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饱受流离失所与劳教之苦 河南史在河被非法抓捕
饱受流离失所与劳教之苦 河南史在河被非法抓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河南省潢川县法轮功学员史在河,在出租房内被潢川县公安局警察非法抓捕,打印机、电脑等财物被警察抢走。

史在河,四十八岁左右,潢川县黄寺岗镇史寨村人,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被警察毒打后,送回原籍,非法关押二个月左右,并非法罚款二千余元。二零零一年除夕,当地警察企图非法抓捕并劳教史在河,他机智走脱,从此流离失所,在外面打工为生。

每逢新年万家团圆之时,潢川县黄岗乡的警察就会非法闯入史在河家进行骚扰,妄图抓捕。二零零三年二月份,元宵节刚过,警察就绑架了史在河的妻子(未修炼法轮功)做人质,要挟交出史在河的下落,并将他的妻子非法关押四十多天。

后来,警察利用他们在外地打工时留下的取工资凭证,在外地将史在河非法抓捕,关押在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四年五月,史在河在许昌劳教所三大队一中队写了份严正声明,表明要坚修大法到底,晚上向中队长徐水旺讲真相。在当时的教导员马华亭策划下,徐水旺把史在河从车间带回残酷迫害,绳捆电击、按在地上来回拉、用皮鞋往脚上剁、用锨把往身上打等。第二天,警察都政涛与闫磊又绳捆电击,然后把史在河弄到严管班,二十四小时限制人身自由。

二零一五年五月政府公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后,史在河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罪起诉江泽民,行使公民的正当权利。可是部份公安人员继续执行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政策,八月份县国保十多人到他家来要抄家绑架,当时他不在家,竟然又把他妻子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史在河再次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下午六点半左右,潢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黄寺岗派出所,由所长带队,一帮共十几人来潢川县棉纺厂家属院,敲开法轮功学员史在河家的门,不由分说将开门的史在河四人前后左右连拖带拽,捂住嘴绑架走。夜里八点多左右,这群警察在史在河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将门撬开,非法抢劫史在河私人物品。现金和真相币一万元左右,打印机、电脑和其它设备若干台(具体不知多少件),还有几十本大法书。后来知道当时史在河被非法关押在潢川县北城派出所。

史在河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痊愈,身体健康,快快乐乐做一个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迫害后,出于做人的基本良知,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为师父鸣冤,却遭受了各种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后,经历了各种难以言尽的苦痛,在他的“给河南潢川县父老乡亲的一封公开信”中详尽的表达出来,发表在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的明慧网(见附录)。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些参与迫害过史在河的警察与各级人员,希望能站在为自己及家人未来着想的角度想一想,这样做对不对。一味的不分善恶服从命令迫害修炼人,后果是什么,你们想过没有?身边的善恶报应事例足以警醒了,不要等到恶报加身时,才知道后悔,真等到那时已经晚了!

附:给河南潢川县父老乡亲的一封公开信
一个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通缉的人自述

父老乡亲们,你们好!

我叫史在河,家住潢川县黄寺岗镇史寨村。当我最近得知全县乡乡城城贴满通缉我的“悬赏通告”时,我感到非常震惊,通告上说我“二零一五年八月因涉嫌重大犯罪在逃”,“为及时抓获犯罪嫌疑人,消除社会治安隐患,现在对社会公开征集抓捕犯罪嫌疑人的线索……”,以金钱鼓动民众妄图抓捕我的消息。针对这事,我想与全县父老乡亲们来说一说。

通常“重大犯罪”是指杀人、放火、抢劫等。我其实是修炼法轮功的,是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强身健体,道德回升。我不知道这符合以上的哪一条?至于“消除社会治安隐患”,所有了解真相的人都知道炼法轮功的学员,首先做到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人心向善,道德水准提高后的修炼人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一件好事。可以说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如果都象法轮功学员这样人人向内修自己,归正自己,做事时首先考虑别人,自己管自己,说不定不用要警察了,何来治安隐患?我觉得公安如此为所欲为,太不可理喻了,我要告诉全县父老乡亲事实真相。

我是什么原因修炼法轮功的呢?我是一个农民,家庭条件也不好,我有多种疾病,没钱治疗。一九九六年法轮功传到我家乡,我听说不收钱,不收物,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有幸走进大法修炼。不久无病一身轻,家务农活都能干了,从此我像变了一个人,整天轻松愉快乐呵呵的。

法轮功太好了,人传人,心传心,不用做广告,很快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江泽民见学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出于小人妒嫉,于是操纵整个国家机器,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作为我来讲,法轮功师父教我做一个好人,一个说真话,善待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没花一分钱身体就好了。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父,却被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诬蔑成×教,利用所有电视、报纸进行谎言宣传,让民众仇恨法轮功。作为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何况我亲身受益。于是我顶着压力于二零零零年十月进京上访,用亲身经历告诉国家领导人他们的镇压是错的,法轮功确实是好的。因此被绑架回当地,遭国保大队,六一零非法关押四十五天,勒索二千元。这还不算完,同年腊月二十一,派出所警察又毫无理由的到我家,要绑架勒索我,从此我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生活无着落。

为了生活,我去了江苏常州打工,二零零三年正月又被潢川公安国保打听到将我绑架,连在家未炼法轮功的妻子也被绑架并非法关押一个月,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关在许昌劳教所,遭到酷刑迫害,强制奴工摧残。虽然我经历如此不公正对待,但我们法轮功学员从不记恨这些公检法人员,因为他们也是受迫害者,是被江泽民胁迫参与迫害我们这些炼功人,还有师父让我们善待任何人。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政府公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在这个政策下,我这么多年被迫害,我觉得应该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于是二零一五年六月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以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罪起诉江泽民,行使公民的正当权利。可是部份公安人员继续执行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政策,八月县国保十多人到我家来要抄家绑架我,当时我不在家,抢走了我的大法书、二千多元现金和其它物品。由于找不到我,他们竟然又把我妻子绑架到乡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来派出所所长又给我打手机诱骗我。我想我没罪,我不想走,但不想让家人害怕和担心;还有一个原因,不想让这些公安人员在这个问题上再对大法弟子犯罪,对他们不好。所以我再次流离失所,承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

家人,亲朋好友的电话全被监控。可怜天下父母心,我那也被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出嫁时我都不能回去相送说句祝福的话。现在我那小外孙都快两岁了,到现在都没机会抱他一次。更有甚者我的老母亲病重期间只能夜里回去看一眼,家人吓得催我快走说“公安”又来了。后来母亲去世都不能回去送行,生离死别,都不能看上最后一眼。人间还有比这更无奈更悲惨的事吗?

父老乡亲们哪!谁没有妻子儿女,谁没有父母兄弟,我却是有儿不能养,有妻不能聚,有母不能尽孝。连送终这点心愿都达不到。母亲去世后好长时间,我实在思念母亲,夜里回去后直接到母亲坟地,在母亲坟前,泪流满面。

为了信仰,为了做一个好人, 遭受这样的迫害,何罪之有?此时此刻,我有苦诉于谁呀?如果我真是一个罪犯的话,我会主动到公安局任你们处罚。如果是因为做一个好人令你们惧怕的话,你们就直说,不必劳民伤财,以金钱利诱害人害己。

父老乡亲们哪!公安悬赏通缉我,却不敢提我是炼法轮功的,那又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么多年来迫害法轮功都是违法的,因起诉江泽民抓我更是违法的。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站出来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审判江泽民。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律师也站出来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有的甚至在法庭上直接提出应将江泽民绳之以法;越来越多明白真相的公检法人员不再参与迫害,释放法轮功学员。今年六月份网上公布了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废除了江泽民对法轮功书籍出版的禁令。

我希望潢川公安们好好想一想,现在形势变化很快,法轮功真相很快会大白于天下,你们将如何面对呢?你们的未来在哪?古人说:给僧人一口饭吃,就功德无量。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在做,神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大量高官纷纷落马,表面上是贪腐,实质就是迫害法轮功遭了报应,天理不容,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希望你们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选择美好的未来,这对你们及家人都好。

全县的父老乡亲们,我把实情都说出来了,你们一定会明辨是非,分清善恶。最后送善良的父老乡亲们两句真诚的话:

劝天下万众诚心归善
祝世上好人福寿安康

敬上!

史在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