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法办江泽民 » 三次被非法劳教 北京东城教师李艳控告江泽民
三次被非法劳教 北京东城教师李艳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三十九岁的北京东城区教师李艳修炼法轮大法,三次被非法劳教。反复的被迫害,造成她的生活、工作不得安定,家庭破裂,孩子无人关心和照顾。二零一五年八月李艳女士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以下是李艳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个人经历:

一、被绑架经历

99年7月我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四十九中任教,刚来还能看到大街上有炼法轮功的学员,带学生军训回来,满大街却找不到人了,在没有明确目的的情况下,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离着很近),有一人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周围几个人也是这样,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当晚被单位带回来,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驱使,9月份开学,学校取消了原定给我的两个教学班的工作,让我在图书馆学习。

2000年元旦,我又来到天安门广场,碰到有几个人拉开了一幅九米长的黄色绸缎,上面工笔书写的李洪志师父的《洪吟》,警察在抢夺,我马上跑去帮着拉,一个警察一脚把我踹倒,抬脚就往我肚子上踹,我大声说:“我怀孕了。”我被带到丰台看守所,里面挤挤压压,关的都是来上访的学员,连回身的余地都没有,我的肚子大,挤得更难受,在这里非法关押了7天。

2001年3月,我因为在五棵树总后大院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两个藏身在车下的军人跳出来,带到总后大院的派出所,随后到家把大法书和资料抄走。在派出所呆了一天,总后坚决不同意我再在这个大院里居住,并且把我公公和丈夫全军通报批评。我单位曹仲泉校长同意在学校找一间房暂时让我住下。单位被要求每天派老师看着我这个怀孕6个月的人,门口的保安也接到命令不能让我出校门。我向领导说出想法,这是非法拘禁,他们也是无奈。

二、三次被非法劳教经历

2005年4月28日,东城分局的警察就来到我的单位,把我困在车里,他们去家里非法搜家,抄走大法书、电脑、若干真相资料。孩子当时只有四岁,我永远忘不了孩子被带走时那一步一回头的眼神。当晚我被送到东城看守所,因为我不穿号服,出来一个姓周的女狱警,劈手就抽我一个嘴巴。这一次我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调遣处,被强迫做奴工,高温酷暑下每天汗水淋漓地给一次性筷子包纸,把卫生巾装在袋子里,粘贴邮政快递的袋,上厕所回来不能洗手,没有任何卫生条件,没有车间,很多老年人跟大家一样干,一麻袋接一麻袋的筷子,在地上扔着,我体会到了什么是黑暗。

2008年6月,北京奥运会,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我被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这次我不仅是守住最基本的良心,不“转化”,我还发自本心真诚地喊出“法轮大法好”、“发真相材料合法”等,因而受到更严重的迫害。已进入深秋了,我还穿着单衣冻得直哆嗦,普教同情却不敢给我衣服,把破衣裤扔到垃圾桶,让我上厕所时捡回来穿上,但是一个姓杨狱警下午过来看到,马上让我脱下来扔了,晚上熬夜罚站。后来又一次给送到集训队,在集训队里,我被关押在非常狭窄的小黑屋里,夏天闷热难当,晚上她们故意打开门下方的小口放蚊子进来,大小便不给手纸,谩骂不断,都是平生没听过的污言秽语。后来又转到更为大些的房间,四面都用海绵包着,门也是包着海绵,说是为防止人受不了时自杀,屋里只有一个监控,我被要求每天坐在高椅子上达18个小时,汗水淋漓,头发都是湿的粘在脸上,室内温度在40度左右,一个普教都见不到。而且她们以点名为名义,每天都会进来七、八个或者更多女狱警,一窝蜂上来脱光我的衣服,扔在地上,有的还会说:“身材不错啊”,借此羞辱打击人的意志,每到这时我都会缩到墙边,在一群穿制服的人面前赤身裸体,一群警察在一个流氓的指挥下丧失了人性。后来每次大小便都要求提着自己的名字打报告,经常被憋得冷汗直滴,那时我唯一明白的一件事就是:用这种手段达到目的,太流氓了,真是流氓政权啊。我把这话告诉她们了。而且感到很可怜她们:这些女人总是歇斯底里地发疯一样骂人、折磨人,对象却是一群善良的修炼人,一点坏事不做的修炼人,被上面操控用各种下流的手段达到目的,这一辈子不就毁了?江泽民及其邪党真是害人啊!

2010年12月我劳教期满,刚回来的三个月里,我失眠完全无法入睡,经常发呆,看到熟人泪水瞬间就下来,那种侮辱总是感到无法活下去……孩子这时9岁了,她经常拿小手在我发呆的眼前晃一晃,让我回回神。

2012年3月,我刚上完电大的大课回到宿舍,顺义国保的孙某某来了,桌上有一本大法书和几张真相纸币,就这样我又一次被绑架,送到劳教所后直接给送到了集训队,此时的集训队已没了转化任务,直到劳教所解体,2013年7月回家。这次回来,我被剥夺了上课的权利,在办公室工作。

三、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是在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出生的,小小年纪就在大法被抹黑、世人一边倒的言论下的环境中生活。当我第一次劳教回来,她六岁,见了我还记得亲。第二次非法劳教回来,孩子就变了,冷冷淡淡,脏兮兮,叫多少声都不答应,两年又加两年半,对一个几岁的孩子来说太漫长了,再加上听到一些负面话,孩子很抵触。我拿一个母亲所能做的一切给她,这种修补历时一年的时间,就在孩子跟我刚刚亲近起来的时候,我又一次被非法劳教,对一个母亲来说这种分离是撕心裂肺的。这次是一年多至劳教所解体,当我回来时孩子已经12岁,要上初中了,她的成绩很不好,用爷爷的话说:“老师总找家长,来电话我们都不接了”,吃饭逆反,学习逆反,处处跟大人逆反,所以爷爷很希望我能带孩子(已经离婚)。

我自信,对孩子也充满了信心,因以我的修炼经历,多么悲惨扭结的经历,大法都能熔炼,何况一个纯真的孩子。所以我总是满怀欣赏的看待她、信任她,跟她讲自己对发生的一些矛盾在大法上悟到的,挣扎的过程。还有学习、吃好的东西、生活习惯等等,我都会点点滴滴说到大法中是怎么说的,渐渐地孩子在变,生命都是向善的,大法是多么美好啊,孩子小小的心田被这种美好充满着。

孩子开始认真学习了,踏踏实实,她的成绩在短短三个月里,从十几名到七、八名,再到班级第四、第一,最后考到了全年级第一名,看成绩单,全年级第一名意味着门门功课都达到极高的成绩,这是一个不可想象的跨越,两年时间客厅墙上贴的都是她拿回来的奖状。但是孩子是那么淡泊,虚怀若谷,她知道摒除求名之心,不以分数名次为目的。这是在大法引导下一个生命的升华。

如今在生活各方面孩子完全变了,吃东西先敬着长辈,自己的事自己打理,压岁钱都交给妈妈,非常简朴,要给她买衣服或者吃的东西,经常一口拒绝,最可贵的是,在我处于艰难之中时,她懂得分担,在内心给我以支撑。人们很羡慕,说“真懂事、真省心”。

法轮大法以其博大精深的法理,启迪着生命本性,全面提升生命的境界,对每个人、对社会功德无量,可被控告人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却不顾这一事实,颠倒黑白,造谣诬陷,不仅变本加厉的迫害广大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庭,而且把中国人民都拖入到这场迫害之中,让广大人民在不明真相中敌视、伤害这些善良的修炼人,造下罪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