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北京地区最新迫害消息 » 北京法轮功学员家人遭诛连迫害十例
北京法轮功学员家人遭诛连迫害十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中共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使用了各种迫害手段。株连,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常用手段之一。株连不修炼的家人、家族成员、亲朋,株连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单位,株连法轮功学员居住地政府、村镇、社区、派出所相关人员,株连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周围相关的人。
这种株连,是全社会性的,无论是集体或个体,为了保护自己或团体的生存,有些人明知道法轮功是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却装聋作哑、漠不关心,有些不得已参与到迫害中。这其中,株连家人最为普遍和严重,几乎每个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这里从明慧网刊登的北京地区大量这样的案例中整理了十例,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家人的株连迫害,迫害的参与者的恶行。

一、庆秀英被关押期间,丈夫杨文光悲惨离世

庆秀英,女,北京市通州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下午,通州区张家湾镇的庆秀英家与对面小区的鲍守志家,几乎同时被警察闯入抓人,并抄家,共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张家湾派出所,后被劫持到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关押。

警察在庆秀英家非法抄走现金六万多元,包括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的钱物,汽车被扣留,连庆秀英丈夫杨文光的退休工资卡都抢走了,杨文光本人也被劫持关押,庆秀英的儿子被罚款。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北京通州法院诬判庆秀英十年。此前,庆秀英曾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庆秀英丈夫杨文光是残疾人,早年在煤矿谋生,因工伤,一条腿被截肢。他没有修炼法轮功,但明白善恶是非,支持妻子修炼做好人。这一次杨文光被无辜绑架关押三十多天才放回家,又被劫持到叫“生态碧海园”的地方非法关押一段时间,每天五个警察看守,其中有两个女的。杨文光和他们说,法轮功都讲真善忍,对你们都没有害处。

杨文光,六十多岁,身体残疾,妻子被长期关押,失去照顾。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一,杨文光被发现已经离开人世,离世时身边并无一人,被发现时,身体已经僵硬。在中国人传统的喜庆节日,残疾老人杨文光悲惨离世,这是迫害者欠下的又一笔血债。

二、邱金荣丈夫谢林全被株连迫害含冤离世

邱金荣,女,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七年两次被非法劳教共四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邱金荣和她的老伴谢林全(未修炼法轮功)在家,忽听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有人高喊:我们是物业的,来检查室温达不达标。骗开门后,物业人员和后边跟随的几个警察一拥而入,就象土匪一样,开始满屋乱翻。抢走家中的电脑和其它很多物品,并绑架了邱金荣、谢林全夫妇。

谢林全不修炼,被这种野蛮流氓阵式绑架吓得全身发抖,不知所措。俩人被绑架到朝阳公安分局,连夜非法审讯,直到半夜凌晨两点多钟,警察才把谢林全放回家。邱金荣被拘留后,非法劳教两年半。

邱金荣两次非法劳教期间,谢林全有时住在高家园自己的家,是朝阳区酒仙桥派出所辖区;有时住在儿子的家,是朝阳区将台乡派出所辖区。期间,谢林全经常遭到酒仙桥派出所警察李玉宏和将台乡派出所警察王争的长期骚扰、威逼、恐吓。特别是在邱金荣第二次劳教期间,谢林全在被骚扰中受惊吓,再加孤独、思亲的折磨,血压升高,得了心脏病,喘不过气来,随后就卧床起不来了,在家天天靠吃药、输氧维持生命,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含冤离世,六十多岁。

三、张俊凤丈夫被判刑,两个儿子被强迫离职、失业,二儿媳遭绑架受惊吓流产

张俊凤,女,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讲法轮功真相,被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七月,朝阳区六里屯街道办事处、“六一零”人员到张俊凤家企图绑架她,张俊凤坚决抵制,之后张俊凤被迫离家去了乡下。当地邪恶指使人到处打听她的消息,后又阴谋构陷,让派出所人员告诉她家人说:“叫她回来吧,没事了,不抓她了,绝对没事了。”因当时也快过年了,家人就打电话把张俊凤叫回来了。结果刚过完年,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七、八个便衣警察闯入张俊凤家,把她强行拖出家,扔到汽车里,她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斥责恶警无理抓人,结果也被一起绑架并抄家。

当天晚上,警察又把张俊凤的儿子、儿媳(未修炼法轮功)非法带走审讯,并扬言要治她儿媳的罪,“理由”是她帮助写了几个讲真相信封。当时正怀孕的儿媳受惊吓导致流产,她回家后,警察还一次次的对她进行恐吓、骚扰、逼写保证书等,给她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不明真相的人又找到张俊凤儿子的工作单位,逼其单位处理她儿子,导致她儿子从原来的列车乘警降职、降薪到边远的地方搬道岔。

张俊凤丈夫被绑架后,遭无辜判刑一年半,关押期间迫害致心脏病发作,住在公安医院,两次下病危通知,半年后,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放回家中,但工资被扣发,只给一点点生活费。

四、张义一家六人被绑架,女儿、儿媳遭冤枉判刑

张义、刘玉香夫妇是北京市房山区法轮功学员,因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被房山区城关派出所五、六个警察非法闯进家中抄家,过程中警察殴打刘玉香致伤,刘玉香的子女阻拦反抗,警察遂将夫妇二人和儿子张立明、儿媳梁海超、女儿张春艳、女婿李会鑫一并绑架;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私有物品。

当天夜里,儿子张立明被放回家,其他五人被劫持到房山看守所关押。张义、刘玉香夫妇被非法拘留二十多天后,关进官道洗脑班迫害;李会鑫被拘一个月;女儿张春燕和儿媳梁海超(未修炼法轮功)因抵制私闯民宅的警察非法抄家打人抓人,紧急情况下,反抗自卫(张春燕咬了警察一口,儿媳抓了警察一把),结果二人被分别非法判刑一年。

控告迫害元凶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理应受到保护,警察为此上门骚扰已经违法,实施抄家抢劫,又行凶打人、抓人,已涉嫌犯罪,违法犯罪者逍遥法外,却将被迫自卫反抗的柔弱女子关进了监牢。

五、陈军杰丈夫被非法劳教两年,儿子遭绑架拘留

陈军杰,女,北京市丰台区法轮功学员,多次被关押,两次非法判刑,至今仍在北京女子监狱遭迫害。陈军杰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及孩子遭骚扰、绑架关押等株连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七日,陈军杰被大兴公安分局国保人员从租房住处绑架到大兴看守所,在这里,陈军杰得知,家里不炼功的丈夫和孩子也被非法关押在大兴看守所,两处家被抄,抄走大量私有财物。在看守所,陈军杰一家三口遭受刑讯逼供,丈夫被警察打嘴巴,又遭犯人殴打,在精神和肉体承受不住的情况下,撞墙自杀,头部撞了一个大口子缝了八针。之后陈军杰丈夫居然被非法劳教两年,还先后两次遭工作单位开除;正在上学的孩子非法关押三十多天,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

六、徐伟哥哥徐罡遭警方绑架拘留、开除公职,婚姻破裂,老父亲受惊吓,身心伤害严重

徐伟,女,北京博物馆资料员,因坚定修炼法轮功,为法轮功鸣冤,多次被绑架,长期被监视居住,两次非法劳教受尽折磨。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徐伟的哥哥徐罡(未修炼法轮功)的家被警察非法抄查,将妹妹徐伟的打印机、电脑、英语学习机、录像机、手机等个人财物全部抄走,并将徐罡绑架到北京丰台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徐伟被迫流离失所。之后徐罡被工作单位-北京地铁公司开除,给徐罡造成巨大精神压力,家庭生活带来困难,以致身体出现心脏病症状,直接导致离婚。

二零零八年秋季一天,近半夜,五个警察闯入徐伟家,因徐伟不在家,绑架未能得逞,警察恐吓她七十岁的老父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丰台马家堡派出所片警褚平阳带着“六一零”自称李姓的五十岁左右的人和保安一帮人,强行破门而入徐伟的家,抢劫大量私人物品并绑架了徐伟。之后竟非法私自更换了徐伟家中门锁,致使徐伟的父亲一个多月后才从看守所拿到钥匙。

老父亲长期在惊恐焦虑中度日,经常被街道居委会人员骚扰追问女儿的下落和情况,神经高度紧张,甚至在家中也不敢大声说话,有上下楼梯声、敲门声都能被惊吓倒,身体日渐消瘦衰老。

七、刘桂芙丈夫刘保国被刑事拘留一个月

刘桂芙,女,曾居住在北京海淀区,迫害中因不向中共妥协遭两次劳教迫害,身心遭受严重摧残伤害。丈夫刘保国原来修炼法轮功,迫害后害怕不敢炼了,以致旧病复发,每日在病痛中挣扎。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刘保国被北京海淀区三名警察从家中绑架并抄家,家里翻的乱七八糟。此前刘桂芙被迫流离失所到海外。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因没抓到刘桂芙,就绑架了刘保国和院内租住的房客静静。刘保国被非法刑拘三十天后,因病取保候审,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刘保国是当地的有名的老实人,他的遭遇引起民愤,邻居们敢怒而不敢言。

八、徐田荣丈夫被上门抢劫的警察暴打,又拘留半个月,九岁的孩子遭警察电击

徐田荣,女,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两次,一家九人均遭受不同程度残酷迫害。二零零一年,警方进家绑架徐田荣时,动用了十几辆警车,家门口所有的路被警察和围观的人堵满。因徐田荣拒绝上警车,并给围观的群众讲真相,恶警便用高压电棍电击她,从屋里到屋外,再到街上,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当时她女儿才九岁,看见那么多的警察打她妈妈,便哭着去拉她妈妈,恶警刘延亭一下将电棍电到她腿上,裤子立即被电棍烧了两个拳头大小的洞。孩子当时就被吓呆了,也不敢哭了。

徐田荣未修炼的丈夫一看这帮恶徒电孩子,拿起铁锹就要和警察拼命。因警察太多,还没等动手,就被围上暴打了一顿。随后警察把他也推上了警车拉走,非法拘留十五天。警察当天还把徐田荣的父母抓走,关到昌平区沙河看守所,又劫持回济南看守所折磨了两个多月,勒索了钱后才放回。

这期间,徐田荣家里就只剩下一个九岁的女孩。她爸爸回家后,失去了工作单位,每月只发一百元生活费,因找不到工作,天天在半夜才回来,孩子就一个人蹲在房后路上,直到半夜她爸爸回来,才一起回家睡觉;她爸每天只给她三角钱买个糖三角吃。两个多月后,等她姥姥、姥爷回来后,孩子已经没人样了,干黄,瘦的皮包骨,没办法,她姥姥便没日没夜的捡废品补贴一家四口人的生活。

九、李桂平父亲、丈夫、弟弟遭警察绑架威胁

李桂平,女,北京市朝阳区法轮功学员,迫害发生后和平上访,为法轮功鸣冤,遭几次刑事拘留,后被非法重判十二年大刑,长期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迫害,始终信念坚定不妥协。二零零一年八月,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国保大队、三里屯派出所警察,经过事先阴谋策划,突然将李桂平的老父亲和二十来岁的小弟弟(均未修炼法轮功)从家中抓到三里屯派出所,用手铐铐着,威逼恐吓,叫他们说出李桂平在外租房的地址,不说就殴打她弟弟,关押了他们二十四小时。

随后警察绑架了李桂平的母亲、李桂平和她丈夫及刚刚十个月未断奶的儿子。为挖出所谓“犯罪证据”,警察连夜非法审讯她丈夫。在派出所警察强行隔离李桂平母子俩,在其亲人的强烈抗议下,才允许李桂平给儿子喂奶和短暂见上一面。

第二天警察将李桂平押上警车拉走,她丈夫在后面一边追车敲着后玻璃一边喊着“桂平”的名字,惨景催人泪下,未满周岁的小婴儿从此长达十二年被夺走了母爱,李桂平的小弟弟眼睁睁看着姐姐被坏人押走,痛悔万分,坐在路边哭了整整半天。

从此以后,家人得不到李桂平半点音信,她丈夫跑遍了北京所有能打听到的拘留所、监狱查找,回答都是“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迫害者不告知其家人她的下落竟长达一年多之久。此后李桂平丈夫既当爸又当妈,辛苦的照顾孩子,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李桂平的父母当时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为女儿的处境揪心,为外孙子的养育之事忧愁……还遭到坏人监视和不明真相的人的冷眼,长期的精神重压使她的母亲经常半夜失眠、心脏难受,老父亲更加沉默寡言。李桂平弟弟被工作单位华润饭店受公安胁迫解雇失业。

李桂平在女子监狱四区,刘迎春在利用亲情洗脑方面,手法多样邪恶,她采用家访、甚至采用中共恶党惯用的手法,用株连进行威胁。她开始找到李桂平父母的家里,去了四个警察,并架上录像机对李桂平的老父母进行全程录像。李桂平的父母很反感这种做法,说:“我们家的孩子犯什么法了,你们这样对待她,邻里们都知道我们家的孩子是好人。”

他们去了李桂平孩子的学校与校方谈孩子的母亲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在老师及同学中对孩子产生歧视。在帮教中,监区长刘迎春明确地说,李桂平你这样坚持,将来对孩子的升学会有影响。刘迎春还说:“能找的地方,我们全去过了”。此后,孩子再也不能向学校请假,去探望母亲。在中国大陆,很多的孩子,因为受父母修炼法轮功的株连而失学。失去学业、失去工作……

十、赵淑贞丈夫项洪峰被工作单位逼迫辞职、和妻子离婚

赵淑贞,女,原北京石景山区一法律事务所律师,迫害中因不放弃信仰遭非法判刑三年,导致律师职业被辞退,婚姻破裂。赵淑贞丈夫项洪峰(未修炼法轮功)原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任职,妻子遭迫害被株连,被北京警察骚扰、恐吓、逼迫甚至软禁;二零零零年三月,东城区景山派出所管片警察到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强制单位派项洪峰看管赵淑贞一起立刻离开北京。之后项洪峰被中国社会科学院看管,威胁,失去自由,并不准出国,最终被强制辞职,并收回住房。

期间法学所副所长让项洪峰写污蔑法轮功的文章,说:“为什么让你写,就是因为你老婆炼法轮功。”人事部一女性工作人员拿着人事档案袋在走廊、楼梯口追堵项洪峰,逼他必须辞职,赶紧搬出公房到外面租房住。项洪峰失去工作后,与妻子离婚。住房被收回,就近上小学的孩子没有了住处,无家可归,被迫失学流离失所。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株连祸害不修炼的家人,是普遍存在的,而株连法轮功学员的工作单位、居住地等,实际上已经将迫害延伸到整个社会,受害者是一个巨大的人群;另外,迫害者通过造假、造谣、诬陷、栽赃等流氓宣传手段抹黑法轮功,毒害了全社会的人,导致众多的人误解甚至敌视法轮功,其中一些人甚至助纣为虐,参与迫害。

因此,江氏邪党集团迫害法轮功是对所有中国人的迫害,是对中华民族的迫害,也是对整个人类社会的迫害,是对人的善良本性,对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对人类社会普世的道德价值观的破坏扼杀……由此造成的恶果和悲剧是相当严重和残酷的。

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们顶着压力,坚持讲清真相,许多世人已经明白了真相,有些曾经的迫害者走进了修炼,找到了人生的归途,不再迫害法轮功;许多过去不可一世的恶人遭到应有的报应并在继续。那些明真相做出正确选择的生命,也是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