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北京地区典型迫害案例 » 遭十一年冤狱 北京虞培玲医生又被绑架
遭十一年冤狱 北京虞培玲医生又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原北京友谊医院病理科临床医生虞培玲,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至今,三次被非法判刑,共遭十一年冤狱迫害,其中两次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虞培玲二零零零年因上访被判刑三年,当年才三十四岁。虞培玲出冤狱才五个月,大约半个月前又在老家山东省临沂市被非法抓捕,现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

虞培玲,北京医科大学硕士毕业生,就职于北京友谊医院,家住北京市西城区。修炼法轮大法,不仅解除了折磨她十四年的“强直性脊柱炎”的背痛困扰,而且处处按真、善、忍做好人,家庭和睦,踏实工作,也使她年终总评为优,并成功申请并获取“市自然科学基金”课题资助,并提升为北京友谊医院电镜室副主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虞培玲就因不放弃修炼而被迫失去正常工作和生活的机会,日记被党支书曾邵先唆使技师李云生偷去复印,科研课题被强制中断并调离专业工作岗位,让她去门诊叫号和擦洗药柜,每月工资也降为四百元,一到敏感日还被关进小屋由保安看着,下班后再被关进派出所。永外派出所原副所长杨斌还当着虞培玲的面威胁她丈夫:“她这样下去,我估计不是被劳教就是判刑,她要判了刑,你出国我不给你办手续。”这成了丈夫与她离婚的主要原因。虞培玲家里电话被窃听,连发信时都有人跟踪,投入邮箱的信件被私拆并作为所谓“罪证”。

在北京两次遭冤狱折磨共六年半

虞培玲二零零零年因上访讲真相被判刑三年,当年才三十四岁;二零零五年,虞培玲因散发《九评共产党》等真相资料,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三日和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先后两次分别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少管所”和“北京市女子监狱”,间隔时间不到两年。住宅被非法搜查、抢走书籍、还被单位除名,失去公职。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非法关押期间,虞培玲被强制洗脑转化,经历了打骂、侮辱、体罚、虐待、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坐小板凳和野蛮灌食等,尤其第二次在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在当时的监区长黄清华的指挥下,为迫使虞培玲放弃信仰,对她进行了非人的折磨。虞培玲被单独关押在十四分监区(因这里暂时闲置而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牢中牢),由六个罪犯和两个警察专职迫害她。除了长时不让她睡觉和端坐小板凳外,最邪恶的是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大小便只准拉在裤子里,还不让马上换,有时能让沤一夜,手上沾了粪便也不让洗、还逼着吃饭。

虞培玲被迫绝食抗议,她们就强行灌食并用欺骗手段使虞培玲恢复饮食。为了不让虞培玲睡着,大冬天往她脸上喷水,往脖子里灌水,连地上都浇上水,有时整个人被泡在水里,虞培玲刚拧干衣服,她们就再浇上,再拧再浇,目的是不让虞培玲闭眼睡着。抢劫犯鲍海英还在虞培玲耳边猛敲金属餐具并用力撕她的嘴,致使虞培玲口角裂开,口腔粘膜溃烂肿胀。因劳而无功,邪悟者沈俊兰气急败坏的大骂并往虞培玲脸上吐口水,还疯狂的用脚踹她脚面和右侧大腿,致使虞培玲右腿青紫变粗。

连日的折磨,已使虞培玲脸色发黑、精神恍惚、浑身乏力、无法正常行走,最后连凳子都坐不住了,连连往地上摔,就让她坐在地上。后来医生发现虞培玲臀部被硌出了三个洞、右大腿有大片淤血而把她送到医院住了近半个月,出院时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她们又以此为借口不让虞培玲坐,又站了十个月,致使下肢肿胀,两脚底每天象站在烙铁上火辣辣的痛。后来成为女监“六一零”头目的黄清华对虞培玲说:“我转化不了你,也不能让你舒服呆着!”

邪恶的迫害不仅给虞培玲身体留下了抹不去的瘢痕,还给她的精神和心灵造成巨大伤害。第二次出狱后,天桥派出所因不愿因虞培玲承担责任,威胁她家人如把她留在北京,很快又会进监狱,结果连北京的家门都没让进就迫使家人写了保证,将她带回老家山东临沂。有次虞培玲回北京看女儿多呆了几天,家里突然闯进了四、五个人,有片警、司法所、办事处的,进来后又是照相又是到处看,有一人还未经虞培玲允许直接闯入卧室查看,直到确认她已买了去山东的车票时才离开。

在江苏遭冤狱折磨五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虞培玲又因传播大法真相,被江苏连云港东海派出所绑架,随身携带的三千多元现金、四部手机、手表等物品(当时列了清单,但没给虞培玲本人)均被警察抢走,开庭时尽管律师已提出此事违法,但他们至今未归还。在东海看守所期间,虞培玲拒绝穿号服,被上了带有两个大铁球的脚镣,并被抬到男号前的湿地上示众侮辱,一周后卸镣站起时摔在地上,发现左腿麻木、发凉、感觉异常,坚持炼功后有好转。

虞培玲被江苏连云港东海法院冤判五年,劫持至南通女子监狱六监区非法关押。尽管已知不可能再诱使她向邪恶方向转化,但迫于上级压力,狱警还是对虞培玲进行了谎言和暴力交替进行的所谓“学习”。这里惯用的手段是逼迫同监室的罪犯“陪学”、不让她们看电视,从而挑起已劳役了十几个小时的罪犯的仇恨,在警察刻意安排的适时“停电”下,挑起群殴,后因把虞培玲摔碰到铁床上,头皮破损血顺着脖子往下流而停止。她们还利用同室精神病犯对虞培玲猥亵、打骂、洗澡后钻到她被子里,用她的被子擦头擦脚。当时的教导员吴慧琴曾威胁虞培玲:精神病人打死虞培玲不用偿命。在狱警的唆使下,牢犯有恃无恐的任意扔虞培玲的衣服、洗漱用品、晾衣架、往她被子上、鞋子里浇水。还让夜巡看着不让虞培玲睡着,一见她睡着就用各种方式甚至拽头发叫醒。虞培玲不配合搜身,恶警屈卫英就把她推到远离监控处,在很多罪犯的注视下,指挥罪犯唐露(当时做夜巡)强行把她下衣扒光羞辱。

虞培玲不佩戴胸牌,当时的教导员吴慧琴就指使罪犯把她上衣扒光,还拿着相机给她拍裸照,拍完后又指使罪犯把虞培玲由监室赤裸着上身抬到车间,然后再面向门口侮辱。虞培玲穿上衣服后,吴慧琴又开始用电棍电她,见虞培玲没有反应,只好用“电不足了”收场。因拒绝被劳役,虞培玲被罚在车间站着,加上晚上不让睡着,量血压说高了,随后被叫到警务室,原以为是让上医院,结果却遭到当时的监区长葛云云的电击(据吴慧琴说这回是充足了电的)。虞培玲当时坐在小板凳上一动不动。事后发现左手臂被电起了很多红疙瘩。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为了不让虞培玲盘腿,把她带到五监区单独关押“攻关”,安排了六个罪犯日夜看着她的腿不让盘上,虞培玲绝食十三天抗议,被每日野蛮灌食,灌食时鼻管插进去再拔出来,此外还被按在床上捏着鼻子强行灌食,虞培玲不配合,根本灌不进去,都撒在她身上。虞培玲提醒这样灌进气管有风险,吴慧琴说问过,医生说没问题。参与灌食的罪犯盛娟说:“挺好,每天可以活动活动。”

监控、再次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九日出狱后,虞培玲又被安排回山东,北京有家却不能回。由于受媒体对大法的抹黑谎言毒害,外孙子的奶奶竟担心虞培玲会把孩子带走,不仅不让她看外孙甚至不愿意让她见外孙子,致使虞培玲没有工作而女儿还要雇保姆,因不合适不到两年换了十一个保姆,因缺乏信任,家人还得轮流请假看着保姆。

虞培玲现在无任何经济来源,专业对口的单位也因上级的压力不敢用她。北京警方来人和当地政府部门于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找到虞培玲,说是关心她的生活,要帮她办退休或低保,已快一个月了未见回音,虞培玲明白她又被移交山东警方监控。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临沂市“六一零”又打电话给她大妹要求虞培玲每个月要和他们见一次面。

自江泽民发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十八年了,无论在监狱内还是监狱外,虞培玲都没有真正自由过。大约半个月前,虞培玲又在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

在此呼吁海内外的正义人士关注和帮助营救这位历经中共血腥残害却依然坚贞不屈的奇女子——虞培玲,帮助她恢复她应有的但却在十八年的被摧残迫害中从未有过的自由!

山东临沂市看守所电话:5398879903,5398879901
临沂市直工委610办公室主任范东旭电话:0539-8726628 手机1555395063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