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迫害综述 » 北京法轮功学员庆秀英的冤案(图)
北京法轮功学员庆秀英的冤案(图)

文: 北京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从公民家中非法抄家得来的、公民个人用于学习的书籍,竟然成了中共当庭呈供的罪证,两页书折算一份罪证;上有劝善话语的挂坠儿,也被当作罪证,然后按照份数量刑——北京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就这么的,被非法判处十年大刑。消息传开,闻者无不震惊!痛斥中共法庭暗无天日,痛惜弱女子无辜蒙冤!庆秀英相依为命的丈夫杨文光,六十一岁了,右腿工伤高位截肢,平时靠庆秀英照顾日常生活,在庆秀英被非法关押一年后,生活自理维艰,多种苦情交加,杨文光于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一,在家中凄然离世。被发现时,尸体已僵硬……万家团圆的喜日,却成了庆秀英丈夫的祭日!

庆秀英修炼法轮功之前

北京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原居马甸,后居昌平,现住通州区。“文革”时期,中共就把她打成“反革命”、“坏分子”,因此失去工作。说起当年庆秀英,用现在时髦的话来形容,就是“女汉子”:暴脾气,重义气,曾经出手帮助要好的姐们儿,砸了别人的摊位。有熟知她的人评价说,她要是个男的,保准是侠客。庆秀英既喝酒,又抽烟,烟抽的还很凶。修炼大法后,脾气越来越好,戒了酒,戒了烟,把“重义气”中暴力的成份去掉了,只有热情好客的做派保留至今。

庆秀英在自己的婚姻择偶上,充分体现出她的为人。庆秀英年轻时,男青年追她的不少,后来有人给她介绍了现在的丈夫杨文光,但丈夫却是个右腿高位截肢的残疾人,因为在煤矿工作,工伤所致。庆秀英起初想拒绝,但转念一想,像他这样的人总得有人照顾呀!就这么的,两人登记结婚了。但凡女人嫁给男人,都是想找个托付终身的依靠,而庆秀英却分明自找了一份白头偕老的担子挑。

修炼法轮功,脱病苦,做好人

庆秀英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弘传之初,很多人是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走入修炼的,庆秀英也不例外。修炼法轮功之前,庆秀英身患乳腺癌等疾病,修炼法轮功不久,夺命的癌症不翼而飞,是法轮功给她健康的身体。杨文光支持妻子修炼法轮功,因为身患残疾,妻子就是他终身的“保姆”,他零距离亲眼看到妻子越变越和善的笑脸,目睹了曾患癌症的妻子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得以恢复健康。所以,打心里佩服法轮功。

为生活计,庆秀英与丈夫开了个饭馆。修炼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饭菜量足,价格公道,礼貌待客;对员工也很厚道。后来,庆秀英与丈夫瞅准商机,改行,倒卖服装和丝绸,那年头儿做买卖的人还很少,生意利润挺高,庆秀英在自己赚钱的同时,也让工人们多得利。工人们都乐意跟她,舍不得走。

二零零零年,有一次庆秀英住宾馆,在抽屉里捡了一个钱包,当即找到宾馆前台,请工作人员帮助寻找失主。工作人员问她,您是干什么的?庆秀英回答,我是炼法轮功的!看着庆秀英自豪的表情,在场的人都向她投来惊讶和钦佩的眼神——因为那时正是迫害形势最严峻的时候。

二零一四年,有一次,庆秀英跟同修外出讲真相回到家中,无意中在自家的垃圾筒里发现一个包,庆秀英心里纳闷:这是谁的包啊?她拿起包打开一看,发现包里有好几十张银行卡,还都是国外银行的。庆秀英从包主人的个人信息得知,主人刚好是在庆秀英家东边做生意的一个人。庆秀英忙给那人打电话,按照包主人提供的地址,主动把包送到主人家中。主人感动的不得了,非要重金酬谢庆秀英不可,被庆秀英婉言谢绝了。庆秀英巧妙的利用这个机缘,给对方讲明真相,帮助对方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庆秀英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小区里的人缘越来越好。有同修回忆起发生在庆秀英身上的这么一件事:当时庆秀英住在马甸一个小区里,小区要拆迁,居民们对拆迁补贴不满意,庆秀英为了维护大家的合法权益,用身体挡住拆迁机器不让拆。小区居民都向她伸大拇指。

反迫害,遭非法劳教折磨

自修炼法轮功以后,命苦却又幸运的庆秀英才体会到人生的真正幸福,也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就在庆秀英一家沐浴在法轮大法的福泽之中的时候,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从那时起,庆秀英一家几无宁日。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庆秀英遭绑架。朝阳分局几个警察,其中有两个女警穿着警服,其他很多警察都是穿着便衣,到她的办公室把她叫出后强行绑架带走。

庆秀英当时大声讲理,大声喊:“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就是好!”几个警察立即对她动手动脚,不让她喊。旁边的群众看不下去了,有一老人大声责问:“你们警察怎么打人呢?”

后来两个女警看着庆秀英,几个男警随即到她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师父法像和法轮大法书、《九评》书等全部抄走。庆秀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庆秀英丈夫残疾,没有人照顾,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心急如焚,全家人陷入痛苦之中。

庆秀英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一大队。劳教所的恶警们使用关小号、剥夺睡眠、不准大小便等各种恶毒手段折磨庆秀英,逼迫她“转化”。庆秀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家属去见庆秀英时,庆秀英的身体非常消瘦,体重突然减了二十多斤。庆秀英说,“劳教所迫害我,强制转化,不让上厕所,憋不住尿裤子了;现在肾脏也不好,经常尿血。还有精神折磨。”庆秀英曾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结果遭到野蛮灌食。

被劳教半年后,庆秀英因精神失常提前回家。经过学法炼功,身体得以恢复正常。

真诚无私对同修

如果说庆秀英做资料讲真相是无畏,那么,这些年来,她充分利用自家住房多的优势,收留流离失所的同修多人,短则数日,有的时间更长;她勤劳致富经济宽裕,慷慨资助生活困难的同修,少则数千元,多则数万元。而且给的心甘情愿,从不言还。

(一)难忘的回忆

一位同修回忆说:

“我二零一四年六月刚毕业,我妈从老家打电话给我,问能不能在北京租到合适房子,当时庆姨就把自家的房子租给我们住,租金很低很低的。庆姨是那种待人非常热情的人,当她听说我们经济不宽裕,又把锅碗什么的,都给我们准备好了,用车拉到我们的租房内。

后来我们跟庆姨接触很多,到她家里,看到有一间屋子挂着法轮大法师父的法像,放的都的打印机等制作真相资料的设备。屋里再有就是一个沙发,地上铺着地毯,方便大家一起学法,处处都能看出庆姨对大法对师父那颗心吧。
庆姨的热情,在同修圈儿里是出了名的,只要她听说同修有困难,她都是热情帮助,不管是流离失所的,还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的,庆姨都出手相帮。

二零一五年,我们又从庆姨在马甸的房子,搬到了通州离庆姨家更近的地方,庆姨做了什么好吃的,都有我们一份。那个热情劲儿,真的特别感动人。”

(二)“主雅客勤”

庆秀英不仅在街坊邻里中有人缘,在同修中的人缘也特别好。大家感觉跟庆姐在一起,能被她的热情所感染和带动,都很愿意跟她交往。所以,庆秀英家来来往往的同修比较多,老是那么热热闹闹的。

同修出行,庆秀英开车就走;同修回来晚了,庆秀英提供住处;同修们肚子饿了,庆秀英下得厨房,不大功夫一桌子饭菜就上桌了。庆秀英的家,也是同修的家。

这些年里,她利用自家房子宽敞的便利,先后收留过好几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在家住,一起吃,还给解决经济困难。不论谁来,都热情接待,笑脸相迎。跟庆秀英接触时间长的同修,都有这么一种感觉:庆秀英的家,不仅是庆秀英自己的家,倒象是大伙儿的家。

二零一五年,一个同修要出国。这个同修本来有一份相当体面的工作,经济条件较好。因为遭受迫害后被开除公职,基本生活都发生困难。庆秀英听说了这个同修要出国,她知道出国前和出国后,都是需要钱的,就慷慨解囊,一次无偿资助该同修数万元,还给他买了一整套上好的西装。

再陷冤狱,家人被株连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庆秀英家(通州区张家湾镇太玉园小区)与对面小区租房的鲍守志家,几乎同时被国保警察闯入,现场一起学法的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和庆秀英丈夫老杨,被绑架到了张家湾派出所,后被劫持到通州分局。

   

警察撬门入室非法抓捕现场通州国保头目杨某

警察在庆秀英家抄走现金六万多元,包括在场的法轮功学员的钱物:警察还洗劫了庆秀英家财物,汽车被扣留,庆秀英儿子被罚款,连庆秀英丈夫的工资卡都被搜走了。事后,其他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和老杨陆续释放,庆秀英和另两名法轮功学员李业亮和夏红被构陷并非法判刑。

在通州看守所庆秀英等人遭酷刑迫害,据回家的法轮功学员透露,庆秀英因承受不住有时哭,要水喝不给。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警察,在庆秀英身后猛踢一脚,牢头讨好说:“就是装的。”冬天零下十几度,她们给庆秀英洗冷水澡,穿湿袜子、短裤。几名犯人压在庆秀英身上不让哭喊。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庆秀英等被非法起诉,十一月三十日,在通州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律师接到法院的电话通知,通州检察院要求延迟宣判,退回补充侦查。

据律师讲,法院不愿意让家属请律师,以各种方式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请律师,等开庭时用他们自己提供的免费律师,可见公检法背后的恶势力惧怕律师当庭义正词严的辩护。

通州区法院’通州区法院

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构陷法轮功学员庆秀英等人的所谓“案子”,在通州区法院再次非法开庭,旁听席上除了庆秀英的儿媳、亲家母等之外,都坐满了公检法人员。

通州检察院公诉人黑建桐荒唐地声称以两高的所谓“司法解释”,对非法抄走的真相材料进行“换算”,按照所谓“换算”,庆秀英家里的250本书,换算为1000份材料;多少个挂坠多少个条幅就算多少份单张资料,算来算去,给庆秀英算出七千余份材料,因此量刑七到十年。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通州法院门口拉着警戒线,三辆警车把门,门外有好多便衣和穿制服的警察。两点左右对三名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违法宣判,庆秀英被诬判十年,并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夏红四年,李业亮三年。
面对这种结果,李业亮的辩护律师梁律师跟法官说:“李业亮是无罪的,他根本就是无罪的,这样的判决要律师有何用?还有道理可讲吗?”

丈夫被株连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警察撬门入室绑架法轮功学员时,也绑架了庆秀英的丈夫杨文光。在看守所被关押三十多天后,又被劫持到一个叫生态碧海园的招待室房间,洗脑十五天。每天五个警察看守,其中有两个女的。老杨和他们说,法轮功都讲真善忍,对你们都没有害处。他们都默不作声,不搭话。

二零一七年大年初一,杨文光被发现已经去世,死前身边并无一人,被发现时身体已经僵硬。

同修被株连

五十岁的柳艳梅,家住顺义澜溪园小区,为人非常善良,她经常说:“无论人家表现多么不好多么恶,咱们一走一过都要把善留给人家,就是对他善,就是对每个人发出善念,不要有不好的念头。”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柳艳梅到通州某小区,散发请柬,邀请民众去旁听通州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庆秀英、夏红、李业亮庭审时,被通州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在看守所,柳艳梅为了争取炼功而遭残酷迫害,被戴上脚镣,穿上约束带,致使上半身不能动,还必须在中午和晚上值班,并遭到值班人员黄姓女警及女犯的谩骂殴打。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北京通州区法院非法枉判柳艳梅四年徒刑。

结束语

“京城奇冤——庆秀英”的故事讲完了。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本已是千古奇冤!而这个故事的特别之处,就是把庆秀英个人用于学习法轮功的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书籍,当成中共法庭的罪证,并把当事人冤判十年重刑。此其一。

庆秀英的丈夫杨文光,终年六十一岁。年轻时干煤矿因工伤残,右腿高位截肢,本该属于国家优抚对象。却无辜被株连,冤狱一月之后,又被关进黑监狱,非法关押十五天。身心俱损的杨文光老人,大年初一被发现已然离世。牢笼中的庆秀英得知丈夫离世的消息,该是怎样的悲伤?此其二。

庆秀英的好同修柳艳梅,依法行使公民权利,向市民发放请柬,邀请旁听对庆秀英的非法庭审,却被中共非法抓捕,遭受酷刑致精神失常,性命堪忧。又被枉判四年冤狱。此其三。

庆秀英的更多好同修们,在她第一次被非法开庭时,毅然走上法庭,参加旁听,却被中共设套儿,非法集体抓捕,二十三人被关押。此其四。

李业亮的辩护律师梁律师,曾悲痛的跟法官说:“李业亮是无罪的,他根本就是无罪的,这样的判决要律师有何用?还有道理可讲吗?”

梁律师这句话,其实不仅是在为李业亮对法官鸣不平,更是为庆秀英,也是为千千万万个被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喊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