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迫害综述 » 累计遭六年冤狱 汉中柏汉英控告江泽民
累计遭六年冤狱 汉中柏汉英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今年六十岁的陕西省汉中市退休职工柏汉英,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反复遭中共抄家、非法拘禁、拘留、劳教、判刑等各种迫害。二零一六年冬天,她结束四年的冤狱迫害,回到家中。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柏汉英向最高检察院提起对发动这场迫害的恶首江泽民的控告,以下是柏汉英女士在控告书中所述:

我从小身体不好,十几岁就下乡插队、劳动,一九五六年参加工作后,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听从领导的安排,让干啥就干啥,从无怨言。成家后,有了两个孩子。既要上班还要照顾两个孩子,还要干家务。繁重的操劳和经济、思想压力给身体带来了严重的伤害。患上了胃病、胆囊炎、肝炎、神经衰弱、妇科病。花了多少钱都医治不好。又要治病,还要养活一家人,家庭经济也承受不了。十几年的病痛折磨,让人生不如死。

一九九八年,我们家属院有好多老年人都在炼法轮功,她们知道我身体不好,就让我也学。对我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他们炼了以后,身体都好了。正好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在我们家属院播放。我就每天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和院子里的功友一样,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按真、善、忍做一个真正的好人,道德回升。炼功一个多月后,感到全身病状都消失了,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神奇和美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我失去了修炼的环境。我想,炼功又不做坏事,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呀!就坚持在家炼功。但也不行,江在任职期间对法轮功信仰群体实施了灭绝政策,正是在它的策划、指挥下,导致我这些年历经了累计六年的冤狱,失去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受尽了打骂和凌辱,承受了超时、超强度的繁重的劳役迫害。仅仅因为坚持信仰,我们家无宁日。丈夫因不堪忍受这种恐惧,二零零三年与我离婚,好端端的一个家被迫害的夫离子散。我节衣缩食供两个孩子上学,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儿子、女儿十几年来为我担惊受怕。我身在牢笼,女儿失去母亲的引导,匆匆完婚又离异。经历了小小年龄本不该承受的磨难。

我具体遭受到了如下迫害:

1、二零零一年九月初,汉中市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办公室汉台分局马平安、李有德几人来我家,非法抄家,将我带至汉台公安分局非法审讯,要我交出书籍等大法资料。晚上十二点,将我送到单位将我拘禁在单位客房,让人看着我。给家人施加压力,逼我放弃修炼,两天后,他们把我带到汉中梧凤洗脑班非法关押,剥夺人身自由、非法拘禁四十多天,逼迫我放弃信仰。

2、我去农村发法轮功资料、讲真相,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南郑县胡家营派出所绑架。当晚被关到长空仪表厂招待所,戴上手铐,铐在长木椅上不能睡觉。从三月六日至三月十六日,审讯十天后非法关进南郑看守所,判我一年三个月劳教。送到西安省女子劳教所,体检时,我被查出肝脏有病,他们仍不放入,非法关押半年之久。南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敲诈勒索四千元,才放我回家。

3、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正在上班,打扫卫生,突然有人上楼来让我下去说问个事情。我下楼后,街边上停着的一辆小面包车上下来几个人,不由分说就强行把我往车里按。盲人老板被人扶着下楼说好话,说我走了,谁给他们搞卫生。但他们根本不听,把我抬进车里,开往南郑县76号信箱洗脑班。非法拘禁,不让睡觉,煽动仇恨,让我女儿、哥哥、姐姐给我施压,逼我放弃修炼。直到九月一日女儿开学报名,才让我回家。

4、二零一零年,我外出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汉台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国保大队将我非法关押到汉台看守所。而后枉判一年六个月劳教送到西安陕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受尽了折磨。国保大队到我家抢走了上高中的女儿学习用的一台电脑,女儿多次去要他们用欺骗手段互相推卸责任,一直没给我们。当时花四千多元组装一台电脑对一个还要供女儿上学单亲家庭来说是多么的艰难。

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狱警指使牢头狱霸迫害我,采用各种邪恶的手段折磨我,企图逼我放弃修炼。每天罚站,不让坐凳子。逼我看邪恶的,全是杀人、上吊栽赃法轮功的恐怖碟片。做好人我为什么看那些东西?又给我念污蔑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强制我听。对我进行劳役迫害,每天九点前打扫完厕所,然后到车间干活。一百多人使用的厕所,光垃圾就有很多,厕所不通了,我在粪便水中捅厕所。打扫便池。重活脏活也让我干,用强体力劳动折磨我。还经常受到牢头狱霸的打骂。在劳教所一年半受尽了屈辱。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5、二零一五年二月,我出去讲真相,发光盘,被汉中鑫源开发区派出所的一位协警绑架,在鑫源开发区派出所审讯室被坐上手铐、脚镣的刑具一天。晚上将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鑫源开发区派出所在没有通知亲属的情况下,拿我房门的钥匙私自将我的住房打开非法抄家,而后枉判我四年大刑。送到陕西省女子监狱迫害。

在女子监狱,狱警利用刑事犯作包夹体罚我,让我双脚站立,不让动,不让睡觉,晚上轮流看我。腿一动,她们就打骂。不让上厕所,我实在憋不住了,站在那儿顺腿尿下来,包夹、牢头边打我耳光,边骂我不要脸,然后把我行李包拿出来,把一床三面新的小被子扔在尿里面让我继续站在那里,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我小便失禁,不停的尿,我的双脚一直泡在尿里,被子都被尿浸透了。后来又到转化班,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吃饭只给半个馒头。晚上上厕所告诉包夹,她就骂人。逼我吃药,几个人把我按倒在地,捏鼻子、扳嘴,强行灌药。包夹还拿她的一个大药袋子打我的脸,每天逼我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书,强制写思想汇报材料。她们逼我说假话,放弃信仰。狱警让我下队后让我承受巨大的劳役迫害,身心备受摧残。每天早上把要做的布料整理好,从车间前的第一台机子抱到最后边后门的收活处。服装布料很沉重,我将锁完遍的料片整理好送到烫台,从早上五点半起床到半夜两点,我就象机器一样往返不停的跑,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还让我看管一个精神病患者,忍受着她的打骂,还要干超负荷的劳动量。

6、二零一六年冬天,我出狱后,汉中市汉台区东大街派出所四五次打电话要我女儿带上我去一趟。他们恐吓女儿,利用女儿限制、监控我的人身自由。不让我修炼法轮功,还给我做笔录、照相、抽血,继续要我配合他们的非法行为,对我进行身心伤害。

以上所遭受迫害,都是因江泽民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迫害所致,其是主要责任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