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北京地区典型迫害案例 » 涂晓敏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北京警察迫害的事实
涂晓敏等七位法轮功学员遭北京警察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法轮功学员涂晓敏、赵平、李淑云等七人开车外出一游,傍晚返回北京,在高速路口通过进京的怀柔汤河口综合检查站被截留,随后被非法关押到怀柔看守所和顺义区看守所遭受洗脑迫害。

目前,已有陈春花、赵平、涂晓敏、李淑云、谭守礼获释,崔国梅被劫持到怀柔区天仙峪村九神庙山庄洗脑班迫害,目前是否回家情况不详,王如胜3月31日被转到房山看守所非法关押。

一、北京怀柔办案管理中心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三月八日,因查到涂晓敏等七人是法轮功学员,当时怕走漏风声,首先控制每人的手机,叫来了不少警察,晚上九时左右,一行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北京市公安局怀柔分局执法办案管理中心(简称办案中心),非法拘禁和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所有随身物品及手机被收走,其中有真相手机、护身符、U盘和伍佰多元真相币。

在办案中心,每位法轮功学员被分隔,由不同的民警非法审讯,涂晓敏被带到一间信息采集室,要求她录指纹、拍照、抽血,因涂晓敏不配合,被民警李爱峰和另一名警察强行野蛮控制头部,抓住头发照相。

李爱峰在讲话间趁人不备,突然迅猛抓起涂晓敏的手,让另一民警迅速扎针采血、取指纹,其暴力行为使涂晓敏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手指、手腕多处破皮流血,腿上身上多处软组织青紫(有的受伤部位在看守所验伤时和验伤后才被发现),另一在场民警说:“哼,现在是政策好了,要是以前不打死你!”

李爱峰拿了涂晓敏的手机,因要指纹识别,李爱峰用暴力抓涂晓敏的手指按在手机上想解锁开机,没有得逞。当晚由李爱峰和一刘姓民警非法审讯涂晓敏,涂晓敏不配合他们的审讯,作了零口供,只给他们劝善讲真相,告诉他们:“警察应该把精力用在抓社会上的真正罪犯上,而不是抓做真善忍的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真理,谁迫害谁遭天谴。”

折腾到半夜二点多,涂晓敏才被放回一间留置室休息,后来赵平、李淑云等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也在被审讯后,一同关押在此,因为没有吃晚饭,大家又渴又饿又累,和衣而坐或靠,作了短暂小息。

三月九日,分别有民警来带离李淑云、赵平去她们的家非法抄家,崔国梅的家钥匙直接被从她包里搜走后,直接拿去抄家(未带崔国梅本人)。临近傍晚,李爱峰和另一民警拿了所有人的手机来(包括真相手机),欺骗大家说:“来把你们的手机认领回去。”大家以为要被释放了,相信了他,认好手机后,却不让她们动,拿了档案袋分别装上,写上名字,就拿走了,大家才知道被欺骗了(到最后释放时,也未归还)。

晚上,五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带到一楼大厅,一民警向她们宣读了非法拘留三天的通知(后来三天期满,又延期到一个月),让签字,大家拒绝。约晚上10点多钟,涂晓敏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顺义区看守所,陈春花则被劫持到怀柔看守所,后来得知,这是因为怀柔看守所只有一个女监室,而法轮功学员又不能同关在一个监号,所以分送了二个看守所。

二、顺义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

顺义看守所大门

三月九日晚,四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顺义看守所后,被逐一叫去做验血、验尿等各项体检,说如不配合将被强制执行,至十日凌晨二点多,才办完体检等手续,分到各监室,其中崔国梅被非法关押在7号监室,李淑云被关押8号监室,涂晓敏被关押在9号监室,赵平被关押在10号监室。

很多人都认为看守所就是把人押在那里不出事就行了,不会主动迫害在押人员。但从目前所有在顺义看守所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经历来看,看守所在劳教所解体后,已把“转化”法轮功学员当成了一项任务,顺义看守所对几乎每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要求在“三书”上签字,不签字,就用株连处罚的连带方式绑架、唆使其它在押嫌疑人员一起参与迫害。

在精神和有限的空间中逼迫,对法轮功学员在肉体上用刑具,如手铐、脚镣约束,用“钉板”、“坐板”处罚和虐待,剥夺基本的人权,如限制如厕,不准放风、不准购买食品、不准换洗衣服、不准洗澡等,事事需要请示和批准,漠视人的尊严、践踏人的权利,用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来达到让法轮功学员在“三书”上签字的目的,实质把以前劳教所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用来对付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学员,其目的都是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以下是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详情。

1、 法轮功学员涂晓敏遭受的迫害

涂晓敏,女,贵州人,54岁、大学文化。三月十日凌晨,涂晓敏被投入9号监室,晚上八时多,队长孟璐和另一狱警来点名,涂晓敏没有按要求的规矩报班,被孟璐破口大骂,骂毕说罚九号监室全体十六人第二天“坐板”。

坐板本是看守所日常管理中的一个环节,平时正常是早中晚各坐板一小时左右,坐板时,要求大家在大辅板上排坐整齐,每人双腿盘坐,如军人坐姿,二手放于双膝,腰挺直,坐板中整个身体要求纹丝不动,不准说话。监室有视频和音频监控,坐板是平时在押人员最害怕的一环,被处罚坐板则是打破平时的时间安排,除了吃饭、睡觉其它时间都必须这样坐着。

三月十一日吃完早餐,就要求坐板,涂晓敏对同号人员说:“你们和平时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接受体罚。”可大家都说不敢,要乖乖坐板。随着坐板时间的增长,大家就开始对涂晓敏指责和谩骂,劝的、骂的、哭的响成一片,这种株连处罚被狱警在看守所已运用到炉火纯青,所有在押人员对狱警唯命是从,不敢对处罚说一个“不”字,都是把受伤害的怨恨发泄到法轮功学员身上,涂晓敏觉的她们很是可怜,为了不牵连她们受苦,不让她们仇恨大法,只好答应按要求报班。

在涂晓敏答应按要求报班后,当晚狱警同意其他人员不再坐板,但罚涂晓敏继续坐板,每天坐板时间长达12小时。坐板期间,9号室的管班徐海林把涂晓敏叫到办公室,涂晓敏投诉对她的体罚,徐海林却说:“哼,那天要是我,马上给你上大板。”意即让涂晓敏坐板这处罚轻了。徐海林要求涂晓敏写“认罪书”,徐从办公桌里拿出一厚叠材料,对涂晓敏摇晃着说:“看这些都是法轮功学员写的。”说进这里来都得写,进来了就得有个态度,并威胁说:在这里的表现决定了你在这里被关押的时间。

涂晓敏说自己是法轮功的受益者,多年久治不愈的咽喉炎炼法轮功好了,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无罪无错,我们只是过路就被关进来了,有什么罪?徐恼怒的说:“不要跟我说这些大道理,就一句话签不签?”涂晓敏断然拒绝了徐的要求。

涂晓敏回监后,其它在押人员知道了徐让涂晓敏写“认罪书”,全号在押人员(除极少数不发言外),开始积极配合狱警逼迫涂晓敏答应在“认罪书”上签字(狱警和在押人员已经对此形成了套路),威逼每天不断的升级,参与威逼的人数也越来越多,到最后整个坐板时间都是此起彼伏“签不签”的威逼声、辱骂声,污言秽语惊动了值班狱警。狱警在监控中问在吵什么,听说是大家在给涂晓敏“做工作”就默许无声了(按要求,坐板时间不能说话,更不能骂人)。

三月十六日上午,徐海林和孟璐同时来到9号监室门外,以涂晓敏不会背监规为由训斥涂晓敏(实质是为了加重处罚逼写认罪书),同监室因毒品入监的傅爱霞和涉嫌诈骗入监的杨慧为了在狱警面前争表现,二人带头当着二狱警的面大声辱骂涂晓敏,连带祖宗八代都骂上,徐和孟心知肚明,并不加以制止。

徐海林和孟璐二人把涂晓敏带到办公室,处罚涂晓敏戴脚镣手铐15天。孟璐指使徐海林写理由:在所内洪法炼功。涂晓敏当场揭露她们陷害,后来徐在办公室给涂晓敏戴上脚镣手铐后,往监室走,整个通道响起了哗啦啦刺耳的铁链声(脚镣约十斤重),徐海林为了用此恐吓其它在押法轮功学员,叫涂晓敏走慢点,说让大家都看看,各监号的人都默默的注视不敢出声。

涂晓敏回到监号,戴着脚镣手铐,继续坐板,号内有个云南姑娘见涂晓敏被如此处罚难过的流泪,怕人看见,把头埋在二手腕间,还是被号长发现了,走过去指责她:“搞的你好象还挺同情她似的”。同情心在那样的环境都不能有,流泪的自由都不能有,只能一起共同作恶才能被接纳。所以明白的人说:“只有你们(法轮功学员)在教人做好人!”

涂晓敏从三月十六日中午戴着脚镣手铐坐板后,下午的半小时放风也被取消了,采用一切手段折磨迫害,平时喝水、如厕都要由号长打报告,狱警允许才行,一次涂晓敏说肚子痛,要求如厕,被狱警拒绝,说什么坐板时间不能如厕,而其他人随时报告都可以如厕。

吃饭一结束,就立即叫涂晓敏坐板,不给任何休息的机会,特别当孟璐当班时,监控时刻盯着涂晓敏,动一下就训斥,腿盘不到位要被训斥,每天坐板时间增到了13个小时。中午大家午休时,涂晓敏大都被排值中班(因值夜班起床脚镣发声会影响他人,所以全部排中班),值中班时,涂晓敏站在监号过道二小时,一动不能动看着大家睡觉,因为一动,脚镣发声,会惊扰大家,每天的站、坐中,每分钟都是煎熬,被折磨中,涂晓敏消瘦、疲惫、虚弱,疼痛,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各种的压力和处罚,目的就是要涂晓敏写“认罪书”,此后徐海林多次询问涂晓敏是否回心转意,只要签字,马上解除脚镣手铐和坐板,都被涂晓敏拒绝。一天,徐说:“不写认罪书那写个保证书?”涂晓敏仍然拒绝,徐说:“那你戴(指脚镣手铐)到31号”(此类处罚的最大期限)。

有一天,坐板中涂晓敏听监号的人在说检察院的人来通道了(在通道走一趟),涂晓敏起身奔到门口,叫住检察院的人,向他投诉,可那个穿着制服、戴着检察院徽章的人(出所后查询知驻检人员,叫郑玉彬)并不听涂晓敏说什么,见到涂晓敏戴着脚镣手铐,一边装糊涂,一边冷漠和傲慢的说:“不是爱折腾吗,折腾吧,不是时间还没到吗?”可见其巡检也就是摆门面,走过场罢了。

每晚的点名报班,每个在押人员都要按要求报告:“身体健康,一切正常,谢谢狱警。”不正常的也没人敢说不正常。涂晓敏多次报班说:“因为坐板时间太长,前胸后背难受,腿痛、屁股痛。”孟璐听了又是暴怒的训斥,说:“这是对你的惩罚!”报班时开记录仪,说到对她们不利的和她们骂人训人时就关闭记录仪。

涂晓敏戴脚镣手铐坐板到三十一日才被解除,从三月十日入所到四月八号被释放,在顺义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之多,累计从入所共被罚“坐板”二十天,每天坐板时间长达十二到十三个小时。

事后有个在押人员说:“给我500万我都坐不下来。”可见坐板给人的折磨是巨大的,而且其中有十五天24小时被上手铐、脚镣,穿着棉衣棉裤和衣而睡,在睡的通辅上分到的床位,人多时还不够一人的肩宽。因为铁链的响声,为了不惊扰大家不能半夜起床上厕所,不敢多喝水。

二十天坐板期间,不准换洗衣服,洗头,洗澡,洗漱也只是在如厕时,拿毛巾打湿后,匆匆擦一把脸,有次太匆忙,涂晓敏一手指在厕门上被夹伤,指夹盖变乌紫,疼痛万分。如厕时间,通常只有2、3分钟左右,短是1分钟,加上长时间坐板,致使涂晓敏近十天没有解大便,后大便干硬结块,无法便出,使肛门破裂出血,用手指才抠出大便。坐板期间,还取消了涂晓敏购买食品的权利。

一个月的迫害对涂晓敏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和损害,同时监号里参与迫害最积极的二人也遭到报应,傅爱霞从大骂涂晓敏那天开始就拉肚子,每天拉6、7次,傅爱霞每天求医吃药,但至涂晓敏被释放出所,傅爱霞拉肚子也没完全好,案子被退回从新侦查,每天忧心忡忡;杨慧怕坐板腿痛,争表现,也大骂涂晓敏,但每天同样因腿痛和高血压天天求医吃药,腿痛却并不减轻,事后杨慧问涂晓敏恨不恨她,涂晓敏说:“我真不恨你,但你做的事给自己增加了罪业。”

2、法轮功学员赵平遭受的迫害

赵平,女,51岁,北京人,刚一进看守所,赵平体检血压高,狱警让她吃药,赵平说:我没病,不吃药,只要允许我炼功就没问题。但她们不让她炼功,还对她破口大骂。

三月九号,监室管班赵莉把赵平带到办公室谈话,赵平给她讲:“我们是正常出行,被无缘无故非法关押,公安属于违反法律程序,是违法行为。”最后赵莉给她打印了一张有谈话内容的纸,让赵平签字,赵平看里面有很多不是她所说的话,就拒绝签字。

过了几天,赵莉又把赵平叫到办公室,说要她写“悔过书”,还说:“你也劳教过,见识过如果不转化我们什么办法都有。”赵平斩钉截铁地说:“那一切免谈了!”赵莉就要来脚镣和手铐,给赵平戴上。

回到监室后,赵莉搞株连,体罚全监室的在押人员,唆使在押人员围攻赵平,骂大法、骂师父、骂人等等,其中一名在押犯人还情绪激动的犯了病,狱警赵莉还威胁赵平:我可不保证她们(对你)有什么更过激的行为。言下之意,如果在押人员对赵平动武威胁时,她不能保证赵平的安全。

对于这种侮辱性行为和看守所的违法行为,赵平提出抗议,多次向赵莉和队长孟璐提出要面见驻所检察官郑玉彬,她们说:“检察官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所以直到赵平被释放也没有见到郑。

在此后的体罚期间,剥夺了赵平正常购买食物、放风和娱乐等一切活动,二十四小时戴着脚镣和手铐,除了吃饭、睡觉,都要盘腿坐板,如厕、喝水都要打报告,经允许后才可做。

赵平最后因血压高,拒绝吃药,看守所怕出意外担责任,于三月十八日以取保的形式将赵平释放。

3、法轮功学员崔国梅遭受的迫害

崔国梅,女,四十多岁,北京市怀柔区琉璃庙乡人。崔国梅三月十日被投入顺义看守所7号监室,当天因为崔国梅拒绝出监室门戴手铐(提审时要抱头,蹲在地上,戴着手铐,才让出门,完全就是犯人的待遇,无任何人格尊严),被马上处罚“钉大板”。当班狱警叫来三个男狱警,把崔国梅强制按倒在监室内的大通辅木板上,戴上手铐、脚铐,两臂伸直,整个人呈大字型,再用钉子将四肢固定在木板上,整个人无法动弹,保持着这僵硬的姿势三天三夜。其间不能下地,不能上厕所,吃喝拉撒都在床板上,由同监室的其它在押人员来操控身体,没有任何人性和尊严,这样使整个监号也充满异臭。

同时,警察也让在押人员共同仇恨法轮功学员,觉得一切都是法轮功学员带来的,由此给法轮功学员施压,要求按她们的规矩做。当时三月的天气还较冷,也不让崔国梅盖被子,让她冻着。

在三天大板结束后,崔国梅被三个在押人员抬下床板,四肢都不会动了。四月八日上午,崔国梅在顺义看守所被释放时,当天就又被当地610、政法委、派出所、乡政府、村大队的人共同劫持非法关押到怀柔区天仙峪村九神庙山庄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在洗脑班呆了四天,它们让崔国梅看录像,她不看,警察给她上大挂。

三、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1)柳艳梅、王茹兰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柳艳梅因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在公交车站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遭人恶告被绑架劫持到北京顺义看守所。

柳艳梅因为不背监规,被女狱警孟璐“钉板”三天,钉板是把手脚呈大字型用铁链子钉在床板上,四肢被固定不能动,大小便在上面拉,室内恶臭,尤其是夏天,其他人员都无法忍受这种臭味,辱骂、强迫柳艳梅按照狱警的要求做。

孟璐又找法轮功学员王茹兰谈话,要求她放弃信仰,王茹兰老人说这怎么可能?孟璐随即实施报复,颐指气使地叫嚣全室人员都必须坐板,即盘腿坐在床板上,上身笔直,谁稍动一点全监室人员就会遭到更加重的处罚,致使她们都痛苦不堪,有的得了痔疮,有的尿道炎,有的恶心头晕,有的哭……哀求、埋怨、指责、冷言冷语到最后是辱骂,都指向了王茹兰。孟璐之所以采取这种阴毒的手法,是因为王老太年事已高,六十六岁了,心脏不好,还“三高”。

(2)法轮功学员魏俊如等遭受的迫害

据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报道,法轮功学员魏俊如,因为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用水、上厕所,都要打报告,获得准许后才能去。

还有一个北京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因为不签“三书”,徐海林就说:给她把有四十种刑都上了,看她签不签?

5、顺义看守所参与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北京顺义区滨河小区法轮功学员杨明华,二零一二年八月九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被迫害的虚弱消瘦,给她服用了不明药物,全身奇痒难忍,于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至十日“保外就医”,十月十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九岁。

二零一一年,顺义区木林镇法轮功学员何秀兰在顺义看守所被迫害成脑血栓状态,送劳教所拒收。何秀兰于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被迫害离世。

其它在顺义看守所被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王友彬(斌)、苏丹、李英等。

顺义看守所其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队长孟璐,狱警徐海林,赵莉,其行为已构成虐待被监管人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滥用职权罪等,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将保留对迫害者追诉控告的权利。

附:
北京市顺义区泥河看守所以及预审大队
地址:北京市市辖区顺义区顺义区顺平西路马坡镇泥河村南头
邮编:101300
顺义泥河看守所
电话:010-69402535、69404075、69401575、69401364;
所长:孙守东
副所长:彭大虎、赵国利、柳沛山、佟晓东
顺义看守所的三个女恶警:孟璐、赵莉、徐海林;
看守所警察:王金龙
预审科电话,010-69402007–1101张永军警官
预审科电话,010-69402978
执行科电话,010-6942611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