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评三退 » 《漫谈党文化》 » 第十二集:“稳定压倒一切”
第十二集:“稳定压倒一切”

【漫谈党文化】–新唐人电视台
――《侃侃而谈》节目

第十二集:“稳定压倒一切”

方菲: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又到了我们“漫谈党文化”节目时间了。今天我们请到了《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先生来做我们的嘉宾。

金然:今天我们也是来谈党文化中一个典型现象,而且是大家都普遍接受的一个现象。下面我们先看一下场景再回来谈。

—————–

女职员:你好,冯主任。统计报告已经出来了,申报前请您看一看。

冯主任:好。(浏览了一下统计报告) 这统计结果不行啊。这拿出去还了得,要求再重新调整一下。坐、坐。

女职员:调整?可是各项数据都是核对过的啊。应该不会错吧。

冯主任:你刚来,不怪你,咱们这是宏观调控,加强管理嘛。

女职员:可是这统计结果,它能调吗?可怎么调啊?

冯主任:给你举个例子?去年萨斯病爆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及时报道,是为了稳定。当初唐山大地震前,有过预报,为什么不公布?一切为了大局,也是为了稳定。

——————

方菲:刚才这个场景,我想很多人都会同意还是比较真实的,因为在国内很多机关,他们做事好象都是这样的。

金然:是啊,不只是刚才那个萨斯的问题,包括像比较极端的,六四的情况,都提出了这么一种“稳定压倒一切”的说法。胡平先生,您能不能说一下这个说法当时的背景,以及具体是为什么提出来呢?

胡平:“稳定压倒一切”这个口号是六四之后提出来的,当然在此之前也就表达过类似的说法。比如“89学运”刚刚起来的时候,当局就是以这个稳定的名义去压制,就指责他是个动乱,那事实上在毛泽东时代的后期也提出这个问题,他就提出要以“安定团结”为好,它折腾了好几十年,折腾够了,它要以安定团结为好了。那么到“六四”之后这十几年间,“稳定压倒一切”成了中共维护自身权力最重要的一个口号。

方菲:这个好象也是中国一个特有的说法,那么胡平先生,您怎么看?

胡平:“稳定压倒一切”这个口号真是个地地道道的法西斯的口号。因为人类不同于蚂蚁,不同于蜜蜂。拿蜜蜂来说,它的工蜂也好,雄蜂,蜂王啊,它们有不同的分工,但它们分工都是由生理构造决定的,由此形成的秩序呢,也是天然的、自然的。人不一样,人生来都是一样的,人的生理结构都是一样的,而且人有自由意志,所以对人类来说,稳定不是唯一的价值,也不是最高的价值。在稳定之上,还有自由,还有公正。你没有自由,没有公正的这个稳定,那就是暴政。

再说,“稳定压倒一切”这个口号,其实没有人会不分青红皂白的赞成稳定压倒一切。因为这个口号,它很狡猾的去掉一个定语,你说稳定,谁的稳定?你说现在共产党今天整天喊稳定压倒一切,那你当年怎么搞革命呢?对不对啊?你干什么要革国民政府的命?你那个时候讲稳定,你就老老实实的不革命不就完了吗?所以现在共产党喊的稳定,其实它所说的就是要共产党一党专政的稳定。

金然:但是胡平先生,我有一个问题,你比如说,您刚才说,它现在提出这个口号只是维护中共自己的稳定,但是有些人,国内的观众,他们也可能认为,不管是谁稳定什么吧,但是现在中国这个社会,他们觉的还是需要稳定的。客观上还是需要稳定的。而且他们都认为,比如说像苏联这个例子,当初发生了这个情况以后(苏共解体),好象是社会不是很稳定,而且老百姓生活也不是像原来那么好了,他们也有这个想法,那您怎么看?

胡平:我想,第一,对于苏联和东欧的情况,远远不象共产党宣传的那样那么糟糕,实际上他们的转型应该说是相当顺利。另外我想拿中国人来说,认识也发生了这么一个变化,在早先,在89的时候,当时学运刚刚起来,当局就指责你们搞动乱,当然大家都不信,都不服气啊,而过了十几年之后,反而很多人相信了中国真是不能搞自由民主,一搞真会乱。其实这里的道理很简单,那就是在十几年前,在六四之前,中国社会的矛盾还没有那么尖锐,没有那么复杂,人们对理性的解决问题还有更大的信心,而在十几年之后,由于中共长期的坚持专制压迫,拒绝自由民主,使得社会矛盾越积累越多,而且成恶性的发展,同时整个社会道德水平的下降,这么一来,确实我们未来的民族转型就面临更大的困难,处于这么一种担心,所以人们,很多人才无形之中接受了“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多少还有些道理。

金然:您说的这个,我还真的有自身体会,因为当初六四的时候,我是在北京上大学,也参与了,所以过后的时候,共产党说学生在搞不稳定,在搞动乱,我是从心底里不服的,可是在出国之前,也就是经过几年之后,我觉的,好象也部份认可了–这个稳定还是挺重要的。

方菲:发生变化了。

胡平:确实你提的问题非常有意思,这专制统治它有个特点,它能够自我实现。记得在79年的时候,“民主墙”的时期,当时“中国青年”杂志邀请我们去座谈,我就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就是中国古典小说《镜花缘》,恐怕很多朋友都看过那本书,记得里头什么女儿国啊,君子国啊,奇奇怪怪的,还有个国家叫伯虑国,伯虑国的人很奇怪,他们就是害怕睡觉,因为他们认为一睡觉就跟死了一样,睡觉就是死亡,所以他们不敢睡觉。再困的时候也要强打精神,他如果看见别人睡着了,那拼了命呀也要把他拉起来,也不让人家睡,这样大家可以想象,总有一天一个人一觉睡下去,就拉也拉不起来了。但是明明是困死了,大家反而得出个教训,可见不能睡觉,可见睡觉就是死亡,明明是困死了,大家反而认为是睡死了。所以专制制度它有这么个自我实现能力,就是说,它以稳定的名义去进行高压,去进行压迫,在最初呢,它是吓唬大家:如果没有我的专制,没有我的高压,社会就会动乱。它最初这么说的时候,那是吓唬人的,是骗人的,可是说的时间长了,它压制的时间长了,使社会的矛盾越积累越多,越积累越复杂,那有可能是真的了。到时候,一旦没有专制,确实天下就可能大乱了。就象你老不准人家睡觉,等有一天,一个人倒下去,那确实一睡,就醒不来了。所以专制其实是靠着这么一种自我实现的能力,它恰好从反面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要避免社会动乱,我们不是要去压制,不是要去赞同高压的统治,反过来,要造成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

方菲:其实这跟大禹治水的道理是一样的。

金然:是啊,要疏导嘛,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您比如说现在中共特别强调这个稳定,而且还曾经这样说:“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的稳定”,但是本身我觉的它好象也不是中共特有的,你比如说,中国历史上,我们曾经听说,哪里有农民起义了,那当时的朝廷好象也是派军队去镇压,好象是要保持这么一个稳定。

胡平:刚才就象你提到的一样。古代的有识之士也就注意到这一点,就主张对社会上的各种矛盾要采取疏导的办法,而不是采取堵和压办法。你采取堵和压的办法能够得效一时,但是你使得矛盾恶性的积累,到头来,总有一天会造成一种更恶性的一种爆发。其实关键的就在这里头,那我们一般很多人只是知道动乱是个灾难,他们不知道有时候稳定也是灾难,甚至是更大的灾难。你像秦始皇暴政下的稳定,那就是更大的灾难,像纳粹统治下的稳定,那就是更大的灾难。反过来呢,动乱有时候也是好事,因为动乱有时候就意味着对社会上不公不正的这种纠正,它是对社会进步的一种推动,其实呢,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反对动乱,就象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人会不分青红皂白的主张稳定一样。

方菲:那你其实是说一个真正稳定的社会,它有一个反映意见的渠道,所以它矛盾可以化解,中共这种情况下,它没有这种渠道,所以就一直压制,这个矛盾就一直激化,所以它就用高压的办法把它压制下去。

胡平:如果一个社会它把“稳定压倒一切”置于首位,那么到头来它实际上是酝酿一种更大的暴乱,更大的动乱。反过来呢,如果一个社会把自由,把公正置于首位,在此之上建立的秩序,才能是真正的长治久安。你看拿人类历史上,我们知道英国是最早实行宪政民主的国家,三百多年以来,在英国,人民自由,经济繁荣,而且社会是长期的稳定,反过来像实行专制的国家,那么你从历史来看,他们的国家也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动乱。

金然:我觉的今天的民众,特别怕乱,要稳定啊,其实是被共产党多年来折腾的,所以大家老折腾就觉的赶快稳下来吧,所以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是共产党把民众折腾成这种情况,现在反而要求说要稳定啊,让大家要稳定。

胡平:对,所以我觉的这个稳定压倒一切,完全是个陷阱,因为你一旦接受这个口号,一切善恶是非就都颠倒了。因为在现在这种专制制度之下,谁最维护这种秩序呢,当然是既得利益者,他们最维护这种秩序。反过来呢,在这种社会秩序之下,那些受损害的,受压迫的人,他们要起来抗争,要争取自己的权益,而这种社会,又没有为他们表达自己的愿望,理性的解决问题提供任何渠道,因此看起来,他们的抗争就被看成是对现今的一种挑战,那么在很多人看来,既然稳定是这么重要,他们就会认为,那些既得利益者,那些权势利益者们,虽然他们是做错了,很没有道理,但是他们既然代表秩序,所以错了也是对的。再没理,也是有理。反过来呢,这些受损害,受压迫的人呢,他们也知道你们是对的,你们是无辜的,你们的要求是正当的,但是你们既然要起来抗争,那你们可能威胁这个秩序,所以你们再有理也是没理,你们再对也是错的,所以这么一来,他对整个事情的看法,善恶是非就完全颠倒了,无形之中,他们就扮演了这个助纣为虐的角色。我们要知道,一个社会最终酿成动乱,从来不是因为那种人喜欢动乱,那儿人想动乱,相反是在那个地方,过份的追求稳定,而纵容了权力的横行霸道,压制了公正的精神,使人们对理性解决问题失去了信心,使人们道德品质下降,所以你要是真正追求稳定,真正的长治久安,必须要把自由公正置于首位,我们每一个人,有良知的人,无论你怎么样珍视稳定,你都不能堕落到给暴政作辩护的这个地步。

方菲:您刚才说得让我想起一个最近发生的事情,深圳有一个人叫邹韬,他发起“不买房运动”,现在中共这个政权好象非常脆弱,就是这么一点点小事,它都觉的是对它的一个威胁,所以这个人在发起这个运动之后,他现在的工作也好,财产也好,还是个人前途,基本上全部被截断了。

胡平:这件事反过来也说明了,如果像中共这么一个蔑视自由民主、压制人权的政权,靠着它的高压居然能够得逞,那你想一下,他只会对正义、人权这些理念采取更蔑视的态度。你怎么能指望着它哪一天心血来潮,想通了,我们要自由民主了,我们要公正了,这对它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也就告诉我们每一个人对于像中共这样一个践踏人性的政权,绝对不允许它长期的存在,我们每一人都要起来进行抗争。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身边的每一件小事做起。

方菲:我觉的今天谈到的这个“稳定压倒一切”的说法,其实很多我们普遍接受的中共提出的说法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金然:对,深想一点背后的原因就会看出它的破绽。那么今天我看时间到了,我们这一集就到这里。谢谢胡平先生来到我们现场,跟大家聊了这么多。

方菲:非常感谢,我们也感谢我们的观众收看我们的节目。希望下一次能够和您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