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河北大厂县官员恶报实例
河北大厂县官员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河北大厂回族自治县是和北京一河之隔的小县。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大厂县至少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等迫害。与此同时,许多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也遭恶报。善恶必报。特别是迫害佛法修炼人,罪大如天。

一、原河北大厂县610主任刘浩洋作恶祸及儿子

刘浩洋,男,四十七岁左右,大厂县祁各庄镇冯兰庄人,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二年,刘浩洋任大厂县610办公室主任,现任文广新局局长。

二零零七年末,大厂县政法委、610指使公安局国保和各派出所警察分别将法轮功学员李文明、宋淑芬绑架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一月下旬,又指使公安局大厂镇派出所马岩、刘军、黄勇,郝晶磊,邵府乡派出所李志伟等,将法轮功学员邵府中学教师郭大会、原交警大队教导员牛连江、个体老板于景华、县电视台职工刘秀香、陈府中学教师白学武,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并非法抄家,抄抢电脑、大法书籍、MP3等私人物品,敲诈牛连江、于景华、刘秀香家人每人两万元,敲诈白学武家人三万元,在亲属的强烈要求下,腊月二十八才让回家。过大年都没让郭大会回家,年后直接把她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八年,刘浩洋以配合邪党奥运为借口,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月到十一月,大厂县不法官员、政法委、县610刘浩洋等授意大厂县公安局各乡镇派出所警察,先后将牛连江、于景华、妇联退休女干部韩秀荣、县医院医生郭大静、武警部队军转干部杨立军、白学武、荣马房村民周玉芬等人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同时对全县法轮功学员非法监控,他们指使各工作单位、村委会、街道办工作人员每天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非法骚扰,监控,监视。牛连江被洗脑班迫害后,身体状况非常不好,长期精神紧张、恐惧、忧郁,各种疾病缠身,到处寻医问药,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在二零一二年含冤离世。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大厂县国保大队多名警察,将法轮功学员杨守斌,强行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当时杨守斌正在大厂县中医院看护病人。

刘浩洋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祸及自己的亲人:刘浩洋的儿子患忧郁症。在大厂县第二回民中学读初中期间,二零一四年暑假刚开学,刘浩洋的儿子从教学楼二楼平台跳下,摔成重伤,身上多处受伤,两脚摔成大反向:脚趾朝后,脚跟朝前,只得休学治疗。希望刘浩洋为自己和家人负责,及时醒悟,善待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停止犯罪、退出邪党,赎回自己的未来。

二、纪委干部景全来迫害法轮功,孙子患重病

景全来,男,汉族,六十多岁,大厂镇霍各庄村人,曾经是大厂县纪委干部,已退休。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后,他积极参与迫害。事实如下: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大厂县公安局马岩、黄振宇等带多名警察将陈凤良、刘力等十几名法轮功强行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问,当天晚上非法拘禁在公安局院内。

第二天(八月二十三日)邪党不法官员与县纪委、县“610”等部门勾结,并伙同县公安局,将这些法轮功学员分别转到县看守所、县招待所非法关押迫害。被软禁在招待所的有县修造厂职工郭福顺、县科技局职工王凤荣、县广电局职工刘秀香、第二幼儿园老师杨宇华。由于他们不愿意放弃信仰,遭到县监察局刘士忠,县“610”杨广通,县纪委景全来、刘淑云四人轮番的恶语攻击十多天,此四人污蔑、歪曲大法,逼迫学员放弃修炼。

之后,县纪委景全来、刘淑云等勾结法轮功学员工作单位领导,从每人工资中敲诈所谓食宿费二千元,敲诈所谓取保候审金三千元(郭福顺四千元)供他们挥霍。事后又将这些学员每人分别降两级工资。

当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更严重。县志办主任刘力,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七十多天,被诬判劳教一年,被撤销行政职务,降两级工资。县第二中学教师王丽珠,被非法关押县看守所,迫害一百多天。被非法劳教两年,降两级工资,被勒索六千元。县妇联干部韩秀荣,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七十多天,勒索五千元,降两级工资。县迎春机械厂职工霍秀兰,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一百多天,并勒索六千元,非法劳教两年。县第二中学教师郭庆宝,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七十三天,被勒索五千元,降两级工资。县劳动局干部陈凤良,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非法迫害八十多天,诬判劳教三年,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被非法勒索八千元,降两级工资,停发工资一年多。

景全来作恶之后,一次他妻子在遛弯儿时,曾摔在马路边的下水井中,摔坏了腿,但景全来没有从上天的警告中醒悟。后来,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到同修家串门,被他看到,举报到公安局。执迷不悟的后果是祸及子孙:景全来的孙子脑袋患有严重的病症(可能是小脑萎缩),现在已经七、八岁了,走路不稳,摇摇晃晃,深一脚浅一脚的;而且口齿不清,话都说不好,只能发出呃、呃、呃的声音,也没法上学。

三、夏垫镇政府官员马继东遭报

马继东,男,回族,四十一、二岁,大厂县夏垫镇北坞村人。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七年,在大厂县夏垫镇先后任镇长和邪党书记。

在马继东任期内,夏垫镇发生对多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夏垫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东小屯村法轮功学员王玉贞,当时王玉贞正在集市做生意。王玉贞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非法拘禁约七十天后,于同年八月二十日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夏垫镇派出所警察闯入夏垫镇北王庄村轮功学员丁桂伶、张文胜家,将丁桂伶、张文胜、张文胜妻子符玉波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迫害。警察还绑架了丁桂伶不修炼的儿子和女儿,警察敲诈了丁桂伶家人数目不菲的钱以后,才放了丁桂伶的儿女。两个多月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日,丁桂伶、张文胜、符玉波被非法劫持到劳教所迫害,符玉波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四日,马继东因严重违纪被邪党开除党籍。他的仕途也就此戛然而止。和马继东同时被开除党籍的还有他的搭班,曾在夏垫镇任镇长的海朝明。

四、迫害法轮功原副县长刘广营遭报

刘广营,男,汉族,五十四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时,他积极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刘广营参与迫害法轮功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刘广营任大厂县陈府镇邪党书记期间,第二阶段是他任大厂县副县长主管政法工作期间。

相对大厂县其他乡镇来说,陈府镇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比较多,遭受的迫害比较残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天,陈府全镇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到镇政府会议室里软禁一个星期,逼迫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电视、报纸,逼迫法轮功学员说“不炼”。同时镇政府和派出所的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抄走师父的照片、大法书籍、炼功带、讲法录音录像带,不让学员学法炼功。在此后几年里,法轮功学员们受到各种干扰迫害:派出所警察随时上门骚扰、电话骚扰、监视居住、监听电话、随时被叫到乡镇政府软禁。特别到了邪党所谓的敏感日期,派出所警察、乡镇干部就更猖狂行恶。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的一天夜里,人们还在熟睡的时候,陈府镇的不法人员把全镇的法轮功学员软禁在镇政府会议室,整整冻了一宿。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到十一月份,刘广营勾结大厂县政法委、610及其他邪党官员,把陈府镇所有他们能找到的法轮功学员,分别绑架到通州区大营洗脑班和大厂县洗脑班(地址在河西营武装部基地)迫害。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二年,刘广营任大厂县副县长、主管政法工作。在他的任期内,大厂县法轮功学员遭受了严重的迫害。二零零八年,不法人员以邪党奥运借口又陆续将郭大会、牛连江、于景华、白学武、周玉芬、韩秀荣、郭大静、杨立军绑架到廊坊市洗脑班迫害,并敲诈牛连江、于景华、刘秀香家人钱财每人二万元,敲诈白学武家人三万元。同时对全县法轮功学员每天非法监控。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二零一七年,刘广营任廊坊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副局长期间,以外出培训之名到昆明、大理、丽江、苏州、三峡等地景点旅游并将其往返机票及住宿费用全部在单位报销,其行为构成违纪受严重警告处分。这只是恶报的开始,也是上天在给刘广营一次醒悟的机会。古人云: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希望刘广营等能珍惜上天赐给的机会,及早醒悟。

五、原大厂县广电局副局长李贵强诽谤法轮功遭恶报死亡

李贵强,男,汉族,六十来岁,夏垫镇东小屯村人,原大厂县广电局副局长。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李贵强不分善恶、不辨是非,公然编造谎言,肆意对法轮功创始人进行人身攻击、诽谤。李贵强离岗后得了半身不遂,晚景凄凉,几年后死亡。

六、特艺厂厂长迫害本厂职工遭报累及家人

杨春,男,汉族,七十来岁,祁各庄镇窝坨村人,原大厂县特艺厂厂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九月,杨春配合县610办公室,将本厂会计王广芝诱骗绑架到大厂县河西营洗脑班迫害。杨春的恶行累及家人,他妻子得了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长期需要人照顾。

七、原经委主任迫害本系统职工遭报

刘宝刚,男,汉族,六十多岁,原大厂县经委主任。二零零一年九月,勾结县610办公室,主谋策划参与绑架特艺厂会计王广芝,到大厂县河西营洗脑班迫害。后来,刘宝刚遭恶报,得了肝炎。

八、二中教师污蔑大法遭恶报死亡

刘立新,男,汉族,一九六三年出生,邵府镇邵府村人,第二回民中学教师。刘立新为人散漫、随性、放荡不羁,长年喝大酒、耍大钱。年轻时挣钱既不给父母用,也不交给妻子用于生活,全部自己挥霍。因此妻子与其离婚,自己带着孩子过。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刘立新不辨善恶,在给学生上化学课时,污蔑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几年前,五十岁左右的刘立新死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