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迫害综述 » 中共公安部和610“敲门行动”违法犯罪事实概述
中共公安部和610“敲门行动”违法犯罪事实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据明慧资料记载:从二零一七年二月至今,在中国大陆河北、辽宁、北京、吉林、四川、广东、黑龙江、浙江、河南、江西、江苏、广西、安徽、贵州、山东、山西、上海、甘肃、宁夏、四川、重庆、内蒙、云南、湖南、湖北、陕西、新疆、青海二十八个省、市、直辖市、自治区,发生所谓的“敲门行动”,主要执行迫害的人员是派出所、街道、社区,采用的手段及方式:上门骚扰并照像、登记个人信息及手机号码,还有逼问是否修炼,胁迫签字,而且还对一九九九年登记在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大陆各省市地区法轮功学员大面积受到骚扰,还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因“敲门行动”而遭到绑架并遭非法抄家迫害。

一、敲门行动至少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四人离世

案例1、吉林市王艳秋老人遭骚扰受惊吓离世

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王艳秋是名孤寡老人,独居。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前,街道娄姓主任去王艳秋老人家骚扰,老人受到惊吓。四月二十五日晚八点多钟,龙潭公安分局铁东遵义派出所警察车沿军领着一名实习生闯到王艳秋家骚扰,老人又被惊吓,三天后突然死亡。两次惊吓,导致王艳秋心脏病复发离世。

2、贵州省贵阳市梁培兰遭骚扰离世

贵州省贵阳市小河区贵航集团永兴机械厂法轮功学员梁培兰(女),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派出所警察骆勋绑架、关押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二零一七年四月又多次被警察骆勋等人入室骚扰,于六月十六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多岁。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贵阳市花溪区(原来叫小河区)大兴派出所警察骆勋及协警余静琴(贵航集团永兴机械厂退休职工)和清水江社区女干事,多次到梁培兰家骚扰未果,就等候在梁培兰的家门口,等梁培兰买菜回来立即绑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电话、钱等私人物品,紧接着把梁培兰强行绑架到小河区大兴派出所,又劫持到贵航集团300医院抽血。

因梁培兰血压太高,他们怕出事,又把梁培兰劫持到大兴派出所非法监禁,逼写三书一天,骆勋最后逼迫梁培兰儿子写了保证才放人。梁培兰身心受到很大摧残,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骨瘦如柴。就这样的身体,骆勋等警察都不放过,二零一七年四月又多次到她家中非法抄家、骚扰并抢走师父照片。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梁培兰含冤离世。她从以前150多斤身体非常健康,走时70斤左右。

3、山东莱西法轮功学员刘淑香含冤离世

山东省莱西市月湖小学校医刘淑香,因历经中共长期迫害,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刘淑香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照真、善、忍做人,获得身心健康道德升华。

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刘淑香到北京去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莱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扣掉了近一年的工资。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刘淑香被莱西市青岛路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刘淑香从江西大女儿家返回莱西途中在车上向人讲述真相,在潍坊站下车时,遭潍坊火车站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上午,莱西城关派出所数名警察到她家敲门骚扰。她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直到她离世前城关派出所公安还到她家敲门骚扰。是中共邪党及莱西六一零与那些追随江泽民集团参与迫害她的人害死了她。

4、辽宁省营口市全国人大代表张玉学老人遭敲门骚扰离世

张玉学老人已经八十多岁了,双目失明,卧床不起已经十多年了,但思维非常清晰,记忆力也很好。她原是辽宁省果树科学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全国人大代表。由于她一手培养的年轻有为的后继接班人研究室副主任沈永波,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后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迫离婚,离开单位,他潜心研究的科研项目也被迫中止。老人承受不住打击,出现大面积脑出血,从此一病不起。虽然多年来无法正常修炼法轮功了,但老人内心深知大法好。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和三月二十七日,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熊岳望儿山派出所(也叫铁东派出所)警察开着警车,拿着名单,骚扰了所在辖区三家省属单位的法轮功学员。一进屋他们就用微型摄像仪开始到处录像,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

三月二十日,警察的突然骚扰,使老人受到惊吓,第二天就离世了,去世前留给家人的仅有一句话:“法轮大法好!”因她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且被警察骚扰后离世,单位没有给她开追悼会。一位对国家果树科研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老人,就这样带着无法正常修炼法轮大法的遗憾默默地离开了人世。

二、敲门行动直接造成法轮功学员多人被绑架

据明慧网报道所作的统计,今年三至五月份以来,全国各地出现大面积骚扰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这是中共江泽民团伙余党操纵各级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政法委、公安部门、街道社区、居委会等不法人员实施所谓的“敲门行动”导致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骚扰、非法抓捕和关押迫害,以山东为例,仅五月份,在明慧网报道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被抄家、骚扰就达797人,占骚扰总数的41%;绑架150人,占绑架总数的18.4%。

仅举几例:

哈尔滨市阿城区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半年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半年,其中张艳华、王艳秋两人面临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搞所谓“敲门”行动,当天对阿城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他们按着名单到法轮功学员家,当晚共非法抓捕了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半个月后陆续释放八人,还有七人被非法关押至今。

(一)八月二十三日,张艳华(四十六岁)、王艳秋(五十九岁)将面临法院非法开庭,家属已经接到通知。

(二)构陷张春郁(六十三岁)的案子又一次被退回公安局,可能已经打三次退卷了。按照法律必须放人,家属一直要人,要求他们无条件放人。

(三)李鹏(男、六十三岁)被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他一直不屈服,不请律师,自己给自己辩护,据说构陷他的案卷也退卷几次了,案卷还在检察院。

(四)张广利被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请律师了,他自己不屈服,非常坚定。已经几次退卷,现在卷还在检察院,律师未接到开庭的通知。

(五)冯艳涛,王忠荣具体情况不详。据说家属请了普通律师。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当天,很多法轮功学员家都被骚扰,有的不在家,有的走脱,有的到现在还在流离失所。

以内蒙古赤峰地区为例

二零一七年上半年,内蒙古赤峰地区每月都发生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抄家、绑架、骚扰的次数,比以往两年增多,骚扰的面积大,覆盖赤峰市及各个旗县区。中共警察的所谓“敲门行动”给上百个家庭制造恐惧、灾难和损失。

各区、县、旗被迫害的人数

其中红山区至少有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丁玉芳一家三口被绑架。松山区的刘亚琴、巩翠琴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被绑架的有张玉梅、李凤贤、黄亚德、小鞠等六名法轮功学员。

元宝山区至少有四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宁城县至少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被绑架的有五名,朱国明和朱国志被非法判刑。

巴林左旗被骚扰的有吴井刚、鲁志红、杨翠艳、贾彬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有六名,被非法判刑的有王玉兰和池海龙两名法轮功学员,赵春霞和贾彬被非法批捕。

翁牛特旗至少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被绑架的一人,被非法判刑的一人。喀喇沁旗被骚扰一人;被绑架的有五人。敖汉旗的被骚扰一人,被绑架的有苑姓和盛秀环夫妇等多人,被非法判刑的一人。

据明慧网报道资料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七年上半年内蒙古赤峰至少有一百二十人被骚扰(有的骚扰案例数未统计在内),至少有三十六人被绑架,五人被非法判刑,被非法批捕的法轮功学员有七人。

遭绑架的赤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十天或十五天不等,目前,除了被非法批捕的七名法轮功学员,其余均已回家。

湖南怀化近二月至少58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以来,湖南怀化出现数十起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件,这是中共江泽民余党操纵各级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政法委、公安部门、街道社区、居委会等不法人员实施所谓的“敲门行动”以延续迫害政策,骚扰、绑架、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从今年五月一日至六月三十日,仅仅两月,怀化市至少有五十八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迫害。迫害事件主要发生在怀化市鹤城区(十八人)、新晃县(十六人)、沅陵县(九人)、辰溪县(六人)、洪江市(三人)、中方县(二人)、芷江县(二人)、靖州县(一人)、溆浦县(一人)。尤以鹤城区、新晃县、沅陵县、辰溪县(一区三县)最为突出,迫害法轮功学员共达四十九人,占迫害人数的84.5%。

在上述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五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敲门行动”骚扰。不法人员多以伪善面孔出现,说什么上门看看、没别的事,或者以登记、查验户口、身份证等幌子,进行上门骚扰。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非法讯问,比如有的被问还炼不炼功,说什么觉得好就在家里炼,不要到外面去,有的被问及控告江泽民的事,并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要到外面去讲真相,有的被问有没有电脑、打印机、WIFI等;有的被非法拍照或摄像,有的被强迫签名,甚至有的被威胁。有的还被索要、登记身份证和电话号码以及家人的电话号码等家人信息。有的一次两次敲门没找着,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或者直接到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家找人,其行径非常恶劣。

受“敲门行动”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李萍、王玉英、刘桂芬、李三妹、罗勇、唐芳菊、李世荣、黄远桥、李发秀、刘桂芳、刘双奇、曾小英、邱前英、雷华梅、张声英、吴芳名、何秀云、张官凤、杨秋萍、田学亚、李艈松、王启香、陈姐、陈兰芝、李典型、尹桂英、徐贵生、刘爱萍、罗菊凤、杨凤梅、杨冬莲、田松梅、杨冬月、蔡伟丽、张实良、姚翠萍、田莉萍、唐德芬、甘桥英、彭廷吉、伍运娣、周忠明、钟继兰(两老)、欧建香、李青秀、李菊兰、蒋咏梅、陈红遭、谭铁梅、潘存娥等。

江苏省六一零、警察再骚扰法轮功学员

据了解,目前江苏省各市法轮功学员普遍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迫害,除了所谓“敲门行动”之外,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公安、维稳、综治、街道、社区等人员利用查户口、核查身份证等借口非法上门骚扰,进门就非法拍照、录像,有的还非法讯问、录音,四处查看,还利用电话、微信等通信工具不断骚扰,或要求见面或约谈或盘问纠缠,搜集其它信息,或无端威胁、恐吓等非法手段搅扰合法公民的日常生活。610、警察等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也引起了普通市民的普遍反感。

据悉,江苏省六一零和警察又对所辖十三个市发出通知(电话),要对法轮功学员严密监控,尤其对他们所认为的重点人员。这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余孽借中共邪党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搅局,制造混乱。

三、敲门行动的幕后

据悉,此次敲门行动的部署和执行和各省六一零、公安厅直接有关,幕后黑手是江氏犯罪集团及公安部。此外中央政法委六一零也有参与,各省公安厅直接将迫害指令传达到市、县。具体参与的部门有:大陆各省、市、县政法委、六一零、公安派出所、维稳办、综治办、街道及社区等。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人权恶棍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非法组织,专门迫害法轮功,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六一零非法组织遍布大陆各地,操纵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

根据明慧网报道,据吉林省公安厅下达公安(公安部)内部消息透露,中共“十九大”召开前,指令各省市执法机关对法轮功学员执行所谓“敲门行动”。此行动针对所有一九九九年记录的法轮功学员,不管是否还继续修炼,都要人人过筛子。六月份,邪党的这个迫害指令开始行动,各省市的派出所警察、居委会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包括已放弃修炼的人的家)“敲门”,对法轮功学员搜集个人信息、照相、强行录像等。目前吉林省各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受到不同程度骚扰、抄家及非法关押迫害。据文件称说炼就可以抓人,如果看见家里有电脑、打印机就带走。

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秋老浦派出所警察张广成恶行

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秋老浦派出所警察张广成,男,四十来岁,对法轮功极端仇视,为了往上爬,不断骚扰迫害当地法轮大法弟子。近期,在恶党搞的“敲门行动”中,积极执行江氏迫害政策,对当地辖区的大法弟子多次进行上门骚扰,登记姓名,作笔录,强行录像,强迫签名、按手印,强迫大法弟子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不听大法弟子劝善讲真相,利用职务之便到大法弟子家随意照相录像,妄想找出所谓的证据,好向其主子邀功。当大法弟子责问其行为是执行哪里的政策时,他谎称是执行上级的命令,是全国在搞的(迫害)行动。

上海市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学校”“校长”蒋绮琼恶行

上海市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学校”,所谓“校长”:蒋绮琼(女),原在上海女劳教所“专管大队”副大队,洗脑班虽打着法制的幌子,实质上是非法的犯罪机构,是十几年来不断绑架、无期限非法关押、暴力洗脑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

据最新了解的消息,上海市洗脑班在蒋琦琼的指挥下欲“大有作为”:原来洗脑班的工作人员,是由各党政机关调集的党员,属于临时工作,一般二个月为一个周期;现在的工作人员,开始专业化,工作人员有心理学专业背景,而蒋琦琼本人就是心理学专业,一九九九年后通过分析法轮功学员的心理,歪曲法轮大法,对法轮功学员做所谓的“转化”。

近来上海范围发生的敲门行动,是在对全市法轮功学员情况进行排摸。蒋琦琼希望通过此种方式了解上海范围内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以便蓄谋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前两年洗脑班已很少关押法轮功学员,而进入二零一七年以来,陆续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就是这场蓄谋的开始。

四、法轮功学员及邻里乡亲正念抵制

河北石家庄藁城区派出所骚扰数十名法轮功学员

八月中旬,藁城新华派出所、岗上镇派出所、南营镇派出所、丘头镇派出所、廉州镇派出所、常安镇派出所、兴安镇派出所等警察非法上门骚扰辖区内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几个警察手里拿着摄像机,由村干部带路,不出示任何证件,进门就录像,逐个房间查看,索要法轮功学员的电话号码,甚至强行摘掉墙上张贴的法轮功图画等,均被法轮功学员严词制止,义正词严地指责他们私闯民宅,是知法犯法。有一个村的法轮功学员外出锁着大门,几个警察伙同村干部竟叫嚣着要翻墙入室,幸亏被一位有正义感的邻居听见,正气十足的质问警察为什么骚扰的四邻不安,这帮人才心虚地溜走了。

黑龙江省嫩江县“敲门行动” 社区人员、少部份警察参与

二零一七年七月末,嫩江县各社区开会,说是黑龙江省公安厅和黑河市公安部门下来人,要求社区人员执行”敲门行动”,骚扰各辖区法轮功学员。但是,大多数情况都遭到法轮功学员正念抵制。

上这次行动骚扰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是各社区街道的工作人员,派出所警察只有很个别的参与了,有的是新班的小协警。街道的工作人员她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骚扰,都是事先商量好,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敲门”,有的说查户口,有的虚假的关怀,说看看低保的房补下来了吗?有的以关心法轮功学员家属为借口,套问法轮功学员还炼不炼了,伺机偷着照像、录像。也有的街道的工作人员在法轮功学员家院外就偷着给大法弟子家照像、录像的,进屋后,有人正面应对法轮功学员,其他人偷拍照。有一法轮功学员问他们:“你们懂不懂法律?二零一六年七月份《人民日报》发表的三篇社论,现政府领导人‘对宗教信仰的解读’,你们看没看?中共中央国务院办公厅第39号文件你们学学,你们敢不敢都报上名字,手机号码留下,把身份证都交上来。”瞬间十多个人就全部撤退了。

透过嫩江县的这次“敲门行动”中,表现现今的很多警察都明白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没有参与此次行动。也有参与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态度和蔼,透露现政权不反对法轮功。

河北沧州地区的“敲门行动”

国保队长说:“他们(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

孟村县王宅村的唐玉娥的家里也多人来骚扰,当时只有八十六岁的老婆婆在家,来人就问:“你儿媳妇去哪了?”把老婆婆吓得够呛。

乡政府的人打电话给法轮功学员说:“上面非让见个面,你回来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没关系。”村支书说:“这家人挺善良的,邻里之间关系搞的好,村里有红白事也爱帮忙。”国保队长也说:“这几年跟法轮功学员接触,他们都是好人。”

“俺们知道真善忍好”

南皮县鲍管屯镇派出所的人拿着带表格的名单,说是迫害之前炼法轮功的人员都在名单上,他们也发现因为这场迫害使很多人放弃修炼,而导致重病甚至死亡。

倪官屯村的法轮功学员丁慧萍面对来访人员说:“今天你们别吱声,我今天说正事,(一人插嘴说:‘是我来教育你还是你来教育我?’)法律规定信仰自由,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我告诉你炼不炼对你没好处,周永康比你们官大不,都上小黑屋去了,共产党可是秋后算账。”

临走的时候,他们抬头看墙上贴的法轮大法好,丁慧萍又说:“你们可记住这几个字啊。”他们说:“好,大姨。”

八月十五日,常寿轩家也来了敲门人,他对来人说:“你坐好了,我跟你说。”他们也不坐,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就是问你还炼不炼?”常寿轩说:“不光从前炼,现在也炼。”治保主任说:“走吧走吧,这家人就这样了。”

八月二十日,刘连霞家也来了警车,问她还炼不炼。她说:“我修炼之前得了甲亢,眼球外流,找遍名医治不好,现在炼法轮功炼好了,你说还炼不炼?!刑法40条和42条规定信仰自由。”来人连声说:“俺们知道真善忍好。”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跟敲门的派出所人员要电话号码,拿笔抄他们的警号,所长说:“别抄,我这警号是假的。”

上门骚扰的人“三退”了

盐山县的刘姓法轮功学员面对来人说:“你们穿警服到我家,我不欢迎,留下你们的电话和地址,你们非法问询属于盗窃公民信息罪,照相属于侵犯公民肖像权。”他们只好和上级联系,他们的上级让法轮功学员接电话,法轮功学员接过电话,讲了“天安门自焚”等真相,旁边的人也听明白了,并且还有一人做了三退。

法轮功学员李玉霞面对来人想: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为什么总让你们问询?我们应该问你们。她说:“谁让你们来的?”他们说:“上头。”李玉霞说:“上头是谁?你们说出来,我去找他,这些年你们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我本人不但日子不得安宁差点失去生命……”

没等李玉霞说完,他们匆忙地往外走。李玉霞又说:“告诉上头,把这几年迫害我拿走的几万块钱拿回来,不送钱,就别登我家门。”

青县国保大队的人说:“你们自己抓的自己解决”

青县青州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在九月一日骚扰了法轮功学员赵焕云、代润正的店铺,一个穿便装的要录像,另一个穿警服的问“转化不转化”,让我们登记吗?赵焕云、代润正一听,就知道他们不了解真相,不能对他们恶,应该善待他们,就对他们讲起了法轮功真相。听完后,他们都乐了。

一个月前,新兴镇派出所还抓了一个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送青县国保大队,青县国保大队的人说:“送这来干嘛?你们自己抓的自己解决。”派出所只好把人拉回来,放了。

沧县大官厅白马村大队书记,领着县的和乡的人提着一桶油和一袋米,送到法轮功学员家,说是来看看,正好学员跟老伴在家,学员拒绝收他们带来的东西,并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没说什么。走时让学员跟着到大队去,学员拒绝不去。他们竟然撒谎说不是法轮功的事,到那却说:当着老太太说不了,让学员写个东西。大叔拒绝道:你们竟偷偷摸摸干见不得人的事,我才不写。转身回家了。

结语:

敲门行动违法违宪。依据《宪法》规定,中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依据现行《刑事诉讼法》规定,公安机关或者侦查人员执行检查、搜查时,必须持有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文件。敲门行动是对人权的侵犯,是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正常生活和工作环境的严重干扰,尽管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明白真相,但从根本上讲,敲门行动本身的制定就是无视法轮功学员的基本生存权利,是骚扰、是侵权,是在犯罪。目前上门骚扰在中国大陆部份地区还有发生,但是从上面的实例不难看出,迫害是非法的、不得民心的,在此也奉劝那些还在执行迫害命令的六一零人员,敲门行动是非法的,是少数恶人受江氏犯罪集团的操控在做垂死挣扎,审时度势,在清算中共和江氏犯罪集团之前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综上,“敲门行动”是在中共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由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六一零、公安厅传达,由各省市县六一零及派出所、街道、社区联合执行的共同犯罪。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公安部、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公安厅及各市县公安局、派出所、国保,而真凶则是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及六一零迫害体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