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黑龙江穆棱市国保警察崔兴国等人迫害好人
黑龙江穆棱市国保警察崔兴国等人迫害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牡丹江市穆棱市国保大队警察崔兴国,和第一派出所六、七个人,非法侵入八面通镇法轮功学员高鹏光的住宅,声称是邻居丢失手机报案后,通过手机定位查到高鹏光家,遂实施抄家,把高鹏光的脸打坏,抢劫法轮功书籍等私人财产。高鹏光亲友询问警察所说的报案人手机的事,对方说根本没这回事,不知道。现高鹏光被非法关押在穆棱看守所内,他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到毒打。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几年来,穆棱市国保警察崔兴国等人为眼前利益,屡屡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给自己造下无边罪业:

▲二零零四年秋,穆棱市国保警察李艳春绑架了在下城子仁里讲真相的三位老年法轮功修炼者,并勒索钱财六千元。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二日,国保大队周新生、李艳春、崔兴国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张艳芬,逼问《九评共产党》一书的来源。李艳春、江波强迫张艳芬坐铁椅子,逼问张艳芬《九评共产党》一书是谁做的等等,张艳芬拒绝回答,他们又把她反吊着铐起来,不让穿鞋,脚踩在冰凉的地上,两手腕被铐得破皮、出血,并用小白龙(白塑料管)毒打,折磨到半夜。张艳芬的臀部被他们打得一年了都没变过色来,一直都是青黑色的。张艳芬后来被冤判三年,送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二零零五年秋,李艳春、周新生等国保警察对穆棱教师进修学校教研员孙示伟等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孙示伟每次被送回看守所牢房时,都是鲜血淋漓,多次昏迷不醒。孙示伟被诬判八年。

▲二零零五年十月,周新生等警察将女法轮功学员曲波劫持到看守所吊起来毒打,折磨昏迷后,用冷水激醒继续用刑。每次动刑后曲波都是满身血迹。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七日上午,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马淑芬,在下成子镇周芝荣家商量找工作的事,突然,下城子镇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闯入房中,强行把马淑芬、周芝荣及丈夫一同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并搜走周芝荣家准备包地用的三千元钱。下午又把周芝荣等三人绑架到穆棱市国保大队,警察李艳春和另一警察酷刑逼供,辱骂并一直折磨到下午五点多。马淑芬和周芝荣被非法劳教,备受折磨。

▲二零零六年五月,李艳春在看守所刑讯逼供六十多岁女法轮功学员朱力岩,致使朱力岩胳膊抬不起来,多日不能举手梳头,吃饭都很困难。

▲穆棱市医院护士沈景娥,一九九八年初因患乳腺癌转淋巴癌,被医院宣判“最多能活三个月”。一九九八春,沈景娥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从此步入健康人行列。沈景娥坚持修炼给她第二次生命的法轮功,却遭国保人员迫害,反复被绑架、非法拘禁,并被非法劳教、判刑,在狱中长期遭受无人性的摧残虐待。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饱受摧残的沈景娥含冤离开人世,年仅四十五岁。法轮大法使这个癌症晚期患者重获健康,却被中共恶党百般折磨,又夺去了生命。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国保警察崔兴国、孙在春、董彦再次闯进宋秀玉家,把她关进看守所。宋秀玉血压高加上年龄大,被看守所拒收。国保警察没弄到钱不死心,又去骚扰和欺骗宋秀玉的儿子。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610”人员谭继国打电话叫宋秀玉去,称解决工资问题,“610”头目范伟民说:解决工资问题必须得转化。二十分钟后,国保大队周新生来了,他们一致宣称:转化后给工资,并说送去体检(通常是为了非法关押)。当时宋老师就告诉他们:法轮功不但没有罪,对世界各族人民都是百利无一害的,目前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正在追查中,迫害法轮功违反国际法、违背中国宪法,人民有信仰自由。宋老师下楼推自行车要走,周新生和610的冯小梅追过来,周新生抢走老人的自行车,与冯小梅、崔兴国把老人绑架到看守所。宋老师第三天才回到家。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穆棱市六十多岁法轮功学员彭建普一人在家中,穆棱市“610”和国保大队恶徒非法撬锁破门,将没穿棉衣的彭建普绑架到牡丹江市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彭建普在菜市路市场向人们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帮助人们了解真相,却被穆棱市610人员和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当场面部被打出血,被带上车前,彭建普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彭建普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呼兰监狱遭残酷折磨。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穆棱政法委书记田可柱、市公安局副局长周伟、国保队长孙雅君(女)、警察崔兴国、李艳春等,绑架了在家洗衣服的法轮功学员高玉琴,不法警察未出示身份证、搜查证,在屋里屋外前前后后翻了个底朝天,抢劫走电脑、打印机、照相机、手机等私人物品。国保大队孙雅君、崔兴国、郑凤国、李艳春、田立亮等人在河西乡派出所对高玉琴酷刑折磨上抻刑,当时高玉琴被迫害致不能走路,并被田立亮打掉一颗大牙,迫害致昏迷。高玉琴被秘密诬判四年,劫持至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高玉琴,穆棱市河西乡二站村人,曾身患多种疾病:风湿性心脏病、低血压、胆囊炎、偏头痛、全身浮肿,体重不足八十斤,是村里有名的病秧子,脾气也不好。自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百病全消,处处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性格变得温和,家庭幸福,邻里和睦。高玉琴坚持信仰真善忍,却多次被非法抄家、劳教迫害。

▲四十四岁的鸡西市民李永胜先生,下肢残疾,还身患多种疾病,性格内向。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而愈,人也变得乐观开朗。他经常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修炼后身心健康,如果不是因为学了大法,我可能早就死了。”他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数次被绑架,甚至被劳教、判刑。


被非法关押中的李永胜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李永胜在穆棱市的家中,被穆棱市国保大队和第二派出所人员非法侵入住宅,绑架了李永胜与其母亲,及在家中做客的郑广麟、张耀斌共四位法轮功学员,并抢劫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拉走四车。国保警察抢走郑广麟私人轿车一辆,并将郑广麟单独弄到厕所没有监控的地方毒打,刑讯逼供;勒索李永胜妈妈与张耀斌五千元和三千多元;李永胜被非法判刑六年,劫持到牡丹江监狱迫害。


高一喜

▲穆棱市穆棱镇公民高一喜一家修炼法轮功后,大姐高秀荣身患的胃癌神奇康复,还吐出一个肉瘤来,母亲姜自香的胃病好了,神经衰弱好了,舌癌好了,高一喜几近失明的青光眼也好了。一家人都感激法轮大法的救命之恩。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四十五岁的高一喜因坚持信仰被牡丹江警察绑架,十天后迫害致死。二零一六年四月三十日早,高一喜被牡丹江市公安医院宣布死亡后,穆棱市公安局副局长藏某,国保警察崔兴国,穆棱林业公安局副局长周伟,林业局公安局国保警察,包片警察王学义等多人,四处寻找高一喜胞兄高一信,将他连拉带拽、连哄带骗的弄上车,轿车开到一半路程时,高一信以为拉他去牡丹江劝弟弟放弃信仰,就想返回。他们将高一信骗到牡丹江殡仪馆,控制在人墙内,告知高一喜死亡,要他同意解剖和火化遗体。

▲穆棱市八面通镇的寇强是一个二级残疾人,患先天性肌肉萎缩、心脏病、消化不良等症,高位截瘫生活不能自理。他修炼法轮功后,生活能够自理一些了,红光满面,头疼感冒也远离了他,体重从七十多斤增加到一百二十斤左右…邻居们看到这情景,都感到法轮功太神奇了,也纷纷学起了法轮大法。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连这样一个残疾人都不放过,多次对他绑架、抄家、敲诈、勒索并非法判刑四年,长期的精神折磨和身体的摧残损伤,致使寇强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国保科警察其它恶行:

穆棱市国保科长孔庆增任职期间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仅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间统计,非法拘留七十人,周秀珍、杨智艳、寇景红等二十人被非法劳教(其中有四名法轮功学员两次被判劳教),宋秀玉、沈景娥、王贵金、尹长峰、葛丽娟、寇强六人被非法判刑三至五年,沈景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年末,孔庆增病退后,穆棱市第二派出所的周新生当上国保大队长,更加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带人实施绑架、毒打、敲诈勒索、抄家抢劫,连坐轮椅的残疾学员也不放过。仅三年时间,就勒索法轮功学员十万元之多(据不完全统计)。

二零零五年十月,周新生等警察将女法轮功学员曲波劫持到看守所吊起来毒打,把曲波折磨致昏迷后,用冷水激醒继续用刑,每次动刑后曲波都是满身血迹。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穆棱镇法轮功学员张友梅的儿子被穆棱镇北街派出所警察劫持后放回,第二天,北街派出所和穆棱国保大队警察闯入张友梅家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并绑架了张友梅夫妇与儿子,过了几天,又把张友梅女儿带走。

二零零八年四月,周新生等人与牡丹江国保人员勾结,破坏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天线(大锅)项目,相继在穆棱、宁安和牡丹江绑架吴国立、孙发、贾昌民、赵建国、宫程阁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九月十日穆棱市法院非法开庭,枉判宫呈阁、吴国立等六名法轮功学员三年半至五年。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周新生等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寇景洪家将她与七十多岁的母亲及去她家串门的尹长峰一同绑架,尹长峰被勒索五千元后放回。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穆棱市国保大队三人及第二派出所一人共四个警察,绑架了穆棱市法轮功学员常玉梅,非法关押在穆棱市看守所。

发表评论