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正见 » 大纪元时报 »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九)
《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九)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
第五章 邪灵篡位 文化沦丧(下)

目录

4. 富而有德 修内而安外
5. 人伦典范与抑正崇邪
6. 传统艺术颂神 邪党艺术颂魔
7. 中共对抗普世价值——“真、善、忍”
1)普世价值打破“无神论”禁区
2)中共邪教和江泽民相互利用,挑战普世价值
3)用“欲望”代替普世价值
4)共产邪灵对正信的迫害注定失败
结语

******
4. 富而有德 修内而安外

******
古人云:钱乃身外之物。人人皆知,人人在求。壮者为足欲;仕女为荣华;老者为解后顾;智者为光耀;差吏为此而尽职,云云,故而求之。
有甚者为之争斗,强者走险;气大者为之可行凶;妒嫉者为此气绝而死。富民乃君臣之道,尚钱而下下之举。富而无德危害众生,富而有德众望所盼,故而富不可不宣德。

德乃生前所积,君、臣、富、贵皆从德而生,无德而不得,失德而散尽。故而谋权求财者必先积其德,吃苦行善可积众德。为此则必晓因果之事,明此可自束政、民之心,天下富而太平。

——李洪志(《富而有德》,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

——李洪志(《修内而安外》,一九九六年一月五日)

******
传统中国人认为:“厚德载物”,德是福分和财富的根本,福分和财富皆从德转化而来。德犹如水,财富犹如船,水浅则无法载动船。“德不配位”会给人带来灾祸。对君王来说,修身重德是经世济民的根本,当君王、大臣敬神敬天,道德高尚,才能带动整个社会人心向善,使国家稳固,避免社会动荡和外敌入侵,百姓殷实富足,安居乐业,河清海晏,国泰民安。是以历代圣王皆以正心修身为本,“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万民,正万民以正四方”。传统皇朝的先皇明主,如伏羲、黄帝、尧、舜、禹、汉武帝、唐太宗,明成祖、康熙等,他们的经世济国实践铸成了五千年王者之道。

道德具有巨大的亲和力,让人向往、尊敬、亲附、躬行。舜被尧派到历山,当地人原本为争地打斗,在舜的道德感召下,一年后历山人礼让成风。舜每到一地,民风大为醇厚,人都移居到他的身边。舜走到哪里,那里一年成为村落,两年成为城市,三年堪为都城。帝尧命舜推行教化,让世人遵循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伦。民众自觉遵守,天下安宁、百姓和睦,“天下明德,皆自虞舜始”(《史记》)。

圣王治国,心怀百姓福祉。唐贞观六年(632年)12月末,太宗视察死刑犯监狱时,想到新年将至,这些犯人却身陷囹圄,不能和家人团圆,心生怜悯。于是下令把这些死囚释放回家,规定他们明年秋天自行返回长安就刑。要求死囚守信用,无异于天方夜谭!然而,第二年9月,390名死囚在无人监督、无人押送的情况下,“皆如期自诣朝堂,无一人亡匿者”(《资治通鉴》)。太宗以诚信教化、感召众生,即使死刑犯人亦奉守信誉,自愿返回受死。太宗对这些死刑犯人亦予减刑,传为千古美谈。

康熙皇帝几乎年年都有减免赋税的措施。如康熙十八年,淮河治理工程完工,原来的泛滥区成为良田,招纳农民耕种。康熙帝免顺天、江南、山东、山西、河南、浙江、湖广等省261个受灾州县赋税。 当时三藩仍未平定,但那是个大灾年,所以仍然免税。不同年代,朝廷对不同的地区实行赋税减免。康熙在位六十二年间,蠲免天下钱粮共计545次,折合白银高达1.5亿两,相当于当时国家2000万至3000万两财政收入的5至7倍。

圣王不仅施惠于民,更教化百姓提高道德,道德高尚后,上天自然会赐福于人。

圣王们为子民留下千古的护佑、万世的德行。明成祖铸永乐大钟,是一口集各类古钟之大成的“佛钟之王”。它是世界上最重、最大的佛钟,钟身内外铸满佛教经咒,遍布大钟的每一寸表面,外面为《佛说阿弥陀经》等,里面为《妙法莲华经》等,钟唇为《金刚般若经》等,计有经咒十七种。

《长阿含经·阇尼沙经》阐述,梵音有五大特点,“一者其音正直。二者其音和雅。三者其音清澈。四者其音深满。五者周遍远闻。具此五者。乃名梵音”。成祖明确表达,传播梵音的目的是“普为众生转法轮”,“普利于一切”,包括“所有十方诸众生”。永乐大钟的钟声,以其音声、音义,均恰合梵音。击钟一下,“字字皆声”,周遍远闻。钟体所铸二十三万多字的经文、佛号及梵语也随着钟声被送入人耳,直抵人心,佛法沁入人间物质大场,其醒世弘法、善化万民的功力功德无量。

从圣王之道,反观共产邪教祸国之策,我们即可看出共产邪灵摧毁道德文化的邪恶方法。以对五千年中华文化破坏最大的恶首江泽民为例。江妖泽民,集诸邪之大成,其凶险、狡诈、奸猾、狠毒、暴虐、淫乱的恶行罄竹难书。它以贪腐治国,对共产党的最大“贡献”是建立并健全了制度性的腐败。江不仅“以身作则”摧毁道德堤防,还通过提拔最狠毒地迫害法轮功的官员、最贪腐、最淫乱、最无能的小人,来狠狠打击善良,助长歪风邪气。仅他提拔的正国级、副国级、省部级官员,就有几百人因贪腐淫乱而落马;这还不算其人治下遍地的假货、毒货,包括使北京在内的许多地区环境污染至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程度。江泽民发明的“金元外交”,发动的世界范围内的“贪战”,败坏了世界各国政府和官员,就像《圣经》中描写的“大淫妇”行淫,见谁就把谁拖下水。邪灵挑选它,利用这个诸邪毕集的乱世妖孽把人类推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江泽民之所以能够得到大位,恰恰是共产邪灵“治国模式”的需要和安排,因为江泽民能够最大限度地帮助共产邪灵实现整体沦丧社会道德、破坏文化的作用。在江因年龄关系不得不退居幕后时,邪灵仍然安排江的人马继续霸住最重要的位置,继续打击“真、善、忍”,毁掉中国人的传统道德,最后堵死中华民族的生路。当然它也毁掉了共产党本身。江泽民以其邪恶至极的作为,扒光了共产党的衣衫,让其赤裸在光天化日之下,与此同时也为共产邪党掘好了坟墓。

5. 人伦典范与抑正崇邪

中华传统文化高度重视人的德性,古籍中描摹高尚道德、勉励人向善的篇什俯拾皆是。翻开五千年历史,仿佛来到一个丰富的人物画廊,各种性格的人物纷至遝来。这里有让人肃然起敬的圣王,有使人感佩钦服的英雄,有令人惊奇叹惋的侠客,读之者不禁心向神往。

最为意味深长的是,在史书的记载中,从很多人少时的品行容止就能够依稀预见到其未来的成败荣辱。楚汉之际辅佐刘邦夺得天下的韩信是中国古代最为耀眼的将星。楚汉时人推许他为“国士无双”“功高无二,略不世出”,后人把他尊为“战神”“兵仙”。历史记载了少年韩信受“胯下之辱”的故事。正因为韩信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才能够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这个故事对后人修心养德有着异常深刻的启示。

中华传统文化对“德”的重视出自神的系统安排。传统中国人认为,德是一种物质,德多就是好人,德少就是坏人。德的多少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悟性的好坏。德多、悟性好,就容易听懂神的话;反之,德少、悟性差,就不容易听懂神的话。在神来拯救人类之时,后者就处在相当危险的境地。

共产邪灵为了毁灭人类,就要破坏神传给人的重德的文化。为此,它要把恶的说成善的,把坏的说成好的,彻底淆乱人的伦理标准。中共对“千古义丐”武训的批判和对精忠报国的民族英雄岳飞的诋毁,使邪灵毁人的阴谋昭然若揭。

武训生于清朝末叶,一生行乞,忍寻常人难忍之事,吃寻常人难受之苦。他靠着乞讨,经过三十多年的不懈努力,修建了三处义学,购置学田三百多亩,积累办学资金达万贯。这在中国和世界教育史上都是空前绝后的壮举。

武训去世后,清廷将其业绩宣付国史馆立传,并为其修墓、建祠、立碑。民国时社会各界以“圣人”“金刚”“义士”等称号来称颂武训的大忍苦行、兴办义学的义举。武训用行乞的一生和立志忍辱的苦行,给中国人生动诠释了传统价值中的“义”。中共篡政之前,千古义丐武训是名满天下的平民教育家,被称为“义闻千秋”“懿行千古”的第一人。

1951年中共发起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将武训定性为以兴学为掩盖手段的“大流氓、大债主和大地主”。在中共喉舌的批判中,武训成了对“封建统治”奴颜卑膝的代表,讨伐武训不搞阶级斗争、不反对社会制度,“反而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文革中,武训墓被红卫兵砸开,遗骨被游街后焚烧。

连这样对任何社会只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人都要被批判打倒,可以想见邪灵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仇恨。伴随着这样的政治运动,传统的道德准则和人性中的自然善恶观在短短几十年内被彻底颠覆。

岳飞是对中华民族起著巨大精神影响的历史伟人。他的才能、品格和风骨堪称是古代武将的典范。他用生命演绎了中华传统文化中“忠”的价值,“精忠报国”的精神辉耀千古,浩然正气激励著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2001年12月间,江泽民姘头陈至立治下的教育部篡改中国历史,拟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历史教学大纲》(试验修订版)不再称岳飞和文天祥为民族英雄。有人也试图按江泽民的意思“与时俱进”,把秦桧捧为忠臣,为卖国贼翻案。

“忠”,心字头上一个中,意味着心中要有不偏不倚的尺度,这个尺度是上天根植在每个人心中的崇高的道德法则。岳飞精忠报国,忠的不仅是朝廷,还有全国百姓和中华文化。邪灵对岳飞的诬蔑,让人看不懂何为忠,驱逐了人心中的正气,败坏了人伦,手法隐蔽而阴险。近年来被中共及其无耻文人篡改的历史、诋毁的古人可以说指不胜屈。

打掉了正的,中共还要把邪的说成正的。中共先后树立了大量的“榜样”“模范”“典型”,让人学习。烧鸦片烟的张思德,淫乱的白求恩,年仅14岁却被中共煽动谋杀村长的刘胡兰,下令处死自己的亲叔叔,并杀害美国传教士夫妇而被国民政府处决的杀人犯方志敏,都成了中共歌颂的对象。

中共长时期颠倒黑白的后果是人们失去了心中的道德标准,无法分辨善恶、好坏,这就为中共邪恶至极的最后一步,即对抗普世价值“真、善、忍”做了铺垫。

6. 传统艺术颂神 邪党艺术颂魔

中华传统文化常被称作“礼乐文明”。礼,是敬神祭祀。《左传》中说“夫礼,天之经也,地之义,民之行也”,也即中国人常说的“天经地义”:天地神明是人伦道德的源头,礼确立了天、地、人之间的联系。乐,是祭祀中为赞美神而演奏的乐舞。乐舞演的是天经地义民行,又具道德教化之功。赞颂神和净化人心,是神传文化中艺术的根本目的。这是中华“礼乐文明”被破坏之前的真实含义。

“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礼记·乐记》)“大礼与天地同节”,是指天尊地卑,礼的本质是“敬”。人与人互相尊敬,而处在下位的更应该对处在上位的生命表达敬意,因此最隆重的礼节是祭祀神明的礼节。

在祭祀时,以音乐与舞蹈等艺术形式去赞美神。《诗经》分为国风、小雅、大雅和颂。国风为民间的歌曲,“雅”为宴会演奏的音乐,而“颂”则超越“大雅”,为祭祀时的音乐并伴着乐舞,最为隆重。

黄帝时期创作的大型乐舞《云门大卷》,与尧帝的《大咸》、舜帝的《大韶》、大禹的《大夏》、商汤的《大濩》、周武王的《大武》是上古有名的六首乐舞,《周礼》中称其为“六代乐舞”。六代乐舞都是用来祭祀的,《云门大卷》祭天、《大咸》祭地、《大韶》祭四望、《大夏》祭山川、《大濩》享先妣、《大武》享先祖。周代的贵族子弟都必须学习这六首乐舞,也就是说他们必须要学会祭神的礼乐,不然就无法踏入社会。

好的音乐能够调和阴阳、涵育道德、教化百姓、宾服四夷。史前朱襄氏治理天下时阴阳失调,因而万物凋落,果实不能成熟。于是朱襄氏的大臣士达创造出五根弦的瑟,用来演奏,安定了天下众生。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玄奘西天取经到达中天竺国,国王尸罗逸多召见玄奘说:“而国有圣人出,作《秦王破阵乐》,试为我言其为人。”于是玄奘介绍了唐太宗的神武。国王很高兴,说:“我当东面朝之。”(《新唐书》第221卷)

艺术起源于神,也具有沟通天地万物,建立与神的联系的作用。东西方都有类似的传统,西方的交响乐最开始也是教堂演奏的音乐,而油画、雕塑等最开始也大多表现宗教题材。

除了颂神之外,艺术也兼具审美和娱乐功能。那是因为神在造人时,赋予了人各种情感。人容易被情感所左右,“礼”是对人情感的一种约束;但如果人的情感只受到压抑而不能抒发,那么会郁积于脏腑,造成疾病。“乐”就起到了帮助人抒发情感的作用,但要求“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既抒发了感情,又不会令人发狂。

共产党国家深知艺术的强大力量,因此把艺术变成了给人洗脑的工具。中共篡上神位后,也需要让人像敬拜神一样地敬拜它。人礼拜神佛,神佛会赐福于人;而人如果拜魔鬼,人就会被魔鬼所控制,而且魔鬼也会从人的敬拜中吸取人的能量,加强魔的力量。

中共强迫人们学唱歌颂党魁的《东方红》,将毛泽东歌颂为“太阳”“大救星”;“早请示、晚汇报”如同宗教的早课、晚课;古人对天发誓,变成了文革时的“向毛主席保证”;在毛的画像前忏悔、“狠斗私字一闪念”,是借用了宗教的颂神手法;将马恩列斯毛的像挂起来,让人去拜这些共产邪教的教主。文革时,“八亿人民八个样板戏”,都是以歌颂毛和共产邪灵为主题的,人们耳濡目染又接触不到别的艺术形式,因此一张口唱歌和说话,就是在向邪灵表忠心并为其注入能量。

直到今天,所谓“唱红歌”“主旋律”等,都是通过电影、电视剧、歌曲、文艺作品等各种形式,窃取艺术之名,行邪灵洗脑和附体之实。看这些影视作品、听和唱这些歌曲、阅读这些小说和期刊杂志都是堕入共产邪灵控制人思想的物质场中。如今每年中共所谓的“春节联欢晚会”,那些肉麻露骨地歌颂共产邪灵的演出,就是邪灵强化“党文化”和通过廉价的笑声吸取全国观众能量的狂欢。

艺术的娱乐功能也被共产邪灵用来引导人的道德堕落。当人理智平和的时候,就能摒除杂念而达到和更高层次宇宙信息的沟通。而当今各种让人深陷情网的靡靡之音和无度发泄的大噪之音,放大著欲望、增加著烦躁,使人无法聆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更无法与神沟通共鸣。

所有教人向善的书籍,都被中共视为“非法出版物”。在历次的“扫黄打非”运动中,中共“打非”不“扫黄”,各种鼓吹性乱的作品大肆泛滥。人就在这样的所谓“艺术”物质场中放纵着魔性。当人的心境处于淫邪妄念之邪场时,不可能与神明沟通,更遑论理解以神性为特征的中华传统文化。这也是共产邪灵败坏传统文化从而毁灭人类的隐晦方式。

7. 中共对抗普世价值——“真、善、忍”

历史并不是任由共产邪灵肆意糟蹋的,中华民族是有机会摆脱共产邪灵的羁绊的。古老的文化在中国人心灵深处的印记实在是难以磨灭。一旦气氛宽松,那种神性就会发挥无可抗拒的作用。

1)普世价值打破“无神论”禁区

“气功热”的兴起就是中国人神性复苏的一个典型例子。看似健身运动,却打破了中共几十年的无神论禁区和僵化的思维模式。人们对于生命的奥秘有了开放得多的态度,1989年“六四”之后也没有中断在这个领域的追求。虽然“气功热”鱼龙混杂,但是向传统精神的回归引起了千千万万中国百姓的共鸣,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以“真、善、忍”为原则的性命双修的“法轮功”。

法轮功明确提出了“气功热”背后的因素,点明气功就是修炼,揭开了人体、宇宙、另外空间和人与高层生命之间的奥秘,并揭示出一切物质中从微观到宏观都存在着“真、善、忍”这种特性,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归真。

中共几十年的无神论灌输和对传统文化的破坏,仍然没有完全泯灭人们心中那份久远的渴望。靠人传人、心传心,几年间上亿人走入修炼“真、善、忍”的行列。“真、善、忍”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观、普世价值。世界上哪个民族会排斥“真、善、忍”呢?更重要的是,法轮功的洪传,不是靠一场运动强推。在“真、善、忍”的感召下,如此众多的普通民众自发做好人,这是1949年以来的第一次,对社会道德回升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并非人人都炼法轮功,但是当你的同事、家人或者你的领导、下属都在炼法轮功时,他们的言行是不是会对你的周围产生正面影响? 他们不贪不贿、生活正派、为人正直、兢兢业业、无私奉献,这样的群体在社会的各个阶层里,必然有让道德回升的积极效果。

2)中共邪教和江泽民相互利用,挑战普世价值

可悲的是,共产邪灵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它在安排其毁灭人类的计划时,也选择了一个能够在这个时候干出天大蠢事恶事的家伙,那就是江泽民。曾被历史学者公开举报“二奸二假”的江泽民,对“真、善、忍”怀恨在心。

道德回升,社会稳定,对于当时当政的江泽民来说,不是天赐良机吗?然而,江极度膨胀的权力欲、阴暗霉变的妒忌心和爱整人的小人心理,被邪灵看中并推上位。于是中共和江泽民相互利用,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的全面迫害。

共产邪灵在长期运作中,在中国人身上填入了一层“恐惧”的物质。不甘心几十年的铺垫就此化为乌有,它要重新唤醒人们对政治运动的深度恐惧。因此,迫害“法轮功”一上来就是举国上下的舆论大批判,动员所有人都起来“表态”“揭批”——大会小会,从政治局到居委会,从军委大院到小学生课堂——电视、报纸、广播,还有过去没有的互联网,连轴转地造谣抹黑。一时间是铺天盖地、昏天黑地,一幅“文革”再现的态势。中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把人们逐渐淡忘的记忆重新唤起,要把几十年血雨腥风的记忆重新唤起,要把共产党杀人如麻残酷无情的记忆重新唤起,要绑架人和它一同站到“真、善、忍”普世价值的对立面上。

在打压“真、善、忍”的过程中,中共使出的招数全都是“假、恶、暴”的。相对于历史上其它的政治运动,这一次涉及的人数之广前所未有,针对的又是最平和的、没有任何政治诉求的、有自己信仰的修炼人。有信仰的人是最坚韧的,而且是在中共开启了国门,期望招商引资,处于国际社会聚光灯下的时候,那么打压这个群体将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中共要打压,就是使出几十年来积累的整人经验和力度都还不够。可以想像,中共是动用了怎么样的造谣抹黑、煽动仇恨的手段,动用了怎么样的人力和财力,动用了怎么样的龌龊行径来欺骗国人和国际社会!西方财团对大陆的投资输血都成了中共用来打压的本钱。

目前世人还无法估量中共这场迫害世人良知的罪恶运动给人类造成了怎样的巨大损失。如果将来某一天,有人出来揭发,江泽民曾经利用军警把五百名法轮功修炼者集体投入某钢厂的钢炉,让他们被钢水活活烧死,大家会惊讶吗?不用惊讶,以江泽民邪恶至极的本性,干出这种罪恶滔天、人神共愤的事,只有人想像不出的,而没有它做不到的。

过去近二十年来,惨烈的迫害使人们不敢接近法轮功并认同“真、善、忍”,谎言欺骗使世人将“真、善、忍”视为洪水猛兽一般,避之唯恐不及;你穿上印有“真、善、忍”三个大字的T恤衫,到天安门广场漫步,等待你的是如临大敌的警察和呼啸而至的警车;在互联网上搜索 “真、善、忍”,出来的都是大批判;“真、善、忍”成了网络上被中共封锁最严重的几个词之一;因网络过滤使人无法在正常生活中使用“真、善、忍”三个字;因为“迷信”“愚昧”“搞政治”等党文化标签而使人不敢思考这三个字的真正含义。

普世价值的作用就是指导人的行为。当人们因为害怕,或者因为词语封锁,或者因党文化标签,而不能在正常的交流与思考中触及“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时候,实际上也就是把自己与普世价值隔绝。这是非常危险的。

3)用“欲望”代替普世价值

在共产党企图妖魔化和迫害普世价值“真、善、忍”的同时,共产邪灵这个假神也不被中国人信仰了,于是邪灵马不停蹄地用“欲望”来填补信仰真空。江泽民鼓吹的“闷声发大财”就是共产邪教头目的自白。在人类历史上,把“欲望”当成国家信仰,当成国教灌输给百姓,中共是第一个。有人形象地说,中国大陆的空气里除了雾霾,全是欲望。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民抢钱的时代、放纵情欲的时代、腐败透顶的时代。

当人们的心灵都被中共用“欲望”来占领,哪里还有“真、善、忍”的位置?当人与神的联系被切断,中华民族的未来在哪里?

人心中都有与生俱来的向善之念,这是神造人时埋下的珍贵种子。在人世辗转中,有人的种子或因个人贪恶之尘太厚,或因败坏的文化隔绝太深,当神回来救人时,神的慈悲甘露再也不能触及到那颗珍贵的种子,使之发芽成长。一个人对救人的真理听而不闻、听而不明、听而拒绝接受,他就无法得到救度。

神给人留下的通天的中华传统文化,能够时时清洗人心中那颗向善的种子,等待神的最后回归;邪灵破坏神传文化,让人远离“真、善、忍”普世价值,就是要让那颗珍贵的种子永远与真理隔绝,同时败坏人心,使那颗种子腐烂霉变,永远丧失生机。

4)共产邪灵对正信的迫害注定失败

在历史上,中共要打倒谁,不出三天就打倒了。但是,这一次对“真、善、忍”的迫害,中共注定失败。法轮功修炼者们从来都没有放弃反迫害的努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身养性,没有错。

成千上万被“真、善、忍”重新洗净并升华了道德境界的修炼者,就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这是江泽民和中共从来理解不了的,也是为什么法轮功修炼人无论如何也打不倒的原因。其实,这也是神的安排,为今天的世人留下一个见证,让人们看到,人只要凭著对神的坚贞信仰,就可以使看似猖獗的魔鬼都无法逞其阴谋。

结语

创世主为了最后救度众生,亲自在中国奠定的中华传统文化,博大精深,高山仰止。星汉灿烂不足比其美,高山雪莲不足况其洁,长天浩宇不足喻其大,瀚海汪洋不足语其深。

传统文化中的信仰系统、语言文字、修炼文化、王者之道、人伦典范、艺术审美等等,都是在造就人能够听懂神传的法的能力。人具有神传文化的理解力,就能得到天上地下的信息,宇宙万象包含其中,是非善恶蕴含在内;人就能读懂天象,明白宇宙天理、天道之标准要求。这使人类社会的道德维系在一定水平,不至于过快下滑;同时也在最后的乱世之中,让有善念者尚有参照,以慧眼明辨正邪,不失得救机缘。

共产邪灵的终极目的是毁灭人类。它篡上神位后,对传统文化横加摧残荼毒,几十年间,旷世奇珍,扫地以尽。中共邪党利用文化沦丧后造成的信仰真空、道德沦落、价值混乱,也利用在近百年屠杀国人、破坏文化的过程中积累的邪恶“经验”,对信仰普世价值“真、善、忍”的修炼人悍然发动迫害。

可是邪灵万万没有料到的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神不会容忍邪灵肆无忌惮地破坏神传的文化、迫害神的子民和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

茫茫宇宙中,任何生命都无法逃出神的掌握。神在关注著这一切,中共邪党和江魔头的所作所为,令天地和众神震怒!法网在收。在此过程中,可贵的中国人,你们的一思一念,都无比重要。

(原载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