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恶人曝光 » 从潍坊市孙成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说起
从潍坊市孙成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说起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四日】据潍坊市官方网站消息,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潍坊市知识产权局二级调研员孙成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审查。孙成华家已被抄家。

孙成华,寿光市前任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任乡镇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期间,一直追随元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

特别是二零一五年,在全市教育系统污蔑诋毁法轮功,各中、小学校教室内张贴诬蔑、诋毁法轮功海报,严重毒害中小学师生、家长。在电视台公开造假,构陷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毒害寿光百姓。

二零一五年五月,北京当局提出“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很快就有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向中共两高递交诉状,控告元凶江泽民。中共两高违背《宪法》,把法轮功学员依照《宪法》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诉状返回本地,引发了全国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寿光政法委、610在全市会议上部署以所谓“诬告、滥诉国家领导人”为题,指使公安局国保、派出所、政府各单位、乡镇、社区、村委等到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非法询问、签字、照相、抄家、绑架、取保候审、送法制中心洗脑、非法刑拘关押看守所等迫害,使全市民众不得安宁。

苍天有眼。从古到今,诬陷佛法迫害佛门弟子的人必遭报应。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孙成华被调离寿光,降职到潍坊市知识产权局任副调研员,表面原因“贪腐”遭人举报,被审查(见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文章《山东省寿光市政法委书记孙成华遭报应》)。人算不如天算,两年后的今天,孙成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审查调查。这不能不说是天意使然。

二零一七年,时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已经逝去,但中共邪党、江氏残余利用、又不愿明白大法真相的610、国保、检察院、法院等有关人员,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却牢牢的记载于苍宇中。

二零一七年三月,寿光成立了《山东省寿光市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即“610办公室”),由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组长,市政府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任副组长。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市委政法委。公安局副局长610主任兼任办公室主任,另一个610成员任办公室副主任,其他成员由各部、委、局、各部门等一个领导班子成员、移动公司联通公司寿光分公司总经理组成。

中共召开十九大前夕,各派出所按公安国保的部署,声称:为召开十九大铺平道路。对全市九九年前后曾学过法轮功的学员全部进行违背法律的“敲门行动”,采用见面、询问、录音、录像等所谓的核实,有的还抄家。直到开完“十九大”后的一段时间里,各派出所对法轮功学员无一漏的进行违法骚扰,并声称:必须得向国保汇报,完成任务。弄的派出所警察苦不堪言。整个皇历二零一七年里,法轮功学员更是受到严重迫害,据不完全统计,遭绑架、抓捕、拘留关押的就有三十五人次。被非法庭审、判刑的就有十一人。占省、潍坊市乃至全国同等县市之首:

(一)王炜(女,四十多岁,教师),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寿光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带人绑架了田柳镇邢窑小学教师王炜,并非法抄家,而后取保候审。二零一六年的十二月和二零一七年的二月郭洪堂亲自两次把法轮功学员王炜构陷到寿光市检察院。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日寿光市法院对王炜进行了非法庭审,后王炜走脱,至今下落不明。田柳镇教委公开登寿光报停发王炜工资。

(二)王时孝(男,七十岁左右,农民),家住寿光市上口镇西方吕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赶集时给人讲大法真相,被非法抓捕。国保抄家没有得到任何所谓的犯罪证据,在零口供、零签字的情况下,被国保构陷、检察院批捕、法院秘密非法开庭,冤判一年。期间没有通知王时孝家人;后经其家人询问才得知:九月三日,王时孝早已被送往山东省监狱。

(三)刘洪君(男,六十岁,农民),家住寿光市圣城街道城里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儿子开车拉刘洪君去朋友法轮功学员郭秀青家串门,被本村书记恶意构陷,在出村口回家路上刘洪君和儿子被原任寿光国保大队长张洪伟、警察杨义贵伙同纪台派出所多个警察绑架,后抄家。儿子被取保候审放回家,刘洪君在零口供、零签字、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于八月一日上午,在寿光市法院被非法庭审。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宣判被冤判三年,刘洪君对非法判决不服,未签字,上诉到潍坊中级法院。

(四)郭秀青(女,七十岁,农民),家住纪台镇齐家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因刘洪君来她家串门,被恶意陷害、绑架、抄家,抄走了二万七千元现金及其它私人物品。家人聘请了律师控告了寿光公安国保后,国保副大队长郭洪堂才把抄走的钱送回。郭秀青被寿光法院冤判七年,她对非法判决不服,未签字,已上诉到潍坊中级法院。

(五)游云升(男,七十二岁,胜利油田高级工程师),原籍寿光上口镇。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载着严重病态的老伴李素真到寿光蔬菜博览会散心,给一司机讲法轮功真相被司机恶告,洛城派出所、国保警察连同老伴李素真一块抓捕,李素真被强送潍坊看守所,看守所拒收放回。游云升被寿光看守所非法拘留,家被抄。后被构陷、批捕、起诉。寿光市法院九月七日下午对游云升进行了非法庭审,被诬判三年半。后上诉到潍坊中级法院,维持原判,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再次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游云升在二零零八年曾被非法判刑六年,老伴李素真被非法判刑四年。

(六)魏兰英(女,七十岁,农民),家住山东省寿光市纪台镇。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到昌乐县赶集,被昌乐县国保大队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被昌乐县法院非法判刑二年。上诉潍坊中院,维持原判。年前被关进山东省女子监狱。

(七)冀会英(女,六十七岁,农民),家住山东省寿光市纪台镇。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到昌乐县赶集,被昌乐县国保大队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被昌乐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上诉潍坊中院,维持原判。被昌乐县国保警察抓捕时走脱。

(八)刘文芹(女,五十多岁,农民),家住寿光市化龙镇。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到青州市何官镇集市讲真相,被恶告到青州市国保,后被青州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上诉至潍坊中院。

(九)王春晓(女,五十岁左右),在寿光市金玉米公司上班。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讲真相,被文家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七年中秋节前被寿光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十一月底被劫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

(十)朱新和(男,七十多岁,农民),家住寿光市洛城街道太平村。二零一六年腊月二十七,在讲真相时,被绑架非法抄家,取保候审放回家。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又被国保绑架关押在寿光看守所,后被国保构陷,检察院批捕、上诉,二零一八年二月九日(皇历二零一七年腊月二十四日)非法开庭。

(十一)王春景(男,六十六岁,农民),家住寿光市侯镇李家河东村。九月十一日上午寿光国保伙同侯镇派出所警察把王春景夫妇俩绑架。王春景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中旬(皇历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底)被寿光法院秘密开庭,冤判五年。

二零一八年新年伊始,寿光又有六名大法弟子被骚扰与抄家、抓捕。文家街道北付村大法弟子高俊英(男,六十多岁)在苗厂干活,被寿光国保和文家派出所警察无辜抓捕,取保候审。第二天又以抓捕“冰毒”罪犯为由陷害高俊英,顶替“打黑”指标,邀功。见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文章《山东寿光市国保警察不断行骗造假》。

请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610、公检法人员,认清当前形势,为自己的未来和家人着想。当我们看到孙成华被审查的消息时,很惋惜他没能明白法轮大法好,因此行恶于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遭了恶报,不免想起他的老爹老娘、妻、儿等亲人们对他的牵肠挂肚和夜不能寐;想起他所必须要面对的和承受的身心痛苦。

有人说:现在新政两高、司法人员没变啊,还是江氏原班人马啊。请看清楚了,周永康、四任610、孙成华们不都是原班人马中的顶头上司和其中的一卒吗?可都被收监了,难道这不是天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