九九九年九月四日星期六的早上,白沙街道办主任带领海口市振东区公安分局、白龙乡派出所、治安大队等八人闯入我们的住宅非法搜查,并将我和丈夫李四松劫持到海口市海甸岛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期后不放人,超期关押三十四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丈夫李四松履行公民进京上访的权益,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警察绑架后,移交湖北省公安厅仙桃市公安局、仙桃市废旧再生资源公司,被勒索现金五千元——单位从下岗工资中强行扣除。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两个女儿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横幅,被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抓捕,大女儿李怡燕遭受警察的警棍抽打,酷刑折磨后被移交海南省海口市“六一零”带回海口第一看守所关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被海口市劳教委员会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期间逼迫做超负荷的劳动、洗脑写悔过书放弃修炼,由于长期被狱警以及包夹犯人折磨,她精神处于紧张状态,两年期满回家后,大女儿经常出现精神紧张、忧郁、恐惧,至今还没恢复正常。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四日,我和小女儿被抓后,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内,警察不由分说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按在桌子上,用警棍拼命地往死里打,打的我昏过去躺在地上,九岁的小女儿看到这情景,跑过来推着我不停的叫妈妈,站在一旁的女警察威胁道:“你再不说你是从哪里来的,我们就再打你的妈妈。”小孩哭着不愿说。另一位男警察把我从地上拖起来靠在他坐的长椅上,用电针刺我的脸部、肩部、腿部,使我的身体不停的抽动,后来被他们折磨的脉搏没有跳动感了,他们把我抬到车上送到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一家医院,扔在那里扬长而去,那时已是深夜十二多钟了,整个后背都被打成是黑顔色的,身体动弹不得,我忍着疼痛盘腿打坐,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很快脱离了危险,顺利的回到了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丈夫李四松和小女儿在海口市公园张贴“法轮大法是正法”的小标语,被公园民警抓捕交海口市“六一零办公室”,当日晚上“六一零办公室”派人跟踪小女儿找到我们的住所非法搜查。以此为由海口市“六一零”将我和丈夫李四松一起关进海口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近四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将我丈夫李四松非法劳教两年,对我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我丈夫在海南省劳教所关押八个月后身体出现病状,保外就医放回家。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大同派出所片警方成带领龙华区“六一零”等一行七人,跟踪我丈夫到我办公室,强行绑架我丈夫,把他关到海口市农垦宾馆洗脑班迫害,关押期间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每天七、八个人围攻他一人,折磨的他神智不清,直到七月十日才把我丈夫放回家。当时他身体极度虚弱,七月十五日住进医院,八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我们所遭一切迫害,皆是江泽民一手造成,望最高检察院立案调查后依法惩办江泽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