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审判元凶 » 法办江泽民 » 两遭劳教折磨 佳木斯退休女工控告江泽民
两遭劳教折磨 佳木斯退休女工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包丽霞女士,今年五十三岁,是佳木斯市东风造纸厂退休女工,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了。十几年来,包丽霞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两次被非法劳教,分别在西格木劳教所和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遭受虐待和酷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包丽霞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状》,起诉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讲到西格木劳教所,包丽霞女士说:“挑小豆、做手机套、编汽车坐垫。有的原材料有毒,有人出现不良反应。从早干到晚,吃的是没油的菜叶汤,变色的馒头,体力严重透支。无数次的大背铐等酷刑折磨,满身都是伤痛。剪手机套时,手肿的握东西都费劲。狱警刘亚东还要我们给她干私活,让我们给她拆洗她家的旧棉裤。”

下面是包丽霞女士在《刑事控告状》中叙述的她遭受迫害的部分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单位保卫科长刘占彬因为我炼法轮功,要求我填表备案。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进京上访,被佳市驻北京办事处非法关押四天,并被强制搜身。单位保卫科长刘占彬夫妇把我接回,送到东风公安分局。内保科长温启华把我投进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家人被索要四百六十元伙食费,姐夫还给办案人温启华送了一千元。

由于层层黑令,我单位厂长尚志彬、书记苏宝荣、何香兰、张艳杰、刘占彬等纠结在一起,欲送我去洗脑班,刘科长还与东风分局电话联系,由于我走脱未果。单位又通过我丈夫找到我父母家里,惊扰我年迈的双亲,打电话威胁要我写放弃信仰和不进京的保证,我不写他们停发了我每月一百元的生活费。我结束非法劳教回来去单位要拖欠我的生活费,厂长李建国要求写保证才给,我大姐无奈替我写了“保证”,只给了一半现金,另一半是单位要帐要回来的酒顶给了我。

一、在西格木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二日晚七点多,安庆宋所长带着孙大宏等警察去我家没叫开门,他们用万能钥匙自行打开我家房门,闯进屋里到处乱翻,搜走我的大法书等私人物品,并强制把我带到派出所,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书。他们把我自己看的单张经文算作宣传单记录,以此来拼凑迫害我的所谓证据,我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西格木劳教所,身体受摧残,人格受侮辱,度日如年。进劳教所不久,安庆派出所指导员和东风分局的隋队长来劳教所打我强制要我按手印,我拒绝。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楼道里有悬挂侮辱大法师父的牌子,被大法学员清除掉,狱警为此报复,将张丽娥、杨丽娟、罗桂华铐起来了。我与马翠红、鲁秀琴、段秀玲、蔡荣见同修被折磨心中难过,没吃早饭,狱警说我们这是示威,把我们也铐上了。我们五个人被反铐在床边二十四小时,胳膊象被撕裂一样疼痛难忍,手背肿的象小馒头。

1. 强制洗脑

二零零二年七月,强制坐小凳听诽谤大法的广播,严格限制坐姿。有次因闭会儿眼睛,队长刘亚东把我的头狠劲按靠到墙上。还有一次我与鲁秀琴、王英霞没坐小凳听广播,被拽到管教室毒打,教导员祝铁红扇我们嘴巴子,狱警周佳慧把我带到另一间屋,狠狠的打我,鼻子被她打出血了,她还一脚把我踹到沙发那。周佳慧还打张小庚,周自己在厕所摔了很重的一跤,大家都说她遭报了。毒打后,狱警刘亚东、孙丽敏把我们在床边铐了整七天,长时间铐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我们用拖鞋垫上坐,刘亚东看见就给踢开。

2. 强制穿囚服

二零零二年九月末,强制我们穿囚服,我们拒绝。狱警王秀荣、李秀锦把我和邹继琴、王英霞、鲁秀琴、于海艳、马汝俊又铐了半个月,我们被铐坐在带棱的小塑料凳上,深秋阴面的房间很冷,我们穿的都少,大队长何强不让我们加衣服,狱警礼永波故意开窗户冻我们。在这期间犯人王杰偷我一百元钱票,后虽然被要回,她却寻机报复,我走路她当着狱警程森慧的面踢我,晚上我上厕所她也骂我,借我的方便面也不还。

3. 强制“转化”

二零零二年十月末,强制“转化”。早上四点多,要我们起来集中在三楼一个屋里,约束坐姿,看诬蔑大法的光碟,谁要闭眼,就体罚,经常坐到半夜。念诽谤大法的书,不念就不让上厕所,还打人。

十天后,我们被带到二楼强制写“五书”,我们拒绝。狱警林伟、刘亚东给我们上大背铐,高杰还踢我,一直铐到晚上七点多。还欺骗瓦解我们,让我看谁谁挺不了写不炼了。

在八中队,狱警洪伟、张艳继续强制“转化”我们,让我们写“三书”,因为不写,洪伟私自扣押家里给我送去的食品和笔本用品。她把我家送来的吃的分给其他人,并说你写“三书”就给你。因我们拒绝写“三书”,狱警就用大背铐折磨我们。

4. 强制抽血

强制用很粗的注射器给我们抽血,不抽,就坐铁椅子,强行抽血。

5. 强制签订“帮教协议”

二零零五年三月,劳教所强制签订“帮教协议”来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拒签,并喊“法轮大法好”,被四个犯人拖拽,被男狱警毒打。我的手被拧到背后,铐在铁床上,还要求我写周纪实。不写,男狱警用胶皮棍打我,警戒科长徐金利用电棍电击,用脚猛踢我的脸,脸被踢变形,嘴因脸变形也张不开,嘴唇肿的特别高。狱警弄虚作假,把我手铐着涂上印泥强行按手印。

6. 做奴工

挑小豆、做手机套、编汽车坐垫。有的原材料有毒,有人出现不良反应。从早干到晚,吃的是没油的菜叶汤,变色的馒头,体力严重透支。无数次的大背铐等酷刑折磨,满身都是伤痛。剪手机套时,手肿的握东西都费劲。狱警刘亚东还要我们给她干私活,让我们给她拆洗她家的旧棉裤。

7. 家人被伤害

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多,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当年只有十五岁的孩子面对妈妈被抓,爸爸上班不在家,看着空荡荡的家,幼小的心灵倍感孤独寂寞,这些年没笑过。丈夫因家中冷清不愿回家,难耐的寂寞使他产生离婚的念头。婆婆看到儿孙的痛苦心中更加难过。我年迈的双亲看到别的子女围绕身边独缺我,伤心落泪,其他亲人也因我受折磨而忧心。

二、非法关押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五月,因讲真相被人构陷到前进公安分局,并被绑架,搜走随身物品。队长王连民因我不报姓名打我,并在劳教票上谎报我拿了四十、五十份真相材料,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先在看守所关了二十九天,犯人搜身,勒索我钱,她们买肥皂,见我炼功,还骂我。

二零零八年六月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路上因我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打我并威胁我们不听话就用手里的高科技设备对付我们。

到劳教所,早起晚睡强制“转化”,狱警孙彦秀因我不“转化”,经常威胁我凑点材料送我去监狱,教导员张丽、大队长牛小云也威胁我,不转化加期。吃饭时,狱警何秋红刁难我不让我吃包子(每周一次),并说谁给她扣谁分。有时因没挂床头卡、没戴胸卡、没背报告词,被管理科狱警刘明、姜周责罚扣分(扣十分加一天),并连坐同屋人我不背也扣她们的分,无奈同屋的人轮番教我背。狱警李佳佳因为我没戴胸卡罚站一宿,腿又痛又胀。狱警孙彦秀逼我写周纪实、作业,我不写,她叫我回班蹲着。我不从,她使劲按着我蹲在马桶旁。不让上厕所,屋里放个桶大小号都在屋里,屋里弥漫着熏人的臭气。

1.做奴工

挑牙签、叠纸叶子,还定任务。原材料很重,有时还没吃饭,从楼下搬上五楼,完工后,再搬下来,累的手脚都不好使。因为拒绝奴役,狱警姜周用难听的话侮辱我,还要给我挂懒人的牌子。限制洗漱,有次早上,狱警姜周见我上厕所,把我和连保管仁风训斥一顿,并罚我倒一周马桶,还不许我打电话、接见。

2.任意加期迫害

狱警梁雪梅强制给大法学员卢青香灌药还绑她,我看不下去,给卢松开绑绳,狱警孙彦秀因此踢打我。时时监控,用犯人联保,犯人怕受牵连,讨好狱警,经常骂我,告我的黑状,我在四队被加期二十四天。强制检查身体、抽血,不让我说话,否则加期。

后来我被非法关押到三队出所队。管理科杨科长见我没戴胸卡,要给我加期。大队长刘巍关我禁闭,并加期二十九天,还挑唆犯人张洋虐待我。我告诉狱警吕配红,她纵容不管。还威胁我不服狱警要加重惩罚。

二零零九年十月,佳市国保大队的人和长胜社区刘玉霞主任把我接回,并说因加期,接了三次才接到,安庆派出所片警张国富要我签字,我拒绝,此后片警和社区主任还去我家骚扰过多次。

三、非法拘留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在佳市佳东商场发真相被人诬告到长胜派出所,绑架非法搜身还打人,后又转到建国路派出所并拘留我五天。结束非法拘留那天,拘留所索要三百元伙食费,家人没给。拘留所威胁不交钱就延期放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